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雾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66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1-03 16:02:1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03 16:02:1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越来越鄙视那种互相抄袭和模仿的文艺腔写作,信手写来想到那写到那,无须修饰和润色。诗歌如此,小说也将如此。文艺腔其实也最垃圾的自慰意淫。

 

 

 

1

 

 

 

天被偷走了

上苍失盗了

 

 

我们弄丢了   灵魂的飞行

现在又彻底放弃肉体的飞行

 

 

老天不愿再有丁点的现身,再看红尘翻滚

如同海市蜃楼的喷霭吐雾

 

源头,精确显现的源头

像核的偷偷扩散与无声的爆炸

毒气平和地弥漫

从幽州遮住神州,吞没海洋,沦陷了太阳

 

这是上苍布下的暗示?还是被隔离

 

霭大胆地走上史的前台

霭是魔鬼现在上方的约法

霭是蛊的气息胜利地标记它的疆域和领空

 

2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旧的太阳陨落,新的太阳再也没有升起

 

转动的旧尸首

车轮翻滚    太阳就是喷出的尾气

 

如果你一定要称出被粉碎者的重量

 

那么天秤的一头是旧宫殿里的野鬼尸魔

另一头是包裹在城头的雾霭

 

 

密室。飞滚着。遗弃了大地的真相

抛弃了父母之血

 

排泄出独有的新天

 

像墨杜萨热爱它头顶上的蛇舞盛会

像塞壬喉舌里的海洋   留住了太多的人生

 

啊,蛇蛊的最后一个,蛇舞的最后一场

啊,红海洋像纸钞一样兴风作浪,沉浮暗箱的情欲

 

奔腾的红海洋是惟一的光,席卷着大地

一页页翻滚着

装订着密室

 

 

3

 

 

 

大地是个被遗弃的孤儿。

天空一眨眼就失守了,关押在九重之外

还是逃生海外

 

 

神像崩塌得干干净净

能够回来的神灵能有多少  还保持着真身

 

 

它轻易攻破天空和人生的防守

无处不在

弥漫的战争    多么温和,化解所有的抵抗

消除了所有的预警

 

毒气试验的人在东厂

毒气实践的人在西厂

毒气传播的人在北厂

疫气弥漫的人在南方

 

 

4

 

 

洞窟站起来

一层层地涨成天顶

 

藏娇与献身者的夜情被凝固着搅拌着

机械地,钢性地暴涨

 

喷射的永远是雾霭

 

罂粟花大面积在空中复活

娇艳地滴下所有的狂欢

 

它们又倒回到黑白电影的时代

黑的是心白的是屁股

 

屁股坐着它自己的天空

排泄着它自己的天层

倾倒着它自己的天宫

 

什么别人的都可以轻易地剪辑掉

 

什么人都必须按自己的剧本表演密室剧

导演是绝对的大流氓

印钞厂是表面的制片人

 

多少青楼被抬举得珠泪横流

 

如果不把自己最快地耗成一堆白骨

再长成夫人和妖精

谁就得精尽气绝

 

 

5

 

 

王后只爱牛市

第二代只爱着迷宫

 

人,是短小的,被耻笑和遗弃

人性和人性像两个排气孔,被车轮怎么也抛弃下去

 

 

如果是列车和飞机,就能把时代拉得更长远些

幽冥之都盘旋着火车

如果不附会僵尸怀抱着白骨夫人

老人斑都会被巅掉在地

 

掉在地上再拾起来,反正没有人能看清

 

灰朦朦,永远不要说清道明  难得的糊涂虫

爬向癌的骨架   瘴的结构   毁灭的大纲

盗贼盗走一切就潜伏无踪

 

6

 

 

天命被洗劫一空,只剩下蓝天与北风怒号

现在连风都死寂了,空荡荡的天空

堆积欲望的裹尸布     早没有一只飞鸟可以自由飞翔

候鸟都死在路线上

高压线烧焦在接头接尾密谋的路线上

 

 

它们造出一个这样的新天

车轮下土崩瓦解的新地,耗尽几千年的精气神

坚挺着洋高炉  烧干大地上的亡灵

 

它们飘荡新的天命,编造的天堂

在空气上种植人婴果

机肚里的神话都将爆炸在北漠

没有人能逃到一个业已灭绝的魔国

 

一个钢铁的天国辗压所有人的头颅

轧扁了所有的思想  鲜血的海洋正在变得黑暗

它们被污染的血,杂种的血,生满寄生虫

没有一个愿意经历阳光的体检

 

它们的天国就这样低飞,消逝在黑发丛中

繁殖成精的虱虮跳蚤

 

最大的是老鼠,挖空无数眼洞成为必须的眼球

黑老鼠是实验好的硕鼠大王白老鼠正在摸索鼠疫传播的N

 

妖气昭昭,连老天爷都说不清真相

欲火燎原,从怒放百万倍的野心烧干江山的脊梁

 

 

7

 

 

 

毒气四溢,天空的试纸检测群鬼群魔的呼吸喷吐

蘑菇云编织的网罩住七曜,像核弹头击中诸神,死去活来

一个月没有看见天日,一年没有看见祖国了,它们还能否再归来

母邦向南逃去,漂洋过海孤立在礁岛,存留的蓝布条

黑灰的大魔窟喷射着黑墨团

 

多少毒素聚积着生成着编织着毒网

打开山条撕下神符窜出的万魔千鬼有了飞黄腾达的天堂

 

啊,每一次榨取,每一次盗采,七窍流毒的都在高处

每一个妖精魔鬼都有盘踞在头顶的气数

 

上天将由它们命名并组成!

 

 

8

 

那些把好东西有用之物都用极端之法取走

就像杀生取走麝香留下的却是死亡

盗走的象牙留下腐尸  如果成精了才会登堂拦路

 

恨不得一口气掏空大地的心脏,耗光所有的矿藏

挖出一半是火焰另一半必是冤气升腾的黑暗

 

 

9

 

没有事物可以飞高,像一只只鸭子和鸡子

扑腾出的天空   举手可摘得任何利益

 

黑烟的柱上垒满黑暗的巢穴灭色的藏毒洞

一半的毒侵入大地的内心另一半却步步高升

 

天空是免费的厕所

 

撒旦工厂偷排的黑暗私收的却是白花花的银行

印钞厂汹涌的黑水和汗血涂染万物的灵魂

多少废物和毒物盘踞到了头顶,登上天堂一级级台阶

 

像蛊熬出了头  蒸死历史时间

毒素表代替晴雨表

 

 

10

 

老毒物自食其食

没有谁能逃过

这是魔的公平,比魔更恶的人

并不能摇头摆尾喷出多少平蓝色天空专用特供

 

阴影蒙上每一颗心头,染上每一页肺

三年就完全改变颜色   永不褪色

萌动着癌变   癌是大海是物流的必然归宿

毒霭的棺材飞行在大地上成为惟一的气候

抬棺材的老板和毒龙蛇  必将横死街头

 

 

11

 

 

它们的时间不多了,像一只蝎子的寿命

它们的时间很紧,像河豚上案的刹那

一步就要到了,抵达了所有

 

从这一张座椅到另一个更高的座位

要挖光所有的煤,发出所有的电和暖

要发生所有车震,哪怕是临终临捕之际

要炼出所有的油

 

车轮上绑着两桶油,举世最贵最劣质的油

车震的活塞抽动着最飞速移动的房市

性抽搐在钢铁的疾驰和停止中

 

无数魔鬼都有了机械的躯壳,高速地奔腾

要抢光所有的利益

 

油罐车不能减速一旦停下来

不是车祸就是爆炸腾起满道路的毒蘑菇

 

 

12

 

做新郎开宴席的时候就将洗净擦的天空放出来放风

宴终会罢再关回去

 

锁上锁上上开关的天空像一堆成精的灰骨头

他做新郎的时候就装扮成白骨精

他入土灰飞之际就满世界都是灰色收入

 

源头,源头,北方的灰指甲和黑心脏

无数冤魂集结的上空耸立黑烟囱是众生的必由之路

 

 

 

13

 

榨尽水土里的所有,所有长河都是污秽的

将上天勒索得一无所有,将上苍描黑抹灰

建设天空的乌托邦,气象万千的排放站

映现最顶层的气脉描绘天国的真相

 

海市蜃楼抬起悬河的身子腾空而起

喘着成精钢铁的粗气

 

从废钢铁到成精钢铁,引进新的魔法

钢铁在飞舞在奔腾将天空淬火得烟柱翻滚

铸成所有钢性   又踏上倾销世界的征程

 

所有钢性长城扩张到哪里,大地就千疮百孔

外国月亮和太阳与星星都比华夏的又圆又亮

直到黑咕隆咚如万古黑窟魔窑

 

 

所有的标准降低再降低

所有的责任消释再消失

所有的权力扩张再扩张

所有的光线微弱再微弱

 

垄断的寡头和巨头每降低一个标准就获利亿兆

把最黑暗的引进来把最歹毒的进口来就堆筑金山银窟

 

黑暗和毒蛊掐死的天空是不可言说的禁忌

灰暗和毒流埋没的大地山川是不允呐喊的法条

 

14

 

脑满肠肥的阶级  流尽最后一滴蛊汁才会寿终

一个个董卓   在万丈欲火中火化寻找着替身和谱系

身上流的油填满所有的地沟

冒出的烟柱如一条条毒龙吞噬着大地冲上高空

 

欲火如地狱之火流布  火烷冠服更光鲜

在太平洋没有烤干之前   它们拥有无数张蔚蓝色的护身符

来自魔鬼国度的殖民者   对太阳只有比喻一次次沦丧的盗版

 

15

 

谁偷走了我们万古的太阳    谁流放我们大和小的太阳神

谁睁着枯井的眼套到月亮里的女神,雄起千万根乌龙烟柱

谁偷走了我们的大地,我们万古清澈的河流永恒屹立的青山

谁天天欲望盗走华夏的灵魂,并偷偷出卖给撒旦兑换到泼天富贵

谁盗窃了我们万古的家园,却还给了一点纸钞上的泡沫

谁盗走神庙社稷里的一切,还给一个猜谜的迷宫

 

是毒霭,哦是毒霭,万年未有的大变

失盗的天空和大地,不见沧海也不见桑田的魔法剧变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