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思璇的博客
感谢大家光临我的博客,愿我们在分享中共同成长。
  Tara为你读诗:我相信我终将会成为那个和沃土相伴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沃土  旅程  旅人 
  发布者:陶思璇 |  浏览(50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7-18 22:45:51 最后更新时间:2015-07-18 22:47:54  
  本作品所属分类:心灵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今日专栏:Tara为你读诗

概要:

人生就是旅程,直到死亡才是终点。具有一颗古典和相信之心的人会幻想自己死后会和沃土同行,打破黑暗,变成果实重新投入生机勃勃的世界。向死而生,带着信念一路走好,才能不负自己童年时天真的目光。


旅人的心

(给一个坚持认为陵墓是最庄严的安葬方式的人)

朗读/Tara Prem陶思璇 编辑/冯祺

我会成为那个和黑土相伴的人——

跟随着农夫的犁铧。

我会融化在那玉米中,

头戴羽饰列队前行。

我会成为那个和沃土相伴的人,

饱餐那蜜蜂蛰过的苹果红:

走在羊羔散步的小山,

在橡树林小路的指引下来到池塘。

我会成为那个和亮夜相伴的人,

在天空和闪电的婚礼——

与狂暴的风同行

在即使狗也会落荒而逃的路上。

我会成为那个和圣土相伴的人,

行至尽头,直到和亡者同眠。

恐惧的矛尖不会刺穿我的身体,

相反和平会在裹尸布上饰以奇珍。

我会成为和绝对黑暗同行的人,

找到它低垂的威胁没有说出的话:

在幽暗中看到枕边的星星——

我的头颅边拱起的橡树的根!

那星星应当像雏菊一般穿过土壤升起,

而橡子在我流血的胸膛旁边坠落

孩子们会在这里挥舞花环,

而松鼠们会把橡子和心脏当做食粮——

这就是我旅人之心的果实,

我收获之歌长期催熟的橡子:

那甘甜来自我日光灼烧的日子,

当谷束金黄,苹果艳红。


The Traveller-Heart

I would be one with the dark, dark earth:—

Follow the plough with a yokel tread.

I would be part of the Indian corn,

Walking the rows with the plumes o'erhead.

I would be one with the lavish earth,

Eating the bee-stung apples red:

Walking where lambs walk on the hills;

By oak-grove paths to the pools be led.

I would be one with the dark-bright night

When sparkling skies and the lightning wed—

Walking on with the vicious wind

By roads whence even the dogs have fled.

I would be one with the sacred earth

On to the end, till I sleep with the dead.

Terror shall put no spears through me.

Peace shall jewel my shroud instead.

I shall be one with all pit-black things

Finding their lowering threat unsaid:

Stars for my pillow there in the gloom,—

Oak-roots arching about my head!

Stars, like daisies, shall rise through the earth,

Acorns fall round my breast that bled.

Children shall weave there a flowery chain,

Squirrels on acorn-hearts be fed:—

Fruit of the traveller-heart of me,

Fruit of my harvest-songs long sped:

Sweet with the life of my sunburned days

When the sheaves were ripe, and the apples red.


荐诗:

我相信我终将会成为那个和沃土相伴的人

华契尔·林赛(Nicholas Vachel Lindsay, 1879-1931)在生前是美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他主张“诗要能够唱出来”,身体力行写韵律齐整的诗,很显然和当时的诗坛风向是背道而驰的。在去世后,林赛的诗名隐没,不再被人经常提到。

但是在2000年之后,林赛反而越来越多地被提及,逐渐重新被人认定为20世纪美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具有讽刺性的是,林赛的“反时代性”显得“与众不同”,而当代又特别喜欢“与众不同”的东西。曾经刊发过林赛多首诗歌的美国《诗刊》(Poetry)的编辑 Harriet Monroe 在她的专著《诗人及其诗艺》(her Poets and Their Art)对林赛有这样的评价:

“林赛是现代的周游骑士,是我们这个所谓的‘无信仰,不浪漫’时代的唐·吉诃德。这么说不是讽刺而是恭维,因为唐·吉诃德的身影会因为透视角度而显得非常高大,虽然他的追求在短期看是徒劳的,但他却会是最终的胜出者。”

读林赛的诗有和古代高风之士对话的强烈快感,虽然他的诗很难翻,但还是不惧死翻了出来。《旅人的心》的题材正好也和死亡有关。有趣的是,它的题目叫《旅人的心》。人生就是旅程,直到死亡才是终点。具有一颗古典和相信之心的人会幻想自己死后会和沃土同行,打破黑暗,变成果实重新投入生机勃勃的世界。

一首古典风格的诗,也会让人触摸到孩子一样的纯洁。向死而生,带着信念一路走好,才能不负自己童年时天真的目光。

END

版权说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署名。作者:[美国] 华契尔·林赛 翻译:光诸 荐诗:光诸 朗读者:Tara Prem/陶思璇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