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人

  花开的声音——青年作家马张留散文集《浮生》读后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马张留 |  浏览(91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6-07-09 09:26:43 最后更新时间:2016-07-09 09:26:43  
  本作品所属分类:空旷流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花开的声音

——青年作家马张留散文集《浮生》读后记

蒋康政

 

正在踌躇为这篇读书笔记拟一个比较合适的题目时,读到了张留这个集子里的《花开的声音》,心里一阵轻松,就是它了。

 

这正好是一种隐喻和期待。

 

《花开的声音》是写张留熟识的一个作家的,赞扬人家认真倾听、抒写自我,写出许多见性见情的文字;《浮生》这个集子里的散文,有很多也是张留自己“自我”的抒写,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我的阅读期待。

 

其一,张留是敏感的,心怀万物,悲天悯人,多愁善感心灵加上丰富多彩的生活,行诸文字,就会“一枝一叶总关情”。含苞欲放的花蕾,对涵养滋润她的一切风光水露,无不心有默契,迎来送往,刹那间,应声而开,绽放芳华,馨香满怀。

 

《浮生》里写猫,写亲人,写自己,写朋友,写自然,娓娓道来,不蔓不枝。张留总是能将内心铺展成一条适当的河床。水大,则河面宽阔,水流看似舒缓,实则暗流汹涌;水小,则会听见玲玲淙淙的水欢快而下,甚至听见水草里潜伏着的无边寂静的声音。

 

开卷竟然有好几篇写猫的文章!猫的性灵,猫的遭遇,猫对自己生活的折射,——张留洋洋洒洒,恣意铺成,借助猫的视角,反映了现实生活的五光十色、斑驳无序。

 

比较长的散文,张留用来写人,——在他内心里停驻过好长时间、久久不能忘怀的那些过往!《芦苇深处,花开阡陌》,青春正炽,情感正浓,然而,“过尽千帆皆不是”,人生的无奈,世道的多变,一段隐隐约约的情感期盼,变成了挥挥手、天高地阔两茫茫的无限惆怅。《黄山不眠夜》,将黄山壮景和一段美丽邂逅结合起来,移步换景,阅读的过程中,我常常将美丽的黄山和美丽的人性混为一谈。一朵鲜花在盛开的时候,究竟说出了多少言辞和秘密,我实在辨别不清。

 

其二,张留是别致的,是独特的。人云亦云是可怕的,重复自己同样可怕。一个业余认真煮字的人,是会留意自己对一个大众题材别开生面的开掘的。这样的开掘,总是带有悲剧意义,——开掘的角度和深度,往往会使作者事倍功半,甚至劳而无功;但是,这样的劳作,这样的态度,值得尊敬。

 

《春泥》这篇散文,读完了之后,心里暗暗叫好。原来,题目施了一个障眼法,或者说完成了一个跳跃。它是写老人的!自己敬重的外公,自己不认识的、一样敬重的老人,“化作春泥更护花”。散文《银杏树之思》里,那种发散性思维使作品迥异于其他同类题材的作品,放得开,也收得拢,礼赞了银杏树坚韧不拔的精神。

 

其三,张留的文字语言诗性洋溢。现在,人们都愿意将“诗和远方”挂在嘴上,铭刻在心里。确实,诗性语言能给读者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远方;语言平庸、乏味,说明了作者思想的平庸乏味,因而这样的文字是不能久远的。在阅读《浮生》这个集子的时候,常常被一些句子擦亮眼睛,精神振奋。“看金黄的扇形树叶被风吹动,就好像是一树律动的心。”(《银杏树之思》)“花瓣在风中翻滚,仿佛大海的澎湃激情,紧紧地箍住游客。陈子满心欢喜,奔赴一场繁华。”(《最接近天堂的花》)“在这里,寂静是万物的静默,朴素的宽容,像真理一样美。”(《走进神秘的宁夏》)……太多了,摘抄不过来。

 

花开,宁静而神秘,每一朵鲜花上都有一位神灵。在神灵的带领下,张留一定能打开文字的、文学的、精神的天堂。祝福着,期待着!

 

【邮购《浮生》,加微信gyjy-mzl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