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先圣
倾听历史、自然和心灵的声音
  “东亚病夫”,我们的彻骨之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发布者:鲁先圣 |  浏览(29155)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5-08-28 10:26:21 最后更新时间:2015-08-28 10:26:21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亚病夫”,我们的彻骨之痛

                             鲁先圣

    一百多年以来,“东亚病夫”这个带有强烈羞辱色彩的称谓,一直是几代中国人心中的彻骨之痛。

清朝末年,从城市到乡村,吸鸦片者不计其数。这些瘾君子吞云吐雾,麻杆身体,面黄肌瘦,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1895年,甲午战争败给日本后,全国上下反思中国文化的声音开始萌发。改良派思想家,后来担任过京师大学堂校长的严复在天津《直报》发表《原强》称:“今之中国,非犹是病夫也。”“中国者,固病夫也。”这是中国第一次被当作“病夫”。严复可是中国人,并非西方列强的代言人。严复主张“鼓民力”,对症下药治疗吸食鸦片者。

严复以后,一大批觉醒的知识分子,纷纷沿用了他的这个提法。1905年,小说家曾朴在写《孽海花》一书中,用的笔名就是“东亚病夫”,表明身体欠佳,“病夫国之病夫”,以此躲避政治迫害。由此,“东亚病夫”一词正式出现并穿越时空至今。曾朴是江苏人。

外国人用“东亚病夫”一词,是从上海的英文报上《字林西报》开始的。1896年月1017日,英国《伦敦学校岁报》评价甲午战争一文被梁启超主编的《时务报》译发:“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然病根之深,自中日交战后,地球各国始悉其虚实也。”

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中国申报了近三十个参赛项目,派出了140余人的代表团。“当中国代表团抵达柏林时,柏林火车站挤满了欢迎的华侨和闻讯而来围观的西方人。他们争先恐后地盯住旧中国女运动员的脚和男运动员的头观看,目光中充满了疑问。当时的一家外国报刊还登出了嘲笑中国代表团的一张照片:一群中国运动员身前放着一个用英文标明的“德国制造”的大鸭蛋,在他们看来,中国的女人都是小脚,而男人都是拖着一条大辫子,运动成绩当然也就更不在眼中了。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撑杆跳高选手进入复赛外,其他人都在初赛中即遭淘汰,最终全军覆没。中国代表团回国途经新加坡时,当地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漫画讽刺中国人并题为“东亚病夫”。这幅漫画在当时的世界上被广为转载,“东亚病夫”的蔑称从此风行世界。

梁启超在《新大陆游记》中就作如是说:“而称病态毕露之国民为东亚病夫,实在也不算诬蔑。”鲁迅、陈独秀等思想家也多次称中国为“病国”、“病夫”。这种并非侮辱和嘲讽的定位,反映了灾难深重的旧中国的窘境。

毛泽东曾说中国人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说的就是要从身体与精神上解放中国人。他在《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一文中提出:“过去说中国是‘老大帝国’,‘东亚病夫’,经济落后,文化也落后,又不讲卫生……但是,经过这六年的改革,我们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随后,诗人郭沫若紧随其后,作出呼应,在《全运会闭幕》这一首诗中写道:“中华儿女今舒畅,‘东亚病夫’已健康。”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弄到后来,这个愿望竟然没有实现。可见闭关锁国,排斥西洋文明,光靠自己的文化,既弄不出一个野蛮的体魄,也搞不出一个文明的精神来。毛泽东当年说这个话,虽然有从革命策略上去考虑的一面,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对当时中国人的身体素质是有切身体验的。

“东亚病夫” 那样羞辱的称呼,已经被我们扔进了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是,我们却不能忘记它曾经给我们民族带来的耻辱。我们不能忘记这样一段沉痛的历史,我们应该把这个称呼当做一面镜子,用它时刻警醒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写得好,学习了!

发布者 :程逸平 (2015-10-15 08:40:46)  回复

写的很好,欣赏与学习了,并问候博主好!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09-06 23:13:02)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