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

  素心依在——读散文集《浮生》有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马张留 |  浏览(100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5-23 09:18:04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24 09:32:16  
  本作品所属分类:教育原点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读散文集《浮生》有感

□钱兆南

 

 

人与一本书之间的缘起,跟人与人之间的缘起往往是相同的。由于种种原因,未能给马张留先生的第一本散文集《高原骄阳》写点什么,很是愧疚。当收到他的第二本散文随笔集《浮生》时,心中一阵惊喜,这本书比第一本更厚重,又精进了许多,岁月深处的沉香从文字中溢出来。

与自己的同类打交道可以通过语言去表达,那么,人与异类间的交流会产生诸多的障碍,然而,这种情况在《浮生》的开篇就被化解掉。

第一辑《万物有灵》,从《有多少猫可以重来》开始,不如说“有多少人可以重来”。“没有跟猫玩过的人生,不算完整的人生。”如同一个人终生不曾遇到一个知己一样,有的猫比人更具有灵性。要了解一只猫,有时比了解一个人还要困难。猫在不同环境下善变,能群聚,也能独处,它们机灵、柔软、坚韧,时常让人类自叹不如。猫更像是孤独的行者。一只猫从生到死的过程,都是被人表述,人类可能从未真正地了解过猫,猫类的语言用身体来书写。比如:坚硬,柔软;深沉,轻盈;暴烈,温和;敏捷,懒散;持守,妥协;依赖,独立;长情,薄情,如它自己,它的一生集中了人的所有优点和缺点。如果愿意,还有许多词语能近乎抵达或无限逼近一只猫的灵魂,就像所有的词语都无法触及到一个有灵魂的人或动物一样。

欣喜于成书者把一群孤独的猫相藏在文字的背后,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更好地面对。现代生活圈子的逼仄,导致人的思想被剥离出去。当失语成为生活的常态,世界变得混沌不清。欣喜于对文字有灵气的书者,让一群猫充当了自己的言说者,与其说是在让它们说,不如说是他在说,这样的言说方式倒有许多好处。

事实上,猫的智慧超越人类,它们可能是地球上最灵秀的物种之一,而人类远不及它们。书者笔下忠诚的阿黄、温柔的蜜儿、坚韧的小白、淘气的雪儿、自由的梅梅、会飞的阿力、性灵的花花、深沉的阿乌,它们不再是普通的猫,而是降落到这个世界上的天使,它们带着上天的旨意,到世上来播撒爱和智慧,担当某种道义。这些天使的眼睛有别于人类的眼睛,它们的瞳仁不断地变化的过程,就是这个世界不断变化的过程,冷静,机警,有种“世人皆睡我独醒”的况味,猫眼看世界,一定比人眼看世界更通透更精准。

看似柔软的猫在白天温情如水,但这只是假象,它真实的表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上演,白天趴在外面晒足了太阳,沉重的呼吸只是为了思考,比如思考如何在夜间把个性张扬得更加光彩照人。猫一天要睡足12小时,与其说它在睡,不如说它在做深层次的思考,不像人类,为了所谓的名利整天忙忙碌碌,而失去了思考反省的能力。猫通常不轻易出手伤人,但只要人伤了它,出手必是致命的一击。迅捷。锋利。招招命中。猫没有翅膀,但它会让自己飞起来,带着理想飞。猫像某些人,在昼夜分裂成迥然不同的两个自己。

在这样一个黑白分明的世界里,人类有时如猫,防御,坚挺,自律有秩序,清高。人类如果能成为地球上的王者,那么,猫在亿万年前就有理由称为“森林之王”了。

猫温柔时绝不佯装坚强,它把柔软无骨的身体蜷缩在主人的怀抱里,享受幸福生活,温情如水,一旦外面有风吹草动,全身的神经在顷刻间全部苏醒,带钩的爪子如同出鞘的利剑,外面动荡的世界成为它的猫生战场。猫有时具备虎豹的凶残,乃是真正的杀手,它永远是狩猎者,最原始的本性从不会改变。猫是英俊美丽的复合体,有阴性,也有雄性。猫是所有动物里进化得最高级的动物,虎和豹尚停留在靠力气解决问题,而猫会用自己的智慧去解决问题。这让人联想到地球上的许多战争,一切靠武力的战争所导致的生灵涂炭一直戕害着人类。

一个人,一个民族,是否应该有点猫界的德性,该温和时就温和,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能贪恋温柔之乡?

民间传说猫有九条命,而如今与人相伴的猫纵然有九十条命,也抵挡不住误食老鼠药等致命的伤害,它们对人的依赖也是致命的自伤。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猫,要远比仰人鼻息过日子强百倍。如果人类准备刻意伤害一只猫,迟早一天会伤害到自己。一只猫从腹腔里倾吐出来的“呼噜呼噜”的声音,绝对是这世间最动听的经语,对人类是启示,是警醒,假如人能听得懂的话。

书者为何对猫产生兴趣,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作为灵长类高级世界里的人,与不会说话的万物心灵与共,让外部世界与内部世界融合。和谐共处是人与世界沟通的永恒的主题。猫的这一生,和人的这一生何其相似,它何曾不是一个个流动着的玉,有流动的光泽,有纯良的质地,这些是人类还没有具备的。作为在世上行走的人,未能学会像四肢行走的猫那样去飞翔。

对于猫和人,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心会在何处皈依?素心,应该是人类的终极情怀,最终的归宿之地。

要理解一个用素心写作人的心,就要去理解尼采为什么当街抱着马头痛哭。马张留先生为什么抱猫而哭?与尼采相同,他们都有一颗柔软到极至的心,并自觉去防御坚硬的外部世界,与万物神交,与善为邻。这种温情的柔软开启人类的智慧,万物备我所用,有素心的人通常都是有童心、佛心的人,将“以慈悲为怀”作为立足于世的准则,宁缺勿滥。有时候确信,猫是一种生活在高处的动物,有些人和猫一样,身在低处,灵魂生活在高处奔跑。

在寻常人的眼中,猫只是人类的一个宠物而已,在他们的眼里,猫是人类的先知,是烛照灵魂的返光镜,也是神谕。书者从少年时代起在猫的世界里流连,并确信,喜欢猫的人都是重感情的,心中有大爱,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心中能装得下整个世界。

一个年轻的写作者,以对猫的情怀开启了人生的方向,向着远方的圣地,用心做一次等身长旅,用文字记录下心旅上的认知,精神倾向上的哲思,任重而道远。从第二辑的《惊鸿一瞥》到第五辑的《小城故事》有对生活幽微处的思辨,从文字表层到深层次中散发出来的内心力量,洞察,反思,激进。

文字是一个执拗到底的纵深过程?爱文字的人是尚未出家,尚在寺庙里担水打杂带发修行的人。要怎样小心翼翼地用内心的意愿去求证,在文字尚未抵达心的路上,那是一种心灵宗教。

生命呈现最深的奥秘示人,唯有真,还是真。生命是上苍赋予你我纯天然的礼物,一个奥秘连着一个奥秘,等待开解。那是一粒种子在自己的里面,在画布上,相信纯真和自然是还原成一粒种子的唯一路径。

在某一个黄昏,独对苍天大地,看落日,是言语所无法表述的炫丽与凄凉,庄重如典;某一个清晨,一朵带露的花温柔地笑了,安静地散布着她的芬芳,直到安然谢幕。

有幸在第四辑中读到《从夏天到夏天》,不觉眼热。那是笔者与作者因文字为缘,唯一的一次去南山森林公园的心灵之旅。还记得那天我们在竹林寺的山道上,边走边说过的许多话。

一个人,或一段文字,如果自然而然被人接受一种气息,细想想,其实是我们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清晰地看见了平凡世界中原有的庄重,被一颗健康纯正的心接纳打动,便是和真正的智识相会,电光火石般互相映照。在空旷处,文字成为新的证词。是为感!

2016520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