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渥庐新语(27):北伐军规复武汉 宋子文绾毂税权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已刊文章展示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4898)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5-04-27 09:14:08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27 09:16:28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北伐军规复武汉 宋子文绾毂税权


孙中山为国是而北上,不幸去世。此后的大本营暂以胡汉民代理大元帅。之后发生了廖仲恺被刺杀案。当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许崇智赶到现场时,“汪、蒋泪流满面,而胡、许无动于衷”。可正是这样一场命案,胡与许因嫌疑而退出对后孙中山时代政权的争夺而暂时为汪蒋合作所取代。一代枭雄蒋介石也因此以强悍的形象走上前台。


从国民党在大陆的统一进程上来看,孙中山最为英明的决断,可能既不是选择与共产党人的合作——因为这份合作同时也予设了一支与国民党人争天下的政治力量,尽管这次合作对双方的壮大都有好处,毕竟双方在诸多方面都是互补的,也不是他在自己的军事力量并不雄厚和应手时的两次有限北伐,而是建立黄埔军校。这一学校的建立使国民党人有了一支可以倚恃的党军,以及一些伴随形势的发展升迁极速的黄埔系军人。有了黄埔军校和黄埔系,以往依靠客军打天下因而绊手绊脚的局面顿时改观。而他的继任者之一的蒋介石之所以后来居上,在很大程度也正是因了这支孙先生预伏的力量。


1925年,黄埔学生军即后来的党军第一军在二次东征之役的血与火的洗礼中锻炼了自己,使自己成为与后来的第四军(即“铁军”)、第七军(号称“钢军”)一起构成了第二年北伐的三大绝对主力。而蒋介石的军事才能虽然并未能有特别好的发挥,其在东征中的某次丢盔卸甲的经历连上在北伐中的南昌失利、徐州失利都使得他无缘民国军事家之列,但他每每能够在最关键的战役中取得最关键胜利的那份运气,以及在军事和政治大局上的成功运作,尤其是在打仗之外以强大银元支撑下的策反之功,仍然让他当仁不让于民国时代最成功的军事人物之一。


1926年,对北伐问题本来迟疑不决的蒋介石们因为湖南唐生智的强大声援而开始了适时的北伐。军力强大的湘军第四师扮猪吃虎,竟然将其他三个师赶出了湖南。这一举动让南方和北方都为之一动。广州政府迅速派出第四军第二师(下辖共产党人系统下的叶挺独立团)和第七军入湘增援,而正在北方与冯玉祥缠斗的吴佩孚也赶紧加派武力巩固湖北。可能与当年率军与南方党在湖南对峙的印象有关,吴秀才并没有把这次湘变过分地放在心上。可他实在没有领教过钢军和铁军二大新生力量的厉害,因为他们经过汀泗桥、贺胜桥两次力战便把吴将军的印象彻底改观。待到退居武汉三镇时,唐生智又率先把汉阳和夏口拿下,固若金汤的武昌城也因为重重的封锁而渐失了锐气,不得不在1010日那天,以“第二次辛亥革命”的光荣方式被南方军“规复”。


不论是鲍罗廷还是共产党人,甚至包括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都不曾对北伐军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拿下南北通衢的武汉抱特大的希望。而在武昌光复时,蒋总司令还远在广州。当他来到武昌并领略了已经扩充了八个军的前敌总指挥唐生智的那副傲慢嘴脸,他的自尊被最大限度地激发了出来。于是,独立向东荡平南昌之敌的海口便被他夸下。可他的第一军中已经没有了如陈赓、蒋先云等信念与战力俱佳的共党将领,而迷信于东征成功的他又确实战略失误,他竟然在江西陷入焦灼。又是在第四第七两军的帮助下,他完成了江西军事并终于将矛头指向自己梦寐以求的江浙——N长时间以来中国的粮仓与钱库,同时也是他少年时的发迹之地。


北伐军占领武汉后,迁都之议就在国民党中央讨论中,并在192611月派四大部长和诸位中委前行开路。192711日,国民政府明令定都武汉。到19279月以后汪蒋合流,武汉国民政府只存在了九个月的时间。但手握重兵的蒋介石先是在南昌后是在南京都有定都之念,他实在不能容忍只依“中委”居多的优势便想对他指指划划的武汉政府,如果不是因为宋子文捏着他的钱袋,他可能在来到南京的第一时间就建立了自己的蒋系天下。


可不是因为财政部长宋子文以停付军饷为要挟控制他的命脉,蒋介石还不会那么快地就成了孙中山时代就是“国舅”的宋子文的妹夫。蒋总司令先后发动宋老太太与宋大小姐为自己说项,宋子文只好秘密拨付200万给正对武汉嗤之以鼻的蒋介石。为了能够确实地与孙中山称兄道弟并就便发掘宋氏三兄弟与宋氏三姐妹的强大公关资源,已经在名字与“孙中山”拉近了关系的“蒋中正”加紧了向宋美龄求婚的进程。而蒋先生之所以能够成功地将已经与刘某订婚的宋三小姐娶到手,后来居然还要拜宋子文之赐多矣。而宋子文能够从武汉政府的财政部长迅速地改换门庭又成为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部长,实在又是这种裙带关系的结果,正如他能够在学成归国效力国民党的第一时间就被任为中央银行行长时是与孙中山的裙带关系相联一般。


可当蒋介石终于取得了江浙财团大把资金的支持,他要独霸的野心大炽。1927418日他成立了以自己为核心的南京政府,并在此前就开始了自己久已计划的铲共行动。就是在这一天,中国的大地上“三阳开泰”:北京、南京、武汉三大城市中鼎足而三地出现了三个自谓合法的中央政府。在这之后的某一天,这三个中央的外交部长同时向侵犯中国主权的某国发出了抗议。中国局势之波诡云谲若此,难怪列强会拿出“必待一确实有权政府”出现才会将关税自主权交给中国的借口了。


1925920日,廖仲恺遇刺一月后的一项政府任命在广州国民政府公布,年轻的宋子文博士在已经有过省河印花税处和盐务稽核所二度治税经历之后又继承了廖仲恺的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兼广东省财政厅长。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国民政府进入了宋财神时代,从1925年至1933年,宋子文先后在广州国民政府、武汉国民政府、南京国民政府理财八年,其中在1927年至1933年的南京更是为整个中华民国财政税收史确立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巅峰。


与廖仲恺过于敦厚的性格特点相区别,有着经商家传而又受过西方经济学训练的宋保罗浑身都长满了钱眼。在广州任上,宋子文的财政实绩有目共睹:在1923年、1924年政府收入仅为1032万元、799万元的情况下,宋子文接任后的1925年,财政收入达到2518万元。以具体的接任月份计,192510月——19269月达到8020万元,1926年全年收入为10014万元;1927年为10877万元。他以广东一地的收入供应北伐,分别采取清理田赋、清理厘捐、整顿盐务、改革印花税、整理沙田耕地、设立筹饷局、募集国内公债票与国库券等办法,“出任财政部长后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就使财政收入增长十多倍”,由此被称为“中国的汉密尔顿”。在沉重的军需压力下,宋子文使用浑身解数,并不计较税收对工商业的摧残。他刚刚来到孙中山身边时,就曾经以广泛的加税——一是对橡胶、甲醇、硫酸氨征收特别进口税,二是开征清凉饮料税,三是对饭馆就餐者征收附加税——的方式取得求财若渴的北伐阵营的赏识。其“八方敛财”即“精、保、整、苛、监”的理财门径丝毫反映不出他的丝毫“税收良心”。用宋子文自己的话说:“广东的财政也是竭泽而渔。为了给政府和军队筹措经费,已经到了横征暴敛、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在广东,宋子文连税项承包制、沙田联租、土丝出口保证税这些无奈的办法都用上了。1926104日,广州国民政府甚至开征了一项疑似厘金的“出产运销物品暂时内地税”。人们时常拿宋子文的征税实践当成笑料:他虽然取消了许多苛捐杂税,可他同样又引进了新的苛捐杂税:比如汽油税和奢侈品税。旅馆要付警备税,妓女们每人也要交25元的税款。以至于广东人向他高呼口号时,很自然地把“国民党万岁”经过舌头的小巧变化而发声为“国民党万税”。


来到武汉后,宋子文的生意理论上应该变得更好才是,毕竟,军事版图的扩大同时意味着税收地图的扩张。尤其是武汉,位于中国南北东西的中点,物流尽集于此,每年市面上周转的资金高达四千万,商税资源十分丰富。到了武汉,宋子文除了暂时内地税之外,又相继开征了海关附税、吨税半额附税、堤防税、特别房租、通行税等。可他很快就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年孙中山不愿意拘于一隅而矢志北伐所认定的“在粤有三死因”居然又出现在武汉,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尤其是在南京政府成立后,武汉政府的辖区只剩下了湘、鄂、赣四省。能够每月提供400万元军费的筹饷基地广东在李济深的把持下倒向蒋氏不再理睬武汉政府。湖南由唐生智主宰尚感入不敷出——每月原有收入360万的此省收入因天灾人祸锐减至70万但支出却要250万;江西在李烈钧的掌控之下每月收入90万元支出却要170万;湖北的工商税与鸦片特税也因战争的破坏,1200万的收入预算只能实现300万元。宋子文在大发公债之外,又创造了国民捐的变种“绅富捐”。


无奈之间宋子文准备打擦边球到江浙一带筹款碰碰运气,却不料被蒋介石占了先机并查封了他的办事处,并将他本人软禁。走失了财政部长的武汉政府只好指望张肇元、张寿镛等苟延残喘。汪精卫主导下的武汉政府能够最终响应宁、沪、汉的合流,其财政上的危机也是原因之一。


之所以走出远赴江浙的险棋,是因为宋子文已经对武汉政府的财政死穴了然于心。他认为,有三大原因导致了武汉中枢的财政枯竭:一是军队日益膨大且自办财税,原本八个军的北伐军在进入长江一线后扩张为三四十个军几十万人,即使财政统一也很难供给其汹汹军费,何况他们还时常地自筹、截留、扣留税款。二是对外交通因战争而断绝,一时间武汉这个九省通衢竟然成为死地,想象中的大量商税和特税再也无着。第三个原因则与共产党人有关。他认为工运和农运以强大的驱赶力将城市和农村里的富户带到了上海等大城市,而这恰是最为丰富的那一部分税源。他为什么要去江浙一带筹款?因为他知道光湖北就有1500万元现款转移到了上海一带,他大概想去行使属人管辖权。不想人家蒋介石拥有属地管辖权,以及比之于这种管辖权更厉害的生杀之权。万般无奈之下,他也只有把自己的妹妹献给有过三次婚姻、时年已经四十周岁的蒋介石以换得自己在穷途末路之后的飞黄腾达了。


不过从历史的进程上来看,宋子文倒向蒋家的选择与他当年倒向孙家的选择都是正和博弈的结果。蒋介石无疑是国民党大腕中最具综合实力的人物。而宋子文的财政天赋,也只有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下才会有更大的发挥。而宋子文确实是进入南京国民政府后创造了民国财政税收史上的多项集大成之功。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发于长安税苑第一期,前天去西安刚刚见了潇然兄,说刊物拖到现在才出第一期。

发布者 :李胜良 (2015-04-27 09:17:35)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