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我的群友我的群之刘维维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14972)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5-05-05 15:49:02 最后更新时间:2015-05-05 15:49:58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群友我的群


刘维维


2015427日凌晨四点半,从唐山火车站走出,接站的小申见到我笑笑说了一句话:欢迎从云端回到地面,欢迎从梦中回到现实。还是他最懂我。西安几日,的确恍然若梦,许是心中太期待太欢喜,以致成真后被兴奋冲昏了头,总是处于激动亢奋的状态,恍恍惚惚傻啦吧唧。


我去之前就说过,这是一次浪漫的恋爱之旅。当我见到曹老师那一刻,这种感觉更加强烈。如刚进大学校园,疯狂追求暗恋的学长,我体会过个中滋味,所以真真切切是如此感觉。我爱上了“书香含光”,倘若之前是暗恋,那现在正是追求的起始。大学的追求失败了,但却给予我丰富的经验,这次我是带着十足的信心来的!


然而,回到地面,回归现实,周一顶着沉沉的大头开始一天的工作。但仍按捺不住躁动写下“我的群友我的群”,一直写到眼前的电脑都变得模糊……我太想倾诉,却不知从何说起;太想表达,却不知情归何处。


12个小时睡眠后,面对的是繁杂的家务琐事,我深深吻着申惟时:我的小情人,妈妈真想带你去终南山隐居,一起劈柴喂马可好?忙乱的几日,迁居唐山诸事、大姑姐生娃儿、申惟时幼儿园运动会、欠下的两篇文债、工作工作工作……我要是个会裂变的小细胞多好!当然,最好的是没长脑子。


生活要继续,云端的日子要记载,因为这是我三十三年生命中最丰满的一次旅行,因为这是我三十三年生命中最浪漫的一次恋爱。这场华丽丽的恋爱肇始于一个叫做“书香含光”的微信群。


李胜良先生将我带入这个群时说了句话记忆犹新:曹老师在这个群里。当然我知道这里不仅有曹老师在。此群虽仅有二十几人却着实聚集了当前税收文化界顶级实力派。正如李胜良先生所言“由它发射的书卷子弹已经近于百部:一年至少二本书的朱军,自己就奉献了29部。曹钦白45册,姚轩鸽79册,李长江4卷,林喜乐5卷,王雪绒且编且著达9册,王潇然有散文3本,我(李胜良)刚刚印好第8本……”当然还包括出版了小说《五哥放羊》的朱占平律师、《税林广记》作者石庆华先生,以及各税刊主编及编辑。但这个群很真诚纯粹,这种交流是平等的无障碍的,不必纠结高下尊卑,这里只论学问不谈权位。群中经常会发生以李胜良、姚轩鸽、贾宝同三位老师为主阵地的让你这群中时常发生各种高大上的争辩,高军教授、杨溪兄信心满满参战,我反应迟钝消化系统慢所以只能暗自纠结偶尔抛出两句不找边际之语。


李老师之所以先提到曹老师,原因只为减少我的陌生感,因我早已20139月金色的塞罕坝上结识了两位先生,听闻姚轩鸽先生和“含光四子”大名也是此时,这段经历在为李老师2014年已出版的《税收地理札记》跋文中已交代过,当时真正讶异在当今世间还能见到这种纯粹真诚的君子相知相交”,而当我步入现实的“含光世界”才晓得这在世俗中近乎绝迹的君子之交在书香含光诸子交往中却是最一般化形态。我属于假冒豪迈、内心闷骚型女子,小心谨慎去触碰未知的事物和陌生的人群,进入这税收文化界大咖云集之所,我的惶恐感可想而知。但正在此时,刘昭姐一句:我以后就是你在西安的亲戚。OK!一下子豁然开朗,理顺了!我在群里群外都有亲戚了还怕个啥子哟!


半年多和群里诸位老师的“微言微语”,逐渐建立了真实的感情,对曹、李老师的思念之情、对姚老师的思慕之情、对王杨刘姐姐们的思恋之情,让我萌发了一定要去古城相会的冲动。内心的渴望悄悄生长,在我的故作矜持下发芽,直到某一日姚老师一句振聋发聩的邀请,我便再也无法抑制这份青春的躁动,因为在一场暗恋转化为明恋之前,这邀请就可称为“赤果果的诱惑”。于是,我收拾行囊、准备礼物、订票请假,duang~~~~~启程!从咸阳下飞机后直奔西安,落日的余晖与灰色的云编织在一起,道路两旁一树树的粉白色花团锦簇,我在古城最锦绣的季节来约会我最心心念念的群友们!


当我在夜色来临时赶到长安城,高高长长的城墙已然令我震撼,阵阵槐花香伴着夜风吹来,顿时醉的只会傻呵呵笑。脚踏1300年前最繁华辉煌之地,无需穿越,就在当下。也许就是如此的膜拜,才会让我在见到大雁塔的瞬间落下泪来,仿佛早已结缘千年,只为这一刻的相会。游走历史间,听曹公娓娓道来,已是人生一大享受。更得与曹公、昭姐玩儿自拍,更是喜不自已。自觉与曹公颇有师徒相,与昭姐——被李老师嬉笑为“高矮胖瘦”组合照更是迟迟不发到群里,只为不满足李老师的调侃。


可以傲娇吗?当然!世间有哪一女子能得曹、姚两位税收文化界的大腕儿相陪在举世闻名游人如织的回民街吃遍美食?而且还是“看到什么吃什么”如此土豪!硕大丰满的羊肉串、甜糯的玫瑰糕、嚼劲十足的麻酱凉皮、绵软香甜的柿子饼、柔润爽口的粉蒸肉……还有更多,肚皮记性太差,只当下快活转眼就忘记了。只记得两位老师不停地问我:这个吃不吃?吃这个吗?吃这个吧?直到肚皮滚圆儿,还带回一块儿枣糕和半碗粉蒸肉。姚老师给他家的阿姨带回好大一张馕,当然,我也没放过,扯下一角吃了。虽是第一次见面,我对姚老师却出奇的熟悉,熟悉到我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也许因为在无数次“姚李微言录”式的争辩中早被他的执着而心生敬服;也许因为看过他的诗集和文章后产生了心灵上的默契、也许因为听过电话中姚老师直率坦荡的语言风格令人心生亲切、也许因为微信中反复叮嘱“天气凉带上厚外套”的关怀备至。


我在曹、姚两位老师面前是肆无忌惮的,只在李老师面前才略有收敛,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总也跟不上他的节奏。虽然李老师每每对我的无知和浅薄做出敲打之势,即使在我饱含热情献上绞尽脑汁为他准备的贺寿礼物——申惟时那幅画满各种鲨鱼,暗喻“学术大鲨”的画时,他也要在大加赞赏大笑三声之后不忘提醒我:简笔画是不用盖印章的。每每此刻,只有六个字回旋在我脑海:没文化,真可怕。好吧,我躲到角落先摸把眼泪……实则他对我的爱护和提携是时时刻刻的。他说:学问无师徒,总在不经意间帮我树立口碑和信心。


“含光四子”的确是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和文化景观,《海西税务》主编顾志珊先生所评“曹钦白之淳厚,李长江之锐利,姚轩鸽之雄健、李胜良之远阔”精准到位,这种以文会友、惺惺相惜的情谊是纯粹而干净的。其中唯有李长江老师未曾谋面,但其在《河北税务》专栏文章每篇必读,幽默犀利的文风、严谨细致的论证令人拜服。加之我为国税家属,所以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切感,虽未见面,反而说起话来并不陌生客套。我心知肚明,和李长江老师见面是迟早的事情,而且即使不见也必不会有任何交流障碍。


是日的夜宴,姚老师说:你在群里想见的都能见到。于是,我见到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的电影《人命关天》中律师一角原型——著名律师朱占平先生,听到了他浑厚豪迈的陕北民歌;收到了“兰心蕙质”的赐字;领会了“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都值得我们去尊重”的教诲。见到了外表很man内心柔情感情细腻的专业作家、堪比专业摄影师的林喜乐老师,难以想象这位写出《流年》这样令人一叹三转的散文高手有那么幽默风趣古灵精怪的一面,当然,当我与之比高合影于终南山上时,林作家表现地很正经。见到了豪爽直率的王雪绒大姐,虽然因脱销没能求得《收税的女人们》一书,却在归途的火车上有其新作《沧桑赋税唐帝国》相伴,至今耳边不断其回响清脆婉转的碗碗腔,倘有遗憾,那必然是时间太短,没能学就一口如雪绒大姐一般气势雄浑的陕西女子话。见到了气质儒雅颔首默言酒过三巡后却笑语晏晏不绝于耳的才子《税苑长安》主编王潇然作家。见到了温婉可人一笑倾城的才女杨丽姐,她可出口成章句句动人,亦可飞转流眉轻盈起舞,真真窈窕淑女,令我亦垂涎不已。见到了才思敏捷相貌酷似我同门师兄的杨溪兄,在“姚李微言”辩中,当我还在阅读消化时,他早已迅速反应提枪上阵,令我啧啧赞叹,立即加上微信私聊去也。酒酣之下,错过了姚老师安排的帝王巡游城墙睥睨天下之壮举,但在“书香含光”之聚在轰轰烈烈的气氛中仍是功德圆满。


此宴惊喜连连,最大的意外之喜当是我的“室友”——倪卫静作家。这位颇有名气和成就的编剧兼制作人长着一张娃娃脸不说,心态竟比我这真正的80后还80后,但最让人心仪的还是她那股执着劲儿和真性情。夜宴结束后,她安静地猫在床上在本子上笔耕不辍;在观音山庄,她两上终南山去采访一位八十三岁的独居老人。


隐居首阳山观音山庄,不再计较此山彼山,因我说道唐山滦县亦有首阳山时,姚老师就已勘误过:伯夷、叔齐投奔周而来,“不食周粟”,而且彼时交通闭塞,凭借双脚如何跋山涉水跑去那里饿死?我稍一百度发现名为“首阳山”者竟有近十处,好吧。在各地争抢文化名片的今天,领导们争得是傍着文化搞项目升GDP,谁真的在意伯夷叔齐在哪儿采薇又在哪儿“义不食周粟”呢?


如今,我们隐居于此,秦岭中的山庄静谧悠然,庄主是世外高人雕塑家画家周起翔先生。即便我这诗书画不通的凡夫俗子也在艺术家的工作室中流连不忍返。我站在山坳中,感觉自己距离太阳前所未有的近。清晨,溯着溪水,朝着山顶太阳升起的地方一路奔跑攀爬。当太阳望着我,我望着太阳的那一刻,顿悟:长安行,追的正是书香含光这阳光呵!早饭时,倪作家看看东边升起的太阳说:维维,你就是这时的太阳,想升多高就能升多高。


正是带着这样的鼓励和期许,暂别了我的群友。


这场恋爱的归途中仍是晚霞和大片的花树,高铁上邻座告知那是梧桐花时,欣喜不已!梧桐花开凤凰来,带着满心的爱慕而来,载着满满的祝福离开。箱子和书包里盛满曹老师、姚老师、朱律师、雪绒大姐签名赠书以及倪作家的电影光碟,当然还有林作家和王主编口头应允要寄送的书,还有陕西皮影、昌邑丝巾、昭姐赠我的水杯和燕子玩具、与含光门的合影。收获如此丰厚,何以报答?唯有,将爱进行到底了!


高铁途径三门峡,突然很想下车去探究下那位被我认为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青春洋溢的“胡大哥”。因缘始于一篇散文,我就是禁不住李老师的诱惑,他一句“维维散文写的好”就让我神采飞扬起来,于是真的就敢贸然指手画脚指东道西夸夸其谈胡言乱语,更为甚者,就真的给大刀阔斧改了起来。在那篇意境优美、情趣盎然的散文后便默认为燕山胡是长我几岁的兄长,直到某日从微信中看到其照片仍心怀不甘地问:这是您?其实,我并不真的在乎年龄,只为自己判断的迟钝懊恼,为自己竟敢班门弄斧忐忑。之所以被我误认为,当然主要还是燕山胡继言语之间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位翩翩青年啊!


从云端回到地面,从梦中回归现实,傻乎乎地许个什么愿望呢?希望能够见到我所有的群友们吧!


个人窃以为,这篇更符合“我的群友我的群”这一题目。哈哈!写得意了,李老师勿怪,倘若word中有表情元素,李老师定会给我一小锤子吧。哇咔咔!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发布者 :怡鹤 (2015-08-10 10:20:44)  回复

三篇同名作文各擅胜场!

博主回复
各有各的侧重,且有静有动,这样同题的作文很有意思。
发布者 :青杉 (2015-05-06 09:36:22)  回复

刘同学虽然学的是哲学,毕竟是个女人。因我无论如何感觉到,她的散文远胜于她的论文。这篇长达四千多言的作业,又是一个明证。我自顾加了一些黑体,是我认为写的传神的地方。
慢工出细活。好文赖推敲。我因而认为,出文审慎的河北人,比仓促促急匆匆情燥燥的某些陕西人,写的好。HOHO

博主回复
一万多点击!
发布者 :李胜良 (2015-05-05 15:53:09)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