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岦泩良言(22):我的群友我的群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李氏自述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10639)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5-04-27 16:00:47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27 16:01:47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群友我的群


西安有个含光门,我们有个含光群。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的群名“书香含光”,便很清澈地指向了这样一群人:他们或因喜欢或因宿命而沦于税收行中,又时常操习文牍,是谓“书香”。因了与当年由曹钦白先生主编、座落于西安含光街的《税收与社会》附会瓜葛的“含光学派”发生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是谓“含光”。


这个微信群是我建的,可我和群友们的口号从来都是:“曹老师在这个群里。”


这样的一个税收文化圈,不同于由陈双专建立的“中国税收百人群”,它人太多了,来历也太复杂了,一个牛人的发言,时而遭遇多个牛人的抵触;也不同于诸多个专业群,比如中国税务学会学术委员群、税收法制群、税收伦理群,他们太严肃了,严肃到时常惊不起什么热闹的话题。我们的群,团结而不紧张,严肃时而活泼。那是因为这个群不但业系扎实,而且情脉贲张。群友们不但有文缘,还多有酒缘。当金风玉露相逢,那就文化谈得,大碗酒喝得,无伤大雅的酒疯也撒得。


我们的群很小,如今不过二十几个人。可它有潜力、有厚度、有底气。我曾对多位新群友介绍:这是一个集中且高迈反映中国税收文化水准的群落。由它发射的书卷子弹已经近于百部:一年至少二本书的朱军,自己就奉献了29部。曹钦白45册,姚轩鸽79册,李长江4卷,林喜乐5卷,王雪绒且编且著达9册,王潇然有散文3本,我刚刚印好第8本……


文章形态的税收文化颇多着落于科研所、报社和编辑部。我们群便以这三个部门居多。恁多科研人员、记者自是“书生”的源泉,几许编辑老爷恰似税收文化的出处。与当年我曾经受过约稿、写过专栏的背景相关,中国税务报理论版、陕西国税、长安税苑、广东地方税务、海西税务、大连税务研究、唐山地税等刊的主编、编辑都在这里设有派出机构,一遇高冷傲骄的话题处于热烈争论中,他们的鼻子和瞳孔都会刹那间扩张数倍,时而私信时而公开地抢夺:这个话题我们要!


老姚是中国税收文化圈里是最具跨界侦探力、勾结力、整合力、忽悠力、楔入力的人文因子,时常会有一些意外之喜奉献给群友。某一次,他发现了一本《税林广记》的好书,便妄自写好书评托人寄呈该书的作者石庆华,几个回合下来,石的这本书已经发送到曹先生、长江先生以及我的案头上。当某一天我与长江已经与石先生坐到酒桌前,那牵线的老姚还没和石先生见过。又有一次,他把刚刚再版其《纳税人基本权研究》的高军博士引进群来,群里一片索书潮,沸腾如春潮。他与许多从事税收学术的博士教授有染,时而成为我们群的共享资源。


多才而又幽默的群话,总是让群空间充满暖意、笑意和春意。顾志珊的画,李长江的诙谐,杨丽的诗,刘昭的图,杨溪的双关语,贾宝同的保守与执着,胡继红的潇洒与博闻,曾耀辉的惊鸿一见,每每惊起一滩鸥鹭。


“群”的特性总是“打成一片”。我们的微信群却具有了这个成语的两重意涵:重音在“片”者,是大家感情融洽;重音落在“打”上,则将是一派狼藉。只要有人投下一个火爆或者风骚的话题,含光群总会出现左中右等多个派别的声音,一时之间,多少杆长枪短炮一起发作,微信屏幕上瞬间就会刷出百十条高论。更有甚者,清明节的某一天,老姚与老贾这两位被我戏称为“谣言”和“假说”的哥们再次发生枪战,老姚的左翼群友如高军、杨溪、刘维维等倾巢而出,尽行围剿。老贾以一敌四,便是有当年吕奉先的神功,也是顾头顾不了腚。时间不长,头盔、亵衣、裤脚上就留下了几外弹痕。我这低调的群主一见不妙,赶紧拍马杀到,喊一声“老贾快跑”便迎上前去。借着语音输入的超高码字速度,我逗一下老姚,贬一句刘维维,再调戏一番杨溪,回应一把高军,又是和稀泥又是敲边鼓,生生让姚党人士将我误作了新的假想敌,早就不再理会老贾是去包扎伤口还是养精蓄锐作壁上观。好在老姚不一会就偏离了方向,而杨溪则集中精力编造名言警句,一场大好的争论,从当初的剑拔弩张到迅速化作了和风细雨。“微”博士迅速得理饶人,妙语连珠地擎出对每个参战者观战的评论:李老师诙谐睿智,贾老师沉稳镇定,姚老师激情澎湃,高老师义正辞严,维老师见贤思齐,曹老师字字珠玑,高编辑见才起意,钟主编隔岸观火……。面对这四五百条三国四方偏激而深刻的言论,曹钦白先生一言以蔽之:有当年盐铁会议遗风也!


又一日,老姚与我在北京邂逅了系统内在电影编剧和制作方面颇有成绩与心得的倪卫静女士,来自新疆恰又刚刚拍摄完成电影《帕米尔新娘》《冰山税花》的她,适时邀请我们择暇赴帕米尔一行。恰有中税报寇红女士作东相请,帕米尔之行在那席上险些办成了铁案。寇红很快就约我写“丝路税语”,对此一行动给予了大大的推动。老姚当时就上了心,回了陕西便加意考虑可以开笔会的地方以便邀请倪编辑来此一谈。后来一次参加中法联谊会的机会,他在著名的秦岭七十二峪中终于寻到一片清幽而又雅致的所在:耿峪首阳山。说它清幽,是因为这是一个直通深山而又难以翻越出秦岭的幽谷;说其雅致,是因为有著名雕塑家周起翔的画室和创作基地设于谷中。


后来便向倪女士正式发出了邀请,并指示由我“押解”西行。彼时,喜爱税收文化并对税收伦理学等生发浓厚兴趣的刘维维恰好要来西游取经。于是,在425日这个晴空万里天真无邪的春日,包括了曹钦白先生、姚轩鸽先生、倪卫静女士、刘维维女士、林喜乐作家和我的六柄剑,上了终南山。


在此前夜,书香含光群友大聚会于我们下榻的酒店,曹老师、朱占平先生、王雪绒女士引吭高歌,杨丽翩翩起舞,朱先生大秀其书法,平时不苟言笑的潇然兄频频起座带酒,刘维维刘昭王雪绒这一高一富一帅交相辉映,老姚老林与杨溪老蔡二动二静,文老师倪女士等随时抓拍,场面煞是好看。结果很容易预想:席上诸人,即是不醉,也是醉了。就是在这场酒席上,我收礼多多:刘维维儿子的画、唐山的皮影、老姚的腰带、老姚朋友的字、书和印、雪绒的茶,老朱那一张又一张的字,还有老林执意强加的某物。盛情若此,我又安得不醉?


倪老师是主宾,又是第一番登临,“收获”自是更多。出于电影编剧的敏感,她有许多即时的作品。在火车上就有了我命名为“四月渡河”的音乐风光视频,在终南上居然拍到了周大师学说新疆话的画面。“收礼”更是多到行囊不断扩张的地步,仅仅是群友们的赠书,就铺起了一大片。在山中,她还瞄上了一位八十三岁的老爷子,竟至两次前去采访。回程的路上,她的微信圈一篇又一篇,公布的图片一张又一张,诉说着此行的大喜过望。


观音山庄确实不凡。曾经为司马迁于右任习仲勋等塑像、在三秦大地神州大地甚至是五洲四海颇有艺名、为顾克美称誉为“大隐于中国却扬名国外的雕塑家与画家”周起翔把他对艺术的精微感觉尽数倾泻在这尺寸之地。每一处细节,都有他天才灵感、奇妙创意的显现。在这样艺术家气质纤毫毕现的地方,与电影艺术家、小说艺术家、伦理学者、税史学者相会,一定有着足够匹配进而天人合一的化境。恰是因了倪女士的在场,便是与周大师的交流,也是那般顺遂。第一时间,我就发现了周起翔姓名安排的深意:周王朝确实是从包括了凤翔的周原一路走来的,所谓“风鸣岐山”,恰与“周起翔”名字暗合。以这样的切入点认知他的艺术品,便寻到了许多的因由。在对诸多与陕西关联的人物雕塑中,他静默如石、动如脱兔,时常运思深邃神游天外。其对诸多历史人物的把握,总在精气神上做夸张但是合理的追想。对于司马迁,他着笔在其眼神上大下功夫施以重力注以血气,一个为“耻辱者勇之决也”的人文所化的汉子明知道“太上不辱先,其次不辱身,其次不辱理色,其次不辱辞令,其次诎体受辱,其次易服受辱,其次关木索、被箠楚受辱,其次剔毛发、婴金铁受辱,其次毁肌肤、断肢体受辱,最下腐刑极矣”同时又陷身辱名于“诟莫大于宫刑”的逆境,依然坚持宿命地活下去以便“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恰在周先生的作品中满血复活。参观周先生的画室,我这不懂画我懂雕塑不懂艺术的门外汉,却似倦身归隐于历史长河中,与那些心向往之的故人撞个满怀。


玩电影和玩雕塑者都是大气且大器的艺术家。倪卫静与周起翔惺惺相惜,连周夫人都参与进来。大抵与老姚引来的朋友确系知音有一定关系,平时“沉默时间较多,总惜字句如金”、“常东推西辞,顾左右而言他”的周大家,幽默诙谐妙语连珠,学起新疆人说话来惟妙惟肖,与老林喝起酒来不惜解衣相“赠”。那喜感智慧的一幕幕,都为倪老师摄于手机视频中。当太阳已然落山三巡五味即罢,连周夫人都已经和倪编剧成了相挽观星的姐们儿。


去首阳山中攀爬,我们不再娇情这首阳山是不是当年商朝上大夫伯夷、叔齐阻拦攻打商纣的周武王大军失败后隐居采薇“义不食周粟”的那座首阳山,也不管刘维维为曹老师采到的那束花草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薇”那种“大巢菜”(hedge vetch)。我们在山里放声高唱,唱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甚至不是诗经里的“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而是“九月九酿新酒”以及“你大舅你二舅都是你舅”。我专门携了一件户外版的吊床,在那羊肠小道间大喇喇地支了起来,请曹老师暂事休息。于是,悬在空中的曹老师,向我们的群中发布了许多条的“山中来信”。


在终南山的那个晚上,我和老姚聊天到了半夜三点。梦醒时分,一篇隐居日记涌出来:六剑终南观音庄,悬崖古树撑吊床。一杯饮尽三两酒,星夜共话周起翔。


2015427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引用:以下是李胜良发表的:

4月24日赴西安,李长江兄在群里建议可以写《书香含光:我的朋友我的群》。当晚我酒醒了,已经动此意。第二天,王雪绒女士已经写出好了她的版本。26日回程我也想好了自己的路数。于是有了这篇。哈

我的群友我的群

                                  文:王雪绒

自从《沧桑赋税唐帝国》出版获得全国税务系统2011-2012年度税收科研成果二等奖、作客《福建税务》写专栏后,我的脚步就停歇了。一年12期杂志的供稿量对我来说不是一件非常的难事,于是我对自己说:“日月尚在,何必忙乎?”在这种思想的左右下,我四平八稳地过着日子,悠闲于平淡日月的交替中,日复一日。

我有一个非常的名号——“老太太”。这是我们省局机关年轻的女孩子们对我的尊称,意即我的思想太过陈旧,对新生事物不想了解,也不去了解。我的手机是老人机,装宽带的时候电信给配送的。我很少上qq,更没有微信。后来因为小小王“家校通”需要和学校取得联系,便支持了国货买了一部华为回家。同事们便教我上微信。刚学会时开心了两天,第三天我便烦了——眼睛疼痛难忍,我于是告诫自己:“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微信那玩意儿还是少玩儿。

突然有一天,在和李胜良老师的交流中,他问:“咱们有一个书香含光群,拉你进去,可否?”“当然!”我喜出望外。于是在大家的热烈欢迎中,我很幸福很荣幸很快乐很自豪地成为了这个群的一份子。

进群之后,才发现这里其实是一个家。这个家里每一个人都是那么耀眼、那么闪光、那么积极、那么奋进,同时又那么温暖。我突然开始对微信产生了兴趣。每天都趴在门缝里往里看,看老师们都在干什么、谈什么、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但是,看着看着,愧疚便将我完完全全地围裹,使我无法呼吸了。

这个家里人太拼了。每一个太阳初升的日子,都能看到这个家里人的作品被送往全国各地。书籍、杂志、报纸、电影、电视……我不知道他们什么不懂,什么不会,只知道在这个家里,如果你一天不看书,一天不动笔,你就会被甩出去八丈远。就在你彳亍,就在你犹豫,就在你愣神的一会儿功夫,或许就有一部新书诞生,或许就有一部新剧出炉。打开《中国税务报》,看到最多的字眼是:本报记者:李长江。《海西税务》《广东地方税务》一到,娘呀,这是专给我们家人开的呀?就连中国税务出版社未来成为我们家人的专门出版社也未可知。我喜欢在报纸杂志到来的时候,大声地朗读曹钦白、李长江、李胜良、贾宝同、林喜乐、姚轩鸽等老师的作品;更喜欢品味寇红、钟云珊、顾志珊、蔡鹏飞、刘维维、杨丽等老师默默编辑美文背后辛苦汗水的咸涩;更更喜欢看着刘昭妹妹每天艰苦地奔波于各类学习的课堂,以自己朴实真诚的笔尖写出心底深深的情感;更的三次方喜欢的是李胜良老师对群里每一位老师的成果推介,书讯、书评、影视作品问世的喜悦,令杨德才、高军、高俊、朱占平、王潇然、朱军、倪卫静、曾耀辉等老师的名字深深地扎根于我这位狂热粉丝的心底。

“我的天哪!我真的坐不住了!”

老师们的拼力像一股巨大的洪水,涌动着、推动者、鼓动着我懒惰的神经,让我在这强大的冲击力下得以复活。我咬了咬牙,决心为了不至 “成绩太差”而“努力奋斗”。但仅仅努力了一小段时间,在曹钦白老师 “大爆发”的肯定下、4个月连发13篇文章之后、便将李胜良老师的“每周一歌”抛向了九天之外。我感觉我的肋骨都要被累断了。于是,我又像一只吃饱的狗熊一样,横卧着不想起来了。

在西安到处繁花似锦的日子里,李胜良老师带着风情万种、才华横溢的倪卫静老师和真诚高大、积极努力的刘维维翩然而至,大家在狂热的交流之后,李老师又不经意地通报了李长江、李胜良、王潇然、林喜乐新书即将面世的进程,朱占平老师《五哥放羊》被改编成电视剧的喜讯,以及他们正在策划的下一组书籍的准备工作……我的天哪!原来,我的家人个个都是长跑健将,指望着仅仅凭借一时的激情、冲动、抑或是一百米的冲刺就能缩减“普通高中”与“西工大附中”之间的差距,那简直是白日做梦,做梦!

于是,漫步在春季的古城明媚的春光里,我开始思索这个群,这个家,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用心抒写李长江老师的命题作文。是的,这是一群在繁华、浮躁的世俗中沉淀的一群人,金钱、地位、荣誉对于他们到底意味着什么,不得而知。但他们心底里追求和渴望的是那种真实的自我认定和价值存在,是飘忽不定的那些人根本不能理解的执着与疯狂。面对这群人,我忽然想起我的课件里的一句话:“做官是一时的,做人是一生的,但是品德与学问是永恒的。”也许,在一时、一生和永恒的选择中,他们选择了最为艰苦、最为漫长、最为沉寂、最为不被理解的一条路。但是,这个群里没有一个人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他们在这条艰难的、马拉松式的、用生命进行的长跑中,相互鼓励着、鞭策着、搀扶着,嬉笑着、“讥讽”着、“打斗”着,陶醉着、欣喜着、欣赏着相互前行,在每一个花开的时节鼓掌,在每一个结果的时节庆贺。蓦然回首,这里已是繁花似锦、硕果累累。

这样回想时突然有了一种超脱的释然:既然迈入了这个春色满园的锦绣家园,便没有必要飘忽、漂浮与飘荡,既然老师们有人可以成为大树,有人可以成为果实,有人可以成为花朵,那么,即便自己成为一棵小草也一样能够打扮这个美丽的家园,一样能够为这个家园带来欢笑与祥和,只要秉承了这个家积极向上、永不停歇的劲头,便已是领略了这个家的真谛了。

大树、果实、花朵,以及小草,共同组成了这个家。

这就是我的群友,这就是我的群——书香含光。

博主回复
居然有了七千多点击。看来群还是很有市场的。哈
发布者 :王雪绒 (2015-05-15 17:23:07)  回复

4月24日赴西安,李长江兄在群里建议可以写《书香含光:我的朋友我的群》。当晚我酒醒了,已经动此意。第二天,王雪绒女士已经写出好了她的版本。26日回程我也想好了自己的路数。于是有了这篇。哈

发布者 :李胜良 (2015-04-27 16:03:45)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