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雨中的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653)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06-27 15:18:59 最后更新时间:2015-06-27 15:18:5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南京正值黄梅雨季,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时大时小,不曾停歇,空气是潮湿的,风是潮湿的,连小鸟的叫声也是潮湿的。

我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雨,思绪飘向遥不可及的远方。不知怎的,我触景生情,忽然想起一首歌,台湾歌手刘文正演唱的《小雨中的回忆》:


                
我时常漫步在小雨里,
                
在小雨中寻觅。
               
 小雨像一首飘逸的小诗,
                
常萦绕在我心里。
                
在没人的雨中更显得孤寂,
                
但我脸上并不流露出痕迹。
                
每当小雨飘过,总唤起我的回忆。 

在这个黄梅雨的季节里,我找出刘文正的音碟,打开音响,在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听着这首歌,整个心仿佛一下子就融入到歌的意境中。小雨,这绵绵的小雨,真的唤起了我的回忆,那湿漉漉的回忆。

想起我们那细雨蒙蒙的南外校园。记得那时没有学业的压力,也没有升学的压力,下午两节课后便是我们自由支配的时间,你可以凭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去玩、去乐、去唱、去跳。我喜欢和几个贪玩的同学在一起玩乐,仿佛孩童一样。我还记得那时玩的“游戏”:我们在蒙蒙细雨中,相互追逐赛跑,一路狂奔乱喊,一任雨水淋湿了头发、面颊和衣裳,心里觉得好痛快。我们在蒙蒙细雨中,蹲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寻找一种米粒般大小的“洞穴”;找到后用一根草梗插入“洞穴”,从里面钓出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小条虫来。这是一种“比赛”,比眼力、比耐心,比巧劲,最后比谁钓出的小条虫最多。我们在蒙蒙细雨中,站立在学校的池塘边,用小竹竿钓龙虾,钓“娃娃鱼”,真有一种“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洒脱。

我的少年时代的雨季,就是伴着蒙蒙细雨度过的。那份雨中的快乐,现在想起还觉得情趣盎然,乐趣无穷呢。

想起我们那细雨蒙蒙的红卫林场。那时我们喜欢下雨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可以不上工,在宿舍里玩乐;当然,这是不能说出口的。一连几天下雨,我们窝在屋里,百无聊赖,最常见的消遣方法就是打扑克。四个人对打,一个宿舍里,常常在床铺上同时开四张牌桌,有时不闻人声,惟听牌响;有时大呼小叫,嚷嚷一片;有时也会红脸相向,甚至“大动干戈”。几个输不起的,最后总是以撕牌的方式收场;但不出两天,他们又会到供销社再买来新牌,继续打,再继续撕……

此刻,我又想起了我的好友子毅。那时,他沉浸在辛词的意境中,一本《稼轩长短句》,被他翻阅得折边卷角,常见他吟着“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一幅壮怀激烈样。一日,见宿舍外细雨渐止,我们俩便到梨树林里散步去了。一路上,我们比赛起吟宋词来。子毅熟读辛词,加上“背功”出众,一连吟了数首辛词,印象深的是“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这词倒也切合当时的景致和心境。我喜欢辛词,但更喜欢苏词,也断断续续吟了好几首;子毅用微笑向我表示赞许。后来,我们又一起吟诵了贺铸的《横塘路》:“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此时此地,一川烟草可见,满城风絮难觅,而梅子黄时雨就在眼前身边。

天又下雨了,是江南特有的黄梅雨,空气是潮湿的,风是潮湿;在雨声中,我的回忆也是潮湿的。感谢台湾歌手刘文正,一曲《小雨中的回忆》,唤起了我的回忆,唱出了我此时的情怀。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喜欢!问好!

发布者 :张笑玉 (2015-07-01 08:53:18)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