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树华的博客

  处 女 地  (小说)四、拍卖公司与动员报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牟树华 |  浏览(667)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6-12-23 13:16:25 最后更新时间:2016-12-23 13:22:01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写在前面:这是两年前我写的一部小说。完稿后给了某杂志,人家说留用,但是至今没发表,看来是不用了。倾注了许多的心血,总不能留着自己欣赏,于是决定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中。  郑重声明:原创作品,在精英博客首发。  稿子分章节发表,如果你读了一节就烦了,便不要再耽误时间,大家时间都很宝贵。  感谢苗怀敬老师提出宝贵意见,将字体改为楷体,字号加大为3号,加粗,加大了行距,以利中老年博友阅读。 

 

四、拍卖公司与动员报告

 

第二天早晨,孟祥瑞拿着昨天打印的3张《倡议书》,来到荀靖华的文印部里,3张《倡议书》共签了70多个人,加上文印部里这一份签了13个人,总共不到90个人,占公司在册职工的三分之一多一点。荀靖华问孟祥瑞,你姑奶奶呢?孟祥瑞说,我姑奶奶在房间里洗澡。荀靖华说,你咋知道人家在洗澡?孟祥瑞说,刚才她让我给她搓澡来着。荀靖华笑了,说,你真会自己给自己打牙祭,现在你姑奶奶洗完了,你快去给她擦身子吧!荀靖华的本意是快点赶走他,自己好办点正事,谁知话音未落,孟庆萍来了,真的是刚洗了澡。刚洗澡的美人更加楚楚动人,半干半湿的头发蓬松着,如云似雾,水气滋润的粉脸略带红晕。她看了看4张《倡议书》,又算了算上面的人数,美人脸又急了,说,县里要求多数职工参加,这些人还不到一半,就是钱凑够了,人家也不一定卖给咱。荀靖华又在欣赏孟庆萍生气的脸了,看到孟庆萍已经注意他,想起了昨天挨得那个嘴巴子,便假装正经起来。说,你放心,只要能把钱凑足,事情就一定成功。孟庆萍把脸转向孟祥瑞,问,你和作家说了吗?孟祥瑞楞了一会:说什么呀?孟庆萍又要生气,荀靖华说,她只想着姑奶奶洗澡了,说什么早忘了。原来,孟庆萍打算今天去市公平拍卖公司探探情况,让孟祥瑞来和荀靖华商量,如果同意去,做些准备。荀靖华说,去也可,不去也可。孟庆萍说那就去。荀靖华说你雇车吧。孟庆萍说车是现成的,祥瑞去市里买海鲜,用他的“皮卡”去。荀靖华觉得,去拍卖公司没多少意思,银行才是卖家,拍卖公司只不过是中介机构。但是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决心内部购买的决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于是同意去。说话间,孟祥瑞的“皮卡”停在了门前,开车的是厨师大刘。大刘只会开车但没有驾照,挪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孟祥瑞上车,冲大刘一摆头:到后面去!然后转到副驾驶一侧,拉开车门,做了个肉麻的姿势,示意姑奶奶坐前排。孟庆萍没领情,径直拉开后面的车门,也冲大刘一摆头:到前面去,你姑奶奶要坐在后面,跟作家说话。因为孟祥瑞称孟庆萍为姑奶奶,他手下的厨师们便都跟着喊姑奶奶。于是大刘又下车,绕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坐下。孟祥瑞发动了“皮卡”,驶上正路。大刘回过身子,捂着半边嘴问后面的荀靖华:荀哥,你说这叫什么——这叫舔腚舔出屎来了。

从县城到市中心42公里,孟祥瑞开车野,用了半个小时。先把大刘送到海鲜市场,荀靖华一行三人找到了市公平拍卖行。一位姓蒋的经理接待了三位来访者。荀靖华取出带来的《倡议书》,临得之前又添上了几个人,凑到了接近一半的人数。蒋经理看了《倡议书》,连声说很好,说他们经办了这么多的类似业务,还没有一家像你们这样齐心,这样认真细致地做工作。这些材料,可以作为向银行进行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是原定338万元的起拍价是不可能再降了。如果是内部职工购买,在此价上不再竞价,倒是可以的,拍卖公司有能力做到既不违法,也能达到预期目的。荀靖华觉得,拍卖公司的立场基本是站在自己一方的,过去的担心,是因为我们对拍卖这个行业不了解。回县的路上,荀靖华很高兴,总结了此行两大收获:一是知道了县领导很重视,并且已经与工商银行多次交涉。据估计起拍价还有可能下浮;二是关于拍卖的一些基本常识:是必须有两名以上竞买者,竞买者必须先交起拍价10%做保证金,取得竞买资格,此款中标者冲抵价款,没中标者全款退还,违规者扣款。还有如竟拍成功,交拍卖价的5%佣金给拍卖行,由买方,也就是我们负担,仅我们这一宗业务,拍卖公司只是动动嘴敲敲槌,白拿将近20万元,这一拨一共17宗,最少要拿300万元,真是一行不知一行,人家这钱挣得太易了。孟庆萍说:刚才你总结了两条,我再补充一条,三是坚定了我们这些骨干分子的信心,决心紧跟作家,将革命进行到底。

孟庆萍的头发早就干了,车厢里弥漫着护发霜的香味。这香味似有催眠作用,荀靖华迷糊了一小会,醒来时车已驶入县境。从拍卖公司蒋经理透露的情况看,银行与县政府的幕后交易也是相当激烈的。尤其是提到“孔宪国杯酒50万”的时候,连蒋经理也为孔宪国为民请命的拼命精神感动。有了这种上下一致的努力,这次企业改制应该是成功的。荀靖华看了看孟庆萍,孟庆萍正聚精会神地瞅着车外。孟祥瑞开着车的时候,也闭上了他那又贫又骚的嘴。厨师大刘早已打着呼噜进入了梦乡。荀靖华便开始想“今后”这个题目。一想这个题目就有点泄气。饮食服务公司这个单位,下属饭店、旅馆、理发、澡塘这些行业。过去安排职工,一般是那些文化水平较低,综合素质较差的人。比如从农村转出去随军的军人家属,再跟着丈夫复员回家,安排工作常常优先考虑去饭店,因为这些人文化水平低,有些甚至是文盲,干饭店烧大灶、包包子、蒸馒头,有无文化无所谓。荀靖华下海前一直在物资系统工作,与这些人接触很少。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他才感性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政策坚持只允许内部职工入股,将来的董事会就要从这些人中间产生。这些人中,谁能来处理好职工安置、遗留问题处理、协调与政府部门的关系这些敏感性问题呢?驾驭这个仅土地价值就能达到两千多万,接手后如何开发利用这些问题,更需要一个有能力、有头脑的人。想到这里,荀靖华又看了看车厢里的两个同伴,心里问:就是他们俩吗?可是他们俩分明是在看着我荀靖华,依赖我荀靖华呀。想到这里,荀靖华打了个寒禁:难道这是真的,我将被拖入这个麻烦的泥潭吗?这可不是我荀靖华的追求呀!想到这里,荀靖华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尽快与公司的多数职工接触,一是看看能否发现一个挑起大梁的人,二是面对面摸摸底,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入股,能集起多少股金。于是,荀靖华拍了拍孟庆萍身边的沙发,说,我提个建议,你们俩看看是否可行。孟庆萍说请讲。荀靖华说,今晚上咱组织个职工会吧,讲讲这一段的活动情况,摸一下底,看究竟能集多少钱。你们不是说我不积极行动吗,从今天晚上,咱们进入临战状态。孟庆萍说:好,早就应该干起来了。孟祥瑞说,到家就下通知,我别的事情干不好,下通知保证能干好,打不通电话的,我开车去接。孟庆萍说,那我就准备会议室,四楼大会议室很长时间没用了,要打扫,要整理坐位。说到这里,孟庆萍掏出手机,要通了陈莹莹的电话,要她打开四楼会议室的门,先洒上些清水,凉着。荀靖华说,粗活脏活你们都抢着干了,我就准备作报告吧。孟庆萍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嘛,这报告别人谁做得了呀?荀靖华听了,心里又是一沉:看来,这套子不套也得套了。看到孟庆萍已经在下通知,想必是她手机上记了号码的职工,便说:要告诉他们,这次职工会议是民间自发组织, 全凭个人决定,自愿参加。说话间车已到家,荀靖华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原先是商定回来吃饭,孟庆萍说委曲作家了,你准备发言稿,我给你弄点吃的。孟祥瑞便又贫嘴:姑奶奶俺咋吃?孟庆萍说你爱咋吃咋吃——先去给作家下面条,荷包上三个鸡蛋。

荀靖华坐下来写发言稿的时候又看了看表,计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按部就班地写已经来不及了,便从复印机上抽出两张A4白纸,在上面划拉题纲。划了几条,躺在沙发上,打讲话的腹稿。捡重要的地方在纸上记下几个字。外甥女周玲玲过来说:中午我去看俺姥爷,姥爷说不吊瓶了,要出院。荀靖华这才想起了病房里的老爸。心里一急,便有点后悔自己在车上的决定,这样组织会议是不是有些仓促了?现在那两位正在下通知,估计已经通知了不少职工。真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荀靖华掏出手机,给二姐夫打电话,叫通了,他对二姐夫说:咱爸要出院,你去看看,实在坚持出院,你就找个车把他拉回去,我实在太忙,辛苦你了。二姐夫说,我们已经出院到家了,正在给爸爸准备饭。荀靖华心里一阵热,觉得对不起病中的老爸。

荀靖华的腹稿很顺利,甚至觉得今晚的讲演将是一篇充满激情的战斗檄文。如果不形成文字太可惜了。于是对周玲玲说:找一找我那个小录音机,看看电池还能用吗?玲玲很快把录音机送了过来。荀靖华把小录音机装进上衣上面的小口袋里,清了清嗓子,开始试讲:

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自愿聚会,讨论我们每一位职工关心的,有关我们企业的资产拍卖问题,我作为企业的一名老职工,作第一个发言,我发言的内容涉及六个小问题……

荀靖华停下来,取出小录音机试放,效果不错,于是将小录音机关了,装回口袋里,继续躺在沙发上打腹稿。这时,孟庆萍来了,她一手端着大号的不锈钢缸子,一手拿着一包火腿肠,一进门看到荀靖华还躺在沙发上,又着了急:你怎么还躺着?发言稿准备完了!荀靖华拍了拍肚子,说,在这里装着,正准备着呢。见孟庆萍给自己送饭来,谢过了,一边腹稿一边扒面条。

晚上不到6点,职工会齐刷刷地上全了人。孟庆萍和孟祥瑞没经历过这样的阵式,都说不知道咋叫主持会议,荀靖华只好唱独角戏,自己主持会议自己作报告。荀靖华的报告,分了6个小题,因为“自己买自己的企业”是破天荒的事,他倾尽所知,尽量说得明白一些:

第一个问题,谁是卖家,谁是买家。荀靖华很快进入了角色,讲得很顺:我们公司的大部分资产,六年前已经抵押给了工商银行,银行最近将要对这部分资产依法进行拍卖。已经委托省人民政府指定的公物拍卖机构,本市公平拍卖有限公司,实际操作对我公司财产的拍卖。本月19日,公平拍卖公司向社会发出《拍卖预告》称“原县饮食服务公司(现称“银釜大酒店”)房产,现属工商银行,有房产证。位于中心路152号,临街,东邻泰山路,北邻长途、公交车站,南邻黄河商城,是县城最繁华地段。包括综合服务楼、餐饮楼、办公楼等,总建筑面积约9698平方米。起拍价338万元……”也就是说,不是哪一位想卖不想卖,愿卖不愿卖的问题,是非卖不行,省工商银行成立了专门公司,处理这部分不良资产,谁也顶不住,抗不住。同时,上级领导给了我们一个优惠政策,企业内部职工可以优先购买。这一点,在与有关部门领导的谈话中已经得到证实,我们个别征求县有关部门的意见,都作了明确的答复。今天上午,我们一行四人到市公平拍卖公司进行咨询,该公司蒋经理明确答复,原则上讲,拍卖资产是谁出钱多卖给谁,不受任何形式的干扰,但是为了社会的安定和产权的平稳转移,公司职工集体购买优先,并详细记录了我们介绍的情况,仔细看了我们带去的100多位职工签名的《倡议书》。我们也明确表态,职工集体购买已经是齐了心,铁了心,任何势力想夺走我们的劳动成果都要付出代价。因此,企业职工集体购买,占天时,合地利,顺人心,我们应该抓住这一机遇,集体买下公司资产。如果能实现我们的目标,工商银行是卖家,我们是买家,拍卖公司是中介机构。

第二,我们为什么要买下这部分资产。从感情上讲,我们在这自己的企业干了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有的甚至一家两代、三代都在这块土地上工作、生活,尽管我们的企业垮了,但是我们职工并没有少流汗,我们对自己的企业有感情;二是从经济利益上看,拍卖价格我们能接受。如果按《拍卖预告》公布的这个起拍价,我们买下的这片土地包换建筑物,每平方米还不到300元。如果按现在的承包收入,我们每投入一万元,年收益2000多元。如果我们再开发一点新的项目,效益还要更好。还有,如果被别人买了去,我们用电、用水甚至走路都是麻烦,在人家屋檐下过日子那滋味不好受。既然我们有当主人的机遇,就决不应该放弃机遇,去当奴隶!

第三,前段工作情况。凡干成一件事业,都需要一部分热心人的积极参与。我们高兴地看到,在集体购买公司财产这件事上,我们公司的职工无论老少男女,不分干部职工,均表现出了极强的积极性和热心。我们几个承包了公司门店的同志,因为有个比较固定的地方,容易找,成了自发聚会的场所,大伙经常凑在一起讨论,出主意想办法,这是我们兄弟姐妹一样的感情互相信任的体现,我非常感谢同志们的信任。前段,我们共办了三件事:一是起草了《倡议书》,至今天上午,有112位职工签名;二是征求了县内有关部门及领导的意见,从产权转移的法律角度,对集体购买公司资产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三是在与拍卖机构进行多次电话联系之后,今天上午到公平拍卖公司,与该公司领导进行了面谈,使这次集体购买活动进入了实际操作程序。上述活动,都是几个热心的同志义务劳动,出钱、出车、出时间,甘心情愿。从现在起到拍卖成交建立董事会,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希望有更多的同志参加这支志愿者的队伍。从我自己的愿望,有青年同志出来领头最好,还有一点,如购买不成,前期活动开支的费用,谁出钱谁负担。

第四,下一步做什么。这部分资产,起拍价再加上将来办理土地使用手续等,匡算总价400万元左右,这是我们能接受的上限。按照与拍卖公司蒋经理商定的时间表,我们应于9月3日左右交保证金。这是公开拍卖活动的贯例,保证金是总额的10%,不到40万元。按照国家《拍卖法》的规定,凡上市拍卖的资产,必须要有两个以上竞买者,否则不允许开拍。但是如果出现两个以上购买者,起拍价就不可能成交。对这一点,蒋经理答复:具体操作由他们负责。就是万一我们买不到手,所交保证金如数退还;能买成,保证金抵价款。根据与蒋经理商定的意见。我们认为还是应该执行《倡议书》的办法,即:全体在册职工,退休、内退职工,职工遗属本着自愿原则参股,每人一股,每股一万元,如果你不想认购,可以将你的股权转让给内部职工;同样,如果你想多占股权,可以收购别人的股权,但是原则上每人不超过10股。为此,我们印制了一张《自愿认购股权统计表》,请根据以上原则和填表说明,认真填表。关于交款的方式,往哪里交,请大家讨论个办法。

第五,目标实现后的设想。不少职工对买下这部分资产后的经营管理很关心,谁来经营管理,如何经营管理,当然要靠全体股东出主意想办法。这次当股东不是过去那种行政命令式的、集资式的所谓“股东”,是大家自觉自愿拿出钱来合股办事业,谁也无权强迫谁,命令谁,买下资产后,按照股份制企业的管理办法,制定具有我们自己特色的管理方案。全体股东选出执行董事,董事会选聘经理,除几个负责具体工作的人员,原则上不取报酬;重大事项民主决策,投票表决,每股一票;具体办法还要待事情办成后民主制定通过。还有一个问题,是购买这部分资产后我们的身份和地位。前面已经说过,资产是工商银行的,我们集资买了工商银行的资产,不应该也不能够改变我们。试想,如果这部分资产让外省甚至外国的人买了去,人家能给咱交养老金,能还咱的集资欠款吗?这是明摆的道理。

第六,集思广义,献计献策,办好我们共同的事业。更希望那些在过去的工作生活中有点小磨擦的同志,捐弃前嫌求生存,在维护我们的统一目标下团结起来,一个声音对外,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在坐的各位,绝大多数是下岗职工,我们已经没在任何顾虑,也没有了退路,进一步有可能生,退一步是死路。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要生活的更好一些,全靠我们自己。

这是我的发言,请同志们建言献策,畅所欲言。

 

荀靖华的发言慷慨激昂,一气呵成,数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通知晚上6点30正式开会,自愿参加,6点就到了80%还要多,可见在重大改革来临时,人们的重视程度之高。

荀靖华发言之后,是大家集体讨论,提出问题解答问题。与一般会议不同的是,提问和解答都没有明确的分工,谁也没有必须回答谁的提问,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荀靖华一边和大家讨论,一边在本子上记。大家最关心、提问最多的,还是直接利益:欠我们的钱谁来还!荀靖华在本子上记到一页纸的时候,关于企业欠款问题基本清理出了眉目。这些年淤积下的企业欠款,本单位共有三大项:一是经营性集资。企业经营困难的时候,曾经进行过两次集资,职工手中均有证明,当时承诺有利息,并且稍高于银行同期,大家也承认发过利息。集资欠款除了公司这一级的“大集资”,还有个别门店的“小集资”,是后来的门店承包人在本店内的集资;二是带资上岗。1995年实行全员合同制以来,又有两次招工,每次都是“带资上岗”,少的交7000元,多的交了12000元。这部分钱当初是主管局集中使用,也在“使用”中“蒸发”了;三是公司在房改前建了一栋宿舍楼,因为资金不足,住楼户每户交钱28000元,按照政策,房改时应该退还,但是随着企业经营每况愈下,这部分政策性退款还挂在账上,扣除个人办房产证时应交的部分,每户还欠20000元上下。理出了这些头绪,荀靖华问邻坐的会计老罗:这些欠款总共有多少?老罗说,没有准确数字,因为有些情况很复杂,比如带资上岗这部分,系统内人员调整频繁,上岗时交了多少钱,底子在原属局机关财务上,职工自己手中的借据,我们一概不承认;还有集资这部分,有的门店负责人或者会计,在上缴公司承包费的时候已经扣下了,但是借条还在他们手中。荀靖华听了老罗的介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事情比原先预见要复杂的多。这样的企业,不跨才是怪事。

为了摸一下入股交钱的底数,在讨论的同时,大家传阅《自愿认购股权统计表》,大家也把“是否认购”纳入了讨论内容。当晩填表者76人,如果按每股一万元计,76万元,这个结果在荀靖华意料之中。

职工会后,孟庆萍和孟祥瑞凑到了荀靖华跟前,会计老罗也留下了,显然是荀靖华让他留下的。趁着与荀华一块去卫生间的机会,孟祥瑞低声对荀靖华说:你怎么把老“骡子”给留下了,这是个专门溜官害民的坏家伙!荀靖华有点烦,反问道:那么你说谁是“好家伙”?你没见吗,原来公司的管理层多数没来参加会,他来了,还报名认股,再者,咱们几个人都不懂会计账,但是从明天开始就要建账,没有个会计能行吗?孟祥瑞依然不服气,嘟嘟噜噜地说:他是看到咱们要成气候了,才调转了屁股。

荀靖华和孟祥瑞回到会议室的时候,老罗靠在窗台前吸烟,孟庆萍趴在桌子上发呆。孟祥瑞绕到孟庆萍的前面,趴下瞅孟庆萍,孟庆萍竟然没反应。孟祥瑞便大惊小怪的叫起来: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傻了吗?呆了吗,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孩儿怎么过呀!原来,孟庆萍还沉浸在激动中,激动的原因,是荀靖华那篇只写了简单题纲的发言稿。孟庆萍把手中的《自愿认购股权统计表》反过来说,当时我没找到纸,就记在这上面了,作家讲得太快,记不全,但是6个题目是全记上了。荀靖华听孟庆萍这么一说,才想起上衣口袋里的小录音机,掏出来一看,开关没打开,一句也没录下来。孟庆萍说没关系,我能回忆个七、八成,今天晚上根据记忆赶出来,明天你再补充一下,打印出来。会计老罗说:我听得也很感动,没有纸笔,我便使劲用脑子记,六个题目,庆萍看看我记得对不对。于是从1到6复述一遍,孟庆萍看着她的记录,认真听,听完了,不禁竖起大拇指:罗会计不亏是神算、神记,和我记得一字不差!孟祥瑞在罗会计身后说:“老骡子”不光是脑子好,舌头也格外柔软……孟庆萍很理解荀靖华留下罗会计的用意,便制止孟祥瑞:合计正事,别胡说八道!荀靖华说,今天晚上的会觉得考虑很周到,还是忘了一件大事。孟庆萍问什么大事,还能补救吗?荀靖华说,明天就要开始收股金,这几天还要向领导汇报情况,应该有一个临时董事会了。孟庆萍说,对呀,今天晚上要是一块选出来就好了。荀靖华说,今天晚上不能选,因为选举是股东的权利,你不入股,就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严格地说,选举应该在入股之后进行,现在咱们是为了应急,先组织这个统计表上的76个人,选举个临时机构还是可以的。孟庆萍听了,不禁又唏嘘:这事儿,你是忘了说,俺们是压根没想到——我说祥瑞,你要是把那些乌七八糟的心思用到正经事上,也学学作家,早一天成人,不是更好吗?荀靖华又说:选举这事再推几天吧,我们再分头造造舆论,让大家明白,不入股就没有选举权,或许还能动员一部分人入股。大家称是。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牟老师您好!好久没过来了,看到您还在辛勤耕耘,很敬佩您!祝您身体健康!平安幸福!

发布者 :白新格 (2017-01-10 11:38:42)  回复

又要一年过,时光如穿梭。
新年新气象,祝君欢乐多!

杲文川自制小诗贺岁拜年!

发布者 :杲文川 (2016-12-30 22:40:46)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