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小道精英博客
——博客是心灵栖息的港湾——
  公民屡屡“被吸毒”缘于追责不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徐甫祥 |  浏览(138008)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6-06-13 18:40:51 最后更新时间:2016-06-13 18:40:51  
  本作品所属分类:时评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泥溪镇20岁小伙刘松回忆起52日在成都火车北站遭遇持枪特警盘查的一幕,至今仍心有余悸。因警方一次“误录入”,刘松莫名其妙地成了吸毒违法人员。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复交涉,其“违法信息”仍无法消除。至今刘松出门时,除了携带身份证,还要带一张派出所开具的“非吸毒人员”情况说明。(612日《成都商报》)

在父母及乡亲们眼中,自小就是乖孩子的刘松,却在一次转车时,莫名遭持枪特警盘查,尽管是一场虚惊,但也足以让他惊恐好一阵子。事后得知,他之所以“被吸毒”,全在于一名货真价实的吸毒人员,与他同名,又同县居住,且冒用了他的身份信息。而更要命的是,相关派出所未经核实,仅凭冒名者口供,即将此“张冠李戴”的信息“误录入”禁毒违法人员数据库,遂有了眼下的一幕。

可别低估了“误录入”这仨字的分量,它或许是你人生梦魇的开始。出门在外,动辄被盘查,被尿检,以至不得不带上专为此开具的证明才敢上路。即便你对此尚可忍耐,然更多的麻烦恐让你始料未及,譬如,2010年,户籍为黑龙江的石女士在深圳被确诊为宫颈癌,但投了相关保险的她却被保险公司拒绝赔付,原因竟是指其“投保时隐瞒了吸毒史”,直至此时,她才得知自己已经“被吸毒”。

至于因此遭受的心灵创伤,就更加难以言说,在社会的潜意识中,经常被警方“关照”的人,一定或多或少有问题。而一旦你的形象被公众“定型”,则会慢慢品尝到什么是被边缘化?什么又叫唯恐避之不及?陕西安康岚皋县“被吸毒”10年的王涛,只因人言可畏,导致孕妻离他而去,腹中5月大的胎儿亦被打掉,不幸成为“被吸毒”的“牺牲品”。

尤让人后怕的是,一旦错误信息被“误录入”,更改也难。这里有客观原因,更有主观因素:诚然,基层派出所可以依法录入、调看禁毒信息库数据,修改数据却需层层上报至公安部,其初衷显然是基于维护数据系统的权威性。然某些不具担当的责任人,却屡以此为托词,让“误录入”的信息可以数年在数据库“纹丝不动”,从而让一次看似偶然的“误录入”,演变为“被吸毒”受害人长久的痛。

从表面看,所有的“误录入”均源自违法嫌疑人的“冒名”,但根子却在某些基层派出所身上:即便是同名同姓,乃至同县同乡,若不轻信口供,稍加核实,也不可能如此“张冠李戴”,更不可能把未经核实的信息轻率录入更改不易的数据库。显然,这里有制度及程序的缺陷,更有相关人员责任感的缺失。

若问题仅止于此,“被吸毒”现象不会如此多发。近年来,仅媒体公开报道的“被吸毒”,就有数十起之多,从2008年云南宜良县公交公司43岁的中年人徐正辉,到眼下四川省宜宾县泥溪镇20岁的小伙刘松,可以说时有发生。然而,奇怪的是,但凡每一起“被吸毒”,均没有任何人因之受到处分,至多就是把“误录入”信息更改了事。

或许正是追责不力,“被吸毒”现象近年来呈逐渐增多之势,即便是在信息被“证伪”后,更改一拖数年也是常有的事。这不奇怪,在某些人眼中,“误录入”就是一桩小事,既不影响前程,更不波及饭碗。因而,“误录入”照常发生,更改么,则慢慢来。试想,若相关部门动真格启动追责,出现“误录入”将纳入考核,进而波及他们的升职、提薪或者奖金之类,多次出现甚至还可能危及饭碗,那么,他们还会只凭嫌疑人口供即记录在案,并轻易“误录入”系统么?还会明知有错,仍然心安理得让“被吸毒”受害人几年如一日背“黑锅”么?

因而,要从根本上杜绝“误录入”的发生,除了完善制度及修补程序外,从严追责是更为重要的一环。如果说,完善的制度及严谨的程序可以做到让相关人员“不能”随意“误录入”,那么,从严追责的作用在于让其“不敢”或者说“不会”如此。从另一个方面说,就算偶尔失误,启动更改的速度也定会大大加快。如此,公民屡屡“被吸毒”的现象还会再现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哎 !!! 不作为与失职。

发布者 :谭小兵 (2016-10-12 15:32:07)  回复

今年他种植了13亩谷子养麻雀,在谷子7分熟时麻雀们就该来了,将有上万只,“全县的麻雀来开会”。他说现在每年秋天看到这么多麻雀赶来也不欢喜了,“他们为了这么一口食物,得飞多远的路,得多辛苦?想想看,它们平日生活的环境该是多么艰难啊!”

 

  站在他的农田里,他用手拔起一根粗大的野草,几乎有点伤感地对我说:你看,为了打粮食滋养这个身体我们还得伤害这些草,我总在想,人能不能仅依靠喝露水生活啊。我笑了:“餐风饮露,那你就成了神仙了。” 

 

安先生家的伙食很简单,因为我新到,是客人,做了三个菜,一个是土豆用水焯了,加盐,一个是茄子泥,放盐,一个是黄瓜切断,都是他地里的出产。焯菜的水留下来做粥。他说,知道你是居士,好招待。我平常菜里经常不放盐就生吃,也吃不多,我教育孩子吃饭喝水要想着天下还有众多的人和生灵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七分饱就够了。“你们城里人不健康,一个是运动少,劳动是人健康的基本需求;二是你们吃的那些食物没有营养,能量不够,那些大棚蔬菜、转基因食品对人有害。” 

 

  饭后,他请我吃院子里的葡萄,很清香,他自己连皮和核一起嚼了吃,他说吃东西这样最好,吃东西最好吃本地的、正常季节出产的,那些远方的水果不要吃它,它运过来,需要多少能源的浪费?后来说起土地上的收益,他说,过去外人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许多记者也是,认为绿色农业带来经济效益是他这里的一个新闻点,不能真正理解他,所以后来不想见媒体。

纯粹有机的生产方式,使他田地里出产的产量略比使用化肥农药的乡民们低一些,但他的棉花粮食品质好,又能获得更好的价格,比如棉花,每斤能比使用农药化肥的多卖一元三四。没有购买农药化肥的成本,计算下来,倒是他的地效益好一些 

 

  但他说,经济效益是最末节的东西。谁能计算出污染一滴水的代价?地里的地力在一年一年恢复,生态系统在好转,这其中的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计算,更重要的是,自然的田园给了人最健康的生活。 

 

  每年秋天,他会把田里出产的这些最健康的粮食的一部分供养到柏林寺,一部分分寄给各地的朋友,冬天他和妻子要做大量的被套,那些没有农药的干净的被套,他分寄给各地的有自然之心的朋友分享。 

 
各地的来访者大多会在他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跟他一起下地一起吃饭,临行他都会给他们带一点地里的出产,当然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他常年素食,他认为素食是最健康的,而且一个肉食者对自然的消耗是素食者的10倍。他没给儿子买过一粒糖果或者冰糕,他认为,即使是糖果冰糕这种非自然的很小的工业产品,也意味着能源和环境的消耗。他认为现代农业一味追求产量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粮食的一大部分都是用来当了生产肉制品和奶的饲料、做了酒、甚至燃料。而这些都是追求产量而使用化肥和农药、需要抽取大量地下水的一个原因,不仅粮食的品质下降,更严重的是,在化肥、农药的使用过程以及生产环节中,对环境和能源的破坏不可估量。追求产业化、市场化的农业意味着品种的整齐化一,意味着对土地更多的压榨,把田园变成车间,使土地丧失了通过轮作休养、多样化耕作的机会,获利的可能仅是商人,对农民、土地则都是一个陷阱。

  “三口之家,三亩地就可以过上自足的生活,但如果像城里人那样买轿车、楼房,无休止地追求奢华消费,三百亩地也不够。”他认为,改善生活质量和环境的根本是减少欲望。  

家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他说这些现代的东西染污心灵。他把12岁的儿子送到南方一个朋友那里读国学,计划让他长大了再回来种地。他本人每晚读的书籍也都是古圣先贤的著作。家里不用洗涤剂,使用雨水,废水冲厕所,然后进入沼气池,用沼气做燃料,沼气的废料又成为田里的肥料。很少使用现代的农机,去年1万斤棉花,都是他用小车一车车推回来的。

  

  村里人也潜移默化地受着他的影响,现在有一些人的瓜果上开始不使用化肥农药,开始使用有机肥,开始拣棉地里的塑料膜。 

 

  有人偶然把他的生活方式传到了网上,引来了媒体的关注,更多的网友关注他,许多人到东紫龙这个偏僻的村庄来看他,其中知识分子居多,有来考察他有机农业的教授专家,更多的则是出于对他独特生活的好奇。

近两年,经常有人来住上一段时间,跟着他一起下地干活。北京大学一名40多岁的教授,在他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回去就把工作辞了,回老家种地去了。记者在采访安金磊时遇到来自北京的高先生,高先生带了妻子和儿子来这里住了一段日子了,他今年39岁,过去是一家外企的工程师,他说认识了安金磊后才认识到自己过去的工作对自然、对环境是无益的,自己活得也很累,去年回去就把工作辞了,每年带家人来这里住一段,感觉人真的不需要太多,生活是应该用减法的,放慢下来就能看到更美的风景,安先生的思想吸引着我,我们视他为老师。  

  高先生讲,对他触动最大的是,安先生几年前外出坐过一次飞机,当听说飞机起飞得需要几十吨汽油后就再也不坐飞机了,也很少出门了。“我过去每周都要坐飞机出差,住宾馆,后来我住宾馆时,里面的一次性设施一点都不动,保持得还和入住时一样,但这样还感觉不行,我住进去了,脏不脏床单都要洗,对资源环境也是破坏,在这里,我找到了想要的生活。”  

“这个世界可以满足人类的需求,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婪。”这是甘地的话,与安先生的思想不谋而合。 

 

  布袋和尚说,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也许回归本源,才是真正的发展啊,向外的、无休止的所谓“进取、发展”的结局可想而知。肮脏的河流、残破的青山、被染污的心灵和世风,哪一件不是怵目惊心的教材?

  这个世界需要安先生,需要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表率。从安先生那里回来,我也在思考,我们这些以文字为职业的人,我们是否知道哪些是应该写的,哪些文字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破坏和脏乱?执笔为文者,可不慎乎?(祁胜勇/报道唐运贵/编辑)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5473f0102dw05.html


对地球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农法

2016-05-06 清风 / 谧风  种茶人书院收藏,稍后阅读


http://www.aiweibang.com/yuedu/113714609.html



然农法 就是道法自然的农法,不是不作为的「无为」,而是遵循大自然运转法则的「无为」,自然而然无不为。


自然农法就是农法自然,

就是道法自然。

以大自然为师,向大自然学习、思齐!


发布者 :李正平老师那里看到的 (2016-06-14 18:52:58)  回复

读“包拯家训”有感
发布者:肖介汉

发布者 :小不点。。。 (2016-06-14 18:22:13)  回复

恶仆欺主。

发布者 :阿嚏! (2016-06-14 09:38:59)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