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洁的博客

  千辛万苦大串联之一: 1966年“十一”前后的两次串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廉洁 |  浏览(898)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7-01-15 21:01:47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15 21:01:47  
  本作品所属分类:遥忆当年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668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接见红卫兵,来自全国各地的约100   红卫兵受到接见。95日,中央正式下发《关于组织外地革命师生来北京参观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通知》,从此开启了外地师生进京、北京师生走出京城,迈向全国的脚步,全国范围内的红卫兵大串联开始了。

我所在的北京八十中学高二4班大致分成两派——“反到底”和“井冈山”,我是“井冈山”的,我们班同属此派的共有9人,我们袖章上印的字是“刺刀见红战斗队”。文革开始后,先是破四旧,我们这伙儿没有参加校内破四旧活动,而是走向社会,和北大附中、47中的几个红卫兵组成一个小团体,到社会上破四旧去了。在无轨电车二厂折腾一个溜够后,我们随即卷入串联大军,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串联之旅。

我们选择的路线是先北后南,9月中旬从北京出发,一路北进,第一站来到鞍钢。这是我国最著名的钢铁厂,承载着为国家生产钢铁的重任,他们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是我们心目中的功勋、英雄。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出钢、出铁的壮丽,领略了重型工业的庞大,还见到了著名劳动模范、老英雄孟泰。

离开鞍钢,我们继续北行,在快到齐齐哈尔的一个叫萨尔图的车站下了火车,这里就是叫响全国的工业战线上的旗帜大庆的所在地。在这里,我们参观展室、和大庆家属座谈、帮她们干活、到王进喜所在的1205钻井队体验“铁人精神”。在这里,我学会了一首《干打垒之歌》,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歌里的部分词句:“嘿嘿哟嗬,嘿嘿哟嗬,飞起你的夯呦抡起你的锤呦,挑起那担子快如飞歌声如春雷。嘿嘿,干打垒呀干打垒,干打垒呀干打垒,一座座土房是大庆的里程碑呀咳哟。记得当年入荒原哟,红旗哟引路战鼓催呀嘿哟。是干打垒呀干打垒,干打垒呀干打垒,让千军万马扎下营呀,干呀嘛干打垒呀,任刺骨寒风阵阵吹呀,干呀嘛干打垒呀。我们大庆人哪,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进哪,向前进哪,惊醒了沉睡的荒原,把古老的岩层钻呀嘿钻呀嘿钻个透呀嘿哟……”离开时,大庆人送给我们每人一小瓶石油原油,我们捧如宝贝,带回北京。回京时,是在齐齐哈尔火车站上的车,我们和在大庆结识的北京太平街中学的几个初中小孩儿一个车厢。因临近十一,已经没有什么人乘车了,诺大的车厢里只有我们十几个红卫兵,空荡荡的。到了晚上,冷得一个个发抖,根本睡不了觉,我们就在车厢里乱跑乱窜,乱唱乱跳,打发时间。

这次东北之行,我的同学、战友、伙伴是:李均田、赵凤琴、吕毓良、张明、韩建民,别的还有谁已经记不清了。

十一过后,本计划往南走,但是班里几个女生提出想和我们一块儿出去串联,其中富俊荣同学在兰州有亲戚,问我们可不可以先到兰州?可能是男生嫌女生累赘,没接这个茬儿自己组团先跑了。我和赵志敏一商量,还是以同学情谊为重,于是决定和这几个女生一块走。

经过长途跋涉,我们一行6人来到兰州。富俊荣找亲戚去了,我和赵志敏、高秀珍、宋瑞安、付秀琴安排好住处立即来到黄河边上。虽说在课本上、电影里多次见过黄河,对它的雄伟、壮阔早已熟知,但是走近它的身边,还是不可遏制地被它所震憾。眼前的黄河一眼望不到边,混黄的河水奔腾着、汹泻着、翻卷着向东流去,浪花拍打着,追逐着,发出很大的声响。 岸边有个老人正在收拾羊皮筏子,这羊皮筏子没有多大,现在回想也就两平米左右,一排木头(或竹子)平铺着拴在一起,下面捆着几个吹得鼓鼓的羊皮,非常简单。我和赵志敏一看,不约而同地想坐坐这个筏子。谁知刚一提出,老人立刻拒绝,我俩不死心,说尽好话,百般央求,老人却是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我们俩最终也没能坐上这个羊皮筏子。现在想起来不免有些后怕,幸亏老人没让我们俩乘坐,不然羊皮筏子下到水里,肯定会完全摆脱人们的控制,而随飞流直下的河水一泻千里,那我俩的小命可就真的悬了。

当天下午,听说离兰州不远的刘家峡水库正在建设,一些和我们同住一处的其他地区前来串联的红卫兵要到那儿去慰问,于是我们决定和他们一块儿去。来到工地天色已晚,工人师傅热情地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红卫兵小将,在工棚里向我们介绍水库的建设情况。我们装模作样地听着,其实也不知道听懂了多少。后来有人提议,让红卫兵给工人师傅表演节目,经商量,我和赵志敏等唱了一首歌:“天上布满星,月芽亮晶晶……”天知道唱得怎么样,反正是心意到了,掌声也还热烈。

第二天醒来,高秀珍她们几个好像商量好了,一致提出要回北京,回家。我和赵志敏傻了,到兰州才一天,怎么就想家了?于是苦口婆心好言相劝,无奈,她们几个去心已定,任你说破大天也还是要回家。我俩只好带着她们到火车站,寻找回京列车。途中,我们经过一片瓜地,看到绿油油的西瓜,个儿虽不大,但很诱人,老乡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让我们过去吃瓜,并宣称,尽管放开肚子吃,这个瓜不要钱,只要把瓜籽吐到摆放在那儿的大桶里即可。我们也就不客气,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这个瓜别看个头小,籽却特别大,特别多,吃一嘴恨不得吐出半嘴的籽,经老乡解释我们才明白,原来这瓜和一般的西瓜不一样,名为打瓜,专门留瓜籽用的。

吃过西瓜,继续向火车站走。来到车站,早已是人山人海,好容易找到去往北京方向的火车,里面却都挤得满满的了,车门处还堆满了人,有人正从车窗那儿往里面爬。我们问高秀珍她们这么挤还走不走,她们坚定地回答,走。于是我和赵志敏找到一个稍微清静点的窗口,把这几个同学一个一个地往车厢里面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们全都塞进去了,我俩早已是满头大汗,累得坐在了地上。

她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原本想在兰州再呆上几天,到大学里看看大字报的,可是经过这一通折腾,也不想再呆下去了,干脆,我们也走。

去哪儿,好像自己说了不算数,还得听天由命,看看有往哪儿走的火车再说。一查,有到宝鸡方向的,于是我俩你拉我拽地从窗子爬进车厢,找个稍稍空闲之地猫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车开了。又不知过了多久,车到宝鸡,我俩下了车,又是一脸的茫然。继续寻找下一站……

从此,我和赵志敏相携相伴,历时两个月,连同兰州在内,走过了10座城市——兰州、成都、重庆、昆明、桂林、遵义、贵州、株洲、杭州、上海。

 

    196695日,中共中央下发文件:《关于组织外地革命师生来北京参观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通知》,通知中规定,革命师生来京参观一律免费乘坐火车,在京时的饭费由国家财政开支。通知一经发出,各地红卫兵在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串联。

    外地革命师生一下火车,立即受到北京红卫兵的热烈欢迎。

    鞍钢是新中国最早建成的钢铁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共和国钢铁工业的长子。图为1960年代初的鞍钢一瞥,和我们串联到那里时见到的一样。

    鞍钢的老英雄孟泰,全国劳动模范。串联到鞍钢时我们见到了他。

    早就听说大庆家属特别能干,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集体,新华社曾专题报道过。这张照片就是为那篇报道而配发的。串联到大庆时,我们和她们曾近距离接触。

    这就是黄河边上的羊皮筏子,与我们当年所见相比大了不少,但是基本的样子没啥变化。

    如今乘坐羊皮筏子成了黄河旅游的一个项目。如果有机会再到黄河边去,我一定得坐一次,弥补50多年前的遗憾。                     (照片选自网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我还暗自奇怪呢,怎么串联只有你跟赵志敏,原来那4位都提前撤了!

发布者 :南书房 (2017-06-28 15:02:34)  回复

廉大姐“大串联”时期走了不少地儿呀!政治不说,但一定增长了不少见识,更是开阔了眼界!四九第一天,振宇向廉大姐问暖喽!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01-17 16:41:25)  回复

串联时,我才15岁,家里不让去,只到了天津。羊皮筏子我在宁夏沙坡头坐过,挺惊险的。

发布者 :杲文川 (2017-01-17 10:15:13)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