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文学教育漫笔(五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1202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4-29 14:04:39 最后更新时间:2015-04-29 14:04:39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文学教育漫笔(五则)

文/涂国文

高擎“文学教育”的大纛


文学被语文教学特别是作文教学放逐,是教育的一种悲哀和耻辱。文学被放逐的悲哀有目共睹;文学若继续被放逐,教育的耻辱将赓续不绝。

面对广大青少年学生大面积丧失写作兴趣和能力的教育现状,我们心情沉重;我们想有所作为;我们义无反顾地高擎起“文学教育”这面大旗,力倡用文学教育改良中国当下板结的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土壤。


我们首先把白手套扔给应试教育。应试教育漠视和践踏生命的尊严,把魅力无限的母语教学和趣味无穷的作文教学,扭曲成单纯谋取分数的手段,使孩子们的感悟力、想象力和创造力一天天丧失;把一个个心灵丰富的人,扭曲成一台台情感匮乏的应试机器。

我们其次要剑指将文学与作文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的荒谬认识。文学从来就与作文水乳交融,并且是作文的最精华部分。造成当代中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少”“慢”“差”“费”现状的罪魁祸首,抛开应试教育体制不说,就是这种将文学与作文割裂与对立的教育理念与实践。


我们还要把矛头对准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中的“唯技术派”。教学是“道”与“技”的对立统一。从某种意义上说,“道”比“技”显得更为重要。技术层面上的写作方法,一位训练有素的教师,完全可以在几天之内把它们全部传授给学生。当代中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的大问题,出在“道”而非出在“技”。


文学是一种心灵的抒写,文学教育是一种“人的教育”。它从情感力、鉴赏力、想象力、创造力等诸多方面,对青少年学生的灵魂进行全方位的塑造。文学教育与为应试而开展的所谓“读写训练”,显然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为应试的所谓“读写训练”,指向的是考场的得分;为塑造“人”的文学教育,指向的是鲜活的生命!

没有创造快感的写作是毫无意义和价值的写作,它是对生命的嘲弄和摧残。根治当代中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痼疾的根本出路,在于对广大青少年学生实施文学教育。随波逐流,助纣为虐,是对生命的一种犯罪。


应试教育浊流滚滚的时代大背景,呼唤教育良知的全面觉醒。胡适先生说得好:“得寸进寸,得尺进尺。”变革一个大环境,唯有靠我们每个人一点一滴不懈地努力。

只要行动,希望便在!

重新拾回文学教育的尊严

文学教育的尊严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被践踏久矣!

  文学教育尊严的被践踏,根源于对文学教育的无知、误解或歪曲,一听到“文学教育”这个词,便望文生义地认定它就是“培养文学家的教育”,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推断出“在中小学实施文学教育很荒谬”这个结论。

  中小学语文教学的目标和任务当然不是为了培养文学家。文学教育的目的也决不是为了培养文学家。

  那么,什么是“文学教育”?它的主要职责是什么?


笔者试着为它下一个定义——

 


所谓“文学教育”,是一种以文学作品的教育为主载体,激发、唤醒和强化潜藏在青少年内心深处的文学情怀,使之成为一个有丰富情感和创造活力的人,最终帮助他们实现生命的自由飞翔的教育。

 


文学教育,指向的不是文学——文学只是一种手段和途径;文学教育,指向的是教育——人的教育!

 


文学教育以文学作品的教育为主载体,然而文学作品的教育不是文学教育的全部。单纯的文学作品的教育只是一种形态的教育;只有以培养青少年的文学情怀为目标的教育,才是一种生命的教育,也才符合文学教育的原教旨。

 

 

文学情怀,人皆有之。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向往和追求,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和天性。文学教育,不是一种高深莫测的理论;今天我们力倡文学教育,也不是故弄玄虚,只不过是把被应试教育的飓风所卷走的元神,重新请回到教育的躯壳中来。

 


文学是多元的,因而文学教育也是多元的。文学教育的多元,必将带来人的心灵的丰富多彩。而唯有丰富多彩的心灵,才能创造出丰富多彩的世界。

 


如何重新拾回文学教育的尊严?这当然是一个系统工程。但我们可以从最易处着手:

 


一、确定文学作品的阅读与写作在中小学语文教学,特别是作文教学中的主导地位和中心地位;

 


二、破除将文学与作文对立起来和割裂开来的陈腐观念,确立“文学也是作文,而且是作文的最精华部分”的认识;

 


三、捍卫文学作品艺术和思想魅力的完整性,反对在课堂上对文学作品进行支解和强暴。

 


回避或摈弃文学教育的中小学语文教学改革,不是真正的改革,也是注定没有出路的改革。

 


文学教育的尊严被重新拾回之日,就是中小学语文教学改革成功之时!


 

做“作家型”语文教师

 


新课程改革实施后,“学者型教师”这一提法已深入人心,并已初见成效。在各地广大的中小学校园里,教学研究氛围是浓郁的,教学研究的实绩是显著的,涌现出不少学者型教师。

 


然而,具体到语文这门人文学科,笔者认为,“学者型教师”这一提法还不是太确切,针对性还不是太强,其最终产生的教育效应还很难发挥到极致。语文教学,应该有一个更确切、更有针对性、更有利于教育效应极致发挥的激励口号或目标,那就是——

 


语文教师,应该追求做“作家型”教师!

 


“学者型”教师与“作家型”教师本无高下之分,然而其不同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学者型”教师偏重于理论研究,“作家型”教师偏重于语言操练。理论研究重理性,语言操练偏感性。语文课堂本质上是一种感性的课堂,青少年的心智发展阶段正处于一种感性阶段。因而“作家型”教师这一提法更契合语文教学的本质规律,“作家型”教师更易受到学生的普遍欢迎。

 


“作家型”教师是中国语文教育的一个优良传统。古代私塾的先生,多为吟诗作对的高手,就是一个明证。“五四”时期大师如云,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我想与他们的“作家型”塾师,肯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作家型”教师教育传统的中断,给中国当代语文教育造成的灾难有目共睹。这么多年来我国各地的中高考为什么不提倡写诗歌,除了诗歌评判标准确实难以统一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相当一部分命题者和阅卷者都不懂诗歌,更遑论诗歌创作。

 


每一位语文教师,都应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写作的行家里手。“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一位“作家型”教师,对学生的写作所产生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而一个不会写作的语文教师教学生写作,由于没有切身体会和感受,哪怕谈得条条是道,到底隔靴搔痒,难以切中肯綮。

 


语文教师的文学素养和创作才能决定语文课堂的人文高度。也许在目前这样一种教育现实下,要求每一位语文教师都成为“作家型”教师,不啻于“天方夜谭”,但我们既然肩负着传承民族文化薪火的历史使命,力争做一个“作家型”教师,就是我们义无反顾的高尚抉择!

 


你有多华丽,便有多精彩!

 


记得多年前去宁波一所初中做作文讲座,交流时有位男生问我:“我的作文总被语文老师批评为‘华而不实’,我该怎么办?”我回答道:“这位同学,恭喜你!‘华’就对头了,‘实’是以后的事情!”满座大惊,因为他们对这种“谬论”闻所未闻。


 

关于作文教学,我是有很多“谬论”的,比如我主张“以治水之法治文”,应将所有否定性指令从作文教学中驱逐出境;比如我主张中小学作文教学应该明确阶段目标,即小学做到语句通顺、初中做到语言优美、高中做到思想深刻;比如我主张应该鼓励初中生、小学生作文力求华丽、华美,因为华丽、华美的近义词是优美;比如我认为儿童文学是最好的小学语文、作文教材;比如我认为作文教学应该拒绝“体系”,因为心灵活动是没有“体系”的;比如我认为歌颂不是真正的“正能量”,真正的“正能量”,应该是爱,是悲悯情怀……


 

写作活动本应是一种生命的飞扬。然而,真实的现状却是,在我们的中小学作文教学课堂、中高考阅卷现场与各类作文比赛评比中,随处可见的是对学生自由生命意志和自由写作意志的围追堵截,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各种否定性指令回荡在作文教学的天空,只堵不导、只要文不要人的做法甚嚣尘上,理应向着四面八方恣肆奔流的生命之泉和思维之泉,最终被拘囿成为一潭死水。你对中小学作文教学现状和评价体系有多熟悉,你就会有多伤悲。


 

不过,本文我不想全面展开,只想重点谈一谈中小学生作文中“华”这一问题。我认为,对于中小学生,特别是对于初中生和小学生而言,要做到语言华丽、华美,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更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儿。不错,“洗尽铅华”,凝练、简朴确实是文章的最高境界。然而,生命成长的规律昭示我们:人,一定要经历一个由稚嫩单薄,到华丽绽放,再到成熟丰富,再到返璞归真这样一个发展过程,跳过任何一个发展阶段的生命,都是非常态的、变态的生命。


 

写作亦然。青少年身心发展的特征告诉我们,一个人的儿童和少年时期,是想象力最发达、情怀最诗意、生命最华丽的时期。语言之“华”,正契合了他们的身心特征,而“洗尽铅华”,反而是一件与他们生命发展规律相悖的事情。所谓“洗尽铅华”,包含着这样三个层级:华、洗华、返璞归真。这是一种否定之否定的关系,“华”,是生命成长的必由之路。要是连“华”都不曾有过,你拿什么来“洗”?


 

不曾怒放过的生命,是令人遗憾的生命;不曾华丽过的写作,是令人遗憾的写作。华丽、华美,是生命成长的必由之路,也是写作从稚嫩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只有经由“华”到达的“返璞归真”,才可能是一种丰富的、妖娆的“返璞归真”;没有经由“华”的“返璞归真”,往往是一种干瘪乏味、面目可憎的贫乏和凋枯。花季之树就应当怒放,就应当缤纷。再也没有那种要求花季树必须效仿“删繁就简三秋树”的做法更荒唐、更无聊的事儿了。


 

所谓“华而不实”,其罪在“不实”。初看起来,这种指责貌似有理。然而,中小学生作文的痼疾,真的在于“华”吗?只要极目今日中国的中小学作文课堂,相信我们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当下中国中小学生写的作文,不是太“华”了,而是太没有“华”、太没有文采、太没有生命光华、太“实”了——实得就像一棵枯树,实得就像一个瘪嘴老太太,实得就像一具木乃伊。


 

要做到语言的“华”,即语言优美,是需要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的——这过程,可能是几年,也可能是几十年;相比较而言,要做到内容的“实”,则要容易得多,只要老师稍加点拨,可能在一堂课中就能修正过来。写作也讲究水到渠成,要立足于长远发展,不要太在意一文的得失。


 

锦绣文章方起笔。诗思如潮,着意挥描,点染江山分外娇!


 

你有多华丽,你就有多精彩!



快去拔掉那些疯长的“猴面包树”!


        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的童话名著《小王子》中这样写道:“在小王子居住的星球上出现了一些可怕的种子,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猴面包树是一种可怕的植物,就是如果你发现得太迟的话,就永远也没有办法除掉的植物。它会长满整个的星球,它的根能把星球穿透。如果这颗星球太小,太多的猴面包树就会把星球撑裂成碎片……”

 

 

        在中小学作文教学园地里,也成片地疯长着这样一种“猴面包树”,那就是把“作文”与“文学”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的观念。此观念蛊惑广大师生之心有年矣,此观念桎梏作文教学已久矣!此观念为害作文教学亦烈矣!如果允许我说出事实真相的话,那么我要说,造成今日中小学作文教学“老大难”之局面者,其罪魁祸首非此观念莫属也!

 

 

        这种作文教学观认为:“作文”是“作文”,“文学”是“文学”,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小学作文教学的任务在于教会学生写一般性的文章,培养文学家不是它的使命。多么无懈可击的见解!绝对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然而且慢,透过这种“猴面包树”满枝纷披的“花朵”和“果实”,我似乎嗅到了从中飘来的一丝榴莲般的臭味!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作文”和“文学”自然有着区别,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然而若据此就在“作文”与“文学”之间,划上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则不仅机械地割裂了“作文”与“文学”的内在联系,更为严重的是,这种做法,粗暴地拒绝了“文学”对“作文”的精神滋养、智慧引领、美学提升和思维超度的功能,残忍地扯断了“作文”通向人文地层和思想高地的血管,使“作文教学”僵化而死、失血而亡。

 

 

        将“作文”与“文学”对立起来的观念,首先它自身就没有弄清楚“作文”与“文学”的关系。而要想弄清楚“作文”与“文学”的关系,首先必须弄清楚“文章”与“文学”的关系。

 

 

        “文章”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文章”包括一切自成篇章的文字(不论体裁和篇幅),它与“文学”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而非两个孤立的概念。它的内涵与外延比“文学”大,“文学”被它所包含,是它的一部分。如果把它比做一个人的话,那么“文学”就是这个人的“心脏”——“心脏”是人体的一部分,然而又是最重要的一部分、特殊的一部分,或者说,是“精华”的一部分。

 

 

        中小学作文教学中的“文章”,当然指的是狭义的“文章”,即篇幅不很长的单篇作品,具体来说,就是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和应用文四大文体。狭义的“文章”,自然与“文学”构不成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然而,这两个概念常常外切或交叉。延引上一段的比喻,广义的“文章”,与“文学”是“人体”与“心脏”的关系;狭义的“文章”与“文学”,便是“肝”“胆”相照或者“肝”“心”相连的关系。

 

 

        “文学”是座无比瑰丽、无比丰富的思想和艺术的宝藏,它是人类智慧、力量和美的结晶;它所蕴涵的人文资源,如江河之滔滔,如汪洋之恣肆;它对“作文”的哺育之恩,如圣母之于圣婴一样绵绵不绝。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该用怎样的文字才能形容出她艳光四射的魅力。

 

 

        把心脏从人体中摘除,大家都知道将意味着什么。然而在对待“作文”与“文学”的关系这个问题上,我们总有一些语文教师,包括一些“作文教学专家”,却顽固地作茧自缚、画地为牢,拒绝“文学”的滋养如同拒绝瘟疫一样,听任、纵容甚至悉心浇灌那些“猴面包树”肆无忌惮地茁壮成长。这就好比一群正在草原上吃草的羔羊,眼巴巴地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茂密的青草,却被牧羊人挥舞的鞭子封住了前路,非得继续啃着脚底的草根;又好比一个口渴的孩子,身边正好有一杯白开水,却被家长生生地一把夺走,非得喝桌上的那瓶牛奶。这种荒唐的做法真令我啼笑皆非,百思而不得其解。

 

 

        将“作文”与“文学”对立起来,据说担心的是一旦“作文教学”变成了“文学教学”,学生要是都成了“文学家”那该咋办?然而据我的体验,好像“文学家”并不是一个想做就能做成的角色。笔者想做“文学家”都想了30几年了,可是借用“咸亨酒店”里的“短衣帮”取笑孔乙己的话来说,到现在是“连半个秀才也未捞着”,可见想成为一个“文学家”并非易事,它有着不低的门槛。常言说得好:“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哪里用得着忧虑学生接触“文学”后,就会一个个“羽化成仙”,从此地球上便“文学家”泛滥成灾了呢!更何况在这个日益物化的时代,你就是想让哪个学生做一个“文学家”,兴许人家还会不屑一顾,嘴巴一撇,道一声“谁愿意干那玩意儿”呢!

 

 

        有些人一在作文教学中听到“文学”二字,便马上神经质、条件反射般断定人家无视“作文教学”的特点和规律,混淆“作文教学”与“文学教学”的区别。这真是一种极其高妙或曰超级荒谬的推理逻辑,如同游园时看见一位游客正对着一株鲜花静神凝视,便断定此人必将辣手摧花一样荒谬透顶。提及“文学”一定就是搞“文学教学”吗?更何况,在“作文教学”中,为什么就不能搞一搞“文学教学”?“作文教学”为什么就不能引进或者变成“文学教学”?作为一种以“模糊”为特征的人文学科,“作文教学”与“文学教学”,真的如此泾渭分明、水火不容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试观这种作文教学观推行若干年来的“丰功伟绩”,只要我们心中尚存留着一丝良知和勇气,我们怎能漠视眼前这样一种“悲惨”的事实:如今的中小学生,有几个人真正喜欢“作文”?有几个人把“作文”视为生活的一大乐事?造成这种难堪局面的原因,不是由于“文学教学”对“作文教学”的干预和涉足,恰恰相反,而是由于“作文教学”对“文学教学”的无端抗拒,是由于“文学教学”和“文学精神”的缺席与遁亡!

 

 

        不知道古代的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曹雪芹等人,在他们的青少年时代,有没有接受过像我们今天这样的“作文教学”,我只是直觉当年他们年青的胸膛中,一定熊熊燃烧着对“文学”的挚爱之火;当年他们年青的思想,一定在“文学”的阔海高天中,自由地“鸟飞”、“鱼跃”。难于想像一个整天聆听先生传授“‘八股’作法”的“冬烘”,从他的笔断,能流泻出活色生香的锦绣文章!

 

 

        方今中小学校园里那些为数并不多的真正喜欢“作文”的学生,莫不对“文学”情有独钟,莫不贪婪地吮吸“文学”的乳汁,欢快地接受“文学”的哺育。“文学”在“作文”的前方向他们发出召唤。满怀着对“文学”的虔诚和热爱,他们意气风发地穿越“作文”的荆棘地,不觉其苦,反以为乐。这正是因为“文学”启迪了他们“作文”的智慧和灵感,这正是因为“文学”给予了他们“作文”的乐趣和信心。而反观那些视“作文”为畏途的学生,很多人是因为对“文学”没有了兴趣——若追究使他们对“文学”泯灭兴趣的原因,那种陈腐的作文教学观难辞其咎!

 

 

        “亲近文学,写作才能走进新天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先生如是说。我的一位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的朋友,在他20余年的作文教学实践中,一直要求学生坚持同时订阅四种文学杂志:一种是微型小说类刊物,如《中国微型小说选刊》;一种是散文类刊物,如《散文》;一种是诗歌类刊物,如《星星诗刊》;一种是杂文类刊物,如《杂文选刊》。引导学生从微型小说中学结构,从诗歌中学意境,从散文中学语言,从杂文中学思维。他说,这种从“文学”中学习“作文”的做法,其效果比单纯传授“作文”技巧要好得多,学生对“作文”始终兴趣盎然。

 

 

        作文教学观决定整个作文教学的格局。观念的问题不解决,任何对作文技巧的研究都是细枝末节,难以真正有所作为的。如果我们死抱着那种机械的、教条的、陈腐的作文教学观念不肯撒手,那么我敢断言,哪怕再过十年、几十年,中国中小学作文教学的局面也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那片“猴面包树”在中国作文教学的土壤中已经根深叶茂,要拨除自非易事。但为了青少年学子的未来、为了中国作文教学的明天,我们必须去做这件事,而且刻不容缓!我们唯有像非洲和澳大利亚居民一样,对这种“猴面包树”保持高度警惕和坚决铲除之心,庶几才能避免发生作文教学的小小“星球”被它们“撑成碎片”的危险。

 

 

        快去拔掉那些疯长的“猴面包树”!

                                                                                                                                            (2004.3.5)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