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治的博客
让我们为拥有真情祈祷 共赴生命的盛宴
我的个人信息
博客主人:周文治
个人简介:
    一个文学艺术的用永恒守望者
博客等级:3
博客积分:91
博客访问:209,501
门户留言
文章归档

2019 - 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19 - 5 «»
友情链接
隐藏

    • ·
搜索
最新blog
    借我一件华丽的外衣
    浏览(6265) 评论(5)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2009年02月06日 13:07:35      
    借我一件华丽的外衣  ● 直 子文章开头,我先告诉大家:我是一个老男人,是用不着华丽外衣的,更没心思给红颜献媚。我是想说些过年发生的事,以此做比喻,试图和大家探讨生命的意义这个严肃的话题。这也许对许多人来讲,是终其一生也无法想明白的问题。我知道想用一篇短文来讨论生命的意义,可能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给这个命题的答案,除非是要计入高考的成绩分数,是绝对没有一个能说服所有人让大家都认同的标准答案的。生命的开端是自己无法决定的,甚至它的缔造者也无法决定某一具体对象化的生命。生命是在不经意间诞生的。也在人们稍不留神时就消失了。所以说,生就为人,更多时候是处于一种无奈状态。积极也罢,消极也罢;是乐观待之,还是悲观随之,对自身而言,最终都归于虚无。因此我妄言,对于虚幻的生命来讲,往往形式比本质更重要。就说这一年一度的春节,究竟从何时兴起的,关心的人也实在不多。人们只知道好好准备一下过好这个年就行了。对国人来讲,也不是那一家特有的节日,但无论贫富贵贱,家家户户都可能大大方方花钱扮年。平时散落各处的亲人们,都尽可能相聚到一起,为了一个团圆。于是家家户户贴春联,放鞭炮,祭天祭地祭祖先。我敢说,这个形式就是比本质重要。由于这形式,给生命重新注入激情,给平淡生活增添了色彩。为了今年的春节,我竟因为无法选择到哪里过年,而把自己弄哭了。这绝不是矫情,是真情无法掩饰的流露。早在年前的一个月,我就决定回老家陪母亲过年。母亲今年已70岁了,仍然孤身一人在老家那座阴暗的老宅子里生活。好长时间以来,无论我和在外工作的二哥怎样努力,都无法说服她到城里跟我们一起生活。我只能恨自己混的不好,不能有更多的 钱像古人那样雇几个丫鬟伺候她老人家享清福。我知道,母亲是一棵老树,他的根已深深扎入故乡的泥土中,想将她移到满是水泥钢铁的环境,难怪她不服水土。多次了,我们遇机会将她在城里留几天,她便浑身不舒服,哪里的毛病都来了。因此,我想趁春节期间好好陪母亲呆几天,来减轻生为人子的负疚感。原决定赶在腊月二十三小年时就领着妻儿回家,并想动员二哥一家也一起回家团圆。不料岳父这边,与老人一起生活的的妻弟一家决定今年回洛南陪孩子的外婆过年。儿子的这个小舅母当初隔山隔水从外县嫁到我们这儿,是十分不易的。远离娘家亲人多年,回家团聚一下也在清理之中。于是,我不忍心让已年迈的岳父岳母孤苦伶仃的过一个冷寂的春节,便开始矛盾起来。刚好,二哥打来电话,说他想接母亲到他那里过年。他那里的环境比我好,住的房间有暖气。让母亲去他那,我当然放心,也避免他们一家人回老家挨冻。我与在老家生活的小妹一沟通,让她帮忙做母亲的工作,我和二哥在年前回家给父亲上完坟后接她到城里二哥家过年。腊月二十六,我们在父亲的坟头提前燃放鞭炮,烧了纸钱,恭敬地磕了头。但母亲却如何也不愿跟我们一起走。任我们把话说完了,她还是坚持说明年再去,并许诺说明年十月就动身去二哥家等着过年。我们都知道,母亲是在推辞。我们为难了,便请来与母亲朝夕相处的本家婶娘来帮忙做工作。处于两难选择中的我一下子忍不住泪水涟涟,赌气地说:让雪英(妻)陪她妈过年,我来陪你过年吧!母亲一下子不再坚持了。她老人家整日里在家吃斋祷告,在时时刻刻祈神保佑她的一个个儿女们都能平平安安。她哪能忍心在过年时将我们一家分开呢!母亲到底还是十分无奈地跟我们走了。她虽有晕车的毛病,而每次是被我们逼迫着到城里去时,总是晕得十分厉害,而每次回家却出奇的不晕。这一次,我看见母亲一路上呕吐不停,还有她看我时那无助的目光。我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泪眼盈盈。我们都算是什么孝子呢,为了使自己的良知有片刻的安宁,竟不顾她老人家的感受!我们在做母亲的工作时,她说了这样一句话:这过年睡一晚上就过去了,你们何必要逼我呢?我告诉她:这意义不一样!也许,我们仅仅只图了一个形式;但就是为了在过年那一刻的喜庆,留住那团聚时其乐融融的氛围,我在本来虚幻的生命中已触摸到沉甸甸的东西。在岳父家过年期间发生的事,使我感到心惊肉跳。我真切的感到生命的无常。大年三十除夕之夜,村里一位在韩城工作的年轻小伙,睡前还和家人说说笑笑享受着节日的快乐。那知凌晨4点起床上厕所摔了一小跤,便不省人事。急救车赶来时,施救便已无望。欢乐之中,祸从天降,使人唏嘘不已。可怜这一家,早走的还是棵独苗。一生简朴的父亲当初为了培养他上学读书,在离家50多里的地方上班,舍不得坐车,来去都骑一辆破自行车;舍不得上灶,每顿饭都靠煤油炉熏。等到儿子在城里工作了,也娶妻生子该享福了。谁料到这好日子刚开头,却便匆匆结束。 死者的尸体尚未入殓,大家还在议论中。大年初二,岳父家隔壁便又传来恶讯。晴天日朗,一位年仅50出头的男子,上了趟厕所,又是跌了一小跤,扶到家中,大家便称人不行了。鲜活活的人,乍说不行就不行了。我不相信,专门跑去探望。但见哭声一片,等来的穿白衣的县医院医生,用手拨拨眼皮,摸摸脉,再用听诊器探一下胸部。便叹一声气:迟了!人们都不敢相信,我便痴痴地问:到底是啥问题么?医生拍拍我的肩:吃不准。反正心跳、脉搏、始觉全没了。 刚还在活蹦乱跳,转眼间便成为一躯冰冷的尸体。这生命也***太脆弱了吧! 令人叹息的事还在后边。人死了,总不至于是一只蚂蚁或一只麻雀,没命了就塞进土里一埋了之。人要入土,应该举行一个送行仪式。尽管对死者已毫无意义,但对生者总算是一种安慰,体现对生命的尊重。这个刚进入新年的中年男子,下有三儿一女,均已长大成人。一个儿子在西安开饭馆做老板。一个大学毕业在外省的大城市工作,并娶了洋娇妻。但村人们并不买这家人的账,按乡亲们的话说,是人架子活倒了。愿因是这死者,活着时不逢人。村里谁家大小事情都不帮忙,连红白喜事最起码的门户也不行。有其父必有其子,也许由于他们父亲造就的门风,这几个孩子也很少与人交往。走在路上哪怕和村人都要碰着头了,也不愿打个招呼,属于典型的“死人”。于是,在随后的几天里,这家门上始终冷冷清清。临下葬的最后的一夜,虽然请来了乐队,但围了一大片,多是妇女小孩看热闹的。这边乐声一住,大家便一哄而散。主人家准备招呼客人的饭菜,冷是剩在那里没人去吃。我看,这家人为了这纯纯的送别仪式留在心头的疼,已远远超过了失去亲人那一瞬间的的痛苦。由这些过年时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想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对于本身就没有实际意义的生命来讲,在存活的这一段时间,我们唯一能做到的是借助一种形式给生命增加些绚丽的色彩。一个聪明的人之所以留恋生命,更多原因是她觉得生就为人,还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他们始终尝试着用一种特别的形式,予以这个世界足够的悲悯和爱心。在文章结束时,我还想用这样一个蹩脚的比喻来呼应我的主题。这本质和形式的关系,乍看乍像人体和衣服的关系。生命从整体意义看是一场悲剧,而人性中丑陋的东西也太多了。我们何不借助一件件华丽的外衣对其进行包装,使我们在短暂的人生际遇中,更多看到的是赏心悦目的一面?。

    查看全文
    祭    亚    林
    浏览(5748) 评论(2)      本作品所属分类 随笔
    发布时间:2008年11月11日 10:15:09      



    查看全文
    水    意
    浏览(5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诗歌
    发布时间:2008年11月11日 10:12:44      



    查看全文
    写在父亲坟前的诗(二首)
    浏览(392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诗歌
    发布时间:2008年11月11日 10:04:20      



    查看全文
    诗,及我的注释(外一首)
    浏览(3771)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诗歌
    发布时间:2008年11月03日 21:51:35      



    查看全文
    慧眼看人生
    浏览(6560) 评论(1)      本作品所属分类 杂谈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25日 14:04:13      



    查看全文
    从武则天看女人和权力的关系
    浏览(7015) 评论(2)      本作品所属分类 随笔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23日 20:33:27      



    查看全文
    从唐代文人生存方式说开来
    浏览(4023)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随笔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23日 19:50:24      



    查看全文
    让我把门窗打开
    浏览(7199)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散文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23日 18:22:13      



    查看全文
    鞭炮情结
    浏览(4144)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散文
    发布时间:2007年04月28日 17:41:50      



    查看全文
10 篇, 1 « 1 »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