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晓春的博客
    用第三只眼看世界……
  富文与陈诚的交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史  富文  陈诚  文化 
  发布者:富晓春 |  浏览(20410) 评论 (7)  | 发布时间:2017-02-15 14:27:1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2-17 16:26:34  
  本作品所属分类:风土古韵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富文与陈诚的交情

 

    文/富晓春

 

 

 
 
富文,又名毓南,字郁斋,乳名体仁。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农历二月廿八日,现浙江省文成县西坑镇梧溪村人。196563,富文在台北逝世,享年72岁。富文少年争强好胜,性格叛逆,喜反骑牛背牧牛,曾宰邻家猪崽以学屠夫。长大投军后,他威猛无比,先后经历了北伐、东征、抗战等战事,最终成就为一名战功赫赫的中将司令。他极力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主张停止内战、共同抗日,并致力于军事教育,功绩卓著,被人称誉为“细柳将军”。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戎马生涯中,富文与国共两党的众多历史人物都有私交,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42年,他道经延安时,受到了毛泽东、朱德等中共领导人的接见,并设宴款待。他最崇仰张学良将军,对这位胡帅之子——少年得志的马上英雄佩服得五体投地,素有往来。富文一生私交最笃,可谓莫逆之交的,当数曾一度成为国民党第二号人物的陈诚。虽然他们的政治主张,尤其是在晚年时期不甚相同,甚至相左,但他们的交情却一直牢固地维系着……

 

(一)

 

富文与陈诚是同乡。陈诚(1898-1965),字辞修,小名德馨,别号石叟,出生于浙江省青田县高市乡外村,父亲是晚清诸生。富文的出生地梧溪村,当时属青田县管辖。富父寿远,字秉谦,号松庭,为前清生员。富母是个大家闺秀,温厚勤俭,相夫教子,富文七岁时母即过世。富陈两家家境相当,均有几亩薄田,但都不甚富有。

 

两家居住的村落相距数十里地,且有崇山峻岭阻隔,小时两人并不相识,但却都崇拜一代乡贤刘伯温协助成就朱元璋帝业的过人气概,可以说是在同一种文化背景的熏陶下成长的。

 

19187月,富文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保定军校第八期,因此与陈诚成了同学。陈诚因错过了考试时间,入考成绩又不太理想,据陈木云《青田百名将军录》载,他是经其父同科秀才、驻福建皖系中将国会议员杜志远保荐,作为备取生替补入的学,所以比富文迟数月进校。

 

保定军校是当时规模最大、设施最完整、学制最正规的一所军事学府。它引进了德国和日本的先进军事科学技术和军事教育体制。设步兵、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等5个兵科。富文学的是辎重科,陈诚学的是炮兵科。新学员一律先到基层连队锻炼9个月,学习基本的军事知识,期满合格后再升为正式学员。

 

那个时候,陈诚人长得偏矮、瘦小。而富文长得人高马大,且又年长几岁,因而他总是以学长自居,对陈诚生活倍加照顾。陈诚除了与同科同班的罗卓英、柳志明等要好外,科外就数与富文交情最笃。

 

当时,正处在“五四”运动前后,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谈论天下大事,交流各类新思想、新思潮。直皖战争爆发后,军校被洗劫一空,被迫暂时停办。富文与陈诚约定暂不回乡,与同学们组成“复校同学会”,四处奔走,大声疾呼要求复课。

 

在军校期间,富文各门功课优异,陈诚稍逊色些,但训练项目都很突出。他们还是田径场上的“常胜将军”。因昂胸挺干,膂力过人,单杠、双杠、木马等,他们样样在行,且能玩出花样,无人能敌。

 

富文后人至今流传着这样一桩轶闻:某假日,富文、陈诚跟一班同学到北京天桥玩,看到一卖艺者正在耍吊环,同学们怂恿他俩上前比试。结果卖艺者输,众同学折服,轮流为他们洗三个月臭袜。

 

当他们从军校毕业跨出校门时,中国历史正处于动荡不安的变革时代。他们满怀着各自的理想和信念,匆匆惜别,各奔东西,后来由于战乱信息阻隔便逐渐失去了联系。

 

(二)

 

19226月,27岁的富文从军校出来以后,即来到了最偏僻的基层部队,从下级军官做起,辗转南北,开始了艰苦的戎马生涯。他依靠自身过硬的体能素质,以及超人的军事才能,逐渐发迹成为民国时期的一位赫赫有名的将军。

 

有人说富文是靠陈诚提拔重用的,其实这是一种讹传。富文神情威严,刚猛有余,个性极强。与富文同赴台湾的堂侄孙富焕荣,称其“驭下甚严,从属敬畏,下情不敢上闻,怀才之士远之”。陈诚发迹成为蒋介石的红人后,众多青田同僚依仗与陈诚的同乡关系,纷纷前往登门叙旧,拉拢关系,而富文偏偏不与陈诚联络。

 

一直到了数年以后,陈诚因公务要召见他,两人才得以在陪都重庆山城重逢。对此,《富氏宗谱》中的《文公传》有详尽的记载,富文生前亲友及其后人更是津津乐道。

 

19458月,抗日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时任豫西警备中将司令的富文,突然接到军政部部长陈诚的手谕,招他火速赶赴重庆,将要赋任新职。

 

“睽违有年”的同窗挚友,终于见面了。他们像当年在保定军校一样,手挽手肩并肩坐下,“互叙今昔”。当陈诚问及这么多年,为什么不与他联系?富文坦言:你的官当大了。我与你既是同乡,又是同窗,我不与你联系,既是避嫌,也是怕你树大招风。

 

陈诚见富文“容色无华”,精神萎靡,便问他身体可安否?富文实话实说:“严重痔疾,痛苦难耐。”原来,此前富文在豫西禁烟禁娼,整饬民风,昼夜操练,操劳过度患疾已多时,无奈所在的豫西缺医少药,便一直拖着未治。

 

陈诚“立命属员陪侍”,送他到重庆陆军医院,并找来最好的外科医生给他“割治”。住院期间,陈诚亲自到医院“问疾”,守候床前寸步不离,百般照顾。

 

当时驻上海后勤总部第一补给区司令赵志垚,字淳如,因另有任用,陈诚亟盼富文“康复履新”。富文未出院,上头任命即到,先暂任后勤总部第一补给区副司令。富文出院遵医嘱,需在重庆静观休养。赵志垚“迭电敦促”,急等富文前往接替。陈诚便安抚富文,嘱他尽管养病,履新之事由他调停。富文完全康复后,于翌年春赴申正式就任,数月后即荣升为后勤总部第一补给区司令。

 

至此,两位人到中年的挚友,对昔日那份情谊,倍感珍惜。他们虽分隔两地,公务繁忙,但空闲下来总拍电报或打电话互相问候。

 

1947年春,在上海过新年的富文,再次被陈诚召回南京。国民党原驻上海后勤总部第一补给区司令部要移驻江苏徐州,原属本部驻徐州的第五总监部即将裁并,上海另设港口司令部。

 

时任参谋总长的陈诚征求富文的意见:“学长愿意担任何职?”富文对陈诚从来不提要求,他说:“由学兄安排即是。”陈诚认为,港口司令部仅防卫淞沪,后勤总部第一补给区辖东南七省,为各防区驻军补给之命脉;再者,富文在保定军校学辎重科,便力主富文担任原职为好。富文听从陈诚的安排,二话没说,即刻率部移驻徐州。

 

(三)

 

1948年秋冬,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之后,国民党政权大势已去,蒋介石在中国大陆的独裁统治至此终结。兵败如山倒,1949年,富文携家眷随国民党军败退去了台湾。

 

1949年后,陈诚成了蒋介石在台湾的代言人,他曾多次邀请富文出任高雄港口司令一职。陈诚此举,有两方面考虑:一是私交之谊,认为大权在握时未能提拔至友,甚觉愧疚;二是重用幕僚,以此巩固自身在台湾的地位。

 

当时的台湾军政界已经是“僧多粥少”。而此时,富文已看透了国民党政权,不想再为蒋介石卖命;他甚至还私下劝过陈诚退出军政界,与他一起隐居安度晚年。从后来陈诚赠富文诗“何时归棹瓯江畔,同向清波理钓纶”,可见一斑。

 

而陈诚此时,已经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竭力邀请富文出山,只想能助他“一臂之力”。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富文毅然以“乏新战略才识谦辞”(见《文公传》)。

 

从此,富文全身心退出军政界,赋闲在家,颐养天年。赴台之前,他甚至萌发了归隐文成老家务农的念头,只是惧怕受人民政府镇压而作罢。富文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回大陆看看。鉴于当时台海紧张的局势,他只能是望海兴叹……

 

在政治仕途上,富文、陈诚虽然不在一条“道”上了,但他们的私交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据陈木云《青田百名将军录》载,为安置大陆赴台的退役军人,富文还与陈诚一起出资办起了农场。富文驾着自备车四处奔走,苦心经营。富文一直是位热心公益事业的人。1946年,陈诚、赵志垚等人在南京、上海筹募资金,创办青田石门中学,富文还被选为筹备校董事会董事,为筹款想方设法,出谋划策。

 

陈诚成为台湾“第二号人物”后,公务繁杂,身体每况愈下。据富文生前身边的族亲及其后人回忆,富文每次见到陈诚,都要抹泪拂袖而去,干瘪着嘴不停地埋怨:“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又是何苦呢?”

 

19653月,陈诚终因患肝癌医治无效去世。富文不吃不喝,悲痛欲绝,面壁三日。最后来到陈诚墓前,喃喃自语:“我年长你三岁,你不该抢在我之先。你我朋友一场,唯这件事你做得太不够朋友!”

 

富文生前家里有两样物件视若拱璧:一是他与夫人刘化英七十寿辰,蒋介石馈赠的“寿”字挂联;二便是陈诚题写的《郁斋学长暨德配夫人七秩荣寿》诗二首。

 

其一:

               郡塾长怀共砚人,论兵仍是少年身。

            早知襟抱凌凡迹,更有勋名迈等伦。

            二月兰堂春似锦,七旬眉案敬如宾。   

         何时归棹瓯江畔,同向清波理钓纶。

 

其二:

 平生谋国此心同,廿载交深患难中。

        久历艰辛多盛绩;每因回斡见深衷。

        能仁始信和无敌;不辱从知忍有功。

        执手依依惟惜别,寿杯香送芰荷风。
 
抗日战争时期,富文将军任国民党第一战区陆军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兼豫西警备司令时留影。
 
陈诚将军
 
陈诚题赠《郁斋学长七十寿诞诗》手迹。(陈木云提供)
 

1985年春,旅居美国旧金山的富文儿子富仲超(前排左一)、儿媳周菊香(前排右三),遵循父亲遗愿,首次回乡寻根。图为游览刘基故里合影留念。

 

【附注】此文原载2017年1月号《温州人》杂志。采写过程中,原国民党老兵、现居台湾的87岁老人富醒愚伯父提供了大量有关富文将军的生平事迹;富文后人富超儿等提供了有关材料及照片。特此说明,并鸣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又见富老师好博!不知何因我的博客现在只能自己登录才能打开,请问我怎样才能找到华声管理员解决这个问题。谢谢!

发布者 :王海滨 (2017-05-06 13:13:59)  回复

老乡加战友,交情之深,令人佩服!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03-28 20:11:00)  回复


发布者 :黄光华 (2017-03-26 00:15:48)  回复

长知识

发布者 :老山泰 (2017-03-03 20:06:48)  回复

长知识了

发布者 :老山泰 (2017-03-03 20:05:44)  回复

欣赏!

发布者 :齐小玉 (2017-03-03 08:50:11)  回复

十分欣赏,更高兴能打开你的博客能进行交流,请你也看看我的博客并请发表评论。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02-26 19:22:05)  回复
7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