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之博客
奔马行空,独往独来,留一份洒脱,追踪岁月远去的影子,守候明天,愿放纵一颗自由的心
  别梦方知身是客(阿根传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施国基 |  浏览(23448) 评论 (15)  | 发布时间:2015-09-10 11:33:14 最后更新时间:2015-11-04 13:58:47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俺一开篇,就急于打开天窗说亮话,将《阿根传》故事中,称之阿根的主人公,姓什叫啥的,一顺溜地交代个清楚。为嘛,因俺是个急性子,文如其人嘛,就怕客官读了半晌,还没辩出个子丑寅卯来,岂不无趣很。想了想,为其隐私,还是将阿根的姓氏免了吧,仅拿阿根官名,正式报与诸位客官知晓,好歹,期望博文有个顺畅的开始。
    阿根者,乳名是也,正规学名是称“遗根”,生于上世纪的一九五一年,一个隆冬,滴水成冰的腊八日。阿根的娘,连预产期都没到,一大清早,急躁的(阿根)胎儿,就耐不住寂寞,一个劲开始折腾母亲。在娘肚皮里又跳又嘣,拳打脚踢的,仿佛,在与母亲撒野赌气,顶着羊水,嗷嗷大哭的来到人间。
    被折得一条命、仅剩了半条,气吁吁,面色苍白的阿根娘,抱过接生婆递上的儿子,只幽幽看了一眼,眼圈即刻潮红、潮红,止不住的泪珠子滴嗒直下,怎么看,孩子那嘴巴、鼻梁骨呀,活脱脱与丈夫一个模子刻出来。戚戚哀哀了半天,便对劝慰的母亲,也就是婴儿的外婆说道;姆妈,小囡苦命啊,按理不该来这世上,就起名遗根吧。
    好了,文字落到这份上,俺也宽心了。毕竟,经过错节盘根垫铺,敏感的心智者,自然会联想到,取名遗根,不就意味着孩子,是个喪父的单亲儿嘛。事实上,也正该如此推理,在早年南方,特别是长三角的江浙农村地区,遗腹子生下,有些家长会顺意起名叫遗根。再接下来呢,俺应该补偿交代一番,学名遗根,小名阿根的孩子,他那父亲是怎么回事,这么早就“挂”了。
    随情节的渐渐深入,这会儿,俺开始不急啦,还是回归在慢慢写,悠悠叙说妥当。下面,俺将故事画面,切入到上世纪的一九四九年,一个五月鲜花季节。有道是“枝条始欲茂,忽值山河改”,历史进程,从来都在螺旋中上升,波段里潜行。二战结束没几年,中国大格局,一眨眼的“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了,而旧上海,沦陷在了隆隆炮声,改朝换代的大趋势中。
    那个塑造了阿根生命人(这里,姑且称阿根爹吧),在某银行坐“写字间”。随着解放大军逼近,一些上层职员,鸡飞狗跳,仓皇失措的追随主子,不惜代价的出逃台湾。同为银行职员的他,此刻,陷入在了纠结中。有心走吧,妻子却不愿,一个人逃离吧,想婚后小夫妻俩,过得甜甜蜜蜜,如胶似漆,这,如何让人舍得放下呢。家在浦东乡下,父母和兄弟一大家亲人,都在老家务农,女人不想,也不愿背井离乡去流浪。在女人哭哭啼啼不舍、声的不离中,做丈夫的,望着风姿绰约,泪娇欲下女人,轻轻叹了声气,做出了留守不走的决定。
    再接着,便是“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的时代变迁了。解放后,残旧的银行体系,面临着新政府接管,改造,清理阶级队伍,剔除前朝异化管理层制约。阿根的父亲年轻,弯子转得快,业务强,没甄别出什么劣迹来,暂且,被当作可用人才留在了银行。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蓬勃朝气的新中国,万象更新,而运动,自然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更新。一九五零年的深秋,中国大地上,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保卫革命果实,镇压反革命运动。阿根父亲,原籍出生于宁波乡间,与崩溃了的前朝某高官家族,有着丝丝缕缕远房亲,年少,受益于高官家族支助读书。抗战光复,就业上海最吃香行业,官僚背景的银行。
    一九五零年的镇反,于前朝遗老遗来说,层层逼近,意味着一柄滴着血腥的寒剑,青锋直指颈脖。特别是大都市的上海,作为金融基石,各个行业,都得重新洗牌,镇反,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这一回,阿根他爹,开始忐忑不安了,直觉告诉他,前朝大家族的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干系,也许,将会成为命运滑铁卢的。
    五一年清明后,一个风萧雨寒深夜,在银行同事的一阵敲门,阿根娘被窝颤抖中,阿根爹,被肃反委员会的军人带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将这年轻柔弱家庭主妇,彻底击倒了。以泪洗面的阿根娘,第一念头,就是想到了死。是啊,家里的顶梁柱,如影随形的男人,转眼被抓了,就是想活,又该如何活呢。空旷的家,断了经济来源的生活,显得孤立无助。按说想死,倒是容易不过,黄浦江从来不盖盖子,一包鼠药,一根绳子都是捷径,最不济,气虚兮兮,往十层八层的房顶跑,闭着眼往下跳,照样,也可一命呜呼。
    阿根娘的脑子里,就一根筋了。整整一段日子里,房前屋后,塞满了阴森,冰冷的死亡影子,阿根娘总在琢磨死,好一了百了。这关键时刻,唯有肚里的(阿根)胎儿,知道自己的娘想做什么。生命的灵性,贵在神秘感应,母子连心,血缘衔接了遥感,几个月大的胎盘,已经懂得自救反抗了。胎儿,在娘肚里不停跳跃,一蹬一拽的胎动,阿弥陀佛,总算惊醒了阿根的娘。
    是啊,自己可决绝地一走了之,难道,还要将肚里丈夫骨肉,夫家的一脉,也一并带了去。不成啊,不成,读过书的人,知书达理的女人,心里头,哪怕再绝望,前程再暗淡,现实再悲戚。想想肚子里婴儿,即将生而为人了,生命,是圣神而不可剥夺的,人,不可违背天意。过后的日子里,这个可怜女人,挥别罔至所措,坚毅渗着眼泪入眠,伴随哭泣咽饭。信念,只有一个,善待肚子里孩子,安祥静候,等着丈夫归来的音讯。
    阿根娘靠着变卖细软首饰,支撑度日,却不料,等来的却是丈夫逝去噩耗,一纸死亡通知书。相关部门解释,劳改中,她的丈夫因病故去了。捧起那若轻无量的纸,阿根娘,如若托着千斤重量,一瞬间,悲痛欲绝的她,让自己的灵魂死了一回。擦去眼泪后,心底,默默地祈祷菩萨;为不辜负丈夫对她的爱,为延伸丈夫血脉,她得活下去。哪怕是天上下铁,地陷迸裂,她都得要挺住。因为,丈夫是为了她死去的,她愿将余生,返馈给丈夫的一承遗脉。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把根留住!把根留住!没根怎么活?

发布者 :苗怀敬 (2016-03-13 17:03:41)  回复

如再细腻些,例:倒数第二段第一行尾部:夫家的一承脉要是写成:一承血脉必是恰当。再:倒数最后一段倒数第二行中:为延伸丈夫血脉之句改为:为延伸亡夫遗灵可否?最最后是倒数最后一段中的:哪怕天下铁。。。改为:天下铁钉,地迸熔岩更为好读。仅为个人进言。许浩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的指点,老夫致意了,老虎说,人贵有自知之明,博友,俺知道自个有几斤几两,说实话,俺所有的文字,无论文字组合,文辞排列,都毛病不少。古人云;活到老学到老,俺还是继续的努力吧。
发布者 :许浩 (2015-11-03 16:39:00)  回复

这不,无论是曾经;还是当下,报以最热烈尖叫并为此娱乐总动员是到了时不我待的时候了吧!如若我们这个民族不致先是失了活气,我也就不必指责你犯贱至极或又加谤你过于迂腐和浅薄了不是———如能让上帝再偏爱上你几回,让你再挺起胸腹,你呀,这地球之上;你就是我们祖上人人的大贵人啰喔。。。。。。从此往后,你尽管只顾勇敢,只顾不顾一切,只顾性情和欢屌具有正当性目标。说来就来,我们合力;起码把风捅出个动静儿

/猎猎欢子

2015/31/10

走下去吧

不管它通向哪里

不管这一生有多少害怕

。。。。。。

现在觉得了吧

等人尴尬,是要有些雄才和诡计的哟

。。。。。。

现在知道了哦

同款的路和同款的人

不好复制

尤其血肉鲜艳的骨骼娃娃,更不是你想有就有

。。。。。。

现在是该顿悟了呀

不单单要给人们铺设愿景;还不能不给人们多多描绘点感情

至于个人精神性丰碑怎么还是离食色草民忽远忽近

那可真的无关生育警铃响起

。。。。。。

心咒,福德,超世

过点儿,缺点儿

且慢且行

亦可宽量化痛伤

博主回复
哦,且行且慢,且抹泪且远去,终有千般怨,秋风依旧瑟·······记得胡适老人,曾有一说;有什么样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里,老夫大胆献丑,再想多加上一句;有什么样的文化,就会孵化的民族。
发布者 :许浩 (2015-11-03 16:11:56)  回复

文笔不错,内含深,值得回口味,身边有一批老弟所描写的所经历相同的人,飽受时代蒼桑而默默无闻地生活着.                愿您写出更多的好文章,我爱看.老姐挺你!



博主回复
哦,老姐呀,俺实在是受惊若宠了,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这里,俺只想真成地对老姐道上声;姐,祝你健康快乐·······老弟窃以为,人生的最大困惑,乃是命运轨迹,受制于了社会大趋势制约。比今日朝鲜的凡夫俗子,一辈子,能吃过几顿饱饭,喝上几回肉汤呢。你说,还能他(她)们怎么了,俺想,确实他(她)们没错,所有的错,就是离不开社会大环境制约·······
发布者 :老妮 (2015-09-23 07:09:51)  回复

是在写小说,还是在纪实写故事?文章类型“独家”就看不出来。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点评,欣赏博友那份直率,只是,俺想对博友说,凡夫俗子,布衣小民的自娱自乐,无论在编故事,或纪实,还是涂鸦,这,难道说有多重要吗?有道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博友,很理解你的看不懂,但请别较真······
发布者 :杲文川 (2015-09-17 21:19:11)  回复

施老师好文笔,给个赞!问候您!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光临,请别客气,思之乃布衣小民,另类涂鸦,恐不入博友法眼啦······
发布者 :肖介汉 (2015-09-14 10:54:02)  回复

看来你真是有天赋,文笔越来越好,为你骄傲,文章次序编写的很得但,读起来很顺的。看到你故事里的,阿根母亲,是有着东方女性的慈爱,一人勇气的,把还没有出生的阿根,生下,那样的情形下,那真是要有勇气的,我很敬佩她……

博主回复
博友好,你太客气了,俺读之,必定会受宠若惊的,其实,人与人之间,都差不多的,就算有差异,只是爱好、习俗,理念上略有不同。关键是,生存在一个动荡社会的人,必然是难以逃脱,一场英雄与狗熊间换位,从新洗牌。谁轮到了,只能心生饮恨,怪自己生不逢时罢了。俺想,这阿根娘,就是这么个人,女人,弱女人······
发布者 :思念 (2015-09-14 10:36:48)  回复



发布者 :思念 (2015-09-14 10:10:18)  回复

写的不错,值得一读,学习了,问候博主好!!!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点评,问候博友秋安快乐,网络有缘,取长补短·······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09-14 00:39:21)  回复

看了大哥写的这文章,才知道,大哥不仅会讲故事,还很会写故事,文笔很好!!!希望大哥投稿,让更多的人与你共赏!!!

博主回复
客气了,小海女士;俺想,只需乐意,码上几个字,说几句话,但凡是布衣小民,都应该差不多的。俺的理解是,上天再慈悲,也不会让人生一直心想事成的。人生短促,生命重在质量,今天能写点什么,无论文笔咋样,都是心灵底片,都是为了给明天衰老的自己,留一份回味,深藏一缕情感。也许,更是慢慢变老后,躺在摇椅上,拿个放大镜,老眼昏花的一份解闷。
发布者 :小海 (2015-09-13 19:50:43)  回复

大哥,我是包莉海,是包莉松的小妹。
      今天,周末无事,我上网看大姐的相册,看了看她的空间观客,里面有一个上海的,出于好奇,我点开看,才知是你。很高兴看到你生活得活色生香,愿你心想事成、样样好!有机会到德宏来玩,我在德宏州政协工作。

博主回复
你好,小海女士,谢谢你的真诚点评,同时,俺真实感受了你的厚意。这里,俺就想对你说一声,感激你们,厚道、大义的包家父母、兄弟姐妹。俺一辈子记得你家恩惠,此生不敢忘记,也不能忘却。小海女士;俺深信,在退休后,在未来岁月中,俺有的是空,俺会享受夕阳的缤纷,也会到处走走,叙叙旧的,多多的省悟,求得心灵上宽慰。
发布者 :小海(包莉海) (2015-09-13 19:47:35)  回复

一声叹息!但愿阿根就是“根”!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点评,在俺以后文字中,阿根将随同历史进程,尝尽人生的甜酸苦辣。
发布者 :黄光华 (2015-09-10 23:54:13)  回复

精彩开篇,引人入胜,透过细腻的文笔描写,让人感知故事中人物的命运总是与时代进程息息相关————期待精彩续篇连载。

博主回复
谢谢先生的点评,感受了先生的厚意,阿根这一类人物,在俺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中,普遍存在因为,他(她)们,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边缘人。阿根的明天,俺准备后面的文字中,如他随同历史的进程,一一品尝,历经人生的甜酸苦辣。
发布者 :王德昌 (2015-09-10 22:50:17)  回复

好文笔,必须给赞!

博主回复
谢谢博友的鼓励,这类历史现象,就发生在案的身旁,放眼看,比比皆是。在今天的中国,有多多少少个征了地,龟缩在了城镇,情感和习俗,远远未曾融入城市,边缘化了的新市民,今天他(她)们,一个个活得灰头土脸,活得孤独啊。
发布者 :杨明华 (2015-09-10 19:57:33)  回复

故事引人入胜,人物描写细腻新颖,为阿根娘面临悲惨遭遇而揪心…

思之先生文笔了得!欣赏

博主回复
哦,丫头博友客气了,说实话,俺真不敢领受这般褒奖,因为,俺知道俺是谁,有几斤几两。之所以想写这个题目,这段生活中小事,一个俾萎的阿根。就因为这些年来,在我们的身边,有多多少少个被征了地,龟缩在了城镇,成为了边缘化的新市民们,今天的他(她)们,一个个灰头土脸,都活得不愿啊,今天的他(她)们,失落悲痛,由征地后短暂的福,重新沦落成了新穷人。
发布者 :丫头 (2015-09-10 13:34:20)  回复
1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