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旧作新录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483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9-01 12:27:14 最后更新时间:2015-09-06 11:20: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无聊的日子  组诗选3  19874

你想糟蹋身体

懒闲几天后你就想糟蹋身体

比如今早围着中南海大墙跑步

穿着过厚的衣服,为了多出汗

出汗就像抒情一样痛快

跑回来就空着肚子喝白酒

几口白酒就使肚里热气如蒸

然后去看马拉松

骑车又是追赶又是激动一身汗

中午又是白酒啤酒和辣椒

晕晕乎乎回家实在想躺会儿

一想不行又和朋友去洗桑那浴

不断让老头添水升温

老头说都81度了再升要出事的

你的汗顺着汗毛孔往外乱滋

每个汗毛孔都像个老鼠鸡巴孔

别人只蒸一次,你偏两次

再出来就觉浑身空成了纸筒

好像跟谁连睡了十次似的

晚上又回来跟一哥们喝西风

假西凤,像土一样噎嗓子,好

送走哥们,正巧来个女友

她问你怎么了脸怎么煞白

你说别废话了你给我过来

跟她直折腾到折腾不起来

你放一盘最忧伤的俄罗斯音乐

瘫在床上真想再跟阿里练练拳

你觉今天糟蹋得不如上次痛快

得养几周才能重新糟蹋呢

其实整个世界都在自我作践呢

你人养那么好不是苟且偷生么

世界糟蹋起自己可没日没夜的

你让自己也找到糟蹋的速度

尽管现在瘫在床上,速度是零

就觉自己像一张手纸又薄又皱

   

慢车和一些小站  组诗选11  198710

城墙和野长城

紫禁城的墙古长安的墙

规规矩矩,正正方方

不多拐一角,不多走一丈

太监的风格哟

只把春风当暖风

只把艳阳当太阳

皇城之北的山岗有道万里长城

疯疯野野,狂狂傲傲

奔所欲奔,荡所欲荡

没行过割礼哟

只劫过柔弱的春风

只追过膨胀的艳阳

  

摸不着的日子 组诗选(第12辑  198711月)

梦中,我儿子丢了

忽然,我就有了两岁的儿子

他大头大眼,头发绒黄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他妈是谁,没功夫想

忽然,他就成了小天才

他一边劝我别忧伤一边尿炕

我亲他还来不及呢

他为何聪明,没功夫想

忽然,他丢了,找也找不到

床头只剩他的小衣裳

我哭还来不及呢

怎么办,没功夫想

忽然,我从梦中哭醒了

那儿子也丢了,我哭得呜呜响

我伤心还来不及呢

是梦是真,没功夫想

阿里速写  组诗选(第18  19889月)

大山的呼吸哗哗作响

寺庙都是依山而建

使大地和半空浑然一体的大山

    开起一个精致的门户

从这个门户,人可以进入大山

也从这个门户

人想把大山里的佛性悟走

大山倒底是什么呢

反正山是离天最近的东西

山又紧紧坐着大地

大地看守着人的脚

神佛是最不可解释的

云在天上飘游,从无重复

风在大地穿行,变幻莫测

大山是最稳重的,千年依旧

人们自古就在山中修寺筑庙

把看得见摸不到的云请进去

把摸得到看不见的风请进去

让风和云簇拥着神佛

人们还不放心

每每要爬到这座山的尽顶

在最高的岩上堆垒石块

在垒石上插满经幡

那些经幡在山顶,哗哗作响

真像大山的呼吸,哗哗作响

 

绵软的行板  组诗选(第30  19904月)

香烟在慢慢燃短

一根白色香烟在慢慢燃短

那红色的小圈轻盈地前进

像一个小巧的嘴唇慢慢靠近你

那缕蓝烟渐渐被风舔净

拍拍手掌,拍响的不是风

一根白色香烟慢慢燃短

你的中指已感到灼痛

就像你爱人轻轻咬你

再抽一口,你就该趁夜出门

沉默是狂暴前的一瞬

一根香烟慢慢燃短

思想有时是暗火,没有火苗

没有声响,却留下一路灰烬

那些灰烬就像燃烧过的星星

用最慢的速度,死向大地之身

香烟慢慢燃短

慢慢地,就像想念爱人

不是大火,只一个火星

老鼠的眼睛也能充满深情

请等一等,那根香烟就要燃尽

亲爱的动物、草和树  组诗选(第31  19905月)

去海上放牧鱼

曾去草原放过牛羊

那起伏的绿海,草浪滔滔

风要不吹草低,你看不见羊羔

不像海,绿草不透明

曾去楼顶放过鸽子

指指太阳,你把它们赶上天空

直到飞倦,把它们唤回你身旁

你想去海上放牧鱼

划一小船赶着鱼群晓行夜宿

总有一天把鲫鱼鳜鱼赶到海洋

让它们尝尝海的滋味

让它们重新发挥速度

黄昏时你像朝鸟群打哨一样

把贪玩的鱼群拢回自己的船旁

会有一天,你把小船扔掉

骑上一条最懂事的大鱼

也可为它专做一副鱼鞍

让它别游太深,别没你的顶

它游快时你会贴紧它的背

骑着你的大鳜鱼在海里驰骋

没有蹄声,水在激烈地柔动

  

追赶音乐  组诗选(第32  19906月)

向音乐掷去

用一块语言向音乐掷去

回声很久才走过来

很久的路途使回声磨得瘦小

就像你去年掷去的那块石头

语言就是语言

被音乐在很远的地方照耀着

地上的石头和语言多得分不清

人们的脚和嘴巴冲动着

说了十年百年,音乐一朝照透

石头被照成了眼珠

于是看见更远的音乐

更远的音乐后面,还是音乐

抱着一个姑娘向音乐坠去

在空中你们翻滚着,加速着

肉体无声地尖叫,缓而剧烈

你俩的心流遍皮肤像润滑剂

把阳光磨得像雪一样漂亮

把风磨成了水

爱的刹那,时间一秒是一年

可是你们没到达音乐深处

永恒的音乐之洞正飞速延长

爱的子弹还没爬出枪口

小玩的日子  组诗选(第38  19911月)

唯你知道我的丑恶

你不用对我那么仁慈

你是我唯一的镜子

只有你清楚我的丑恶

你的微笑却让我沉思

人们只看见我的雄姿

看不见我的虚弱和自私

在黑夜里我和你说话

删去所有明亮的言词

你总是鼓舞我放肆

我总以为是最后一次

我唱一首最坏最自由的歌

把晴朗的嗓子唱哑唱紫

有时我的缠绵像风中雨丝

有时我的谨慎像一件陶瓷

互相给予了奇异的日子

我们的经历超过醉生梦死

渐渐觉得  组诗选(第39  19912月)

我们是铁打的营盘

老的男人也是个男人

做男人是一辈子的事情

一辈子关怀女人和世界

一辈子是一种使命

我们这一群男人像座老城

多少代姑娘不再年青

我们是铁打的营盘

她们来来去去流水匆匆

新来的少女们身心生动

是忽然扑进门的春风

我们挡不住这新的季节

就像挡不住正离去的旧梦

成为了男人就不计年龄

忘了这是第多少次迎送

用所有的经验爱护花朵

她们却一年比一年陌生

人在老家

冬日里一换上棉衣裳

就觉自己比夏天时要善良

古老的庄稼地越来越硬

我的血液向往太平洋

朋友里也有陌生的脸庞

不再怨恨自己的遗忘

好人坏人都将成为老人

枯燥的身体更喜欢月光

人在老家不知心在何方

温柔时你就是自己的爹娘

昔日的错误已经平平淡淡

我的高尚继续懒懒洋洋

牵挂的不是自己的健康

无论生死都顶着蔚蓝的土壤

我将在北纬四十度返回

像八百年前那样随风流浪

淡淡的操心  组诗选(第43  199110月)

友人疗养院

当你们完成各自的成就

那里将接收老朋友

那里无须爱情和劳动

充满一种童年般的温柔

大家住在高高的山头

为了感受天空和星斗

在白天眼睛一片昏花

在夜晚看清月亮的永久

没有人厌倦喝粥

也没有人需要烟酒

每天都晒足了太阳

这是最纯洁的享受

当你感觉即将无法行走

就走进悬崖边那个门口

门口里全是白云和风

往前一步就开始新的出游

吸烟的人  组诗选(第47  19927月)

瘾士

吸毒犯法,这是次要的

关键是一般人的财富承担不起

赌博也不好,容易楞走险路

赌到最后,道德像一层门坎

总之使人彻底摆脱无聊的方式

都太极端,一不无聊就无救了

人呀,你就凑凑合合活着吧

谁心里没有大荒唐大无聊

三千年的文明中积下多少困惑

出家么,太须毅力,不合自然

自杀么,太做作太可怕太疼

所有生命的辛劳都有麻烦

幸亏还有酒杯像摇篮让你歇会

还有烟草,最平凡的仙草

让你在人仙之间,区别于牲口

烟酒使你上瘾又不敢一下牺牲

拿你的生命慢慢跟它交换

点点地积攒死像点点地攒生

烟民,其实比任何教民都多

瘾士们的虔诚无须神父指点

不管你是有钱还是穷人

都从缭绕的迷蒙中找到真理

最好的真理是无法交给哲学的

每个瘾士心里珍藏,带它去死

酒吧

那时你认识一个爱烟酒的姑娘

每周末在酒吧你坐向她身旁

不怎么说话,只是抽烟喝酒

以及看着她眼睛在烟雾中变化

偶尔说话也是断句,烟来连接

你在她和酒杯之间擦了擦

然后用两支烟摆了一个等号

她拿起支烟把等号改成加号

然后盯你,你喝了那酒并亲她

为她点烟,用你的烟头

她把烟像吸管一样对向你

一口一口的抽,来不及喘气

仿佛那根烟已经插入你的体内

最后,她干杯,像用酒洗身

懒洋洋看着你,俨然事情之后

在酒吧的音乐中,你慢慢喝着

把最后一杯倒给她一半

干杯声,像勉强的一个吻

然后双双出门,并不说再见

直到下周末,她又换了新装

她的首饰算她身上的零件

摸她身体可以,摸那首饰不行

在烟雾中你把手指放进她耳环

她把酒泼你一脸,烟都泼灭了

当代谣风  组诗选(第52  19936月)

老乡进城

老乡进城,走走停停

一身力气,两眼懵登

苦活重活,心甜心轻

钱挣半饱,人降一等

 

城人刁横,欺人如牲

每到付酬,吝啬如虫

力气最贱,百换一梦

老乡老情,老怕老穷

 

村姑进城,土土净净

新主眼黄,小似钱孔

保姆如妾,个个新红

村姑欲洗,清泪零零

 

老乡离乡,今生逃生

城市虽好,动物凶猛

专食农人,无血无声

老乡进城,祖宗心疼

934

少女长成

小梅大眼,如水溜肩

一喊就来,冰激灵店

叫我叔叔,又凉又甜

纯笑如花,还要一碗

 

小手撒欢,拉我花钱

叔叔钱少,送个花衫

溜溜换上,衫长腿短

穿成短裙,屁颠屁颠

 

一日忽然,小梅长全

小腚往后,小胸往前

上下悠悠,大圆小圆

满脸新红,童音羞变

 

见我女伴,小梅眼酸

不再叫叔,不说再见

织件毛衣,非让我穿

我说我热,她说她烦

 

大嫂之怀

进门就说,大嫂我饿

坐下吃喝,如狗回窝

大嫂眯眼,说你瘦了

刚一吃饱,有劲难过

 

那个小骚,欺我傻冒

与我谈爱,与人睡觉

大嫂说嗨,早该知道

哪种吊眉,你哪能要

 

挨着大嫂,酒落愁高

喝到眼花,心似虫挠

涕泪如情,先酸后掉

懒懒不去,说声想要

 

大嫂笑说,手别瞎摸

你这孩子,你还贪我

不解你馋,解解你饿

非要玩么,拿你没折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