亦梦亦幻
结君子,举杯子,写稿子,开车子,拍片子……追寻自己的人生快事~~~
  清明节追忆五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吴卫江 |  浏览(3580)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04-05 01:21:49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05 01:21:49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清明节追忆五伯

                吴卫江

清明到了,又该上坟了——父母年事渐高,这事照例由我来经办——临行前,父亲特意叮咛我,一定要给五伯烧些纸钱,因为,五伯给他托梦了。五伯在他们弟兄中为大,但老辈人为的是堂兄弟,他为五,所以我叫五伯。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自己年轻时不懂得亲情的珍贵,现在有些岁数了,才知道古诗中传达的这份思念之情,真有催人泪下的力量。

五伯已经去世多年了,他的印象在我们的记忆中已经越来越糊糊了,可是父亲忽然梦到了他,便认定是他在那边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才借梦境相托。一定不能忘了他的。于是,我就多准备了一份纸钱,在上了祖坟之后,就在什字路口划了个圈,给五伯也烧了纸钱。雨在下,风在吹,一些火纸就飘出圈外,好像有谁来抢似的。我就板着脸训斥歪风,嘴里还念叨着:“五伯五妈,不要太节省,卫江给你的就花吧,花不出去才后悔呢!也给黑牛一些吧,不要再批评他了,他还没娶媳妇呢……”我以前不屑于念叨的,总认为不存在心灵感应,但现在却不用父亲叮咛,就自己说开了。说着说着,鼻子一酸,往事浮上了心头……

印象中有一次,爷爷做木匠活,墨斗干了,让我去五伯家要墨水。五伯是知识分子,经常写字,家里有墨水,见我说这事,知道用的不多,就告诉我墨水瓶在哪儿,让我自个儿倒。我不知深浅,一下子倒溢了。他叹了口气,说:“你活手啊!”我当时没听出这话的揶喻意味,没道歉就跑了,现在想来,我还真是把活,多喝了若许墨水

雨越下越大了,路面已经变得泥泞起来,唉,这雨啊,是在提醒我别忘了逝去的亲人吗?

我从小跟父母在外面,五伯很早就去四川工作,在我的印象里,能记住的事情很少了,只记得他个头高,脸庞削瘦,身板硬挺,长得有些像焦裕禄。但是,对他的了解却是从我父亲的口中得窥一斑的。

父亲说,五伯书念得好,知识水平高,写得一手好字,在地质测绘方面有突出才能,早早地就被省上地质队要走了。地质队是个流动单位,常年四季在外面跑,辛苦得没法说,但他热爱工作,不惧深山老林、大漠戈壁的艰难困苦,硬是用一腔热血为党和人民寻找深埋于地下千百米的宝藏,探出了不少石油和珍稀矿藏,他获得的荣誉多得很。那一年,父亲忽然接到我五妈的电话,说五伯得了重病。当时诊断为良性脑瘤,父亲去绵阳给五伯撑腰壮胆,让做了手术。当时还算顺利,可是后来没有保养好,在继续高强度、超负荷的艰苦工作下,他的病灶转移了,时间不长就去世了。五妈悲伤过度,不久也去了,把一对兴平忠骨就过样埋在了四川的黄土中,而他们唯一的男孩、我堂弟黑牛也在此前死于一次雪崩,被冰冻于一座雪山下面了——他还没结婚呢啊!就过样突然结束了,你的一生就成为了过去。唉,生死无常,命运莫测,五伯,希望你不要再怪黑牛了吧!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以前没理解这句诗的真实含义,还以为诗人是个酒鬼,现在才发现问酒是用来浇愁的!看着雨刮器急速地刷着,心里越来越疯长着悲苦的滋味,但愿能长醉不醒!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问候卫江老师。

发布者 :要云 (2015-04-11 20:41:51)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