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旅游指南创始人黄华
计划周游世界
标签
网媒  |  电视  |  创新  |  广播  |  纸媒  |  财经  |  媒体  |  李开复
更多标签>>
  岳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华 |  浏览(1275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6-01 12:11:21 最后更新时间:2015-06-02 07:01:0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明天,是岳母三周年忌日。三年里,有无数次,想写写她老人家,但,似乎机缘一直没成熟。今天,看到了媳妇写给岳母的信,忽然有了想写一写的冲动。

在我的生命里,三个人的逝去,让我不能忘怀:一个是我哥,一个是我同事陈欣,还有一个,就是岳母。他们,都因病而逝;他们,都是善良本份的普通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给我留下了,完全不一样的回忆。

跟世界上大部分的女婿一样,我认识岳母,是通过媳妇。跟媳妇谈对象之时,正是我的低谷期,表面上光鲜,内里很虚。对那些只看到我光鲜一面的人,我不愿意去多说。因为我知道,我的生活,一定会往前走。

跟媳妇认识的方式很传统,通过朋友介绍。我原本没想太多,因为见面之前朋友介绍说,媳妇没怎么谈过对象,又比我小很多,所以我只是抱着见见的心态。聊天,见过,感觉都挺好的,但我仍有犹豫,不是人常说么,找媳妇看岳母。媳妇关好过,岳母关过不了,结果就很难说了。

印象里,我第一次上门,是在2011年春节前。那时,媳妇和岳父母住通县,而我一直住石景山。一号线加八通线,几乎是这头到那头,在那趟车上,我一直在默默的给自己打气。我都已经忘了,初次登门,给岳父母带了什么。现在回想,当时未来的女婿上门,不但我紧张,他们老两口也挺紧张。那次主要是岳父陪我聊天,问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包括我的过去。我就记得,岳母一直在厨房里忙着,给我做了一大桌菜,包括哈尔滨人比较熟悉的粘豆包,淡黄的,很粘很爽口,印象深刻。

岳母在见我第一面时,就是用她惯常的微笑,家常的寒暄,似乎并没有问我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她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通过我媳妇之前跟她的描述,她对我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只是从第一次见面来说,没觉得我年纪比她闺女大很多,有什么特别不配的感觉。估计也就因为有了这种第一印象,岳父母同意我们两继续交往。

从我第一次登门拜访,到2011年春节假期中我带我妈去登门拜访岳父母,再到我们两结婚领证,非常短暂的时间。后来通过不断的聊天,大概能知道,岳父能接受我的原因,但对于岳母,她从来没跟我说过,为什么一下就同意了,我跟她一生的牵挂——她闺女的婚姻。

当我在交往不到两个月时,提出要跟媳妇住一起时,岳父母提出了不同意见,说要么你们考虑结婚,要么就不能住一起。我当时觉得,这样的观念似乎有点老旧。但问我过的家人,他们同意,也问过我的心,是不是准备好了接受媳妇,没有犹豫。媳妇当时也没犹豫,原因一部分是,她觉得我这个人没问题,但我想,最主要的,肯定是岳母给了很大的支持。在我们去领证之前,岳母还特地为我们准备了红台灯。但媳妇没跟我说太多,岳母对她结婚前的嘱托。

结婚后,才有机会慢慢了解我的岳父母,特别是岳母。由于他们老两口不愿意跟我们住一起,还是愿意住在通县。所以,我们尽量周末方便时,去通县找他们。每次到时,岳母都在厨房里忙着,也许是媳妇跟岳母提过,我吃饭有点小毛病,总喜欢换着口味吃,所以每次岳母做的菜,基本都不会太一样。

媳妇爱养花养狗,但她平时上班,所以这些活基本都是岳父母的工作。由于他们老两口住顶层,厨房外面有露台,所以露台成了花草的世界,但那些基本都是岳母的活。岳父喜欢各种维修包括修车修下水道这些男人喜欢干的活,但纯粹的家务除了洗衣服,基本都是岳母的活。

特别让我有些过意不去的是,双休日过去,都会让我们两住一宿。岳母便会将她平时睡的床,让我们住,她跟岳父睡客厅。同时,如果我们有替换下来的衣服,也要帮我们洗了,媳妇可能是习惯了,可我非常不好意思,但又拗不过老人的好意。

跟岳父喜欢骑车遛狗唱京戏这种北方老人常见的爱好不太一样,岳母在家时,喜欢看科学探索类节目,还愿意跟我聊一些新科技和世界各地的事。对于一些当下的新名词,她基本都能知道究竟,这让我印象深刻。因为从家庭条件而言,我爸妈跟岳父母条件差不多,但我爸妈看电视基本只是电视剧,即使他们的儿子远在千里之外,他们也就偶尔关注一下北京的天气而已。但岳母会跟我聊一些当下的科技生活里有新意的东西,那些话题可能媳妇都很少跟我聊起。

跟我的母亲一样,岳母像宠我媳妇一样宠我,到了他们那,不要我任何事。我两过去,除了经常买点她喜欢吃的木瓜,及鸡鸭等可以当下饭熟食以便让她少做个菜以外,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减轻她的家务活,而她还是喜欢为我们做一大桌菜。

结婚不久,家里准备重新装修,六十多岁的岳母却成了主要劳力,因为她曾经干过刷漆的活。那两周时间里,我跟她一起刷墙,一起住在有油漆味的房子里。这事后来让我觉得很愧疚,要早知道她身体不太好,就不应该让她帮忙刷房子。但世间从来没有后悔药。

媳妇跟我说过,岳母在哈尔滨时,工作单位冰棍厂关门后,除了跟岳父开大巴,其他时间基本都在照顾一老一少了。媳妇来北京,她就跟着过来了,后来岳父也过来了。从媳妇出生到长大,几乎没有一天离开过岳母。但是,当岳母似乎很放心的把她闺女交到我手上后,她却开始琢磨着上班去了。而那时她已经六十多岁了。

从我本心来说,不太希望岳母去工作。在我认识媳妇之前,岳母曾经在一个电视剧里客串过群众演员,拿了一份劳务费,但那不算是工作。只是我也能理解,岳母除了我媳妇外,其他她倒没太多操心,现在闺女出门了,她又不愿意跟岳父去唱京戏,也不想整天在家里看电视。当她提出来想去住处旁的超市打工时,我的态度是默认,因为我觉得,岳母也需要她个人的社交圈。

因为很长时间里,岳母是没有自己的社交圈的,只有媳妇和岳父,原因完全是因为家庭。她给我的感觉,是个非常谦和的人,对人充满善意,微笑迎面,也从来不像别的妇女那样经常说人家常里短的事,亲友们找她帮忙,她也都非常积极热情。从岳母的身上,你很难找到现在人常说的所谓负能量。

刚跟媳妇结婚那阵子,我给媳妇找了个经常出差的工作,也就没太在意岳母的变化。那时,岳母也已经开始在超市里打工了。穿着工作服的岳母,跟厨房里的岳母一样,感觉精神都挺好,我们也就没想太多。可是不久,也就在检查出媳妇怀上孩子后不久,有一天岳父突然打电话给我们,说岳母在通县的医院查出来,胃癌晚期,我俩当时就懵了。

接下来,也就是2012年春节前,把岳父母从通县接到家里来。然后是,经常跑肿瘤医院,检查,化疗,一次过后,岳母一下就消瘦了很多。刚开始,我们想办法去这去那找各种大夫,她起初也不反对。但是几家下来,她说,不想试了,也不想花那么多钱去化疗了,只想在家好好的过个年,同时陪陪已经怀孕了的她的闺女我媳妇。她一直说,想找找十几年前给她看好过大病的郎中。可是,岳父和媳妇百般想办法,也没到人家的联系方式。

慢慢的,家里的中药越来越多,岳母的话越来越少了。到2012年的四月份时,岳父跟我们说,不能让岳母这样在家熬着了,因为她疼的整宿都没办法入睡。但还是熬过了五一节,岳母才同意送医院。也就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三人轮流着去看护岳母,而她的状况,时好时坏。跟她住一屋的一位老太太,不但跟岳母成了朋友,也对岳父和媳妇很好,即使是在岳母去世后。

2012年6月1日,早上我去了趟八大处。下午,不知道想要买什么,我带媳妇去了趟石景山万达广场,在准备回医院的路上,岳父来电话说,岳母走了。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后面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活着的人的安慰之举了。我曾经想问,岳母在弥留之际,说过什么,岳父似乎说,她没说什么。

后来,媳妇慢慢跟我讲,最疼她的岳母的一些往事。媳妇的姥姥家,是手艺人家,家庭状况还算殷实,岳母是老大,年轻时跟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当了知青,支边到了黑龙江边境上的农场,回城后,通过介绍认识了岳父,后来就有了我媳妇。再后来,媳妇到了北京,她便跟过来照顾,直到过世。

就像天底下每个可敬的母亲一样,岳母用她一辈子的心力,最无私的爱,来照顾家,照顾她的孩子。她在世的时候,她的家人,甚至都想不起,她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但当某一天失去她时,才会觉得,心痛无比。

 

                                                                 黄华
                                写与2015年5月31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