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辉的博客
罗文辉的博客是主人罗文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开设的博客,旨在宣扬习近平同志“干孙子”罗文辉同志的思想。
  罗文辉:身在官场必须是非分明,恪守原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罗文辉 |  浏览(7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1-14 13:20:2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14 13:20:26  
  本作品所属分类:直谏不讳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罗文辉:身在官场必须是非分明,恪守原则
 
    近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部长兼中共教育部党组书记袁贵仁先生在公元2015年1月30日公开表示“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而他过于“悲观”——在中共的地盘,多数高校唯唯诺诺,从不敢逾越所谓“红线”,何来“攻击诽谤”和“抹黑”一说?既然是“攻击诽谤”、“抹黑”,就必然存在这么一个定性基础——无中生有,而不是控制公民的自由言论、迫害公民的人身自由。然而,袁贵仁先生在发表这些言论的同时,他在其发表的文章上署名标注为“中共教育部党组书记”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党组书记”,可窥见其“奴性”的根本——我是中共最忠诚的“狗”,早就忽略了人民的存在,忘记了人民的疾苦,也从来没有真正明白“教育为何物”这一职责所在。
    非但如此,袁贵仁先生带头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发起挑战,企图又一次地公权私用,说“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而忘记曾言过的海口——“引进更多外国教育不怕西化”(袁贵仁先生在2011年全国两会上的表态),忘记“西方价值观”的涵义——人权,以及法治、民主、自由、电灯泡、计算机、马克思等皆为西方舶来品,忘记民主、自由、法治早已被写入社会主义价值观,忘记自己的乖儿子、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袁昕在2013年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非法送审了价值十几亿的“袁氏教材”,忘记他和同僚一起违法犯罪的事实——其身不正何以正人,忘记李克强叔叔翻译过《法律的正当程序》,忘记王岐山爷爷推荐过《旧制度与大革命》,忘记习近平爷爷曾演讲时说过他读过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忘记“共和”的理论源自海外,忘记“共产”的哲理源于苏联……甚至,他忘记自己所用的手机、电脑和所穿的西服等都源于西方——“袁大头”本身就是十足的被西化的“败柳”。
    而他所撰写的《袁贵仁:青年师生是敌对势力渗透分化的重点人群》更是无稽之谈,说什么“充分认识做好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重大意义”、“准确把握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不断提高做好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能力”,都是在否定他曾经所做的一切,承认他曾经严重失职渎职——“袁某人没有认识到要做好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需要、没有准确把握住高校宣传工作的着力点、没有做好高校宣传工作”,就应该被中共问责,应该被中共罢免——无用的“废物”。
    回到现实,我们看到的是这么多“废物”还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要人民为他们的脏屁股舔干净,要人民闻他们放的臭屁!《求是》在公元2015年2月2日刊文:《攻击教育部长“底线观”是对中央不满 应高度警觉》,而我看到的不是人民无理的攻击,是一只被西化的中共的“狗”在狐假虎威,在恐吓威胁那些勇于“摆事实、讲真话、说道理”的中国公民,在人为地制造中国特色的“白色恐怖”啊!
    正如评论名人曹林同志在2015年1月27日的《中国青年报》发表的评论所言,“批评”和“抹黑”不是一回事。又如时任孙中山先生创建的中华民国的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在北京大学的就职演说时所说,“平时放荡冶游,考试则熟读讲义,不问学问之有无,惟争分数之多寡;试验既终,书籍束之高阁,毫不过问,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责,文凭到手,即可凭此活动于社会,岂非求学大相背驰乎?光阴虚度,学问毫无,是自误也”。而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袁贵仁先生竟连一段话、一篇文章都写得狗屁不通,写出的尽是假大空的流水账,枉为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枉为曾经所担任的教育职务。诸如此类现象能在袁贵仁先生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说明不是个例,而是当今中国普遍的社会现象,是中国当代教育体制的痹症——再不改就继续祸国殃民,祸害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公民。
    更何况,作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在2014年12月12日发表过题为《文艺评论说真话要勇气还要民主的环境》的评论文章,指出“说真话、讲道理,这是对一个人的基本要求,看上去似乎并不难,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不少文艺评论却很难说真话,也不大讲道理”这一积蓄已久的社会问题,认为“说真话、讲道理,还需要学术民主、艺术民主的环境,演员、导演、作者、出品单位、制作方,不能不没有胸襟,不能听不进批评,这种批评对文艺是促进,对自己更有益。文艺作品应该百花齐放,而文艺评论也应该百家争鸣,在说真话、讲道理的前提下坚持自己的观点,在多姿多彩的批评中推动文艺创作的繁荣”。可以说,这篇评论文章绝非《人民日报》这家报社的记者或编辑或评论员所写,而是习近平爷爷所为——在中国,除了我,也只有他敢写并能在报刊上公开发表如此真实而深刻的言论。而我提出这篇评论文章,要说明的是不仅文艺方面需要“说真话、讲道理”的作品,还有社会生活也需要“说真话、讲道理”的真知灼见;不仅文艺创作上需要“民主、自由”的土壤,还有社会生活中也需要“民主自由”的空气;不仅演员、导演、作者、出品单位、制作方没有开阔的胸襟、听不进批评,还有多数学生、教育工作者、行政官员等同样严重缺乏开阔的胸怀、一点儿批评建议都难以听得进。而这又说明什么呢?说明自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开化方面极其欠缺,在教育方面极其薄弱,在探索创新中毫无进展,完全退化到中华民国前那封建专制下的“固步自封、墨守陈规”的地步,也让国人渐渐认识到“固步自封、墨守陈规”不是封建专制下特有的产物,而是任何时代下都会复燃的“死灰”。
    且说身在官场的他们早已是非不分——@小鲁迅001 录制的《金牌调解》的节目也可体现,早就丧失原则,而华夏子孙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肆意蹂躏、践踏我们生活在底层的同胞呢?面对“袁大头”那日系派的作风,中国公民应该自我反思,应该自我校正,应该“见不贤而内自省”。而对于“袁大头”的倒行逆施、祸国殃民的做法,中国公民应该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同像“袁大头”那样的“叛徒”给予猛烈地回击,将那些“走狗”的命狠狠地革了。不然,中国公民只能在他们的强权奴役或迫害下继续苟延残喘地过着生不如死的炼狱生活,只能永远在他们的毒手下垂死挣扎,只能“非正常死亡”于他们的股掌之中。
 
(本文于2016年6月中上旬左右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有关同志转呈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习近平同志亲阅。作者:社会公平志愿者、中国中央电视台通讯员罗文辉)

注:此文曾遭新浪博客编辑恶意删除,遭遇记录如下: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