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城老哥

  亲爱的父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连寿山 |  浏览(1143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6-21 23:19:24 最后更新时间:2015-06-21 23:19:24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今天上午,在外旅行的孩子在微信里发来消息,祝我父亲节快乐。看完信息,没有喜庆之色,只淡淡地回复她说“谢谢!”

      心情不好,不是孩子有什么错。而是孩子的问候和祝福,让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时尚里多了个父亲节,而我却早已没了父亲。女儿可以给她的父亲发来节日的问候,而我呢,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已经没有了问候的对象。

       我的父亲2001年去世,到今年已经14年了。十四年来,家里发生的事情不计其数,很多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什么印记。但父亲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有时候,夜深人静,或者偶然间的独处,父亲冷峻、清瘦、忧郁的面庞,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父亲的头发愈发的白了,顶上,甚至稍稍露出一丁点儿的头皮。父亲还是老样子,面庞黝黑,多少有点落落寡欢的样子。但这一切,并不妨碍父亲神情里透着的坚定的神色。夏天里,就是这个时候,父亲的上衣是一件白色的圆头衫。下面,照例为母亲做的大裆短裤。撒巴着布鞋,蹲在套门下面,读着不知何处捡来的一张旧报。

  看我突然回来, 寒暄过 ,父亲总是急急忙忙地找出推子(手动理发工具),让我赶紧给他理发。照例,母亲对父亲便是一顿数落:“娃刚进门,都不敢让娃歇会儿?!”

  农村没有理发店,乡下人理发,都是互相帮忙。父亲不爱求人,七十年代时就买了个推子,自己解决问题。他给我理,然后让我学着给他理。那时的我估计最多也就十数八岁。父亲也不怕我理坏,让我大胆推,把头发理短就成。

  父亲1948年参加了解放军,穿着军装的照片,煞是英俊。后来参加工作,也衣冠整洁,偏分头,是个有模有样的人。但1963年响应党的号召回乡务农后,渐渐落魄。乡下粮食不够吃,又没了工资,整日里食不果腹,为此落下严重的胃病。清贫到了极致,人便不修边幅。记忆中,六十年代后期,家里的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一年到头,父亲多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只有过年走亲戚,才稍微收拾一下,穿件母亲缝的四个兜兜的中山装。

  五十年代,在外干事的父亲一身正气。虽说已经复员到了地方,但工作起来,还是部队那一套。一是一,二是二,见不得违反原则、投机取巧的人,对工作极为认真。

  三年困难时期,恰好在粮站工作,拿着粮库的钥匙。按今天世俗的眼光看,这该是多好的事情啊!但父亲认真到了极点。守着国家几十、成百万吨的粮食,自己不动,也容不得别人打歪主意。一身正气的父亲,为此得罪了单位一圈儿的”人“,把自己活成了孤家寡人。

  入党提干没他的事不说,时时处处还受到排挤。1963年,父亲一气之下,响应国家精简城市人口的号召,回乡下做了农民。和一帮蝇营狗苟的人为伍,他觉得憋气,索性辞职回家。

  但气顺了的父亲,把自己和家人也逼上了绝路。整整二十年,吃饭问题,成了这个家庭整日奔波,奋斗的最重要内容。每天一睁开眼,最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如何挣工分,如何寻粮食。

  但和一般乡下人不同的是,贫穷到极点的父亲,忘不了读书看报。各种各样的印刷品,他都会捡回家,闲暇时津津有味地读。国际国内大事,三国故事,街巷俚俗,全在他关心的视野里。 

  随彭德怀元帅从陕西一路向西,打下兰州,落下一身麻达的父亲返回陕西。在伤兵医院呆了一些日子,在西安和渭南军分区供职了一些时日,父亲离开部队,到地方任职。

    解放前当兵,父亲没享受到离休干部的任何待遇;五十年代回地方工作,在县委合作部工作,先是组建初级社,后来成立人民公社。但到最后,自己连个离休干部的身份也没得到;六十年代,相应党的号召回乡务农,之后就把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农民,一个不如农民的农民。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辈子总是吃苦,没得到任何认可和回报的父亲。

  父亲节里,想到了我的父亲。述说这些,并不是记恨什么,有什么怨言,只是觉得,这社会,应该进步,应该有风清气正的时候。正直的人总是遭殃,老实人总是吃亏,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给我们的后代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导向?

  没有正义,没有公平,没有正确的价值观,这个社会的前进步伐,一定是缓慢的,令人忧心忡忡的。

 

 

                   2015.06.20写在父亲节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