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传统文化和企业管理的焦点
研究传统文化,践行企业文化。
  孝经第15章研修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发布者:张俊生 |  浏览(173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2-22 16:34:17 最后更新时间:2017-02-22 16:34:17  
  本作品所属分类:讲稿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孝经第15章研修

《孝经》是儒家一部重要经典。据说是孔子和他的学生曾子的一次对话,后来曾子记录整理成文。所以成书估计在春秋末战国初。《孝经》全文十八章,不足2000字,相当于一篇短篇小说容量,但是问世以来影响巨大,为其作注者不计其数,甚至唐玄宗李隆基还亲自研修,作注,并颁布天下。至南宋,《孝经》正式列入儒家十三经,成为千年以来中国读书人必读经典。

为什么《孝经》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其间固然有历代封建统治者大力倡导“以孝治天下”,移孝为忠,为稳定封建政权服务的因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孝是人类基本伦理,无论男女老少,达官贵人乃至于平民百姓,都离不开孝,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而《孝经》一书,通篇以孝为中心,并首先把它上升到形而上的高度,认为孝是诸德之本,是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之行也。再一路向下,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制定了不同且具体的行孝规范,使它变成切实可行的“人生操作手册”,使人人都可受益。然后再把它拔高,重归形而上,认为只要全社会都讲孝行孝,则社会一定和谐安康,甚至认为孝悌之至,必能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通篇既有高度,论证有理有据,又便与实施,不落空套。且行文流畅,结构严谨,即使放在现代社会,如果我们认真研读,深刻思考,也一定大有裨益。

 

本文重点讨论《孝经》第十五章“谏诤章”。为什么要专门讨论这一章?因为在孝这个问题上,争议最大的就在于如何对待父母,乃至长辈的错误?再延伸下来,如何对待老板的错误?不可否认,孝作为儒家思想的伦理基础,从汉代大儒董仲舒提出“三纲五常”以后,历朝统治者出于巩固政权需要,掺进去很多私货,使得孝在中国封建社会历史演变中,越来越背离儒家本意。元朝产生的二十四孝故事,有相当部分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有些故事比如“埋儿奉母”已经完全违背现代法理常识,特别是明清晚期,各地在官府主导下推出的孝子烈女,贞节牌坊,使“孝”进一步变味。民间流传下来一些俗语,比如“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 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等等,都片面强调愚忠愚孝,以至于自“五四”新文化运动至今百年,孝一直备受争议。很多人干脆认为孝就是一种奴化,就是封建统治者愚弄百姓的工具,必须口诛笔伐,彻底抛弃。

其实持这种观念的人并没有真正了解儒家孝文化,尤其没有真正了解先秦时期的儒家孝文化。早期儒家孝文化不但没有上述僵化的思想,相反充满活力。《孝经》第十五章“谏诤章”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一章具体内容:

谏诤章第十五

曾子曰:若夫慈爱恭敬,安亲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

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昔者天子有诤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诸侯有诤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诤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士有诤友,则身不离于令名;父有诤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臣不可以不诤于君;故当不义,则诤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谏诤就是 直言规劝的意思。所以这一段重点就是说下对上“直言规劝”的必要性。

因为前面十四章孔子已经和曾子说了很多有关孝的内容,包括孝的定义,孝和天道的关系,以孝移忠问题,以及不同层次群体应该做的主要孝行。所以曾子上来就说:“老师啊,像慈爱、恭敬、安亲、扬名这些孝道,我已经听过你的教诲了,还有一桩事,我是不大明白的,我想再冒昧地问一下,做儿子的一味遵从父亲的命令,就可称得上是孝顺了吗?”。孔子听了曾子这番话,连说两遍:“是何言与,是何言与!”,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这是甚么话呢?这是甚么话呢!”我们注意到这两句话既重复又是感叹号结尾的,这说明孔夫子对曾子提的这个问题有点愤怒了。当然,夫子的愤怒不是针对曾子,他知道曾子虽然很勤奋好学,但天资不是一流,所以在《论语》 先进篇 里他说过:“参也鲁。”,就是曾参这个学生比较反应迟钝。因此曾参的提问不是刁难老师,是真的不懂才请教的,所以他生气不是针对曾子,而是对当时可能已经比较流行的这种误解而生气。我们这样理解,并不是妄加猜测,而是从孔子对忠孝问题的一贯态度来看的。翻遍《论语》,我们也找不到类似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论述。相反,孔子一直反对愚忠愚孝。如鲁国国君定公问孔子:国君如何用臣子,大臣又如何为国君服务呢?孔子的回答是: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论语八佾 》) 你国君首先要对下属以礼相待,礼就是制度加仁爱,要大臣做什么,按规定来,现在说法就是各司其职,同时还要有仁爱之心,这样大臣才会对你忠心耿耿。换句话说,不要以为你是国君,国君也要守规矩,依道行事。否则君若无礼,则臣亦不忠也。但是当时愚忠愚孝的思想可能确实泛滥,孔子的学生不断有请教类似问题。

子路也问如何事君,孔子说:“勿欺也,而犯之”。 《论语宪问》)你不要欺骗老板,但也不要怕得罪人,可以犯言直谏。子贡也问孔子:“子从父命,孝乎?臣从君命,贞(忠贞)乎?”孔子也给了一个反问:“子从父命,奚讵为孝?臣从君命,奚讵为贞?”关键是要看否该服从,也就是说看父辈、国君所说的话是否有道理,有道理就要从,无道理自然可以不听。“夫能审其所从,之谓孝、之谓贞矣”(《孔子家语·三恕第九》)。

好,我们说孔子对这个很多人迷信愚忠愚孝的世道很为愤怒,所以他接着一口气说了五句话,从不同层面说明了“谏诤”的必要性:“从前,天子身边有7个直言相谏的诤臣,因此,纵使天子是个无道昏君,他也不会失去其天下;诸侯有直言谏争的诤臣5人,即便自己是个无道君主,也不会失去他的诸侯国地盘;卿大夫也有3位直言劝谏的臣属,所以即使他是个无道之臣,也不会失去自己的家园。普通的读书人有直言劝争的朋友,自己的美好名声就不会丧失;为父亲的有敢于直言力争的儿子,就能使父亲不会陷身于不义之中。”孔子接着亮给出自己对君臣、夫子关系的观点:“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臣不可以不诤于君;故当不义,则诤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不论是国君、老板,或者你的父辈,只要其言行不符合义,没道理,必须要直言相劝,指出其问题,一味盲从,怎么能算孝呢!   

当然,这一段说的符合“义”,是大是大非,不合“义”的话不但不可以言听计从,还要提出来,劝其改正。

但是对于一般不是原则性问题,作为臣子、下级、子女就不必太计较了,完全可以灵活处理的。如果下对上,不论大事小事,一定要事事顶真,事事分个青红皂白,也不是儒家所认可的做法。

《孔子家语》记载一个“小杖受,大杖走”的故事,很能说明儒家灵活处置问题的态度:

曾子一次给瓜地锄草,不小心把瓜苗的根锄断了,他父亲一怒之下拿大棍朝他后背打去,他也不躲避,被打昏了过去。过了好久,曾子苏醒站起来陪着笑脸对父亲说,刚才我得罪了父亲大人,父亲用力教训我,没伤着自己吧?曾子回到房间又弹琴又唱歌,意思是让父亲知道,他身体没被打坏。

曾子以为自己很孝顺,孔子却不以为然,说道,从前瞽瞍有个儿子叫舜,瞽瞍对舜很不好,但舜仍很孝敬父亲。当瞽瞍用小棍子打他的时候他就挨着,当用大棍子打的时候就逃走,所以瞽瞍没有犯下恶父之罪,舜也没有落个不孝之名。而你曾参侍奉父亲,等着挨父亲的暴打,打死也不躲避,自己若死了不是陷父亲于不义吗?还有比这更大的不孝吗?曾子听了,十分汗颜,才体会到自己看起来很孝顺听话其实并不是真孝。

其实古代这类故事很多,孔子孟子都有论述,我们再结合孝经这一章内容学习,不难领会到儒家的孝,真是博大精深,其核心思想,穿越千年时空,永不落后。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