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伪怀素之旅(之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39068)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4-10 15:55:48 最后更新时间:2016-04-27 14:36:31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伪怀素之旅(之三)

吴天晖 

阿坚 

在路上,老S就听说附近有一个回龙塔,说,你们可以自由活动,我反正要去看一下塔。

阿坚按:凡这种名的塔,大多是镇水患的。我一直在记录旅行时遇到的塔,塔一般是存留最久的建筑,我写过好几百个塔了。

管老师不去,说,要和他亲爱的老婆聊天。

我们三人出宾馆,坐公交去回龙塔。

到了一个地方,并没有站牌和标志,但司机说往上走就是。

我们下车按司机指示的方向往上走,是一个居民大院,并不见塔。

小华说,我感觉下早了两站。

但我们再往前走走,果然看到了一个塔,但四周都被脚手架包围。尽管门前有施工危险,禁止进入的标志,但我们还是从施工人员进出的小门进去了。

阿坚按:那个塔在永州一中的前一站。在以县为幅的地图上却没标这个全国重点。绿天庵更不会标了。

老远就有人喊,说危险,不要进去。

孙老师说,我们就在周围转转,不进塔。

S并不怕危险或麻烦,象刚才进精神病院一样,直接进了塔里的十字道,从另一个门出。

阿坚按这塔座于潇水边的小坡上,38米多高,八角,底边七米长,一层檐上有回廊阳台,内空,可登至5层,万历年筑,国家级文保。见潇水清绿,有机船。这塔的建筑特色有五镇百斗拱,塔刹很大,也别致。这潇水发源于湖南南部的南岭,北流终汇湘湖。

我们在塔周围待了会,出来时,门被锁住了,被工作人员上了一堂安全课才开门放我们出去。

公交车过零陵博物馆的时候,一向眼尖的孙老师说,博物馆,明天有空说不定能来,记住这站名,满水中学。

我很佩服孙老师的眼神,说,哪有满水中学。

孙老师说,你看那牌子。我一看,原来是潇水中街。

过了怀素公园两站,就是我们租住的旅馆所在的四医院站,老S说腰疼,下车休息。我们继续坐两站到柳子庙下车。

阿坚按略惭愧没去看博物馆和柳子庙。回房间与管诗人聊天,他讲起我以前见一个叫潜夜的姑娘时给她算命,居然有传来的照片。我做的丑事太多,赖也赖不掉。也与管商量是否去郴州会会唐先生,他即联系好,去。他的烟特勤,说一天四包,以混合型为主。我一天一包半,所以小华一开房间门就猛地往后一下,仿佛让浓烟推了一下。小华有时也抽,他肯定是爱抽一手烟的人。

柳子就是柳宗元,听说他的著名的永州八记就是在这里写的,我们穿过一个保存完好大概500米的柳子庙街,看到了小石潭等。

柳子庙要门票,我们没进。

阿坚按他们回来说柳子庙(祠)是全国文保重点;小石潭不像柳宗元写的那样——嗐,你以为古代的文人就不矫情那。他们又说博物馆里有些出土的编钟、青铜器等。我说回去向张弛汇报。

我们回宾馆的路上,正在过十字路口,车人密集,但没有红绿灯,我们只好强过,但有一人跟上我们,不断的用方言对着我们说话。

我听不懂,又因为在路口,所以先过了路口,在路边,孙老师说,听不懂啊,会说普通话吗?

那人说,你今天坐我的三轮车到怀素公园,下车就走了,没给钱。

孙老说,你当时为什么不追。

我说,给了。

僵持不下,小华过来,说,我给你五块,行了吧。

那人拿了五块钱,跑过马路,他的车上还有几个人等着他拉呢。

阿坚按我估计那车夫不是诚心的,多半是忘了收过车资了,十块钱对他很重要的,虽然这里现在不是苛政猛于虎的地方。

回到宾馆,见管老师还在,我们觉得这次旅行,管老师还算给面子。因为他之前经常玩不辞而别,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和他刚出了150的公款还没有花的原因。

过了一会儿,老S电话叫我和孙老师过去开会。

阿坚按我喜欢小事用大词,其实开会就是哥几个交流一下信息、商量下一步,比如都同意去郴州,并知那的唐先生大方热情,以前在北京当办事外主任时就大力资助过诗人小招,正好王胜华刚帮小招出了文集,电话里我也说主要是给您送书去。

一进他们仨的房间,几乎看不见人,烟雾缭绕似仙境。管老师每天要抽四包烟,据他说心情好的时候抽五包。老S可能见管老师抽得这么厉害,不愿吸二手烟,也加紧抽。

这根本没法待啊,我找了个借口回到我的房间给手机充电。

准备下去吃晚饭的时候,老S说我们要可能要去郴州见唐先生,他是旅游局的副局长,到了那边他会接待我们,今晚可以腐败一下,伪怀素之旅结束了,我们来个腐败之旅。

阿坚按我现在愈不明白了,腐败是个褒义词么,用它造的名往往与享受、幸福有关。在过去应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行走才叫腐败之旅。我们后小组的旅行,按张弛他讲话:就是穷玩。那怎办呢,我们就是又穷又爱玩的人。

我们来到一个烧烤餐厅,坐在靠墙的桌位上,那面墙很高,墙上画着文革风格的宣传画,毛主席的头像占了一半,下面是一群群众,再下面写着一行标语: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这是这个宣传画和标语让管老师兴奋了一晚上。

阿坚按餐厅内设计挺新颖,要了烧鹅,特赖,羊和牛的烤串,不实惠,啤酒5元,淡。但这餐厅不少漂亮女性,所以也不能算贵。我和孙助照例以热水温啤,不好意思大喝,因为花的是自己的钱。本来我还想让小华在当地的网上说管诗人和我来永州了希望会一会本地诗人。诗人,等于政治面目,按说在各处都能找到组织。

在席间,我们让小华查去郴州的火车,小华查了动车最方便,但只有一等座,二等座位数不够,小华说等等,说不定会放出二等座。

管老师好像是第一次见这种标语似的,忙个不停,拍照,发微信。

小华看了看手机,发现连一等座都没有了。

如是向老板娘打听,附近有一汽车站。孙老师提议他先过去看看,小华陪孙老师去了。

阿坚按当时下着小雨。我们也说好若公车不方便,我们就包个小面包,反正是腐败之旅么。永州东南约190公里就是郴州,但隔着两道小山脉。而省道肯定比铁路、高速路要有更丰富的景致。

我们都吃完了,我准备买单,老S说,等等,别着急,等孙老师回来再说。

他们回来说,汽车站关门了,也看不到车次信息。

于是小华查了一下手机,说零陵去郴州的汽车640 发车,又说网上的汽车信息不一定靠谱。

S问我意见,我说明天我们5点半起床,6点出发,先到汽车站看看,如果没有车,我们就去永州坐高铁或看能不能包个车。

S说,就这么定了。

尽管说要这顿腐败,但结账时只花了200

阿坚按五人在小县城吃二百,又没大喝,显然是腐败的。有点心疼,若是街头买点鸭子和花生米也就三十元,20瓶啤六十多元,再5包方便面10元。幸亏我多喝了两瓶,也算占了不喝酒的天晖、管诗人的便宜。这5人中我旅行经验多些,但我得尊重组长,尽量将我的意思用他的嘴说出来,所谓引而不发,跃如也。

 

2016/3/20

早上5点多,大家就准备出发了,孙老师提前走,到汽车站买票。

阿坚按小华起床最慢,可能这一夜被重金属的管氏呼噜和我的抒情鼾声影响了。活该,谁让他掷色子掷到和我俩一屋又掷挨着管诗人呢。小华却没报怨。我大概夜里说梦话“起床了”,管诗人可能极不适。

网上说的640分发车,但我们刚走不远,孙老师电话说是810分发车,票价74元。

于是大家在车站不远的地方的一个露天的早点摊坐下,只有米粉,孙老师去买了包子。老S让我把车票钱给孙老师。

我问了车票一共多少钱,包子多少钱。孙老师说车票一共370,包子10块。我给了孙老师380,然后结了早餐费20

吃完早餐,我们仍坐在那儿瞎聊,直到740,我们出发。

阿坚按就要离开零陵了,别了,怀素,绿天庵。也顺便总结了几大异趣:绿天庵遗址居然在精神病院中;被锁在回龙塔院;芭蕉叶的书写感挺不错;那么有名的高山寺哪能让一个啥都不懂的老尼姑看着。

在车站找到零陵到郴州的大巴,准时出发。

阿坚按多年前应有永州古城老街老墙,现仅新修了一个大比例仿的古城门楼。零陵,这地名出处我不知。车上本来我跟管诗并坐,后他坐到后面,再后座列车尾抽烟,我也忍不住过去——在风景好的车窗外抽烟特香。

出了零陵区,没想到大巴上包括我们五人只有八九位乘客,就像我们包的车一样。

阿坚按所以管诗人发的即时微信,有人还以为我们包了一车。这司机真牛,沿途有人招手也不停车。这车满员约30人,他至少少挣一千五。

一路上都很顺,没有堵车,车经阿休的老家宁远。山上雾气形成云海,车就像是在天上行走。过了宁远,可能是地势低了,视野开阔,老S挥了挥手,示意我们看沿道两边的景色。

车行大概2个多小时,经过一座叫欧阳海大桥的桥,我知道到了郴州境内。尽管永州和郴州是邻市,但车程一般都要4小时多,高铁也要两小时。

阿坚按车走省道,经去道县路口(道县文革时武斗为会国之最),经沙平乡,后翻岭,入平田县境,经鲤鱼溪镇,又往东翻岭入桂阳县,经欧阳海乡路口。一路竹绿、菜花黄,风景纯美。路况不错,车辆不多。入郴州地区后见农村房皆涂成白色,路更宽些。

好在车上很空,不然坐4个小时的长途也是很难受的。

大巴停在天龙汽车站,在车上唐先生就和管老师联系,说定好了宾馆,南湖路香格里拉。

我们一听香格里拉,都觉得腐败之旅可能实至名归。

我们5个人打一辆车太挤,何况就4公里的路程,司机要40,觉得太贵,但老S走起来太费劲,小华就实时查了一下,坐55路公交车可达。

正好在公交车站有一个姑娘,老S便上去搭讪,效果不错。因为这里并没有站牌,所以不问还真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能坐车。

阿坚按我见好漂亮又善良的女性就想问路,否则就浪费了人家的耳朵和热情。这遭同行嘲笑,我不吝,一个老大爷有点语言和心理活动无可厚非吧。

上车前老S非要我给人家姑娘出钱,可我正好只有5块钱零钱,老S和孙老师急掏腰包,可是姑娘没要。

上车后我和小华,管老师站在一块儿,我说应该有人给管老师让坐。这句话惹得他非常不高兴。后来还写了首诗,说的是三人以上同行,必有人试图戏谑他,我也因此实实在在的了解了戏谑这一从来都没有用过的词。

阿坚按那姑娘告诉了我们正确信息,否则我再走路那脚的痛苦费十元不止。再说社会上要互相传递温暖。比如他若是个男的,我肯定掏出好烟敬他一支。有时车上也有人给我让座,我就努出特慈祥的百皱笑容,说谢谢,闺女。

下车后,还走了一段到了香格里拉,唐先生在大堂的沙发上等我们,我们握手以后,他带我们去订好的房间,在电梯里,他问我们吃过了没有,都答吃过了,我说,吃过早餐了。

阿坚按从半个肩的隔窗背影,我就认出唐先生。这所以说吃过了,是想晚上大吃一顿就够本了,朋友的钱也要省着花,中午一旦大喝露了本相,晚上人家就可能不理你了——上次在高邮我与张弛就遇到这么一回——当时午晏已近尾,主人客气说要不要再喝点,张弛就说那就再来三瓶干红吧(一瓶约三百)。再喝尽后,我心说把晚宴的钱都花出去了。

唐先生并没有预料到我这么说,他说,那中饭还没有吃,要不先进房间看看,然后我带你们去吃饭。

S说,不用,不用,我们自已去吃,还要商定去那儿玩呢,你先忙你的。

唐先生说,那好,正好我下午有点事,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我们进了8512房间,还有一个房间是8712。唐先生没聊一会儿,就走了。

因为只有两间房,老S又要掷色子决定怎么住,让我出主意。

我说,那就三个大的住一间,没有再掷一轮。

阿坚按掷色择住,找不出再公平的方法,愿赌服输,自古有之。谁不自私呀,我还想跟又不抽烟又不打鼾又不脚臭的人住一间呢。万一有个女的并且房间有限,也得掷色——以前后小组就以掷币决定的谁和谁同屋而剩下几个男的听了一夜广播剧。

小华有些恐惧,说能不能等晚上再掷,不然饭都吃不好。

管老师也有意见,说昨晚,老S总是把窗户和门开着,冷得我不行,这还不够,还在深更半夜喊我,起床啦。

阿坚按我和管诗人就像养老院同一房间的两个有毛病的老头,抱团取暖不行,分床也睡不好,但不是管诗人非要跟我睡,是色子派他来陪我的。不过,我一喊“起床啦”,那呼噜戛然而止马上又变成一个小声的名词“神经病”。

我觉得好笑,没想到管老师还有意见,因为我们都怕和他住一起,他一是不停的抽烟,二是鼾声如雷。小华就说他一晚上没睡好,先是满屋子烟还能忍,满屋子呼噜响没法睡。

结果是我,孙老师,管老师住512。老S哈哈大笑,这是色子决定的。

S先要上楼休息,说过会儿叫他吃午饭。我们四个继续聊天。

管老师滔滔不绝,他说,我知道你们不愿和我住一块,到晚上,我就上去找老S聊天,一直聊到他睡着,然后我就在上面睡,你们仨就在下面睡。

我说,好,管老师是好人。

S休息了一会儿,下来找我们一起去吃午饭,我们就在香格里拉的附近找了一个米粉店。老S点了一个最贵的黄鸭叫,他说他不吃鱼,只有这一个鸭做的。

阿坚按那是个很特色的米粉店,当然得点特色,反正得点自己最爱吃的,住都香格里拉了哪能点六元的粉。其实那在北方叫嘎鱼,叫起象鸭鸣。我们的AA是中式的,不是西方的付总单中的自份。

管老师说他不爱吃粉,捎带着把整个湖南都骂了,说这里人傻,为什么光吃粉,粉有什么好吃的。他点了一个菜和米饭。

我们一共花了74块。菜上来后,老S的碗里放着两条黄鱼,他反映过来,黄鸭叫就是嘴长得像鸭子的鱼,还挺贵。

我们吃完饭后,商量在晚上之前去那儿玩。老S说明天他要回北京,问我们的意思,我说我也回,孙老师说也回北京,小华回西安,管老师想去道县或韶关。

阿坚按郴州到韶关一带十多年前我与友人开车转过,此次来郴主要是见见小招以前的好友唐先生——他与小招、小不锈姑娘、自中站长是莫逆,在京我也喝过他的几次酒。本来张弛也说来郴州,会一会去年在丹霞山见过的郴州电视台和昆剧院的朋友。再者一次旅行,人都适应从朴素到腐败,倒回去就很别扭了,除非某地的热情电话又来了:你们快来吧,我们都准备好了。不过这些年我的人缘差多了,几次说去XXXX处,但人家不是出差就是忙。我在外地时,只有一个人的电话热情,我小孩的妈,让我快来。

即然定了,就让小华定票,还算顺利,定好了我们回北京的票,一人三百八十左右。我准备给钱小华,小华说现金太多了,于是我微信红包给他。

S对塔感兴趣,知道哪儿有塔,便不放过。小华查了一下,附近有一个南塔公园,有座南塔。

于是我们去南塔公园,走着去的,管老师不愿上山,正好在山前有一个美女在免费饮用水笼头那儿玩水,管老师也像是第一次见免费饮水处,就在那儿拍照等我们。

阿坚按园免费,门前为美食广场,估到晚上才美食美女多。山上林茂,看不见塔影,否则我不见得非得爬上去。郴州市区在丘陵间的平地,再往南就是古代划分化外化内的南岭主脉。去年我与张弛在仁化,就是南岭的南麓。南岭亦是珠江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岭。

我们走到山顶,看到一塔,比昨天去的回龙塔小,但也是八面七级。转了一圈,才在不显眼的地方看到了塔的介绍,该塔始建于南宋前,重修于乾隆年间。

S还是相当有耐力,还是爬上了山,不过他让我们先走,他歇会儿。

阿坚按这塔是以老砖在原址仿修的,高约18米,7级八角,用花冈岩修的飞檐,四面有窗,一层有四门,可入,内镌功德名,但没找到文保碑。据说还有东塔公园。此也许像原盛京一样有东南西北四塔,为城之镇邪所筑。

在山上,就下起了小雨,管老师催我们,孙老师本来是让他在山下等我们,然后坐55路走,结果说成了下雨了,你快走吧。

我们下山后,不见管老师,估计是先走了。

小华想去郴州博物馆看看,我和孙老师决定陪他去,但是现在下雨,孙老师关心老S,于是我们在山下屋檐下避雨等他。

郴州打车论人要价,见我们人多,不愿带,如是我们让老S一人上车回宾馆。

阿坚按我打的车是计表收费,八元。回房间,管诗人在,与之聊天,以他两根我一根的速度抽烟。我抽烟最早号称是从八九年夏开始的,大喝号称是从“9.11”开始的。管诗人不喝酒,当然烟要加倍。

我、小华和孙老师冒雨回,说先回宾馆借伞,然后去博物馆。由于雨大,我们还走错了路,绕回宾馆已经快四点了。

回来后,管老师在512,老S712休息了。

管老师说他刚问服务员帮打开512的门,老S就回来了。

小华坚持要去博物馆,我和孙老师陪他去,要前台租了两把伞,压一百块。

博物馆离宾馆不远,我们到后,雨已停了。

门票免费,但是要用身份证登记后换票才能参观,先我们以为博物馆换票的人下班了,就进去逛了逛,但不能进展厅。

阿坚按小华知识丰满,是博物型的人,必去当地博物馆。后听说他们看到了晋代的木简、战国的编钟以及些冥器。天晖是什么都有兴趣,又随和,求知而不强欲。据说郴县建于秦,南北朝时称郴州,宋代称敦化县,另本地为“有色金属之乡”,也听说周敦颐的莲池在本地。

后小华不见了,原来他看见那个关闭的售票窗里有人,敲敲里面的人就知道了,给你换票,不然他就可以休息。

我们仨都换票了,然后到3楼展厅看了看,一共是三个展厅,1厅是各种古物,2厅主要是木简,3厅没得看,是08年抗雪灾宣传厅。

阿坚按08年那场南方雪灾我印象深,来年开春我和王爷、狗子等去江西云居山等地,看到了半山被冻雪打断的竹林,也听了老乡的说法。民生的展览我是爱看的,可惜各的博物馆都无19601962的农村民生真实展介。

看完后回宾馆,大家都到512开会,等唐先生通知。

管老师说他不喜欢和别人睡一房间,更别说是一张床了,他在家和他老婆都是分房睡,所以他趁我们还没回来,他又花了168元开了一间。

阿坚按我又心疼那钱了,168元等于四、五十瓶啤酒呢,虽然那是他自己的钱。管诗人也不是管银行的,他的工作是管小区的安全,挣钱不易。

S说,不行不行,得按规距来。

管老师说,什么破规距,我最讨厌老S掷色子了,什么输了喝酒,要么吃菜,一群SB就在那儿掷色子,也不说话,有什么意思,我看到这情况,往往就是不辞而别。

唐先生通知我们到离香格里拉不远的一个餐厅的包间里吃饭。

我们去后,唐先生不在,过了一会儿,他买了各种酒上来。

S让孙老师送给唐先生一本《招集》和他的《回乱》,所以这次郴州之行又叫送书之旅。

S和孙老师喝啤酒,还叫服务员拿一大碗来热酒。

唐先生,我和小华喝劲酒,管老师见了劲酒也要了一瓶,但说只喝一点。

阿坚按菜不错,鱼呀,驴肉呀,八九盘,但我知巡视组下派以来,官员请客大都自掏腰包,所以我觉让唐先生破费了。唐喝酒爽快,也渐打开话匣,先讲的约有:本地家族……;八九夏在大学领头……;在京与小招小不锈等;也识刘……;什么笔会……;被喝过茶……;没有升迁的……;小孩上幼儿园,自己是七二年的。

唐先生也是诗人,给我们念了几句他写的诗。

阿坚按念的诗的头两句是:血光凝成利剑劈开……,把历史揉成擦布……。

管老师也兴奋起来,一边朗诵他的诗,一边让我给拍照。

阿坚按念的是“我所知道的贵族”和“春天的旷野”。他喝了有半瓶劲酒——我头一次见他喝这么多。我个人觉第二首更好,说出了一次我在秋野碰见一胖农妇的真实欲愿。

因为他在动,不好抓拍,于是我就连按拍照键,管老师担心他的手机空间满了,就猛的抢过手机,好像我故意要弄坏它似的。

不过之后他发了我给他连拍的照片,又大为高兴,说从来没有得到这么多点赞,这次照片是最多的一次。为当初的失礼向我道歉。

之后唐先生讲到吴氏石头记,说那才是真的红楼梦,继尔讲到推背图,说有一图非常契合当今形势。

当唐先生在讲那一图的卦爻辞时,老S借口身上疼,先走了。

阿坚按吴氏的石头记影射明史,典型的即“玉带林中挂”,这些说法天晖说网上有,唐先生极推崇。唐关心国家大事,讲些观点。我是踝疼、腰疼,也因外买的啤喝光而店内的青岛纯生太贵,不好意思大开喝戒。

之后我们看差不多了也要走,但唐先生坚持让我们坐会儿,等他老婆开车来接他,再一同离开。

回到宾馆,管老师的话匣子关不上,一直说到12点。

说他今天晚饭五次想走,理性战胜了他,得给人面子。

我们问什么原因。

他说,他最讨厌四大名著,尽是愚弄人的。最最讨厌装神弄鬼,什么八卦,全是装神弄鬼。还有就是说我戏谑他。

我问那次。

他说,你至少十次戏谑了我。

我很吃惊,没想到他如此敏感,看来我说话得小心,但十次那么多,我是没想到的。

阿坚按我又是先回房间了。今晚我将和小华一间。洗浴后,躺着看电视,享受,我在家时一个人从不看电视,也就每周看一次。纯棉的干净白床单,大软枕头,茶着烟着。门底早就有人塞进的按摩名片,我没动。忽有人敲门,问谁呀,一女声,没理。

后来他又发表各种言论,我和小华分别摄录了一部分,说会发布出来。

阿坚按小华回后说拍了管诗人点评诗坛,说的挺不错,人是人、诗是诗,分得很清。又说他很兴奋。我俩又聊啤酒花基地和啤酒小会堂的事,以及今年要搞的猴年马月艺术节——劝他起个纲领好给在家吹风。

 

2016/3/21

唐先生昨天就听说我们要走,连票都买好了,于是非常歉意的说,今天早上一定要开车带我们逛逛郴州。

阿坚按唐先生昨天确实说要带我们去下面县里好玩的地方,他是本地的旅游专家。但我对旅游景区没啥欲望,但又不好意思提出去参观监狱或精神病院,或最偏僻的乡村学校。换位思考若外地朋友来京找我,我只会带他我感兴趣的地方。所以唐先生要带我们去他已去过一百次的地方,我肯定不落忍。

早上老S很早就起床了,说他睡醒了,问我们同不同他一起去吃早餐。

我说太早了,我待会儿去。

他说,那我不管你们了。

8点,我和孙老师起床,叫上小华一起出门吃早餐。因管老师交待他要睡懒觉,让我们不要打扰他,所以没叫他。

我们找到一包子铺,吃了粥和小笼包,花21

回到宾馆房间,老S来到512,我们在房间聊天等唐先生。

S不见管老师,问他去哪儿啦。

我说,他在318

于是老S用房里电话打318房间,把管老师叫了上来。

管老师上来就问我们吃了没。我们说吃了。他又说,为什么不叫我。

阿坚按去异地小城,睡好了,一个人下楼静静吃早餐是一种舒服,不用说话专心品味——这肉沫米粉不错,汤是吊的。我爱坐在门边,打量过往的行人。并且这城市不禁烟,太人性化了,否则吃完饭被迫到门口抽根烟,就有点像性交后当即光着屁股去厨房的排烟机下抽烟,太突兀了。

我说,你昨晚说过,不要我们打扰你的。

他说,哦,好像是。

管老师问我,视频什么时候放到网上,我说,我回北京,找个能上网的地方就发,你放心。

管老师说,以前很多人拍了我,但是都没下文,我相信你这次不会。

阿坚按天晖玩过摄相机,以前帮宁导拍过三四个电影,执机稳是最次要的,其变焦、转角都是有些导演意图的,还有就是宁导的片子也都是他剪辑的。

唐先生上楼到我们房间,没聊什么就一起下去了。

外面雨不小,好在唐先生的车就在附近,老S坐前坐,我们四挤后座。

唐先生先开车送我们到义帝陵,但义帝陵周一不开放,我们只是进了牌楼,看了门口的墙上知道义帝是楚怀王之孙,叫熊心,被项羽派英布所杀,后刘邦派樊哙等为其建陵。

阿坚按这陵在煤炭局院内。义帝,名本熊心平,是在陈胜吴广起义失败后,各路义军纷起,他被刘邦封为义帝。此陵免费,会国重点文保。附近一院内停车,仅十分钟就收10元。

唐先生见这儿没法玩,又带我们到苏仙岭。

苏仙岭的门票很贵,一人55。但唐先生早就打好招呼了,我们并没有买票就进去了,还请了一个叫小吴的姑娘做我们导游。

阿坚按我有老年证,可半价。若按后小组以前的规矩,我们应从旁边的坡上绕进去,当然现在我攀岩、翻墙的能力差多了。唐先生的面子很大,那女导游苗条、漂亮,我还在想会不会陪我们饭。

因为老S脚不方便,小吴说就近带我们去三绝碑看看。

一路上,小吴讲了苏仙的来历。管老师让我给他拍照,一定要把小吴也拍进去。

阿坚按传说一妇河边洗衣服时被水中红线缠指,她以嘴咬下后即怀孕,生下无父的儿子,放入山洞(白鹿洞),有鹿乳之,有鹤护之,长成后拜师,因无名,师以他在门口所见而定其名为苏耽,后其造福一方,擅医,懂汛。

我们来到三绝碑景点,先是看见一个秦少游的全身雕像。然后在石壁上刻米芾写的秦少游的词和苏轼的跋。

但我和老S都觉得字一般,不像是米芾所书。

阿坚按一个地方以名人开发旅游不容易。出门要低调不要显得你什么都明白。边上镌的陶铸的书法不错,似学过毛体,秦少游的词是踏莎行,内有“郴州”一词。见苏轼大夸少游,古代也是讲哥们义气的。

出了苏仙岭,唐先生请我们吃饭,说是午饭,其实现在才11点多,因为我们是13点的车。

吃得是饺子,老S见点得不多,他没怎么下筷,光喝啤酒。

结账后,唐先生把我们送到火车站,因为不好停车,他就直接和我们道别。

我们先去取票,老S这次郑重的让我教他怎么取票,我一步一步的让他操作,他取完票说,这么简单,我原来怎么就不会。

阿坚按我经常拿着身份证在窗口排队取票,这样的票更真实,当然我是电脑盲。没啥可答谢唐先生的,送他一册我的《同治回乱之读与陕甘宁之访》,这书我不轻易送人,二是唐也有些反骨,以他上大学的领头风格,又专门带我们去义帝陵,自己又很关注政治,若万一赶上乱世,他当个郴州小王也未必呢。

我们在火车站前坐了会,一个妇女问我们擦不擦皮鞋。我看我鞋实在太脏,于是就非常不好意思擦了一次,花了3块。擦完我的皮鞋,她还不肯走,因为她看见老S的鞋又破又脏。她说她还能补鞋,结果老S不补只擦。后来管老师听说只要3块钱,也感兴趣,还摆了个颐指气使的造型让我拍照。

管老师在陪我们取票的时候他发现高铁站不在这边,于是他让我们先走,他去高铁站。小华见他的车去西安还早,于是买了一个13点出发的车去衡阳玩会儿,然后再坐去西安的车。

阿坚按我那双黑皮鞋,撑三年了,第一次擦油打亮,其实我宁肯给她三元的,但不能以钱来污辱人家。管诗人后来短信,上错了高铁,本应虎门下,那车不停。无独有偶,小华在衡阳等去西安的车,车晚点,他后睡着,车来了,他没醒——他这不是抗议跟我们玩没睡好嘛。

进了站后,发现Z202去北京的车,因为南方风雨天气,晚点2个多小时。小华的车也晚点,好在时间不长。

我们送走小华之后,老S说饿,要找一小馆吃饭。

阿坚按我喜欢在站外的小馆边喝边等车来,好像海明威喜欢这样。我也更习惯本地朋友把我们饯行到大醉迷迷糊糊的就被送上了火车——一清醒就忘了身在何处。

于是我们又出站,就在站边一小馆,老S要了两个菜,两瓶酒。我和孙老师不饿,坐在旁边陪他,孙老师陪他喝酒,我陪他聊天。

他吃完饭,我们看时间差不多,就准备上车。我让孙老师陪我在旁边超市买了六瓶啤酒和花生卤蛋方便面。

阿坚按是用天晖的钱买的,懂事的好孩子,下次我还带他出门。站上的厕内可抽烟,没带烟的人在里深呼吸也可过瘾。小方法:如果觉得厕内臊臭,可捏住鼻子抽,口腔内没有味觉神经。

进站后找了座位,在厕所旁边,我尽量坐得远一些。

车晚点2小时40分,但还是来了,我们上车出发。

 

2016/3/22

车到北京西站9点多,我们行李不多,而且都可以坐663,我和老S可直接到家,孙老师转318就到香山。

663车站在西站西边的天桥北面。

我们仨走在天桥上,就看见663到了,我说等下一辆呗。只是腿脚不好老S着急,要追上这辆车,结果好不容易追上,但这个只是区间车,不到老S家那儿,我为了老S不白追,就坐上去了。

 阿坚按伪怀素之旅暨抄天晖老家之旅,结束了。我嘱天晖写个旅长报告,我看到后高兴加此按语,算占他便宜,要不我的文字量太多了。再说他打字,几乎是慢些说话的速度。我说可以管诗人、孙助、小华都可加上个人的按语,那这个文本就丰富了;人各有志,每人的观点定不一样。管诗人说下次可以去抄他高资镇的老家,我乐意,劝他张罗。天晖的刘家宗谱的始祖是刘邦七子之后,这不是近在首博展的海昏侯的宗戚嘛。天晖热爱书法,昨还去首博古籍修复室参看了好多馆藏的书画(不对外),他是去拍张弛导的小片,孙助也去了,他们用手机拍出的演音(弘一)早期书法真地道,我因去上王峪的上铺南山纪念诗人卧夫而错过了首博库房,不过晚上的关机饭我参加了。

2016.4.6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写的真有意思

发布者 :野酷鸭 (2016-09-16 20:50:04)  回复

赞!

发布者 :黄文明 (2016-06-30 20:45:04)  回复

按得好

发布者 :赵敏 (2016-04-29 11:06:34)  回复

痛快

发布者 :管诗人 (2016-04-15 19:36:19)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