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天下话说国际关系
工业化的机器和信息技术带来的高生产力,取代了大量人的劳动和劳动时间,对经济运行来说,普及的高等教育没有任何必要。因为,无生命的工业机器和信息设备产生了人类的酬劳或价值被资本家按照对资本家有利的定义获取了。对人类是很大的讽刺么?一小部分人,由于机器和人类的科技进步而获得过剩且远超个人所需的财富;↙屮纟冖疒◇口乇氐幺∑∑↘——另一部分人类,却被机器和人类的科技进步逼死了!而人类的科技和全球的人均资源是可以使得每个人都生存下去的!所以,福利是生产力和生产效率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产物,是分配问题,不是生产问题!教育费用的定价,就是属于垄断价格,是分配领域了,而不是什么市场需求。2012年,有史以来,美国一半的应届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教育费用多少合理?
  对市场发展的简短猜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苏煦芝 |  浏览(3927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8-17 06:44:11 最后更新时间:2015-08-17 06:44:11  
  本作品所属分类:国际关系研究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对市场发展的简短猜想


人民币主动贬值,让马币也是跟着一起贬值。其实对亚太地区,尤其新兴市场,也导致【相应的】货币贬值。

当新兴市场的货币跟着人民币一起贬值后,不论市场还是新闻都评论为增加市场的主动性,也为了刺激中国出口的竞争力

当大马的货币跟着人民币一起贬值之后,其中一个主要论调也是以上的【市场报道】。

然而我在想,如果你是中国人,我是大马人,我们两个的货币都已经贬值(变质)了,您还会【出口】产业与商品,还有服务给我么?——搞不好我趁机压低你服务与商品等的“市场价格”,叫你把一块半人民币汽水,只卖0.20令吉,大概只有人民币的5毛钱

更何况会做生意的人,通常会首先想到跟中国贸易,会比较“计较”我的马币与人民币之间的【交叉汇率】是否会影响我的收益与赚幅?

看来货币贬值与出口竞争力,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反而是与其市场评估和市场盘算有直接的关系。因每一个货币贬值,对其它货币价值的价值和波动,都象征性的表明了整个市场流动性的重新分配

更严格来讲,货币贬值背后并不是货币的价值,乃是货币流通的“重新再分配”。

因为当人民币贬值,不但影响新兴市场的汇率波动,也牵动新兴市场的股市波动

看来货币价值实际影响股市的波动,然后才影响经济的基本面

其实想想也很简单,每一个国家的上市公司,其股票往往以海外市场的其他股票进行交易,这当中牵涉到货币之间的交易。因为你即使用期货或者债券,与股票进行交易但也代表该股票价格(货币)的价值

可以说,没有一个股票是没有货币价值的——这就是外汇市场,与股票市场之间的紧密性,关联性

按照这种分析的推理,货币贬值所造成的影响是货币之间的竞争力,而不是关乎【推动】出口贸易及其竞争力

更何况,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之后最大的麻烦是美元债务不断的增加,你是个大企业或者上市公司,怎么可能还会增加出口来增加自己的债务呢?

所以人民币贬值之后,中国新闻就抱到了澳洲房地产受到了【卖压】,这条市场信息,让我联想到了中国人民币贬值的背后,很可能更打压房地产有关,也就是阻止着中国有钱人不断往外市场【投资】诸如房地产的产业效益,免得在中国市场“流动的资金”一直往外地流出,【威胁着】中国的经济下行风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人民币贬值,或者A股波动影响了中国经济下行的风险——乃是,在中国内地的有钱人,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只往外市场进行了不断投资,使到资本流出都会造成经济下行的压力

所以一路以来各国的政府以及中央银行都是用利率,来调控在资本的流动。

然而当市场把人民币贬值当做中国中央银行【等价于】利率市场化的时候,我觉得其中的含义,若不是误会,就是有“内幕的交易”——即使这次人民币的贬值,是为让中间价与交易价之间的【扭曲差距】不断的拉近。

不要忘了,利率的调控是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而不是“市场政策”

那么为什么市场会把人民币贬值与利率市场化,形成联想呢?这是否已经间接折射出,我们所不知道的内在含义呢?

尤其是关于最近的新闻当中提到的新兴市场的资金大举流出这种消息,你们能是否想到,在资金大举流出的新兴市场的威胁之下,中国竟然主动调整着人民币贬值——这是完全背离了经济学与货币调控政策的意义

因为,这反而【更加剧】资金流出新兴市场的“效应”

这样一来,所谓的货币贬值是为了刺激出口,与出口的竞争力,这种说话实在是有点意思

也许市场对于【资金大举流出新兴市场】论调的威胁论,来自于股票市场的波动吧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过,当股票市场的波动来自【主力资金大量】的流进流出的时候,其实就是意味股票的ROI是大幅度的降低,却反而“股市”失去了【交易的意义】

主力做庄及其回报率
 来源: FreeTrader 
    于 2013-09-10 06:09:50 

大资金即使坐庄,由于持仓总数巨大,收集和派发也具消耗时间和价格空间的固有规律,从ROI来说,并非想象地那么高。。。比如,行情最低股价$10到最高$20,平均持筹成本可能在$12;拉升过程还有拉升成本,到$16可能就开始一边买拉升股价,同时一边派发卖,表现为Effective Selling=卖多于买。到顶点$20后,再一路More Effective Selling,停在前支撑线$16左右震荡派发,主要派发价格区大致就是$16,所以,估算ROI不过是$4/$12=33%,而股价从最低到最高却是翻倍!真正的原因在于,主力做庄的运作和盈利模式与跟随资金的模式完全不同。

所以,大资金虽占尽一切优势肯定赚,却也辛苦!比较而言,在有意识地利用主力做盘过程的规律和特点前提下,聪明的小资金有取得高ROI的机会和可能性,。。。。。(Martin S. Schwartz ROI非常高,成立Hedge Fund后,资金量相对于交易方法的市场容量显得过大而ROI严重减低,后来毅然退还部分客户资金,保持总资金量$80M时稳定地得心应手的)

超级主力能把AAPL从$2做到$700,把BIDU从$25做到$1,600,把AMZN从$6做到$300,毕竟属于极少数,动用的盘外资源和支付的隐性成本也必定巨大。

我们在股票市场上时常会注意到和听到,什么有大资金流进或流出了股市使到【股价波动】,但请您们注意刚才以上叙述中所谓的——资金量相对于交易方法的市场容量显得过大而ROI严重减低——这句评估

之间,我读了这篇文章之后才知道股票市场注重的是ROI,而大量资金在股票市场上的流进流出反而造成的ROI严重减低,因为大量的资金会破坏市场的容量,我们所谓的市场交易

所以当我们说某个大型基金或共同基金【做空】了股票市场,或听到中国A股暴跌后,中国政府与证监会积极抓捕【所谓场外配资】,甚至最近还听到限制场外配资

实际上我们的说法,或者中国政府的做法,严格来讲是完全违背市场的功能性——是我们或者政府完全都不明白,股票市场的ROI大幅减低才造成股价波动的原因

至于所谓的外资,或国际热钱或者共同基金对股票市场的影响,及其操作,应该来讲——这些大量的资金也都是被主力所操纵着的

只要我们在温习刚才文章中所提到的一个有趣的例子—— 。(Martin S. Schwartz ROI非常高,成立Hedge Fund后,资金量相对于交易方法的市场容量显得过大而ROI严重减低,后来毅然退还部分客户资金,保持总资金量$80M时稳定地得心应手)

从这里我们看出即使是Hedge Fund,为了保证ROI不会受到自己投资组合策略而严重减低,所以就保持总资金量比如$80M左右时,以稳定地得心应手

看来,在市场上有钱并不是重点,乃是需要【关注着】一个“相对平衡的交易策略”,所谓——资金量相对于交易方法的市场容量显得过大而ROI严重减低

资金(投入)量,市场容量,交易方法——这三种重叠的平衡才是市场平衡的关键——市场供需平衡却反而比较是次要的【影响】。

所以我们大概明白为什么当人民币贬值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说一段很有意思的话。

IMF  人民币中间价新机制是受欢迎的举措。人民币中间价新机制应会允许市场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央行已经宣布的调整对货币篮子没有直接影响,市场决定的汇率有助于SDR运作。  中国可以并且应该致力于在2-3年里实现浮动汇率。

请你们注意这段话中关于——调整对货币篮子没有直接影响,市场决定的汇率有助于SDR运作——这种评估或评价。这段话我原本以为人民币贬值,只会加速进入特别提款权的行列里面

可是如果把这段话分开分拆成——
调整→对货币篮子→市场的决定→汇率→有助于SDR运作。

我发现,整个意思都改变了——原来货币贬值是一种汇率的调整是为了让SDR在市场上,尤其是外汇市场上进行运作——原来我们所谓的市场决定其实就是一个国家货币的汇率价值(而“主要不是”货币自身的价格或价值),对于在SDR主导着汇率市场的【相对变化】,即“相对交易”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这可是个全新的概念,【全新的经济学】

我的想法或者我的分析,或者我的推理,后来当我在星期五去到大众书局看了一本关于外汇市场的著作之后,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可以作为我以上论述的佐证。因为书中提到了在外汇市场上,主要的货币交易影响着整个世界的经济,以及世界股票的波动。因为整个世界的经济或世界的股票,都由以下货币主导着的——美元,欧元,英镑,与日元,瑞士法朗,澳元,加元

原来外汇市场是影响世界经济,尤其是股票市场的【主因】。因为外汇市场的交易量“每日”竟达4兆美元,是股市的22倍交易量。并且是由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朗,澳大利亚澳元,以及加拿大加元【之间】的货币交易,来影响世界股市的经济意义

因为美元是用美国债券来主导各国的银行利率,及其货币利率的升降幅度

而欧元占比美元指数的【权重】达57.6%,常常牵动着欧洲货币,以及其它“非美元货币”的波动。既能够反映美元汇率的强弱,但也与美元【对抗】

而英镑是英国在这世界上仍然具有影响力的【汇率政策】,与美元波动紧密相联。并且交易员具有历史悠久的交易经验与其技术,如果要【套利】世界各地的股市与债券利率,很多“资本流动”都能被【欺骗】。

而日元是日本央行常介入世界市场,以达到出口优势的汇率政策,并且日元具有【雄厚的外汇储备】,可以控制股市与外汇市场,但政治上是美国的【傀儡】,所以在市场波动上常“听命於”美国的国债利率政策

而瑞士法郎,是因为瑞士中央银行用黄金储备来控制着他的瑞士法郎的汇率波动。而且瑞士法郎还没有与欧元进行脱钩的时候,既与美元相互联系,又与欧洲货币,以及非美元市场的货币又是紧密的关联性。所以瑞士法郎常常成为了黄金避险,与黄金炒作的【双重工具】。然而当瑞士法朗与欧洲货币以及其他的非美元货币之间的汇率价格都相对提高时候,美元会【被压制】而走弱,所以瑞士法郎常常成为美元汇率走势的对手。

至于澳大利亚货币,是因为澳元是典型的【商品货币】,具有高利率,并且出口产品占具着国内生产总值比例比较高,而且澳元的汇率比某种商品例如纺织等原材料,或以及贵金属价格,例如铁矿石,与铜价等等,都是存在某种联系,也影响着澳洲经济的发展。

看完以上关于外汇市场的主要货币之间的交易,我突然想,如果我是那位操纵着整个市场波动的【庄家】,或者我是美国的在某个地方隐秘角落头的【隐秘操作者】,我就能够用以上货币的政治性格,来操纵战争的市场的经济

既然我美国的国家债券能够操控着美元利率的走势,我可以用欧元的债券来反映我美元指数的走势,再暗中命令日本中央银行用他自己的外汇储备干预外汇市场,使到美元与欧元之间的变化影响着新兴市场的股票,债券,汇率等等波动——但其实是美元与欧元已经【联手】与日元的利率,日本的外汇干预进行的挂钩

然而,当我美国用日本的外汇储备做空和做多美元的债券利率影响的时候,我也可能同时暗示着英镑的交易员,或者澳大利亚的货币,用英国人交易员【历史悠久的】交易技巧“做空欧元”——以便让市场波动格局对我美方的国家债券利率【有效益】——并叫澳大利亚的中央银行用高利率来影响着澳元的价值,从而压低和影响着市场上的铁矿石或铜的价格,及原材料价格等等,这必然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尤其是其期货市场)的【价格取向】,以至控制在不同市场的通货膨胀率。这必然影响着石油价格的波动,这样反而刺激了美元利率的上涨,我的美元国家债券也必然是【相应资产价格】上涨——那么我向全世界购买的原料,就能不断帮助我美国产业不断的提高价值。美元与石油价格的【联动性】,也必然(也必须)促成了我美国将自身的【产业投资】,必须“安置在”以瑞士法郎的避险功能为主之中。因为当我美国的产业价格不断的提升,使我富贵的时候,我就能让瑞士法郎来操纵在黄金市场的价格。而黄金价格的波动也必然影响着贵金属的价格的波动,这样会继续牵动影响到大宗商品市场以上石油价格市场的波动。如此一来,当我把产业投资都避险在瑞士法郎的汇率市场上时,叫瑞士的中央银行继续用黄金储备来干预黄金市场的价格,从而影响着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这样石油价格不断的激烈波动,必然会增加我美元国家债券利率的价格,从而不断有钱有资本涌入到我的产业投资当中,一方面增加我的【资本筹码】,另一方面也可以去“填补”——产业价格的不断上涨是必然【悖论的】反映我产业债务,和美元债务【不断增加】——这风险意义上的“资产负债表漏洞”

以上这种想法,或者这种结论,可不是随便乱说的。因你们只要懂得通货膨胀率是如何形成的话,就能明白汇率波动,所代表着货币交易之间的【联动性】。而,我对通货膨胀的理解,在我以前吃晚餐时有全新的认识

那时我母亲煮了三道菜,全部都是“肉类”,鸡肉鱼肉猪肉。而鸡肉是过夜,所以搞到最后,我只喜欢吃鱼肉,以及猪肉这道菜里面的【苦瓜】。剩下的我都不爱吃

可是当我吃到一半,或在吃的过程里面,我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通货膨胀?因为【同样三道菜】,我却只能“爱鱼肉”,所以造成了——在我这一边【供不应求】,但是,在我母亲那一方却发生了【求不应供】哈哈

但是更让我震惊的是,无论是我的供不应求,还是母亲的求不应供——我竟然没有发现或忽略了,【还是三道菜没有变】

这样一来,为什么母亲的求不应供却是一种通货膨胀的现象,而我的供不应求却变成了【资源短缺】了呢?

这种语言的理解,让我看到语言的真实性,也让我看到语言的诡异性

我之前一直强调的市场信息不对称性,也许就表现在这种形式上吧哈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