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守望者的故事
重写一部抗日战争史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面壁数十年,心结万万千。
  续范亭《三年不言之言》原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高士洁 |  浏览(5804)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08-02-22 16:40:02 最后更新时间:2008-02-22 19:14:00  
  本作品所属分类:原汁原味的抗日战史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发表于一九四四年八月十六日延安版《解放日报》头版的全文
三年不言之言
续范亭
编者按:续先生是老同盟会会员,现任晋西北行营主任,山西新军总指挥。
 
    我对阎司令长官的政治趋向,三年来未加批评了。实在是恐怕揭发了他们秘密的丑事,使他们恼羞成怒,促进他们投降敌人的程度,并望其反省悔悟,随着国内国外形势的好转,不要变成汪精卫第二。乃最近几日在西京日报上,看见二战区阎长官与中外记者团谈话,并且附有二战区参谋长郭宗汾对记者团的报告,都是对着十八集团军和山西新军进攻,造谣诬蔑,颠倒是非,信口雌黄,不顾事实,尽是些破坏抗战的言论,使人读了之后,发生无限的愤慨,尤其郭宗汾是平型关战役逃避战争、贻误军机的大罪魁,对于平型关战役,他应该是没有发言权的,他偏对平型关战役,捏造了许多不符事实的话,欺骗中外记者。民国以来之独裁者们,欺骗中国人民,已经三十余年了。他们自以为聪明绝顶,中国人可欺也,外国人可欺也,全世界也可欺也。其实中国人他们欺骗不了,外国人他们也欺骗不了,全世界他们更欺骗不了。他们的欺骗方术,适足以欺人自欺耳,欺人自欺,就是说:他们的虚伪暴露了,他们自食其恶果。试问他们除欺骗以外还有什么本领?我是当时随阎司令长官赴平型关,专为郭宗汾临阵逃避而去督战的一人,仅将当时平型关战役一段追述如下,以供参考。
    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底,二战区阎司令长官在雁门关指挥作战,副长官杨爱源在平型关指挥作战。当时我为高级参谋,随阎长官在太和、岭口。平型关防线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高桂滋军在平型关左翼。八路军林彪部一一五师在右翼。晋绥军四个师,还有几个旅在正面。兵力总共有六、七万人,总归杨爱源副长官指挥。当时我们知道战争的情况是这样的:敌人板垣师团进攻平型关,高桂滋向敌人右侧连日进攻,高军伤亡近两千人。晋绥军的炮兵,未能发挥其集中火力的效能。八路军林彪部由灵丘南山突击敌人,敌人的后路已被八路军切断,战争非常激烈,将敌人的大部围困在十余里长的一个山沟里;敌人的接济断绝,进不得退不得,狼狈不堪已经两日两夜,我军如能集中全力进攻被困之敌,歼灭敌人可获全胜。据当时参谋处所知,林彪部突袭敌人,布置周密,士气高涨,当把敌人切断包围歼灭的时候,战士们还喊着内战时的口号:“老乡缴枪吧,不杀你”,总希望活捉敌人。而日寇战斗力顽强,当你过去夺取敌人枪枝的时候,他还要打你一枪,死命的挣扎。因此虽然敌人死伤惨重,我们得到很大胜利,但我们伤亡也非常大。有的说八路军死伤八百余人,有的说两千余人,并且损失不少干部。在这同时,我们又接到杨副长官的报告,大意是:郭师长宗汾作总预备队,违背命令,不肯增援,现在已经耽误了很好的时机一日一夜了,最好阎司命长官亲来督战云云。当时阎长官接到这个报告,非常生气,鼓起勇气,连夜驰往平型关。此时,只有我与执法官张培梅随同前往,到了杨副长官的指挥部(平型关西南通五台山大路的一个小山沟里),当我们进入指挥部时,阎长官刚刚坐定,满屋子的高级军官,都尚未发言,郭宗汾首先滔滔不绝,花言巧语的报告了一点多钟,诉说他不肯增援的理由,其中最要紧的话,就是说:“我们耍留有余地,保存些实力,不能把力量用尽了。”他讲完了这一段话,阎长官未置可否,我们那位最可怕的执法官张培梅先生坐在炕头,也只是微笑不语。我看当时的情况,好像阎长官满肚子的勇气,被郭宗汾的这一席话,说得冰消云散了。郭宗汾出去以后,杨副长官才把战争情况详细报告了,并说到郭宗汾逃避战争、不肯增援的事实。据说头一天军事会议决定郭宗汾所部增援某处、围击敌人;但到了出动的时候,他的部队未并开动。××军官到师部去看他时,他还在被窝里睡觉,并且说:“昨夜天气不好,所以未曾行动。”杨副长官对他也无办法,阎长官对他也实在不满,但听他保存实力的话,长官又觉得他颇为忠实,毫无责备。我在旁边实在忍不住了,就向阎长官说:“郭宗汾的这一席话,处处都表示对战争的动摇,长官应应该严厉纠正他”。当时天已明了,阎长官正在簷台上站着,听到我的话,踏了踏脚,唉了一声说:“我忘记碰他个钉子”。左右的人当时好笑。
    次日茹越口失守,繁峙告急,长官也就再不说增援平型关的话了。命令王军长靖国退守崞县,平型关各部分路退却。我们就随阎司令长官由五台山回到太原。这时第二战区战地动员委员会,已经在太原成立,大家公推我为动委会主任委员。忻口的战役将近开始,太原民气亦颇高涨,在追悼姜玉珍旅长的大会上,我把郭宗汾的逃避战争、遗误战机的事实向大会报告了。大会当时提出惩办郭宗汾的口号,并且在太原市上张贴标语,向阎司命长官请愿,要求惩办郭宗汾。这时只是由赵主席把请愿的人安慰了一场就算了,没有什么结果。以后阎长官恰对郭宗汾一天一天地更加信任了,计来现在已经七年了,郭宗汾还是二战区的参谋长!
仅按平型关战役,八路军的大捷其估价不仅在于双方死亡的惨重,而在于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我们的士气。在敌人方面,从南口战役以来,日寇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在平型关忽然受到惨重的打击与保卫被歼,使日寇知道中国大有人在,锐气挫折,不敢如以前那样长驱直进。忻口战役敌人未敢冒(贸)然深入,我军士气高涨,未尝不是平型关歼灭战的影响。
至于他们说新军是叛逆的话,我现在也可以解释一下。今天的世界,是民主与独裁斗争的世界。今天的中国,是民主与独裁斗争的中国。今天的山西,也是民主与独裁斗争的山西,同时又是抗战与投降斗争的山西。所以与日寇和衷共济的独裁者认为凡是主张民主与坚持抗战到底反对妥协投降的人,都是叛逆,因为他是站在他个人权利和勾通敌人的立场上说话的。阎锡山统治山西三十余年,自辛亥以来依靠北洋军阀、排除异己,杀害驱逐山西的进步人士,造成自己的独占权力,一手遮天,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投机取巧,不择手段,所以他存在到今日。抗战以来民气发扬,山西由牺盟会、战地动委会所成立的新军,其中干部大都是主张民主、坚持抗战、有思想的进步青年。因此,他们是站在国家、民族、人民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用户个人独裁、奴才走狗的立场上,更不是站在勾结日寇破坏抗战的立场上,因此,独裁投降者就认为他们是敌人,就要想法子收拾他们、消灭他们。新军不让他消灭,当它来消灭时,给了他个回敬,这时把新军叫做叛军的原因。叛军这个名词我们始终不能承认的,因为我们没有背叛了国家和人民。我们更加紧的痰结抗战、拥护民主、保卫人民。如果要说我们是叛逆的话,那我们就是反对专制独裁、反对勾结日寇、反对压迫人民、反对反共、反对破坏团结,这就是我们的罪案。我们觉得八路军在中国所受的冤枉,与新军在山西所受的冤枉,情形是相同的。韩钧、薄一波、续范亭等不能成为叛逆,新军不能称为叛军,和共产党不能称为奸党,八路军不能称为奸军是一样的。我们是站在国家民族人民大众的立场上,独裁投降的败类是站在个人权力,维持腐败统治,乃至勾结日寇共同“反共”的立场上,当然不能满他们的意,这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呢?究竟谁是国家民族的叛逆?人民大众的叛逆?中国人民事了解的。请看现在的事实和将来的演变吧!我们也不必多辨。
我这篇东西刚写到这里,忽然看见解放日报登载:“勾结日寇破坏抗战,阎锡山部六十一军进攻决死队八路军”这条消息,山西真正有了大批的叛逆与叛军了。这些叛逆叛军所以成为叛逆叛军,是有它的历史政治来源的,当另文详述之,山西人民已经大部都起来了,决不能让他们断送了山西的。
扫描照片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博主,文中有几处错,我指出来,

他的部队未并开动。   应为 并未

长官应应该严厉纠正他  应为 应该

在平型关忽然受到惨重的打击与保卫被歼   保卫应为包围

我们更加紧的痰结抗战   应为团结

中国人民事了解的   应为是了解的

由于你的报纸照片我放大后也看不清,我又参考了续磊和穆青编著的《续范亭文集》(2013年1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240——244页来更正。

别外,我正在写一本关于山西抗战的书,我也同意你的关于高桂滋部的意见。我需要你手里有的下面的4篇文章,《由南口战役到平型关大战》陕西文史资料第18133-134--高建白。

《我对平型关大战的回忆》—邵春起,19858月《阜阳史话第五辑》79-82

《抗日战役中平型关战斗之一角》—邱仰岳,原稿藏陕西省政协文史资料档案室

日军《步兵第十一联队史》

日军《步兵第十一联队第四中队志》

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将电子稿给我的邮箱发来。不甚感谢。我的邮箱地址是:

逆光   

你的博客关于平型关的文章,我关注好久了,高建白的文章日期有错,我也早注意到了,只是没有办法更正。这下,你有原稿,就好了。   逆光   2019.1.1

发布者 :逆光 (2019-01-01 08:52:25)  回复

博主,文中有几处错,我指出来,

他的部队未并开动。   应为 并未

长官应应该严厉纠正他  应为 应该

在平型关忽然受到惨重的打击与保卫被歼   保卫应为包围

我们更加紧的痰结抗战   应为团结

中国人民事了解的   应为是了解的

由于你的报纸照片我放大后也看不清,我又参考了续磊和穆青编著的《续范亭文集》(2013年1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240——244页来更正。

别外,我正在写一本关于山西抗战的书,我也同意你的关于高桂滋部的意见。我需要你手里有的下面的4篇文章,《由南口战役到平型关大战》陕西文史资料第18133-134--高建白。

《我对平型关大战的回忆》—邵春起,19858月《阜阳史话第五辑》79-82

《抗日战役中平型关战斗之一角》—邱仰岳,原稿藏陕西省政协文史资料档案室

日军《步兵第十一联队史》

日军《步兵第十一联队第四中队志》

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将电子稿给我的邮箱发来。不甚感谢。我的邮箱地址是:

逆光   

你的博客关于平型关的文章,我关注好久了,高建白的文章日期有错,我也早注意到了,只是没有办法更正。这下,你有原稿,就好了。   逆光   2019.1.1

发布者 :逆光 (2019-01-01 08:49:17)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