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树华的博客

  处 女 地(小说)五、荀老师与高特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牟树华 |  浏览(1489)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7-01-13 15:47:07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13 15:47:0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说)

五、荀老师与高特灵

 

荀靖华的父亲荀老师,是县一中的退休教师。荀老师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从教近40年,是本市教育教学界首批业务拔尖人才,享受省政府特别津贴,中教特级教师。荀老师的身体一直很好,老年人常见的“三高”与他无缘,心、肝、肺、脾、肾所有内件,件件优良。老伴去世后,自己住在学校大院里。本来平静的日子,从去年春节后突生麻烦,荀老师的前列腺出现问题,并且越发作越厉害、越发作越频繁。前列腺这病平时对生活并无大碍,只是发作起来排不下尿来,严重了就要插管导尿,很折磨人。今年清明节前又发作,在县医院做“核磁共振”发现有可疑病造,由于荀老师的特殊影响,县医院不便冒然下结论,建议到上级医院复查确诊。县教育局安排了车辆,还安排一中退休的老校医与荀老师家人一块进京,托人在协和医院挂了专家号,经过专家会诊和仪器反复检查,确诊为“前列腺癌”,并且已经转移到淋巴、肾脏等器官。院方建议手术,荀靖华把两个姐姐接到北京商量,一致认为老人开明一生,对生死之事看得很开,于是决定把实情告诉老人。其实老人对自己的病早有思想准备,加之住进协和医院后,各种检查手段及医生的会商交谈,都指向了人们不愿看到的那个结果,荀老师心知肚明。荀靖华把实情告诉老人的时候,话未说完,已是泣不成声,两个姐姐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荀老师却笑了,对床前的三个孩子说:生老病死,人之不可抗拒。我已经八十有二,还做什么手术?省出床位给更需要的人,我死后也落个完整的尸首。于是决定放弃手术,保守治疗。

荀老师的病不发作的时候,吃喝起居不像个病人。发作起来的唯一症状是排不下尿。只要能正常排尿,荀老师和正常人一样。从生病开始,荀老师试用了若干种的专治前列腺病的“良药”,包括那个电视广告上的自来水管子,本来漓漓拉拉出水困难,一盒神药从水龙头上空飞过,管子里的水哗哗哗哗流了下来。但是生活中并没找到此等“神药”。更让人对服药失去信心的是,经常是已经按规定服了一个疗程又一个疗程,一天也没停药,照样犯病。前列腺病友流传着一句话:百药难入前列腺,千真万确。住院期间,一住年长的老护士长给荀家父子提供了一个偏方,并详细介绍了偏方的来历。老护士长说:医院里经常入住一些老干部、老知识分子,大都是多种疾病于一身同时发作,因此,便多种药品同时服用。医护人员发现,有些高血压同时也有前列腺病的老人,在服用降压药的时候,排尿正常。血压正常了停了降压药的时候,前列腺便很容易发作。于是悟出一个道理:降压药一般有减压和收缩功效,所以无意中对前列腺起了抑制作用。多种品牌的降压药物中,又以一种叫“高特灵”的小药片效果最明显。于是护士长建议荀老师试一试这个偏方。护士长还反复强调:给没有高血压病的人服用降压药,是违规的,再说,医院也不提倡用偏方治病,这仅是我个人的建议,不是院方的治疗意见,还要说明的是,因人的体质各异,这个偏方对有些人很灵,有些人不灵。荀靖华和父亲谢过了护士长,决定一试。荀老师的血压之正常令人羡慕,82岁的老人始终保持在80/120的极好状态。于是服下绿豆粒大小的药丸的二分之一,荀老师并无不适之感。按照老护士长的建议,先是每天服一次,半片;服用一周后减为两天一次还是服半片,如此坚持一个月竟然一次也没犯病,并且排尿情况大为改观。老护士长说,老人从未用过降压药物,所以格外敏感,效果也就格外明显。于是父子谢过老护士长,出院回家。“高特灵”救了荀老师,也极大地解脱了荀靖华。

出院两个月以来,父亲的状况一直很好,荀靖华得以睡个安稳觉,皆大欢喜。没想到好景不长,前天凌晨荀靖华在睡梦中被电话惊醒,赶到父亲床前时,老人已经被折磨的走投无路,泪眼汪汪。荀靖华知道父亲自觉自律的要命,必是从半夜就尿不下来,自己折腾自己不好意思给他打电话,强挨苦撑,熬到天亮才打电话叫他。荀靖华立马把父亲抱上三轮车直奔医院。又是插管、导尿、输液。忙活了半天安静下来的时候,荀靖华问父亲:那“高特灵”也不管用了吗?父亲诺诺,似有隐情。荀靖华又追问,父亲才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承认:出院以来一直很好,我以为我的病好了,还以为医院可能是误诊了,于是便把“高特灵”给停了……

“唉,我的老爷子哟……”荀靖华对天长叹。

 

今天荀靖华离开他的文印部来到病房的时候,二姐已经给父亲送饭来了。

荀靖华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大姐早年在农村结婚,住在农村的老家;弟弟荀靖彬10年前去了深圳,如今是“家大业大顾不上老爸”,只是每年国庆、春节,给父亲汇来大把的票子。荀老师不想票子想儿子,从年青就不会骂人的老人常骂这个“小孽种”。二姐荀靖琴与他们同住这一小县城,但是父亲生病后,可能还因为是泌尿系统的病,还是愿意长子荀靖华服侍。于是用荀靖华自己的话说:照顾父亲晚年的重任,历史地落到了我荀靖华身上。其实荀老师在很长时间里并不喜欢他的长子荀靖华。荀老师说,他对荀靖华有两个想不到:一是想不到这孩子从小读书如此偏科,偏到了病态的地步;二是想不到人人都说这孩子业务水平高、工作能力强,干到快40岁的时候,却丢人现眼地落聘下岗了,这让荀老师难过了很长时间,觉得无脸见人。只是这几年下岗失业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并且儿子下岗后干得还可以,让荀老师觉得稍稍找回了一些面子。

荀靖华看到父亲已经输完了液,正在吃二姐送来的饭,心情轻松了许多。床前坐了一会,走到父亲病床前的床头柜跟前,取出一个小药袋子,用嘴吹开,问父亲:爸,“高特灵”半片,吃了吗?父亲说吃了,荀靖华重又坐回床沿,翻看父亲床头的报纸。先是一张省报,父亲见他看报,说,有你的稿子,吹捧你老爸也不事先打个召乎。荀靖华翻到“副刊”版,果然有他的稿子《父亲的对联》。荀靖华低头看下去,看了个开头,荀靖华把报纸一扔,说:“这么点稿子,还给删了整整一段……”父亲已经吃完了饭,听儿子这么说,不悦:“这报纸是你自己家的,都不删,多占了版面,别人就不发表了?”父亲说着,拿起报纸看了几眼,问儿子:“哪个地方删了,我咋看不出来?”荀靖华说:“这里,有介绍你工作情况的一段。”荀老师又看,说:“应该删,这样就挺好。”荀靖华又翻开当天的《晚报》,副刊上也有他的一篇稿子:《文人下海的苦与乐》。荀靖华扫了几眼,轻轻笑了笑,说:“这还差不多,全文照登。”最后,荀靖华的目光落在他那篇稿子的结尾处,那是他诌的几句打油诗:

岸边无限好,

海中亦峥嵘。

是岸还是海,

劝君三思行。

荀靖华扔下报纸的时候,若有所思。

荀靖琴正在收拾好父亲的饭盒,问荀靖华:你们公司要拍卖了?荀靖华说是。姐姐说,你不是说你们内部买下来吗?咋又对外拍卖?荀靖华觉得一句半句说不清,自己也没必要给姐姐说那么清,便叉开话题说:你手上还有多少能活动的钱?姐姐说,靖彬汇来的,咱爸爸工资节余的,我都记了账,凑个整数就存个定期的单子——怎么,你应该管钱却当甩手掌柜,咋又来查账了?荀靖华笑了笑说,不是查姐姐的账,说不定我要借用几天。姐姐说,钱本来就是你们的,俺不过是个义务保管员,你爱咋花咋花。荀靖华的两个姐姐,都顽固地坚守着中国人的老传统:只有儿子、孙子才能继承父辈的财产,女孩子只能对娘家作贡献,无权索取。荀靖华问钱,是未雨绸缪,入股时如果缺口太大,就要井里无水四下淘了。

荀靖华的手机来了信息,是孟庆萍发来的,内容是两个标点符号:?!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祝小年快乐,吉祥如意,大吉大利!


发布者 :杲文川 (2017-01-20 12:28:23)  回复

又一篇精彩之作:您与善良的人性贴近了,您把五味人生看透了--正能量啊!
请点下址,直通俺的海南新作《在三亚任摄影顾问及与影友同采风的日子》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007217_p_1.html

发布者 :周确 (2017-01-14 08:11:44)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