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回味过去的夏日美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827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6-15 16:20:28 最后更新时间:2015-06-15 16:20:2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昨天天气一下子就热了起来,感觉像是忽然进入到盛夏似的,看看窗外,阳光白晃晃的,很刺眼,没有一丝风,树叶也一动不动,我的心里不免有点疑惑:难道酷热的夏天真的就要来了吗?

说到夏天,我就会不由得想起小时候,那时,我最喜欢过夏天了,不仅仅是我,我们贡院街上的小孩儿,个个都喜欢过夏天,为什么呢,因为夏天可以剪光头,可以光膀子,还可以赤脚巴,夏天的日子每天都是丰富多彩了,特别是不仅有好多好玩的,还有好多好吃的。哎呀,现在一想到过去夏天吃到的那些好吃的,我的嘴里就会酸酸的,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那时,夏天好吃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数也数不尽,说也说不完。

我记忆最深的是夏天吃的冷饮,比如冰棒和汽水。那时南京的冰棒和汽水都只有一个牌子,叫马头牌,商标是一个非常讨人喜爱的马头,马头的鬃毛是棕色的,马的眼睛大大的,是马头的一个立体的侧面。

那时夏天,我们贡院街上经常可以听到沿街卖冰棒的在高一声、低一声地吆喝着:“冰棒‘马头牌’,‘马头牌’冰棒!”

“马头牌”冰棒的销售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商场卖冷饮的冰柜里有售,还有一种是小商贩肩背一只长方形的木箱子沿街叫卖,一个木箱子,就好像是一个冰棒的临时销售点;而“马头牌”汽水则在商场食品部里有售,有冰镇的,也有不冰镇的,供顾客选择;冰镇的汽水是存放在商场的冰柜里的。

先来说说“马头牌”冰棒。“马头牌”冰棒的口味大致有这样几种:桂花的,赤豆的,桔子的,菠萝的,香蕉的,柠檬的,还有奶油的;桂花的、赤豆的最便宜,3分钱一根,桔子的、菠萝的、香蕉的、柠檬的,稍贵一点,是4分钱一根,奶油的最贵,是5分钱一根。

我通常买最便宜的桂花的和赤豆的,特别是赤豆的,买的好的话,冰棒上的赤豆会很多,吃起来特别解馋,特别过瘾,内心里还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当然,如果口袋里零用钱多了,我也会买价格高一些的冰棒吃,几种水果味的冰棒当然是我的首选,每吃一种水果味的,就好像吃到那种水果一样;最好吃的还是要数最贵的奶油冰棒了,那种甜甜的奶香特别好闻,吃起来更香,感觉就像吃稠稠的牛奶一样。

那时还有“马头牌”的冰砖,不大,长方形的,是用油纸包着的,比较贵,好像是15分钱一块。我妈妈最喜欢吃“马头牌”冰砖了,我那时就喜欢看我妈妈吃冰砖了,她仿佛在享受着一种美味,她慢慢地、有滋有味地把一块冰砖吃完,手上就剩下一张干干净净的冰砖纸了。我妈妈吃冰砖的水平,至少在我们贡院街上是首屈一指的。

我们贡院街上的小孩儿,几乎都掌握了夏天买冰棒最省钱的办法,那就是,等到太阳快要落下去时,卖了一天冰棒的小商贩经过我们贡院街时,就会叫卖道:“‘马头牌’冰棒便宜卖了,3分钱买两根,3分钱买两根啰,快来买呀!”原来,他木箱里剩下的冰棒已经开始化了,他只有降价卖,否则就卖不出去了。我们就瞅准了这个时候去买冰棒,而对我们吃冰棒的来说,化了的冰棒吃起来反而更省事,而且是买一送一,3分钱能吃到两根,真是太便宜了,何乐而不为呢。

再来说说“马头牌”汽水。“马头牌”汽水对我们来说是“奢侈品”,一个夏天也喝不到两三瓶,那时的价格好像是2角钱一瓶,可以用价格昂贵来形容了。和“马头牌”冰棒一样,“马头牌”汽水的口味也有好几种,有桔子的,有香蕉的,有柠檬的,还有一种是透明无色的。商店店家把汽水放在冰柜的冷藏室里,摇身一变,就成了冰镇汽水,价格好像比不冰镇的要贵个几分钱。卖冰镇汽水时,营业员从冰柜里拿出汽水,用特制的开瓶扳手一撬瓶盖,瓶口立即发出“噗”的一声,这时只见瓶口处气泡直冒;接过汽水往嘴里倒灌,就听到“咕噜咕噜”的声响,那份痛快和惬意,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喝完了一瓶冰镇汽水,肚子里渐渐有了饱胀感;一会儿就开始打嗝了,一个接着一个,这时,鼻息间全都是汽水味,有时刺激得连眼泪都能流出来。冰镇汽水的魔力真是太大了。往往一瓶冰镇汽水下肚,暑气全消,精力和体力全都变得旺盛起来,走起路来精神抖擞的,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除了“马头牌”冰棒和“马头牌”汽水,那时夏天好吃的当属瓜果类了,而我们那时吃的最多的就是西瓜和香瓜。

先说说西瓜。那时西瓜的品种比较单一,市场上供应的大多是陵园西瓜,也有海南西瓜,我们称之为“大客瓜”,由于太大,只能切片卖。我们喜欢吃陵园西瓜,而不喜欢吃“大客瓜”。陵园西瓜味儿甜,水分足,口感好。买来的西瓜如果再打一桶井水来浸泡,就成了冰镇西瓜,吃起来真是凉透心,味道好极了。

我那时有时吃西瓜吃得太猛了,用南京话来形容,叫太“吼”了,最后竟能把西瓜皮都啃通了,这时,我爸爸就会在一旁奚落我说:“你不要再吃了,再吃就从‘绿州’吃到‘通州’了。”我一听,便赶快收起贪婪的吃相,其实,我吃的西瓜早就从“绿洲”到了“通州”了,西瓜皮早就被我给啃通掉了。

记得有一年,夫子庙的果品商店里来了一批新品种西瓜,瓤子是黄色的,薄皮,瓜子极少,一时间吸引了众多食客前来尝鲜。店家有规定,这种西瓜一律不外卖,只限于“堂吃”,而且吃下的瓜子不准带走,由商家回收,给种瓜的做种子。店里摆开了四五张八仙大桌,食客们就围着桌子边开吃,济济一堂的,热闹非凡。

有一天,我爸爸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到了这家果品商店,我爸爸买了半只西瓜,让卖瓜的切成四小片,给我们一人吃一小片。这种瓜的口味清甜清甜的,口感比陵园西瓜要好,当然,价格要比陵园西瓜贵得多,吃一次尝尝鲜,就别想再吃第二次了。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种西瓜叫什么名字,这种西瓜的外形、内瓤和口感,和现在我们江宁产的横溪西瓜差不多。

再来说说香瓜。香瓜是最大众化、最平民化的果品,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几乎家家都能吃得起。我妈妈那时常常一买就是一网兜,摆放在家里的背阴处,可以吃好久。香瓜其实并不比西瓜差到哪里,口味甜,肉质脆嫩,特别是瓤子最好吃,我常常是连子带瓤一起吞下肚,我妈妈看到后就会说:“瓤子别吃下去,吃下肚会拉肚子的。”我不听,还是吃,但从来没有因为吃香瓜瓤子而拉过肚子。

香瓜通常有两种,一种就叫做“香瓜”,椭圆形,外皮是浅黄色的,很香,肉是奶白色的,很甜,水分也足;另一种叫“太阳红”,也是椭圆形,只是比浅黄色的香瓜要瘦长一些。“太阳红”的瓜皮呈绯红色,真有点像红太阳呢,瓜肉是红色的,深浅不一,瓜肉的边缘还有一圈翠绿色环绕着,肉质细嫩,甜津津的,脆生生的,非常好吃。

我记得“太阳红”大约是1968年夏季上市的新品种,这个名字本身就带有那个年代的色彩。而我们小孩儿可不管这些,只要好吃就行。

那时在我们贡院街上的大大小小的水果店里,都在卖着一筐一筐的“太阳红”,有时买的人多,还排起了长队,真可谓盛况空前,用贡院街上一片“太阳红”来形容,绝不为过。“太阳红”的销售旺了好一阵子,我们贡院街上几乎家家都买,人人都爱吃,而我们小孩儿甚至到了见面便说“太阳红”的地步,“太阳红”得到了我们的交口赞誉,以至于后来我听到“太阳最红”这首歌时,就会立马想到我们那时吃的香瓜“太阳红”来,由此可见“太阳红”对我的影响之大。

后来市面上又出现了一种叫“芝麻酥”的香瓜新品种,这种香瓜外皮看上去麻麻赖赖的,但肉质脆生生的,甜津津的,还带有一种芝麻的淡淡的香味。这种香瓜一上市,就受到我们贡院街上人家的广泛欢迎,家家都去争相购买,大有取代“太阳红”的趋势。

还有不少好吃的,我今天就不多说了,等下次再慢慢道来。总之,那时夏天留存在记忆里的美味,如今忆来,都带着一种美好和亲切,都成了我的味觉记忆,只是可惜如今已经吃不到了。

分享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