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卖肌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5601)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07-08 09:15:18 最后更新时间:2015-07-08 09:15:1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卖肌肉”是我们贡院街上一个小青年的绰号,他那时大约二十五、六岁,中等个子,浑身肌肉发达,走起路来目不斜视,昂首挺胸,一副“壮膀子”的样子。“卖肌肉”,也不知是谁给他起了这么一个不雅的绰号,因为“卖”在我们南京话中是个贬义词,含有“卖弄”、“爱表现”的意思。

那时,我们贡院街上的大人小孩都叫他“卖肌肉”,一说起他,就会说,“卖肌肉”怎么、怎么的,好像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卖肌肉”身上的肌肉绝不是天生的,而是长年累月苦练出来的。在我们贡院街东头,桃叶渡一带的秦淮河边上,有一大块天然的空地,那里就是“卖肌肉”常年苦练的场地,他和我们贡院街上好几个尚武的小青年几乎天天在那里苦练,不论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冬,他们都坚持不懈地苦练着,就像是一个顽强进取的团队一样。

我们贡院街上的好多“公鸡头儿”出于好奇,经常到那里去看“卖肌肉”他们苦练,就像看南京市杂技团表演一样。“卖肌肉”他们练的项目真多,有练石锁,练杠铃,练哑铃的,也有练大刀、练剑、练枪刺,练棍棒的。他们一个个肌肉发达,腰圆膀粗,面容冷峻,动作威猛,“嘿,嘿,嘿”地吼起来,声若铜钟。

在这些人中,“卖肌肉”不论是身上的肌肉,还是各种功夫,都是数第一的,没有人能超过他,而且,他好像还是个“头领”,那些人都听他的,他说这样,那些人不敢那样。我就亲眼看到,有一次,“卖肌肉”在大声训斥一个小青年,那人也不知做错了什么,或说错了什么,在“卖肌肉”面前低垂着头,听着“卖肌肉”的数落,眼睛只顾看着地面,根本就不敢抬起来看“卖肌肉”,更不敢回半句嘴。等“卖肌肉”说完了,那人才怯生生地一闪身,躲到一棵大树底下去了,估计是去“压压惊”了。

“卖肌肉”真不愧是“卖肌肉”,一到夏天,在贡院街上就可以看到他穿着紧身的毛蓝色背心,威风凛凛地走着,他的两块胸大肌突兀着,油亮亮的,膀子上的二头肌、三头肌呈块状,一块块的,很有立体感。我们小孩子为了看“卖肌肉”,常常在黄昏时分聚拢在一起,守在贡院街的一角,等着“卖肌肉”走过来。“卖肌肉”从远处走来,他很“摆”,从我们面前走过时,连一眼都不看我们,一副“舍我其谁也”的派头和傲气。当然,我们并不计较他,他那一身鼓鼓的肌肉,他那一脸威猛的样子,他走起路来那种“我就是‘卖肌肉’”的狂傲,足以让我们崇拜英雄的心理得到满足,我们无不被他那一种阳刚之气所征服,恨不得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那时,“卖肌肉”是城南一家菜场肉柜上的营业员,别看他三大五粗的,剁起肉来又快又好,秤起肉来动作麻利。我爸爸有时会差遣我到菜场去买菜,即使不去买肉,我也会不由自主地绕到“卖肌肉”的肉柜边上,看看“卖肌肉”的“现场卖肉表演”。

有一次,我爸爸让我去买两毛钱的不需要肉票的肉,也叫“议价肉”,他要用毛豆、榨菜来炒肉丝。我去菜场专门排了“卖肌肉”肉柜的队,我就是想要看看“卖肌肉”是怎么卖肉的。轮到我买时,就见“卖肌肉”用一柄小刀轻巧地切下一小块肉,上秤一秤,不多不少,正好是两毛钱的。这真让我惊得睁大了眼。没想到,“卖肌肉”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连卖肉的水平也竟是如此之高,不得不让人佩服。

后来,“文革”开始了,我们贡院街也陷入到混乱之中,政治运动接二连三,“打砸抢”时有发生,社会始终是动荡不安。在桃叶渡的秦淮河边上,已经看不到“卖肌肉”他们聚在一起习武练功了,那时和“卖肌肉”一起习武的好多个小青年,有的成了“打手”,有的成了“造反派”,还有的成了“文攻武卫”指挥部里的小头头。只有“卖肌肉”好像不为所动,依然故我。他还天天在菜场的肉柜上卖肉。一到夏天,我们在贡院街上,依旧可以看到他穿着紧身的毛蓝色背心,威风凛凛地走着,他的两块胸大肌还是突兀着,油亮亮的,膀子上的二头肌、三头肌还是呈块状,一块块的,很有立体感,真美!

而此时,“卖肌肉”在我的心目中,一下子就成了一个立体的人,一个立体的青年,一个立体的英雄。我觉得,他不仅肌肉美,体型美,身姿美,而且比这些更美的是他的心灵。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实实在在的“卖肌肉”!——赞!

发布者 :黄文明 (2015-07-08 18:17:43)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