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钦白的博客
税收是一块古老的化石,含有诸多关于国家产生、生存、维系的密码。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与“还富于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钦白 |  浏览(17873)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6-12 09:55:46 最后更新时间:2016-06-12 09:55:4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与“还富于民”

 

曹钦白

 

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读者朋友都已耳熟能详,但民众与政府对其侧重的理解则有所不同,民众计较的多是“取”,但一旦认真起来,则强调的是“用”。政府将此作为宣传用语时强调的是后一句“用”,但心里重视的还是“取”。就这样,千百年来,政府与民众一直就在这种明争暗斗中纠缠不已,想不出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若干年前,一个“还富于民”的短句横空出世,它为破解上述难题提供了一条新思路,让无数人为之兴奋、为之雀跃。

我一直未查到“还富于民”的出处,遂不再费心;在此,就直接从事实切入吧。

新世纪以来,我国的窗户越开越大。2007年某一日,忽然看到一条消息,香港特区政府决定向纳税人退税203亿元,原因是当年财政盈余高于预期水平200亿左右。特区政府没有把这笔意外之财用于扩大投资,而是决定“还富于民”,向纳税人退税。[链接:2015.2.26新华社消息  去年港府财政盈余638亿港元,被港人俗称派糖(一次性津贴和减税等纾困措施)再次上演。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昨日发布第八份财政预算案,推出多项惠及中产和基层的措施,包括了340亿元的一次性纾困措施,薪俸税退税上限提高到2万元,子女免税额增加至10万,公屋租户免租1个月等]

当时,我看到这条消息大为震惊,吃到嘴里的肥肉还有退出来的?这比那些连篇累牍的政府如何亲民、爱民的报道都令我心服口服,相信与我有同样感觉的大有人在。

这以后,我发现,还富于民的事例并非仅此一例。2008年,美国陷入次贷危机,为刺激经济,小布什政府提出全民退税法案,迅速获得国会批准,规定:单身纳税人一次性退税600美元,夫妻加倍,儿童每人补助300美元,不需要纳税的低收入者也可获得300美元。

 无独有偶,同年2月,新加坡政府宣布,由于上年财政盈余64亿新元,决定从中拨款18亿还富于民。其中大多数国民可获300新元,低收入者可获400新元,年长者还可额外再获得200新元。

前有车后有辙。当年上海市政协委员刑普向政协会议提交了一份《建议研究全国人民每人发放1000元以分享财政收入高增长的提案》。

虽然此提案未被上海市政协接受(理由是涉及国家财政,非上海市所能考虑),但却如扔进池塘的石头,大大激活了公民政治参与的热情。本人也参与了讨论,有文证明:“全民退税:概念的模糊与其积极意义”(载《中国税务·陕西国税专栏》2008年第3),论点有二,一是不看好,二是作为一种方法、一种概念,它为传统财政再分配引进了新思路,不妨深入研究。

此事一晃又是七八年。中间又发生了两件值得追记的事。一是2011年,澳门特区政府决定,每名澳门永久居民可获发澳门币4000元,非永久性居民可获发2400元。

二是20133月,海南省三亚市政府决定给城乡居民发放当年上半年城乡物价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60元。

这两件事的意义是还富于民的范围扩大至澳门特区并第一次进入内地。这说明“还富于民”对国内民众并非遥不可及,它正在缓慢地以包围的、渗透的方式向广袤的内地深入。

说到这里,有必要界定一下“还富于民”的概念,并顺便解释一下2008年我为什么不看好内地政府对还富于民倡议做出反应的原因。

还富于民的概念有狭义和广义两种。以上所引事例都属于狭义,即:政府对所有公民不加区分或略有区分的(根据纳税多寡、是否永久居民等标准)派发“红包”,亦可叫做“退税”。广义则可将政府所有“用之于民”的作为特别是税收减免、财政补贴、转移支付等纳入其中。

当年,我所以对刑普委员的提案叫好不看好,就是政府一定会以中国特色以及国家还处在发展阶段为前提,然后辅之以上述减、补、转证明“还富于民”我们一直在做,只不过宣传不到位,或未套用还富于民的概念而已。

一个讲的是“还富于民”的狭义,一个对的是其广义,缺乏共同的、明确的标准,自然形同鸡与鸭讲,民众和政府说不到一块儿。

有学者认为,针对我国当前现实,“取富于民”是过去式,“藏富于民”是现在式,“还富于民”是将来式。能不能说服读者还在其次,但至少最后的“过去时(狭义),我是同意的。

从现实出发,这里我就广义的还富于民,谈两点个人看法,就狭义的还富于民谈一点看法。我认为政府还是有很大可以改进的空间的。

一是减税。从1994年分税制以来,我国财政收入增幅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政府收入翻了40多倍,而老百姓的收入同期只增长7倍多,政府与国民收入差距之大,全球罕见。政府的钱多并非好事,首先是浪费、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投资失误频出;其次是效率低。看起来决策快、行动快、项目完成快,但因为决策缺乏制衡,过程缺乏监督,腐败上下其手,欲速则不达,投资打水漂的事件不在少数,让人心痛。再就是效益差。公共工程固然难以以效益论英雄,但钱不是自己的,因此不计成本的事情也就在所难免,如果让民企经营可能有利可图,一旦国企经手,就是全程亏损。例如垄断的高速公路,收费积累天文数字,但是照样亏损,说起来有几个纳税人能相信。所以,不能仅以稳定税负期许,而应以减税作为今后的方向。尤其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减税是对企业“输血”之举,如果还固守“稳税负”的老路,企业将会愈来愈难以承受税收之重。

二是调整支出结构。逐步地、有力度地调整支出结构,刀子要砍向冗余的党政群事业单位,它们也要同企业一样减员增效。目前正在实施的减少审批其路子是对的,但其效果要从两方面检验,一是企业减负,二是政府减员,如此才能不再反弹。与此同时,要把减下来的钱用于扩大民生支出上面,特别是加大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在社会保障方面不光是解决城市企业与政府事业单位的双轨制,更要解决城乡的双轨制。要把增加民生投入的方法从治病不治根的仅在新增收入方面做文章的做法改进到在存量上面做文章的治本之道上面来。

三是改革国企分配,这一条是专就狭义的还富于民而言,而且我认为在现阶段也是最具操作性的,也最能起到立竿见影效果的。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占主体,经过六十年的积累,到2010年我国已积累了50多万亿庞大的国有资产。

国有资产主要体现在国有企业这一方面,起码占总资产的一半以上。但国有资产的说法并不准确,应该说是全民资产,政府只不过受托代为管理而已。但是以往的情况是,全民资产所有权被虚置。真正的所有人成为政府,实际是少数有权的领导人,这不能不说是理论的异化。现实的情况是,国企作为共和国的“长子”,相对于国家的投资和特殊的垄断地位及优惠政策,其对全民的贡献远远不如其投入。原因其实已在以上论述中大抵说清楚了。为了改造国企,使其与理论上的全民所有一致,早有经济学家提出建议,将所有国企资产平均为股份,分给所有国民,让国民真正成为真实的国企主人,而不应像如今的国企股份制,实际上好处都被国外的有钱人占去了。这样做一是还原其真实的性质,二是改善国企治理结构,对全民而不是某一两个机构负责,三是让全民从无产阶级变为有产阶级,享受到与其奉献相一致的权利,这比那些调整国企上交利润比例,一次性地捐给慈善事业的临时性、治标不治本的改革要有效得多。而且也能证明“还富于民”的真诚与决心。

中国梦其实离我们不遥远,还富于民就是最实实在在的中国梦,我们要促进还富于民梦的实现,一步、两步,第三步则并作两步走,如此,中国梦方有望早日实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好正前,大大华展!
我们的事业,就是我们的视野,
要宽宽宽啊长长长。。。。。
不要狭狭狭啊短短短,,

发布者 :登高壮观天地间! (2016-06-12 19:06:35)  回复

穷人有穷人乐,
富人有富人苦,
挣钱是好事啊。。
只要路不堵!!!

发布者 :好好正前,大大华展! (2016-06-12 19:00:00)  回复

钱不是前,园不是圆。
福钱不是肤浅,大禄不是大路。
花展慌项不是发展方向,吉义昂不是鸡样犟。

发布者 :不丢魂! (2016-06-12 18:29:59)  回复

通过咱党好领导和百姓好好干,
要不了多久会相当相当发福滴,,
只是发福一厚精神文明可要抓抓啊,
信仰危机那是十万火急不能再危机啦,,
大胖子不讲心里美实在不太好看啊。。。
心里到底美到啥程度就书案上了大路啦???
是常识又是很深很深很深滴大大地问题啊。。。
不好好学习不好好好年救那是不负责任第啊。。。

发布者 :福哲人! (2016-06-12 18:19:37)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