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远生的博客
夏远生的博客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夏远生 |  浏览(37604) 评论 (23)  | 发布时间:2016-02-03 20:13:29 最后更新时间:2016-10-18 06:35:5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

震惊中外、享誉世界的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闪耀着众多杰出湘女的身影。中央红军参加万里长征的女红军共有30名,她们是:

中央局秘书长邓颖超(周恩来夫人)

军委机要秘书贺子珍(毛泽东夫人)

前线司令部指导员康克清(朱德夫人)

江西省工农监察委员会主席蔡畅(李富春夫人)

国家政治保卫局机要工作员谢飞(后为刘少奇夫人)

中央局妇女部长李坚真(与邓振询结婚)

少共中央局组织部长刘英(后为张闻天夫人)

中华全国总工会女工部长刘群先(夫人)

军委武装总动员部副部长金维映(李维汉夫人)

苏维埃国家银行会计钱希钧(毛泽民夫人)

苏维埃中央政府艺术局局长李伯钊(杨尚昆夫人)

福建省委妇女部长邓六金(后为曾山夫人)

兴国县妇女主任危秀英(后为钟赤兵夫人)

粤赣省委妇女部长刘彩香(后为毕占云夫人)

粤赣省委妇女部副部长李桂英(后为戴元怀夫人)

闽粤省委书记陈慧清(邓发夫人)

中央党校学员吴富莲(刘晓夫人)

少共中央青妇干事王泉媛(后为王首道夫人)

军委总卫生部兵站医院政委周越华(贺诚夫人)

红军大学教官邱一涵(袁国平夫人)

红军大学教官吴仲廉(曾日三夫人)

中央妇女部秘书甘棠(后嫁邹凤平烈士)

少共中央巡视员廖似光(夫人)

少共中央局干事肖月华(李德夫人)

闽粤赣特委组织干事谢小梅(罗明夫人)

苏维埃大学学员钟月林(后为宋任穷夫人)

中央机关合作社主任杨厚珍(罗炳辉夫人)

军委二局报务员李建华(罗若遐夫人)

中央政府办公厅秘书危拱之(后与叶剑英结婚离婚)

女红军曾玉(周子昆夫人,未被批准参加长征,自己跟着部队走的)

30名女红军中,有湖南人5位:蔡畅、刘英、邱一涵、吴仲廉、曾玉。另外还有9位是湘籍红军指挥员的夫人:贺子珍、谢飞、金维映、钱希钧、危秀英、王泉媛、吴富莲、钟月林、李建华。吴仲廉的丈夫曾日三在长征中英勇牺牲,后来,吴仲廉与另一位长征红军江华结婚。彭儒参加长征,中途因病被组织安排返回苏区坚持斗争。

参加红二方面军长征的有李贞将军(甘泗淇夫人)、陈琮英(任弼时夫人)、蹇先任(贺龙夫人)、蹇先佛(萧克夫人)等。蹇先任、蹇先佛姐妹带着小弟弟蹇先超一同参加长征,后来蹇先超在长征过雪山时不幸牺牲。女红军马忆湘后来创作了革命历史小说《朝阳花》,反映了红二方面军战士的战斗人生。

后来参加红四方面军长征的杨梅生,在过草地途中,经朱德、康克清介绍,与随红军长征的中共川陕省委妇女部长刘坚结婚。

女红军曾玉参加湘南起义上了井冈山,加入中国共产党。长征开始时,由于怀有身孕,曾玉并没有在转移名单中。但当得知自己的丈夫周子昆在出征行列中时,她不顾一切地挺着大肚子悄悄跟在队伍后面。部队过老山界时,她的女儿降生了,但当时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曾玉只得狠心地将她留在了出生的地方,孩子的哭声还在继续,女红军们则架起欲哭无泪的曾玉继续赶路。在那艰难的征战环境中,女红军生下的孩子用白布一包,内附一张纸条、几块银元,放在出生的地方,或是交给老百姓收养,是长征途中最让人心碎的场景之一。红一、二、四方面军中都有女红军在长征中生孩子,妈妈红军有贺子珍,长征中她两次怀孕。由于长征路上她被炸伤过,加之长征路上分娩,使她的身体更差了。在长征路上分娩的还有何克全的妻子廖似光,陈昌浩的妻子张琴秋,贺龙和肖克的妻子蹇先任、蹇先佛姐妹。

自古以来,男儿征战是天经地义的事,而妇女却只能在家中纺纱织布,煮饭洗衣,侍奉公婆,照顾丈夫,照料子女。但长征女战士,却个个是现代花木兰。没有一个国家的革命斗争,能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样,为被压迫的女性提供广阔的解放舞台。毛泽东讲过:全国妇女起来之日,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数千名女红军武装跋涉万里长征,把自己的理想铸进了长征这座伟大的历史丰碑。红军长征革命理想高于天。红军追求的理想世界里,主宰者不是天,而是觉悟的人的自身。红军女战士中不乏学识渊博的人,像蔡畅、刘英、李伯钊等都是留苏归来的大学生。为了寻找中国人民的未来,她们毅然走上了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坎坷征程。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人们格外怀念这些为中国革命奉献了青春、爱情、家庭、儿女和生命的红军长征巾帼英雄。

 





八千湘女上天山




红军夫妻----长征路上的爱情之歌  

 

 

 

2016-10-09 18:10:41  来源:(2016年第19期)

 
 
 

发表评论

 

 

在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中,有一批著名的湘籍红军夫妻。其中有李富春和蔡畅,任弼时和陈琮英,贺龙和蹇先任,萧克和蹇先佛,甘泗淇和李贞,袁国平和邱一涵,曾日三和吴仲廉,周子昆和曾玉等。红色湘女在长征中的爱情之花,经受了长途远征和战火伤病的考验,绽放得特别灿烂。在长征中,她们既是红军战士,也是妻子、母亲,征尘仆仆、枪炮声声中,青春之血和母性之光,照耀前程。她们的深情厚爱和牺牲奉献,为创造伟大的长征精神作出了贡献。

 

 

李富春和蔡畅

 

  革命乐观主义的楷模:长征夫妻李富春、蔡畅高唱“马赛曲”

  李富春、蔡畅的爱情,是早年在法国勤工俭学生活的硕果。他们历经国共合作、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土地革命战争的考验,在万里长征的艰难征途上,成为百炼成钢的长征英雄。特别是一直被李富春称为“大姐”的蔡畅,革命意志坚定,生性乐观向上,以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鼓舞长征的同志们,“马赛曲”成为她在长征中经常用来振奋精神、激励战友的一曲战歌。

  第五次反“围剿”惨遭失败,中央红军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征程。长征时,李富春任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红三军团政委、代理总政治部主任、陕甘省委书记。李富春、蔡畅夫妻共同参加长征。李富春在遵义会议上投了毛泽东一票,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作出了贡献。索尔兹伯里在书中曾写道:遵义会议上,李富春的发言给伍修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富春是毛泽东在湖南时的老朋友,他和毛的另外一位老朋友、才华横溢的蔡畅结了婚。

  蔡畅在土地革命战争期间,先后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长兼组织部长、白区工作部部长兼妇女部部长、江西省工农检察委员会主席。1934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同年10月,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她是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

  长征夫妻李富春、蔡畅,和参加长征的红军指战员一道,朝着北斗星的方向,艰难跋涉,甘苦备尝。蔡畅早年曾到过法国、苏联留学,在草地行军中,她和战士们一样步行,一起摘茴茴菜,给大家讲述苏联革命战争的故事。蔡畅会讲法语,又善唱歌,战士们一发现蔡畅,就叫起来:“蔡大姐来一支‘马赛曲’,好不好!”蔡畅立即用法语高唱马赛曲,鼓舞红军指战员的斗志。

  经蔡畅提议,长征红军办了一场迎春晚会。1935124日,红军先头部队进占土城。军委纵队抵达后,大家吃过饭,夜晚的篝火燃起,晚会开始了。休养连指导员李坚真爱唱民歌,先唱起来:“滔滔乌江急又深,手拉手来心连心。阶级姐妹团结紧,不怕敌人百万兵。”会唱“凤阳花鼓”的危拱之接着唱:“咚咚锵……红军强,红军强,千难万险无阻挡,行军路上揍老蒋,北上抗日打东洋。”李伯钊则唱了一首苏联歌曲,跳了一支《水兵舞》。应大家要求,蔡畅唱起了法国革命歌曲《马赛曲》。随着蔡畅的歌声,周恩来、李富春等参加过赴法勤工俭学的红军领导人,跟着轻声哼起来,逐渐汇成了合唱,合唱凝聚的力量盘旋在土城的上空,温暖了寒冷的冬夜。

  蔡畅请毛泽东给大家讲话,毛泽东讲道:“我从《马赛曲》中感悟出了一条真理:在物质条件奇缺的情况下,那就用精神来填补它!”

  顿时,红军指战员都鼓起了掌。

晚年的蔡畅,特别喜欢听毛泽东的长征诗词,听长征歌曲。在病中,她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给她朗诵毛泽东的《长征》诗,听反映红军精神的《长征组歌》,一遍又一遍,百听不厌,动情之时,潸然泪下。长征万里,有她的革命理想和战斗意志,也有她的婚姻爱情,令人永远难忘。

 

 

任弼时和陈琮英

 

  “骆驼精神”征途闪光:任弼时、陈琮英丢失“湘赣”诞育“远征”

  193487日,任弼时奉命率军突围西征。陈琮英刚刚生下男孩“湘赣”不足半年,面临抉择:要么随军西征;要么和儿子留在当地。最终,为了追随丈夫革命,她不得不把儿子留在老乡家抚养。从此,“湘赣”和许多红军撤离时留下的子女一样,音信杳然。

  红六军团为了完成中央和军委赋予的战略任务,历时80天,连续行军作战,跨越赣、湘、桂、黔四省敌境5000余里,突破几倍于己的优势敌军包围、堵截和追击,艰苦异常,而最艰难的一段路是转战梵净山地区。梵净山当时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几千人的部队给养成了大问题,战士们缺衣少食,赤脚行军。偏偏此时,任弼时患了疟疾,身体极为虚弱,只好躺在担架上指挥。后来,由于山势陡峭,山路狭窄,不但担架无法使用,就连骡马也常失蹄坠落山崖。任弼时只好由警卫员搀扶着艰难移行,队伍也零零落落。负责机要工作的陈琮英背着密码不离任弼时左右。由于饥饿、疲劳,瘦小的陈琮英步子越来越拖沓,掉队了。幸亏,被负责宣传和收容的陈罗英发现了,连背带拖地带她赶上了军团部的行列。

  19366月底,红二、六军团胜利地渡过金沙江,翻越数座雪山之后,在川西北同红四方面军会师。7月初,红二、六军团奉中革军委命令组成红二方面军,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这一段时间,陈琮英随任弼时和红四方面军指挥部一同走过长征中闻名的“草地”。

  过草地,对于陈琮英来说更比其他人艰难多少倍——她要临产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藏民居住的二层木屋,底层本是奴隶和牲畜栖息之所,但上楼的木梯极其简陋,即将临产的陈琮英根本上不去,只好收拾一下底层作为产房。随着婴儿的响亮啼哭,一个女婴来到人世。陈琮英与任弼时欣喜之极,给女儿起了一个极富意义的名字“远征”。

然而,每天只嚼野草根的陈琮英没有一滴奶水给嗷嗷待哺的小女儿。这时,朱德总司令去草地中的水塘钓来小鱼,煮了鱼汤,大声地喊“月婆子,月婆子,汤来啦!”陈琮英和女儿远征从这没盐少油的清鱼汤中获得了生机。多少年后,陈琮英还经常和人们叨念朱老总的那声声呼唤。任远征长大后,一直亲近地称呼朱总司令“爹爹”。

 

 

贺 龙

 

萧 克

 

    红二、六军团长征中的儿童贺捷生(右2)、萧堡生(左2)和妈妈蹇先任(右1)蹇先佛(左1)在一起

 

  万里长征姊妹花:蹇先任、蹇先佛和她们的丈夫贺龙、萧克

  红二、六军团会师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让湘鄂西红军指挥员贺龙和湘赣红军指挥员萧克有缘成为连襟,他俩娶了红军中的姊妹花蹇先任、蹇先佛。于是,红二方面军长征中就多了两对夫妻。

  1935111日,正在紧张准备长征时,在桑植县一家农户里,贺龙、蹇先任的女儿呱呱坠地。最先得到消息的红六军团政委王震命令电台发报:“祝贺军团长生了一门迫击炮!”此刻,贺龙正率领红军对付敌人的围追堵截,得知女儿出生时,乐得合不拢嘴,请萧克军团长起个名字。萧克笑着说:“既然是打胜仗时生的,就叫‘捷生’吧!”于是,未满月的贺捷生就成了长征中年龄最小的一员。

  红二、六军团长征出击告捷,进军湖南中部地区。此时,贺龙的女儿捷生来到贺龙身边。她是母亲蹇先任用背篓背着随军长征的。按照组织安排,蹇先任、贺捷生母女随卫生部行动。卫生部长贺彪把她们编入伤病员队,专人照护,跟着部队长征。贺捷生就在小小的背篓里,在不停歇的枪炮声中,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一路走过万水千山,终于在她一周岁时到达了陕北。人们称她是红军的女儿。

  蹇先任最艰难。她遭受的折磨和艰辛,起码是其他红军战士的两三倍。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在月子里便以虚弱的身子踏上漫漫征途的产妇,到了云南境内,山高路险,树杈横生,蹇先任怕刮伤女儿的皮肤,用一个布袋子兜着她,挂在胸前。走山路,骡马都会失足跌进深渊,她一个女人,胸前还挂着一个四肢乱蹬、嗷嗷待哺的婴儿,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和毅力。沿路还要给女儿喂奶、洗漱,寻医、问药。蹇先任的弟弟蹇先超,只有16岁,跟着两个姐姐长征,却冻僵在雪山上。蹇先任闻讯,泪洒征途。

  19368月初,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川西的嘎曲河。全军粮食断绝,随军的孩子们更是饥肠辘辘。贺龙说:“走,提起桶子跟我去钓鱼!”几个红军的孩子听了很高兴,唧唧喳喳跟着去了。嘎曲河是黄河的源河,河里生长一种鳇鱼,由于人迹罕至,既胖又傻,贺龙钓了好几条。这时,对河山坡上出现了一股反动骑兵,企图袭击红军。贺龙对战士们说:“把它打回去,消灭它!”贺龙一声令下,直属队、架桥工兵一齐向敌人开火,很快就击溃了这股敌人,还缴获了几支英国新式步枪。

  战斗结束了,贺捷生母女也来到了嘎曲河边。贺龙乐呵呵地抓了两条鱼,交给蹇先任,说:“你把鱼做成汤,喝下鱼汤,捷生就有奶吃了。”

  蹇先佛在红军过草地时做了母亲。作为红军宣传员,蹇先佛在长征中的工作,就是负责刷写标语,画宣传画,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她写得一手好字,还负责刻蜡版,油印文件、布告和传单。传教士勃沙特在《神灵之手》一书中,就曾记述了这位刻蜡版的女红军:“她沉默寡言,别人常常因为她不说话而嘲笑她。但她很能干,每天行军间隙,她都刻蜡版,同一个大约九岁的男孩儿,把成百张的蜡纸用油墨滚子一张张印出来,然后装订成书。繁忙时,他们一天要印几千份。”

  蹇先佛当时已身怀有孕,每天挺着个大肚子,坚持随军行动。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后,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红二、六军团和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总指挥萧克,副政委关向应。长征中一直分别行动的蹇氏姐妹,从此聚在一起,随同方面军总部行动。她们从甘孜出发北上,开始穿越数百里荒无人烟的茫茫大草地。蹇先佛的孩子终于在红军过草地的关头降生于世。天苍苍,野茫茫,四周无遮无挡,没有一处可供产妇平安分娩的土屋或毡房。红军找到一处藏族牧民转场后遗弃的牛场,萧克叫警卫员就近挖了一些草皮,急忙整修了一下,当作产房。萧克将这一处牛场遗址称为“土堡”,故在孩子出生后,即起名“堡生”。

在蹇先任的陪伴下,蹇先佛怀抱婴儿,坐担架穿行于水草地。贺龙、萧克把各自干粮袋子的口粮,匀出一半送给担架队员吃,以保证母子平安走出草地。穿越岷山峡谷,过了天险腊子口,来到中央红军驻扎过的哈达铺。朱德派萧克到三十一军去当军长。萧克二话没说,即刻作了安排,便去红四方面军总部报到。萧克把他的战马交给妻子。蹇先佛带着孩子由马夫一路护送,直奔陕北保安县。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罗荣桓见到蹇先佛母子,就伸出拇指大加称赞:“勇敢,你真勇敢!了不起,真了不起!”

 

 

 

    长征之恋成就“双子将星”:李贞和甘泗淇

   李贞和甘泗淇,都参加了红六军团西征。193410月,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会师后,发动湘西攻势,成立了湘鄂川黔省委、省军区。红六军团组织部长李贞被调任省军区组织部长。

  任弼时夫人陈琮英很关心李贞的个人婚姻问题,介绍了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甘泗淇。

  对甘泗淇,李贞很熟悉,也非常敬仰:“他是个老红军、高级指挥员,还到苏联留过学的,我可是个童养媳出身,没有文化。”

  “那怕什么!我也是童养媳。至于他的文化高,你的文化低,他正好可以帮助你学嘛!你可千万不能错过了这个机会!”陈琮英一边解释一边说:甘主任对你的印象可是相当的好!他说你泼辣能干,作风扎实,是个了不起的女同志。

  原来,在与李贞共事的日子里,甘泗淇已经爱上了李贞。

  1935年元旦,由任弼时主婚,李贞和甘泗淇在借来的一间老百姓的房子里,举行了简朴的结婚仪式。

  长征时,李贞因为怀孕,组织上决定让她就地留下,但李贞坚决不肯。李贞配有一匹马和一顶帐篷,可她却让给了伤病员。由于过分劳累,加上饥寒交迫,李贞病倒了,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随着病情的日益严重,她的病情被战友们发现,最后大家坚持用一条长布带将她捆在马背上继续行军。

  艰苦卓绝的长征途中,李贞战胜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历次战斗中,她身先士卒,出生入死,英勇顽强。一路上,她一边和部队行军打仗,一边做党团工作、干部工作,收容伤病员,每天还要统计部队伤亡数字。靠崇高的革命理想,靠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甘泗淇除了参与军团的决策,还要指挥战斗,做部队的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无暇顾及李贞。是在贺龙和任弼时的“命令”之下,他才赶到李贞身边。李贞高烧不止,甘泗淇请来的医生诊断李贞患的是伤寒病。于是,他卖掉自己唯一的私产——莫斯科中山大学奖给他的一支金笔,买来了药物和针剂,才使李贞的高烧退下来。严重的伤寒病,使李贞有时昏迷不醒,同志们抬着她走,可她刚一苏醒,就艰难地跟大家一起走,坚持不掉队。

  长征途中,李贞常把自己的马让给小战士骑,为小战士包扎伤口,晚上把小伤病员安排在自己的帐篷里睡觉。有的小战士患了伤寒病,发高烧,李贞就把食物嚼烂,像喂婴儿一样,一口一口地喂伤病员,常常把自己少得可怜的粮食拿出来让小战士吃,而她和丈夫甘泗淇只用野菜和草根充饥。

  长征过草地时,李贞早产了。当时红军指战员都靠吃树皮、嚼草根维持生命,孩子自然无法获得奶水与营养,还没走出草地,孩子便夭折了。而李贞也因此导致终生不育。伤心不已的李贞,身体愈发虚弱,常常昏迷不醒。甘泗淇只要有机会,就背着、扶着她走。终于,夫妻俩艰难完成长征,到达陕甘。

  19559月,甘泗淇、李贞一同走进中南海怀仁堂。当李贞从毛泽东手中接过一级勋章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周恩来亲自把上将军衔授予甘泗淇,把少将军衔授予李贞。周恩来握着李贞的手:“祝贺你,李贞同志,你是我们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与甘泗淇也是唯一一对‘夫妻将星’啊!”

  周恩来还感慨地说:“我军军史上,女同志拥有特别光辉的篇章。”

 

(《新湘评论》2016年第19期)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红军夫妻----长征路上的爱情之歌  

杨 晴

 

2016-10-09 18:10:41  来源:(2016年第19期)

 
 
 

发表评论

 

在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中,有一批著名的湘籍红军夫妻。其中有李富春和蔡畅,任弼时和陈琮英,贺龙和蹇先任,萧克和蹇先佛,甘泗淇和李贞,袁国平和邱一涵,曾日三和吴仲廉,周子昆和曾玉等。红色湘女在长征中的爱情之花,经受了长途远征和战火伤病的考验,绽放得特别灿烂。在长征中,她们既是红军战士,也是妻子、母亲,征尘仆仆、枪炮声声中,青春之血和母性之光,照耀前程。她们的深情厚爱和牺牲奉献,为创造伟大的长征精神作出了贡献。

李富春和蔡畅

  革命乐观主义的楷模:长征夫妻李富春、蔡畅高唱“马赛曲”

  李富春、蔡畅的爱情,是早年在法国勤工俭学生活的硕果。他们历经国共合作、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土地革命战争的考验,在万里长征的艰难征途上,成为百炼成钢的长征英雄。特别是一直被李富春称为“大姐”的蔡畅,革命意志坚定,生性乐观向上,以革命乐观主义的精神鼓舞长征的同志们,“马赛曲”成为她在长征中经常用来振奋精神、激励战友的一曲战歌。

  第五次反“围剿”惨遭失败,中央红军踏上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征程。长征时,李富春任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红三军团政委、代理总政治部主任、陕甘省委书记。李富春、蔡畅夫妻共同参加长征。李富春在遵义会议上投了毛泽东一票,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作出了贡献。索尔兹伯里在书中曾写道:遵义会议上,李富春的发言给伍修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富春是毛泽东在湖南时的老朋友,他和毛的另外一位老朋友、才华横溢的蔡畅结了婚。

  蔡畅在土地革命战争期间,先后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部长兼组织部长、白区工作部部长兼妇女部部长、江西省工农检察委员会主席。1934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同年10月,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她是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

  长征夫妻李富春、蔡畅,和参加长征的红军指战员一道,朝着北斗星的方向,艰难跋涉,甘苦备尝。蔡畅早年曾到过法国、苏联留学,在草地行军中,她和战士们一样步行,一起摘茴茴菜,给大家讲述苏联革命战争的故事。蔡畅会讲法语,又善唱歌,战士们一发现蔡畅,就叫起来:“蔡大姐来一支‘马赛曲’,好不好!”蔡畅立即用法语高唱马赛曲,鼓舞红军指战员的斗志。

  经蔡畅提议,长征红军办了一场迎春晚会。1935124日,红军先头部队进占土城。军委纵队抵达后,大家吃过饭,夜晚的篝火燃起,晚会开始了。休养连指导员李坚真爱唱民歌,先唱起来:“滔滔乌江急又深,手拉手来心连心。阶级姐妹团结紧,不怕敌人百万兵。”会唱“凤阳花鼓”的危拱之接着唱:“咚咚锵……红军强,红军强,千难万险无阻挡,行军路上揍老蒋,北上抗日打东洋。”李伯钊则唱了一首苏联歌曲,跳了一支《水兵舞》。应大家要求,蔡畅唱起了法国革命歌曲《马赛曲》。随着蔡畅的歌声,周恩来、李富春等参加过赴法勤工俭学的红军领导人,跟着轻声哼起来,逐渐汇成了合唱,合唱凝聚的力量盘旋在土城的上空,温暖了寒冷的冬夜。

  蔡畅请毛泽东给大家讲话,毛泽东讲道:“我从《马赛曲》中感悟出了一条真理:在物质条件奇缺的情况下,那就用精神来填补它!”

  顿时,红军指战员都鼓起了掌。

晚年的蔡畅,特别喜欢听毛泽东的长征诗词,听长征歌曲。在病中,她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给她朗诵毛泽东的《长征》诗,听反映红军精神的《长征组歌》,一遍又一遍,百听不厌,动情之时,潸然泪下。长征万里,有她的革命理想和战斗意志,也有她的婚姻爱情,令人永远难忘。

任弼时和陈琮英

  “骆驼精神”征途闪光:任弼时、陈琮英丢失“湘赣”诞育“远征”

  193487日,任弼时奉命率军突围西征。陈琮英刚刚生下男孩“湘赣”不足半年,面临抉择:要么随军西征;要么和儿子留在当地。最终,为了追随丈夫革命,她不得不把儿子留在老乡家抚养。从此,“湘赣”和许多红军撤离时留下的子女一样,音信杳然。

  红六军团为了完成中央和军委赋予的战略任务,历时80天,连续行军作战,跨越赣、湘、桂、黔四省敌境5000余里,突破几倍于己的优势敌军包围、堵截和追击,艰苦异常,而最艰难的一段路是转战梵净山地区。梵净山当时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几千人的部队给养成了大问题,战士们缺衣少食,赤脚行军。偏偏此时,任弼时患了疟疾,身体极为虚弱,只好躺在担架上指挥。后来,由于山势陡峭,山路狭窄,不但担架无法使用,就连骡马也常失蹄坠落山崖。任弼时只好由警卫员搀扶着艰难移行,队伍也零零落落。负责机要工作的陈琮英背着密码不离任弼时左右。由于饥饿、疲劳,瘦小的陈琮英步子越来越拖沓,掉队了。幸亏,被负责宣传和收容的陈罗英发现了,连背带拖地带她赶上了军团部的行列。

  19366月底,红二、六军团胜利地渡过金沙江,翻越数座雪山之后,在川西北同红四方面军会师。7月初,红二、六军团奉中革军委命令组成红二方面军,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这一段时间,陈琮英随任弼时和红四方面军指挥部一同走过长征中闻名的“草地”。

  过草地,对于陈琮英来说更比其他人艰难多少倍——她要临产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藏民居住的二层木屋,底层本是奴隶和牲畜栖息之所,但上楼的木梯极其简陋,即将临产的陈琮英根本上不去,只好收拾一下底层作为产房。随着婴儿的响亮啼哭,一个女婴来到人世。陈琮英与任弼时欣喜之极,给女儿起了一个极富意义的名字“远征”。

然而,每天只嚼野草根的陈琮英没有一滴奶水给嗷嗷待哺的小女儿。这时,朱德总司令去草地中的水塘钓来小鱼,煮了鱼汤,大声地喊“月婆子,月婆子,汤来啦!”陈琮英和女儿远征从这没盐少油的清鱼汤中获得了生机。多少年后,陈琮英还经常和人们叨念朱老总的那声声呼唤。任远征长大后,一直亲近地称呼朱总司令“爹爹”。

贺 龙

萧 克

    红二、六军团长征中的儿童贺捷生(右2)、萧堡生(左2)和妈妈蹇先任(右1)蹇先佛(左1)在一起

  万里长征姊妹花:蹇先任、蹇先佛和她们的丈夫贺龙、萧克

  红二、六军团会师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让湘鄂西红军指挥员贺龙和湘赣红军指挥员萧克有缘成为连襟,他俩娶了红军中的姊妹花蹇先任、蹇先佛。于是,红二方面军长征中就多了两对夫妻。

  1935111日,正在紧张准备长征时,在桑植县一家农户里,贺龙、蹇先任的女儿呱呱坠地。最先得到消息的红六军团政委王震命令电台发报:“祝贺军团长生了一门迫击炮!”此刻,贺龙正率领红军对付敌人的围追堵截,得知女儿出生时,乐得合不拢嘴,请萧克军团长起个名字。萧克笑着说:“既然是打胜仗时生的,就叫‘捷生’吧!”于是,未满月的贺捷生就成了长征中年龄最小的一员。

  红二、六军团长征出击告捷,进军湖南中部地区。此时,贺龙的女儿捷生来到贺龙身边。她是母亲蹇先任用背篓背着随军长征的。按照组织安排,蹇先任、贺捷生母女随卫生部行动。卫生部长贺彪把她们编入伤病员队,专人照护,跟着部队长征。贺捷生就在小小的背篓里,在不停歇的枪炮声中,在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一路走过万水千山,终于在她一周岁时到达了陕北。人们称她是红军的女儿。

  蹇先任最艰难。她遭受的折磨和艰辛,起码是其他红军战士的两三倍。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在月子里便以虚弱的身子踏上漫漫征途的产妇,到了云南境内,山高路险,树杈横生,蹇先任怕刮伤女儿的皮肤,用一个布袋子兜着她,挂在胸前。走山路,骡马都会失足跌进深渊,她一个女人,胸前还挂着一个四肢乱蹬、嗷嗷待哺的婴儿,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和毅力。沿路还要给女儿喂奶、洗漱,寻医、问药。蹇先任的弟弟蹇先超,只有16岁,跟着两个姐姐长征,却冻僵在雪山上。蹇先任闻讯,泪洒征途。

  19368月初,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川西的嘎曲河。全军粮食断绝,随军的孩子们更是饥肠辘辘。贺龙说:“走,提起桶子跟我去钓鱼!”几个红军的孩子听了很高兴,唧唧喳喳跟着去了。嘎曲河是黄河的源河,河里生长一种鳇鱼,由于人迹罕至,既胖又傻,贺龙钓了好几条。这时,对河山坡上出现了一股反动骑兵,企图袭击红军。贺龙对战士们说:“把它打回去,消灭它!”贺龙一声令下,直属队、架桥工兵一齐向敌人开火,很快就击溃了这股敌人,还缴获了几支英国新式步枪。

  战斗结束了,贺捷生母女也来到了嘎曲河边。贺龙乐呵呵地抓了两条鱼,交给蹇先任,说:“你把鱼做成汤,喝下鱼汤,捷生就有奶吃了。”

  蹇先佛在红军过草地时做了母亲。作为红军宣传员,蹇先佛在长征中的工作,就是负责刷写标语,画宣传画,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她写得一手好字,还负责刻蜡版,油印文件、布告和传单。传教士勃沙特在《神灵之手》一书中,就曾记述了这位刻蜡版的女红军:“她沉默寡言,别人常常因为她不说话而嘲笑她。但她很能干,每天行军间隙,她都刻蜡版,同一个大约九岁的男孩儿,把成百张的蜡纸用油墨滚子一张张印出来,然后装订成书。繁忙时,他们一天要印几千份。”

  蹇先佛当时已身怀有孕,每天挺着个大肚子,坚持随军行动。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后,根据中革军委命令,红二、六军团和红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总指挥萧克,副政委关向应。长征中一直分别行动的蹇氏姐妹,从此聚在一起,随同方面军总部行动。她们从甘孜出发北上,开始穿越数百里荒无人烟的茫茫大草地。蹇先佛的孩子终于在红军过草地的关头降生于世。天苍苍,野茫茫,四周无遮无挡,没有一处可供产妇平安分娩的土屋或毡房。红军找到一处藏族牧民转场后遗弃的牛场,萧克叫警卫员就近挖了一些草皮,急忙整修了一下,当作产房。萧克将这一处牛场遗址称为“土堡”,故在孩子出生后,即起名“堡生”。

在蹇先任的陪伴下,蹇先佛怀抱婴儿,坐担架穿行于水草地。贺龙、萧克把各自干粮袋子的口粮,匀出一半送给担架队员吃,以保证母子平安走出草地。穿越岷山峡谷,过了天险腊子口,来到中央红军驻扎过的哈达铺。朱德派萧克到三十一军去当军长。萧克二话没说,即刻作了安排,便去红四方面军总部报到。萧克把他的战马交给妻子。蹇先佛带着孩子由马夫一路护送,直奔陕北保安县。军委后方政治部主任罗荣桓见到蹇先佛母子,就伸出拇指大加称赞:“勇敢,你真勇敢!了不起,真了不起!”

    长征之恋成就“双子将星”:李贞和甘泗淇

   李贞和甘泗淇,都参加了红六军团西征。193410月,红六军团与红三军会师后,发动湘西攻势,成立了湘鄂川黔省委、省军区。红六军团组织部长李贞被调任省军区组织部长。

  任弼时夫人陈琮英很关心李贞的个人婚姻问题,介绍了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甘泗淇。

  对甘泗淇,李贞很熟悉,也非常敬仰:“他是个老红军、高级指挥员,还到苏联留过学的,我可是个童养媳出身,没有文化。”

  “那怕什么!我也是童养媳。至于他的文化高,你的文化低,他正好可以帮助你学嘛!你可千万不能错过了这个机会!”陈琮英一边解释一边说:甘主任对你的印象可是相当的好!他说你泼辣能干,作风扎实,是个了不起的女同志。

  原来,在与李贞共事的日子里,甘泗淇已经爱上了李贞。

  1935年元旦,由任弼时主婚,李贞和甘泗淇在借来的一间老百姓的房子里,举行了简朴的结婚仪式。

  长征时,李贞因为怀孕,组织上决定让她就地留下,但李贞坚决不肯。李贞配有一匹马和一顶帐篷,可她却让给了伤病员。由于过分劳累,加上饥寒交迫,李贞病倒了,但她没有告诉任何人。随着病情的日益严重,她的病情被战友们发现,最后大家坚持用一条长布带将她捆在马背上继续行军。

  艰苦卓绝的长征途中,李贞战胜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在历次战斗中,她身先士卒,出生入死,英勇顽强。一路上,她一边和部队行军打仗,一边做党团工作、干部工作,收容伤病员,每天还要统计部队伤亡数字。靠崇高的革命理想,靠坚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甘泗淇除了参与军团的决策,还要指挥战斗,做部队的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无暇顾及李贞。是在贺龙和任弼时的“命令”之下,他才赶到李贞身边。李贞高烧不止,甘泗淇请来的医生诊断李贞患的是伤寒病。于是,他卖掉自己唯一的私产——莫斯科中山大学奖给他的一支金笔,买来了药物和针剂,才使李贞的高烧退下来。严重的伤寒病,使李贞有时昏迷不醒,同志们抬着她走,可她刚一苏醒,就艰难地跟大家一起走,坚持不掉队。

  长征途中,李贞常把自己的马让给小战士骑,为小战士包扎伤口,晚上把小伤病员安排在自己的帐篷里睡觉。有的小战士患了伤寒病,发高烧,李贞就把食物嚼烂,像喂婴儿一样,一口一口地喂伤病员,常常把自己少得可怜的粮食拿出来让小战士吃,而她和丈夫甘泗淇只用野菜和草根充饥。

  长征过草地时,李贞早产了。当时红军指战员都靠吃树皮、嚼草根维持生命,孩子自然无法获得奶水与营养,还没走出草地,孩子便夭折了。而李贞也因此导致终生不育。伤心不已的李贞,身体愈发虚弱,常常昏迷不醒。甘泗淇只要有机会,就背着、扶着她走。终于,夫妻俩艰难完成长征,到达陕甘。

  19559月,甘泗淇、李贞一同走进中南海怀仁堂。当李贞从毛泽东手中接过一级勋章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周恩来亲自把上将军衔授予甘泗淇,把少将军衔授予李贞。周恩来握着李贞的手:“祝贺你,李贞同志,你是我们新中国第一位女将军,与甘泗淇也是唯一一对‘夫妻将星’啊!”

  周恩来还感慨地说:“我军军史上,女同志拥有特别光辉的篇章。”

(《新湘评论》2016年第19期)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10-18 06:34:38)  回复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_内容中心_中国西藏网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08-30 09:32:23)  回复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后改称红一方面军)由江西瑞金等地出发,在1935年10月19日到达陕西吴起镇,行程达两万五千里。

中央红军当时规定了三个首要条件:第一,是共产党员,政治可靠;第二,有独立工作的能力,会做群众工作;第三,要身强体壮,能适应艰苦的环境。符合上述条件的女同志,才能接到体检通知。共有100多人接受了体检,经过检查选拔出20人。另外还有10人,因为是中央苏区党政军领导的家属,直接列入名单。

最终参加红一方面军长征的女同志有32人,这32位女红军都是有案可稽的,她们是:蔡畅、邓颖超、康克清、贺子珍、刘英、刘群先、李坚真、李伯钊、钱希均、陈慧清、廖似光、谢飞、周越华、邓六金、金维映、危拱之、建华、曾玉、刘彩香、丘一(益)涵、吴仲廉、彭儒、黄长娇。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后合编为红二方面军)由湖南桑植刘家坪等地出发,于1935年10月22日到达会宁以东的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会师,行程两万余里。参加红二方面军长征的有李贞、陈琮英、戚元德、陈罗英、马忆湘、周雪林、蹇先任、蹇先佛、曾纪(红)林、胡越强、张四妹、伍秋姑、石芝、马积莲、范庆芳、杜玉珍、秦金美、朱国英、张金莲、尹菊英、李智等21名女性。她们有干部、机要员、宣传队员、护理员、炊事员等。她们没有单独编队,也没有统一的组织,而是被分散在各个单位。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放弃川陕苏区,由彰明、中坝、青川、平武等地出发,向岷江地区西进,1936年10月9日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行程一万余里。参加红军长征的妇女以红四方面军为最多,曾编成妇女独立师,有2000多名红军女战士,张琴秋、林月琴、汪荣华、王定国等,其中还有一位受过缠足之苦的王泽南同志,她以“三寸金莲”的一双小脚走完了长征,参加了三大主力会师,成为人类社会史的一个奇迹。由1300多名女战士组成的妇女先锋团,还参加了西路军的艰苦奋战。

1934年11月16日,红25军由河南罗山何家冲出发,1935年9月15日到达陕西延川永坪镇,同陕甘红军会师,行程近万里。 参加红25军长征的则有周东屏、戴觉敏等7名女性。

长征中,中央红军、红二方面军和红25军随队而行的女性,除了个别脱队的同志,绝大多数都安全到达了目的地。红四方面军中的女性在长征中损失最大,出发时2000多名,平安到达陕北的只有300多人。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08-30 09:27:28)  回复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08-30 09:25:16)  回复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

发布者 :红军长征巾帼英雄中的湘女 (2016-05-01 20:19:32)  回复

在那艰难的征战环境中,女红军生下的孩子用白布一包,内附一张纸条、几块银元,放在出生的地方,或是交给老百姓收养,是长征途中最让人心碎的场景之一。

发布者 :一人 (2016-02-28 20:47:42)  回复

崇拜英雄的妇女

秋瑾爱穿男装,是代表了当时中国最觉醒的女性的时装潮流。当时女性觉醒的标志,就是争取有与男人一样的权利。读她的《对酒》,不知道的会以为这是爷们写的。其实中国的男性写的东西,多数是女性化的。一千多年前的花蕊夫人早就痛骂过:“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二十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九百年后,秋瑾又接着诘问:
秋瑾秋瑾
“肮脏尘寰,问几个男儿英哲?算只有蛾眉时闻杰出。”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02-21 12:07:00)  回复


八千湘女上天山

发布者 :夏远生 (2016-02-19 20:14:07)  回复

战地之花分外香

发布者 :克一 (2016-02-16 20:38:50)  回复

震惊中外、享誉世界的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闪耀着众多杰出湘女的身影,她们不愧为巾帼英雄

发布者 :二民 (2016-02-16 20:37:44)  回复

红军长征革命理想高于天

发布者 :红军长征“革命理想高于天”。 (2016-02-13 18:16:06)  回复

湘女多情亦多志

发布者 :湘女 (2016-02-11 18:56:05)  回复

长征巾帼英雄

发布者 :民一 (2016-02-08 15:25:16)  回复

老师好。向您拜年,恭祝您春节快乐,新春吉祥!

发布者 :江瑾 (2016-02-07 17:48:49)  回复

拜访,拜读,并向您拜年!

可加我微信:13113040011(释文)

发布者 :张吉泉 (2016-02-07 11:05:25)  回复
23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