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传红的博客
好读书不求甚解,爱思考浅尝辄止
  别有人间(19): 欧阳自远:欲上青天揽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尹传红 |  浏览(6834)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6-11 10:48:49 最后更新时间:2016-06-11 16:07:23  
  本作品所属分类:科学随想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别有人间(19): 欧阳自远:欲上青天揽月

《知识就是力量》2016年第5

 

欧阳自远:欲上青天揽月

 尹传红    

 

    从地球化学家到天体化学家、中国天体化学领域的开创者,再到中国探月工程的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实现了从“地”到“天”的一个神奇跨越。

 

有朋自远方来

 

那是在1935年的秋天。江西,吉安。

一户人家的孕妇出现难产症状,持续了整整两天两夜。

当苦难过去,孩儿“哇”地一声来到这个世界时,他的小舅舅正在隔壁房间里读书,刚好念到《论语》中“有朋自远方来”这一句,不由地大发感慨:“这个孩子生得这么艰难,是来自很远的地方吧?就叫他‘自远’好了。”

生逢乱世,欧阳自远在他那有着“吉泰民安”之美好寓意的故乡,日子实则并不是太好过。他的祖父和外祖父都以开药房营生,父母在他4岁那年虽也有了自己的药房家业,但只是勉力支撑,因而他被送到了居住在永新县城里的祖父祖母家。博学多识的叔叔成为他的启蒙老师,教他学会了识字和算术。

小小年纪,欧阳自远就以“书痴”形象示人。书店职员认得他这个小常客,周边老人则经常主动地把家中闲书送给他看。他读的书很杂,从传统名著、武侠小说到少年读物、科普图书,乃至像《科学》杂志这样的期刊,都有所涉猎,“营养”十分丰富。

在学校里,他有幸遇到了一班好老师,于增长见识的同时还学会了学习与思考的方法。有一天,他请教地理老师袁家瑞,何以能做到随手就把世界各国的地图描绘出来?老师给出的答案是:“当你不只是学习,而是热爱时,你便可以距离完美更近。”接着引申启发他说:“当你怀着强盛国家的心去学习时,你的学习就会悄然转向热爱……”

1952年,当欧阳自远高中毕业面临重要的人生抉择时,那位地理老师的话语又在耳畔回响。他没有遂家人所愿承继祖业,也没有定向于自己最感兴趣的天文学和学得最好的化学,而是将大学志愿定位为听从国家最需要、最迫切的召唤——“唤醒沉睡的高山,向祖国献出宝藏”。他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北京地质学院矿产资源勘探系金属和非金属矿产勘探专业。

这一年夏季的一天,欧阳自远将书本、学习用具、生活用品分别装进两个箱子,用一个扁担挑着,从永新县城出发去往吉安。180里路,一步一个脚印。这一趟“赶考”,一走就是三天。

 

高扬理想之帆

 

欧阳自远赶上了北京地质学院的首次招生,他十分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一方面,他勤奋学习、广泛涉猎,夯实专业知识基础;一方面,他又有意识地强身健体、磨砺筋骨,为将来跋山涉水去找矿做好体格上的准备。有一阵,他甚至还背着沙包在颐和园里来来回回地走,看着俨然是个远足的跋涉者。

勤勉与深思很快便有了收获。大一时,欧阳自远自己钻研,发明了一种可以大大简化测量计算的计算尺,在学校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二时,他当选为全国三好学生,受到隆重表彰,并在暑假里被特别安排跟随五位苏联专家到南京考察。此行中的一个细节让欧阳自远颇感震撼:一位苏联专家只是稍稍查看过一处山坡前的地层剖面,马上就道出了此山形成的年代、山石的主要构成等。

大三和大四期间,欧阳自远全身心地投入到勘探实践和科学研究之中,学会了操作钻探机,尝试过凿炮眼、填炸药。在跟随拉尔钦科教授指导的十几个研究生到山西进行野外勘探学习时,这位“二战”期间曾当过炮兵团长的苏联专家给欧阳自远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对学生实行的是十分严苛的军事化管理,特别规定研究生在上山进行地质调查时,一天之内的行程不许带水壶——他认为带水壶不但会增加负重,而且还会让人产生心理依赖,放慢行走和工作速度。

经历过这样一番磨练,欧阳自远的理想之帆越来越高扬。大学毕业后,他报考了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涂光炽教授的矿床学研究生,从事长江中下游矽卡岩型铜、铁矿床成矿规律的研究。这位著名的地质学家的治学精髓对欧阳自远影响深远:“设想要海阔天空。观察要全面细致;试验要准确可靠,分析要客观周到;理论要有根有据,推论要适可而止;结论要留有余地,文字要言简意赅。”

在涂光炽教授的悉心指导下,欧阳自远迈上了专业研究的新台阶。然而,还有更高远的一项事业、更广阔的一片天地将要展现在他面前。

 

在专业边缘的结合处

 

1957104,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升空,震撼世界。随后,苏联和美国这两个超级大国开展了月球探测的激烈竞争并准备火星探测。打小就对日月星辰、宇宙奥秘怀有浓厚兴趣的欧阳自远陷入了沉思。他意识到,跳出地球,在更大的时空范畴里研究包括地球在内的太阳系各层次天体,时机已经来临。他还想到,太阳系的各个行星是地球的兄弟姐妹,它们的共性是太阳系家族的遗传基因;它们各自的特性,是后天环境所造就。只有比较它们的共性与特性,才能更深刻地理解地球和行星的起源和演化历程,这就必须要有坚实的地球科学基础。

这个年仅22岁的年轻人,随即满怀激情找到地球科学领域的权威专家、时任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所长侯德封先生,坦言自己的想法:跟“天”联系起来延展对于“地”的研究,更全面、系统地了解太阳系内各行星、卫星、小行星等的化学组成、演化过程等,为今后我国的空间探测提供科学积累,也为更深刻认识地球拓展视野。

侯先生听了欧阳自远的介绍,大加赞赏,予以鼓励。鉴于当时我国的科技和人才力量还比较薄弱,欧阳自远独辟蹊径,从1958 年起,率先在我国开展了各类地外物质(陨石、宇宙尘、月球岩石等)、天体化学、月球科学和比较行星学研究,从而开辟了中国陨石学与天体化学研究的新领域,他也因此而成为中国陨石研究第一人。1960年研究生毕业后,欧阳自远被侯先生调去地质研究所做所长学术秘书。之后不久,侯先生又派遣他去中国科技大学进修原子核物理系三、四年级的全部课程,再到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加速器室进修实验核物理。

欧阳自远渐渐地领略了恩师如此这般“安排”的深意。事实上,在专业边缘的结合处,地质学和核物理学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专业,给他带来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工作方法和技术路线,并为他以后的研究做好了铺垫。1964年至1978年,欧阳自远接受国防科委的委托,组织了“219”小组负责我国地下核试验场选址和试验前后地质综合研究与防治地下水污染,圆满地完成了第一次、第二次地下核试验,并参与了触地核爆炸、高空核爆炸试验等项目的重要任务,亲眼目睹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

参加地下核试验工作,是欧阳自远生命中的一次重大经历。这在加深他对地球能量与地球演化之间关系认识的同时,也让他找到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用核物理理论来解读地球演化。

 

寻梦天地间

 

197638下午,在我国东北地区,发生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陨石坠落事件——吉林陨石雨。当时正在北京参加有关地下核试验会议的欧阳自远接受中国科学院委派,担任考察队队长,带队赶赴现场考察,探寻那些“天外来客”的行踪。1976912,云、贵、川一带陨石雨再次降临,欧阳自远又在第一时间组织队伍进行现场考察。基于这两场陨石雨而展开的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深入而系统的综合性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提出了世界上最为完整细致的陨石形成演化模式。

两年之后,欧阳自远得到机会研究美国宇航员从月球上取回的岩石。这期间他认识到,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月球在战略、政治、经济和科学上的意义将远在南极之上。1992年,欧阳自远向国家“863计划”专家组提出我国应实施探月工程的建议,1994年又向专家组提交了《中国开展月球探测的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报告并获得通过。2004年初,国务院正式批准我国探月一期工程立项。欧阳自远被任命为中国探月工程首席科学家,负责科学目标的制定。

20071024,承载着中华民族千年奔月梦想的嫦娥一号月球探测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1126,国家航天局正式公布嫦娥一号卫星传回的第一幅月面图像,这标志着中国首次月球探测工程取得了圆满成功。2010101,探月二期的先导星嫦娥二号再踏奔月之路;2013122,嫦娥三号又启程……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欧阳自远实现了在有生之年参与中国探月计划的愿望,深感欣慰。如今,年逾八旬的他仍然奋战在科研第一线,并且为科学普及工作倾注了不少心血。对于日月星辰,他依旧深深迷恋。

 

 

欧阳自远小传

 

欧阳自远(1935114-),著名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中国天体化学领域的开创者,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长期从事陨石学、月球科学、地球与行星科学研究。参与并指导了中国月球探测的近期目标与长远规划的制订,具体设计了国内首次月球探测的科学目标与载荷配置及第二、三期月球探测的方案与科学目标,提出了我国太阳系探测的科学问题与科学目标。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等多个奖项,为我国科技发展与国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相关链接

TIPS  回答美国人的“考题”

 

1978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的特使、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布热津斯基访问中国,给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华国锋带来了两件礼物:一件是一面曾由“阿波罗”号带上过月球的中国国旗,一件是一块由“阿波罗”号宇航员从月球上取回来的岩石样品。对于后者,美方并没有说明其具体缘由。华国锋随即问询中国科学院领导,有谁能够弄清楚这块小石头的来历?答曰:欧阳自远。

这块仅有1克重的月球岩石被交到了欧阳自远手中。他将其一分为二,一半珍藏在北京天文馆供公众观赏,一半用于科学研究。然后,他调集了全国十几家研究机构近百名各方面的专家,开展了系统的、穆斯鲍尔谱、热释光、14Mev快中子活化分析、仪器中子活化分析、放射化学中子活化分析、质子激发X射线分析、火花源质谱及电子能谱测试等研究,并对其成因做了初步探讨,一共发表了14篇相关文章。

最终欧阳自远确认,这块岩石样品是由“阿波罗”17号的宇航员登月时采集的月海玄武岩,并确认了采集地点,甚至还确认了其所在的地区是否有阳光照射等,从而带动了我国微区微量测试技术在地质学上的应用。美国人知悉后大为叹服,说:真没想到,我们什么都没说,你们居然都搞清楚了。
 

 



 《知识就是力量》杂志报道欧阳自远彩页。
 

中国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院士。
 

1960年时的欧阳自远(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矿床学研究生毕业)。
 

1964年欧阳自远在乌鲁木齐博物馆考察新疆铁陨石。这块陨石重28吨,是世界上第三大铁陨石。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欧阳自远等研究人员在北京上空大气层取样,测定北京上空的放射性产物。
 

1978年,欧阳自远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实验室内,砸开嵌在有机玻璃内的月球岩石样品。这块由美国赠送的月球岩石,是“阿波罗”号宇航员从月球上取回来的。
 

1980年中国科学院与德国马普核物理所合作研究吉林陨石,这是欧阳自远(左)与研究人员在吉林1号陨石钻孔取样。
 

欧阳自远在办公室题字-尹传红2013年11月27日摄于国家天文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今年他种植了13亩谷子养麻雀,在谷子7分熟时麻雀们就该来了,将有上万只,“全县的麻雀来开会”。他说现在每年秋天看到这么多麻雀赶来也不欢喜了,“他们为了这么一口食物,得飞多远的路,得多辛苦?想想看,它们平日生活的环境该是多么艰难啊!”

 

  站在他的农田里,他用手拔起一根粗大的野草,几乎有点伤感地对我说:你看,为了打粮食滋养这个身体我们还得伤害这些草,我总在想,人能不能仅依靠喝露水生活啊。我笑了:“餐风饮露,那你就成了神仙了。” 

 

安先生家的伙食很简单,因为我新到,是客人,做了三个菜,一个是土豆用水焯了,加盐,一个是茄子泥,放盐,一个是黄瓜切断,都是他地里的出产。焯菜的水留下来做粥。他说,知道你是居士,好招待。我平常菜里经常不放盐就生吃,也吃不多,我教育孩子吃饭喝水要想着天下还有众多的人和生灵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七分饱就够了。“你们城里人不健康,一个是运动少,劳动是人健康的基本需求;二是你们吃的那些食物没有营养,能量不够,那些大棚蔬菜、转基因食品对人有害。” 

 

  饭后,他请我吃院子里的葡萄,很清香,他自己连皮和核一起嚼了吃,他说吃东西这样最好,吃东西最好吃本地的、正常季节出产的,那些远方的水果不要吃它,它运过来,需要多少能源的浪费?后来说起土地上的收益,他说,过去外人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许多记者也是,认为绿色农业带来经济效益是他这里的一个新闻点,不能真正理解他,所以后来不想见媒体。

纯粹有机的生产方式,使他田地里出产的产量略比使用化肥农药的乡民们低一些,但他的棉花粮食品质好,又能获得更好的价格,比如棉花,每斤能比使用农药化肥的多卖一元三四。没有购买农药化肥的成本,计算下来,倒是他的地效益好一些 

 

  但他说,经济效益是最末节的东西。谁能计算出污染一滴水的代价?地里的地力在一年一年恢复,生态系统在好转,这其中的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计算,更重要的是,自然的田园给了人最健康的生活。 

 

  每年秋天,他会把田里出产的这些最健康的粮食的一部分供养到柏林寺,一部分分寄给各地的朋友,冬天他和妻子要做大量的被套,那些没有农药的干净的被套,他分寄给各地的有自然之心的朋友分享。 

 
各地的来访者大多会在他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跟他一起下地一起吃饭,临行他都会给他们带一点地里的出产,当然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他常年素食,他认为素食是最健康的,而且一个肉食者对自然的消耗是素食者的10倍。他没给儿子买过一粒糖果或者冰糕,他认为,即使是糖果冰糕这种非自然的很小的工业产品,也意味着能源和环境的消耗。他认为现代农业一味追求产量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粮食的一大部分都是用来当了生产肉制品和奶的饲料、做了酒、甚至燃料。而这些都是追求产量而使用化肥和农药、需要抽取大量地下水的一个原因,不仅粮食的品质下降,更严重的是,在化肥、农药的使用过程以及生产环节中,对环境和能源的破坏不可估量。追求产业化、市场化的农业意味着品种的整齐化一,意味着对土地更多的压榨,把田园变成车间,使土地丧失了通过轮作休养、多样化耕作的机会,获利的可能仅是商人,对农民、土地则都是一个陷阱。

  “三口之家,三亩地就可以过上自足的生活,但如果像城里人那样买轿车、楼房,无休止地追求奢华消费,三百亩地也不够。”他认为,改善生活质量和环境的根本是减少欲望。  

家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他说这些现代的东西染污心灵。他把12岁的儿子送到南方一个朋友那里读国学,计划让他长大了再回来种地。他本人每晚读的书籍也都是古圣先贤的著作。家里不用洗涤剂,使用雨水,废水冲厕所,然后进入沼气池,用沼气做燃料,沼气的废料又成为田里的肥料。很少使用现代的农机,去年1万斤棉花,都是他用小车一车车推回来的。

  

  村里人也潜移默化地受着他的影响,现在有一些人的瓜果上开始不使用化肥农药,开始使用有机肥,开始拣棉地里的塑料膜。 

 

  有人偶然把他的生活方式传到了网上,引来了媒体的关注,更多的网友关注他,许多人到东紫龙这个偏僻的村庄来看他,其中知识分子居多,有来考察他有机农业的教授专家,更多的则是出于对他独特生活的好奇。

近两年,经常有人来住上一段时间,跟着他一起下地干活。北京大学一名40多岁的教授,在他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回去就把工作辞了,回老家种地去了。记者在采访安金磊时遇到来自北京的高先生,高先生带了妻子和儿子来这里住了一段日子了,他今年39岁,过去是一家外企的工程师,他说认识了安金磊后才认识到自己过去的工作对自然、对环境是无益的,自己活得也很累,去年回去就把工作辞了,每年带家人来这里住一段,感觉人真的不需要太多,生活是应该用减法的,放慢下来就能看到更美的风景,安先生的思想吸引着我,我们视他为老师。  

  高先生讲,对他触动最大的是,安先生几年前外出坐过一次飞机,当听说飞机起飞得需要几十吨汽油后就再也不坐飞机了,也很少出门了。“我过去每周都要坐飞机出差,住宾馆,后来我住宾馆时,里面的一次性设施一点都不动,保持得还和入住时一样,但这样还感觉不行,我住进去了,脏不脏床单都要洗,对资源环境也是破坏,在这里,我找到了想要的生活。”  

“这个世界可以满足人类的需求,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这是甘地的话,与安先生的思想不谋而合。 

 

  布袋和尚说,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也许回归本源,才是真正的发展啊,向外的、无休止的所谓“进取、发展”的结局可想而知。肮脏的河流、残破的青山、被染污的心灵和世风,哪一件不是怵目惊心的教材?

  这个世界需要安先生,需要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表率。从安先生那里回来,我也在思考,我们这些以文字为职业的人,我们是否知道哪些是应该写的,哪些文字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破坏和脏乱?执笔为文者,可不慎乎?(祁胜勇/报道唐运贵/编辑)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5473f0102dw05.html


对地球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农法

2016-05-06 清风 / 谧风  种茶人书院收藏,稍后阅读


http://www.aiweibang.com/yuedu/113714609.html



然农法 就是道法自然的农法,不是不作为的「无为」,而是遵循大自然运转法则的「无为」,自然而然无不为。


自然农法就是农法自然,

就是道法自然。

以大自然为师,向大自然学习、思齐!


发布者 :李正平老师那里看到的 (2016-06-14 19:39:24)  回复

《63岁的她历时7年研制华美“菠萝皮革”震惊时尚界》

(凤凰佛教今日文)

发布者 :石上杰 (2016-06-13 19:44:16)  回复

敬重!

发布者 :敬重! (2016-06-12 09:33:34)  回复

锦旗背后的故事(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杨子江

发布者 :敬重! (2016-06-12 09:31:09)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