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小道精英博客
——博客是心灵栖息的港湾——
  绿化欠款16年是“献礼工程”惹的祸?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徐甫祥 |  浏览(8332)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6-01-24 21:00:26 最后更新时间:2016-01-24 21:00:26  
  本作品所属分类:时评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0007月,陕西农民教育现场会在乾县薛录镇盘州村召开前夕,王德青承接了盘州村的村容村貌绿化工程。一个星期之后,工程完工,农民教育活动顺利开展,而1.65万元的工程款却拖欠了近16年。如今,年过7旬的王德青只想要一个说法。(123日《华商报》)

异彩纷呈的葫芦雕、刺绣、字画等民间工艺品,加上1500余亩优质红仙桃及红富士苹果示范园,让盘州村村民过得有滋有味,自然,这里就成了陕西农民教育现场会的首选地。按说,村中一座总库容40万立方米的南岭水库,四周绿树成荫,花果满园,环境够美的,但好客的主人们还是很在意向宾客展示最佳的村容村貌。不过,正是当时有关领导为此紧急追加的一项绿化工程,却让施工者苦苦等了16年,也未能拿到这笔不过区区1.65万元的绿化工程款。

据说,位于村委会旁边这块空地的绿化,由县、镇有关领导现场拍板,要求会前完成,其后镇政府付款。其实,作为果乡,村民皆植树行家,本可自行绿化,即便外包,盘州村年产值上亿,也用不着镇上掏腰包啊。或许,当时领导们的想法是,时间紧、要求高,专业公司出马更让人放心,省上会议放在这里开,给当地争了光,镇上出点钱,也是表示一种支持嘛。不过,会议的热闹劲刚过,绿化承包人就不得不踏上了漫漫追款路,而时至今日,这笔让他“望眼欲穿”的绿化工程款,还依旧“在那遥远的地方”。

16年后的今天,谁也弄不懂当时镇政府是什么原因未付这笔款,笔者只好猜测一番了:或许是领导现场脑袋一热随口说的,根本没放在心上,过后就忘了;或许是当时镇政府财政吃紧,只能“再说”,而这两个字,一个字就是16年。当然,也不排除这笔钱应由村上出,因而某些镇领导持保留意见,顺便也就把这笔钱一并“保留”下来了。

伺后,随着班子的更替,领导的变换,这笔账就成了任谁都不愿接手的“烫手山芋”了。或许,在任一届班子,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现任不管前任事。即便是前任作出的决策,尚不一定延续,何况是替人付账。因而,讨债人一上门,一句话就打发了:谁欠的找谁去。不过,就是找到了相关领导,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算开具了一应证明,又有何用呢?

应该说,绿化款一欠16年,皆源自于“献礼工程”。如果当时不是做表面文章,急于向会议献礼,而是从实际出发,让村上统筹安排,断不会有今日的烦恼。何况,那块空地显然有责任人,村委会负责的也好,村民的责任地也好,谁管理,谁绿化,谁出钱,不是很正常么?当然,镇政府要担当一些也行,但一要依规合法,二要集体研究,三要言出必行。似这般表态时信口开河,兑现时不管不顾,哪里还有一点依法行政的样子?

至于“现任不管前任事”式的推诿,看起来绝顶聪明,其实愚蠢至极:首先,绿化工程承包人有当时的承包合同,也有相关领导的情况证明,可谓事实俱在,证据确凿,一旦诉诸法律,不管有着什么样的口实,实质上都是一种“老赖”行径;其次,你可以把欠账推给前任,但在群众眼里,却都是代表的一级政府。若某些基层政府一面严查企业欠薪、为农民工保驾护航,一面却自身充当“老赖”的角色,正所谓,己不正,又何以正人呢?

好在通过媒体曝光,引起了现任镇领导的重视,表示“会尽快将事情调查了解清楚,给当事人一个答复”。虽然承包人16年的奔波,所耗费用已超欠款本身,现在想讨的无非一个“气顺”,但该来的毕竟还是来了。不过,在清偿欠款之际,唯愿我们的某些领导,某些官员,能够引以为戒,因“献礼工程”留下“后遗症而让群众跑路16年的事,再不要发生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多类似现象可综合说明问题。有些大款、领导唱歌跑调,但因为周围阿谀者众,无法知道真相,久而久之,便自我感觉良好了。刚唱完一首令人皱眉的歌,竟有人喊,再来一个!于是“盛情难却”继续唱吧。很多人一生都在干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发布者 :程逸平 (2015-10-20 19:57:39)

发布者 :转运○ (2016-01-27 01:08:50)  回复

应该再加上利息和车马费!

发布者 :张明华 (2016-01-25 15:52:58)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