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六百里光阴似红豆(组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64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3-09 06:01:0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3-09 06:01: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六百里光阴似红豆(组诗)

 

             

 

 

 

 

六百里铜䥽   拍击着江波

凝固下来的波澜  密集而湿润

天降的水花击溅着江花

 

听哪,铜䥽击打出千年的佛音

听哪,铜䥽击打出石莲花朵朵

 

那漏下去的雨珠就叫江南洞天

那漂不下来的雨点就叫天池的鼓点

 

拍打朝霞,撞击着青春的年轮

盘旋一千年   我才看到

它就叫最大的一颗红豆

 

六百里,经过江水洗礼和检阅而过

我无比放心   让一位海棠般的女诗人独自经过

 

六百里,铜质的阻挡和庇护

我无比放心   让一位词人有足够的路程追上南朝

 

 

铜䥽山加快了光阴,你就是军乐

放慢了节奏   你就是原始森林的烟雾凫凫无形

 

一条蛇和龟在恋爱,但很难成精,像老鼠娶亲

铜䥽巨大的撞击波,震碎险恶

六百里显得太短而精致   沟通不了黑暗之极的洞穴

 

 

 

           红豆杉

 

 

红豆在哪里    哪里就是祖国

多少逃难的佳人奔赴流离

多少虎狼逆向北方

 

 

一千年结一颗红豆,崖山之后无中华

红豆与光阴同寂,只因南朝从我的手中和书中失落

红豆与美人同寂,只因莲花已空绽一千年

 

豆杉里的史册,都是我刻意要封禁的

只有枝梢红豆才驱散无边的黑暗

颤抖着我摇晃的朝代,被鲜血染遍了黎明

 

通过鲜红的嘴唇   总有一颗红豆

重生心上的年轮   重修漆黑的洞穴重渡幽暗的道路

你的乳房还是那样颤动就像此时对称的山河

 

     

 

红豆

 

 

在铜䥽山   难对最大面积的相思

就像复国者   颤栗久违的

缀满红宝石的王冠

 

 

太阳的心破碎成一夜的红星

多么易碎   不敢走向你

 

作茧的日月里盛满我慌乱的心

无论碎成多少片  还都该长成同样的黎明

 

想一个人,是多么疼

多少片枝叶拉动锯齿

岁月的锯末流下又回溯

多少回春天都被流放   都怕被别人采撷

 

多少次我先入冬天的深夜守株待豆,你那一树

心思     可有同一种宿命

 

 

20年,40年,只要一颗就足够了

我不是长颈鹿而是麒麟要建立的国度

 

想一颗红豆,多么的疼

我怎能从你年轮深处伸手,握住你惟一的羞红

你旋转的酒窝如源如渊   告诉我

你怎样洞现树洞,让我从时间的命脉跃身洞房

 

你就是我蚌心里的疼,由生的红珍珠

你若还记得前生,我们一同面南的山河

为了你,我抛弃江山掐灭一树后庭花

为了你,我再次降临这年轮凌乱的时光

请你数清自己的岁月    只结一颗红豆

不在枝梢不像彩球   恰够凝结在春秋的心头

 

灵魂被一棵树绊住,打满红灯笼

相认前生    由你发落由你抉择

红鸾星动   一旦记忆恢复

史册也翻动繁盛   

红星有巢饱满又利落

 

 

     

        鹅卵石的河流

 

 

 

水从山上流下来    群山从未消瘦

愈加广颐丰额

 

水沿着山脚挖掘着河流

石头被感动得玲珑剔透

 

没有尖嘴猴腮的,像无数的肥鹅

甘愿做河床的底座

 

沉默的是鹅卵石

沉浮逐波的是码头

 

水的底盘有鹅卵石的重量

沿岸路的底盘有它被磨光的轻滑

它沿着河床攀爬到两岸

像一条石船   装满了悠长时间

 

 

岸上群山渡化成了狮虎猴鹫䥽莲鼓鹿鹤

飞瀑流涟着云海

两岸的人家   肯定有连绵的大屋躲过时间

一家大屋就108   没有一根钉子

却锲进光阴的深处   没有谁将它拔出来

 

108间只是一个纸商的家宅

108间纯手工的雕梁画栋,足够让一个诗人隐遁

让金军找一阵子了

 

它是木头开花,一圈圈的涟漪

就看一个诗人纸上的笔迹扩散了

 

而祠堂是河流纵向的里程碑

是河流一滴血的无限延伸,是一棵树的枝繁叶茂

 

哦,鹅卵石的河流,我想象着女人们的浣溪沙

却杳无人迹    沿着一条雨巷走进去

终于看到一个少妇在门口洗衣裳

她依然美丽但缺少天真活泼

 

 

只有鹅卵石的河床里还保存这么多的生机

孵化与复活呼之欲出

 

 

    

 

 

 

 

过铜山隧道   

 

 

进入山内心的是根系

我是怎样进入到你的内心,而不是过客?

飘蓬怎样得到你的垂青,青山萌动情窦

你自己不开启你的门,我已疲于奔命已极

 

高处的生灵,沿着通天柱飞行

生物钟从未打乱    个个是黎明的通知者

犀牛鸟以为我仍心有灵犀

知更鸟报的是亘古不变的光阴

 

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仿佛历史从未发生过毁灭,江水从未漫过钟山

人类从未掉下天空再掉下大地

 

铁马踏天,被星辰推扫下来的并不意味着

自星辰而出

创伤的从来都是时光里的过客

 

一栋红楼里居住着易毁的王朝

而一座山里居住着不会醒来的时光

 

它能承受的人能有几个?

植入它皮下成为组织的像不像道生的三个?

连成一线的却是滚滚的银河两岸

 

请把石头垒成故国和阵图

清把英灵紧紧抱进石头的怀中   深过半壁的映象

乾坤易碎

大地易沉

群狼如履平地,远离那头青牛的

青纱帐紫号角太久太久

 

我只想在流亡中从精神深处翻越

像进入爱情的深处

 

 

      西遁上游

 

 

石头开言,历史失语

听不得仓皇辞庙声

多少口吐诗篇的石头聚成流亡的光阴    任一匹桃花马

沿江西走

 

那是命逼的日落西山

那是命逼的苦难,路遇多少江山全都变成洞穴

 

多少季节落花流水,能走的都走了

剩下全抱着马蹄倒向破天荒的严冬

 

没有人再能被春天伸手搭救

连大海都静止成了沙尘暴,锁上铁链

 

 

惟有最后的心灵,能将凤凰复活

惟有复苏的灵魂,能将朱雀的星野点亮

 

哪有一位诗人能将唐诗沿江打水漂向上游?

尘封的唐诗落满江河的灰尘和涛声

 

北方有多北,有多远?没有人知道

马背上多少刺入心灵的金和铁,有多北,有多远?

 

 

江河水的前世今生

 

 

我在亚马逊河看到你少女的时代

密西比河映出你青春母亲的岁月

那些河床是神的摇篮

摇晃着我们入睡的梦境时光

那些暴涨的泛滥的又衰老的儿女,丑陋不堪

使母亲神置于何地?

 

泛滥汪沛的哺乳期  像尼罗河把新的处女地呈现

而两岸湖泊充满着神灵

越泛滥越深远

像雷轰鸣  为什么会枯萎成欲土?

整条河像伟大的牺牲

掩护不了变异的江淮

 

亚马逊河,你流淌着江河的前生

至今才流出春秋黄金之国

我们在你进入梦境的天然之时

彻夜不眠  垒建着大一统深夜的星斗

腥黑神河之躯

 

物换星移,养育成心腹祸患

如今的江南能否在你的腰上盘桓,而不跌成黄河?

你泛滥着天恩盛影

而我们一个口子就是整族尖叫的惊涛骇浪

你有那么多国家,流淌着丰如璀璨繁星的物种

只流着一国的河流却如枯黑的祖母

 

密西西比和亚马逊河啊,你可记得

那传说中的商朝殷族  焚烧掉王冠

渡过重洋  进入你的新大陆

三千年一梦   殷人再次从密西西比河冒上来

就看见美利坚

从亚马逊醒来就悟出秘鲁像鲁国的秘密

一如淮河流出的大明

大河流出的汉唐,长江流出的南朝

 

三千年的故国整个地彻夜难以有梦

眼睁睁地流落进登堂入室的狼口

汹涌着狼嚎的血光惊涛

 

当泥土造成形,容器充碎

可知大地和流水早已在神的手中烧制完成

任何改变都是破坏

人岂可规范神河的走向与河床

永恒怎么可易容  神怎么可持续强迫

 

商啊,周秦汉火烧连营把大河烧焦到唐宋

而江淮退到南海  转身向梦境之洋

返青着青青子衿时期的亚马逊

 

 

 

 

 

 

空门外的红豆

 

 

江将头埋入水中的莲骨朵

遁入空门

身上的鳞甲起伏着无数寺院的脊瓦

 

她看见大河流成黄,像失火的染坊

在低空痉挛,呼号

她如何去救  多少次都引火烧去羽毛

 

火后必然是漆黑的北方,天狼星

丈量着中国的土地

量中命中的尺寸

 

如何去救,如何不救

长江一次次都功亏一篑,只差一寸

任草原蟒蛇游入昔日的龙廷

 

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

有它命中之定

 

整条江将赤壁雕成莲花淝水

将长安刻成心经  任燕胡飞到何方

遁入空门  禅和诗映亮四壁

朱雀展开大街雨巷,游动着木鱼

屋檐的胸脯正在顶着头

白蛇小青和西子,为何要分得那么清

以身饲虎还是饲狼

皆忍受成空  随风而散

 

江花惊耸成了白花岩

一条龙得以蜿蜒退缩向深渊

仙人们可以缘壁留影

但叫一条龙再探回头万万不能

 

一棵红豆树在洞门外哭瞎了眼睛

陷入东渡般的黑暗

 

 

女神忆

 

 

过了骨朵的时刻   你依然

隐遁在灵魂的深处

 

在那样觱发的春风里,谁能不至

谁能不放下绿裙松开雌蕊

多少春垒起的朱门,是蜂巢的伪装

 

如果这世上果真不见丹凤

那你就是大火中一枝枝开花的骨

多少火焰在骨缝中穿棱

带来另一支春天的真容

 

多少虚构风景都是煞,煞那间散落

覆没野心

 

你越长越高,积累着自己的花朵史册

亲啊,河流也为因为你像风

刮来了诗篇和女神

 

你如果不是洛神难道还想着花烛里的帝国

我的女王   你卑微但诗歌伟大

你系出神胄但宫灯昏黄,漆黑

 

我掬一捧捧春风

最惊心动魄的花辨就簇拥在你的脸上

涌上千堆霞万种仪

这地上谁能相信仍有大尺度的心花呼唤

从日到日落这般广额的容光之美?

 

多少人朝向你绽放的春宫

我只朝圣你五百年以前的那次分别

那最大限度的花篷上,风水湍急

各自漂去

 

为了你,我射去九个丽日只留下我自己

为了你,我同一时刻九次暗渡你的河流,又如何?

如果我不在另一种时光中把诗篇

鸣叫成丹凤

那变乱的蝶母和勾枪如何又不将你开向另一个国度?

 

非王即后,你绝不单纯是一个灿烂的子宫

你那彩绸的身体,已将我穿戴到灵魂

你那重叠耸起的心神,平放下来

就没有坎坷

曙光积累着平原,迭起的宫里宫外都是云烟

 

 

            

 

丹心在花佛

 

 

这九重红绫紫罗帐里的

打坐的黄金

燃烧的黄金

将大地篷升在枝头

将皮囊九重绽放

让骨头流金溢彩,像团起的河

微缩向神魂

 

丹心立地成佛

花心枝上成佛

 

这无声将春天燃烧向草木深度

坐化向火焰的中心

 

哦,这黄金之蕊是谁的真身

打坐在谁的蒸蒸日上的殿堂

这流动着汁水和香气的黄金

 

这冉冉生长着的黄金

打坐着枝头的深处

 

 

 

腹 地

 

 

 

怎样才能亲吻这片腹地,   万里江山

只有你才是我的咫尺山河

 

这带着脐带的土地  剪掉的难道是将逝的青春

白桦林般的脐眼啊    站立在我的月光前

见到我就会睁开,闪闪发亮像红鸾星动

 

 

怎样才能抚摸你  这像白桦一样颤立的腹地

 

 

这心灵的热土  这与心最近的平原

颤动的雪峰和隐秘的河流

有我们互相抵达的海洋

 

 

有多少奇迹在这里创造,诞生,万物水乳交融

 

湿润的粘土啊,你有流火的唾液

请将我捏成你空空如也的宫殿里的王

 

潮涌的粘土啊,你有燎原的星野

请将我与生俱来的勇气复活与你一起永恒流芳

 

 

 

 

山川平稳

 

 

山川排列六百里,朝列有序

倾听古老的击打乐   蛇在听经

老虎在更平稳的山里传道

 

被江山挑选掷抛到南岸,右边,左边,上边和下边

都是有缘来相会

 

佛欲遁魔欲炽

如入此洞如进此穴仿似瓮中之鳖

 

群山在自炼   草药众多

连柚子的内心都是紫红色的纯天然的味道

多少石头都游成鹅卵

蹲守在河床的底部   很少随波逐流

 

山如笔架,疾驰的墨汁没有倾斜

一寸光阴比一寸金还要坚固些,挡得住马蹄

飞来的灵鹫站在山尖也没有掉落

 

盘山公路如美人蛇但无毒

如果你依然恐惧   比如雨天的打滑

“贼星出现在南天”   那么七星也高照

那么隧道正好把你抱在怀中

像一株红豆杉的枝条将你放在心上压惊

 

 

天桂岩的一线天

 

 

桂树的背后   是岁月的隧洞

沿着桂的纹理   九曲百折

跳出树的年轮   你就发现石室

桌椅条凳灶缸锅铲床蹋都是天工造物

壁画描绘的珍禽异兽都是自然主义的手笔

 

石头里俨然有天空

但天不是随意出现的

只有一线天

就像南天门    你能看见几回

就像低矮的雾霭你在高铁里疾驰三千里

天空还是绝不见你

 

一线天,就像一棵桂树

你要好好凝神

天香才会相会

一线牵到黎明,将石室才能变成洞房

 

 

江东西

 

 

 

不渡印度洋,遵循日落和日出的往返征程

不下南洋,知热知冷的四季是心灵的分明

 

她有北方姊妹河,那是零方向

多么柔软都是无意义的陷阱

她无论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南方

 

在一个文明米脂的腹部

小心翼翼,用少女玉指掀开江山的侧翼

背后不知不觉地走过

 

不惊动桃花源的一片桃花

这是连绵紧密的丘陵

是神筑的长城

不动声色从乳房来到神秘的子宫

 

挡君挡处女,不挡泥土中肆虐的河流

 

在下游。越来越靠近长河

这都是泥水做的江山,你如此静悄悄

不张扬地来到大海

 

山越来越低,越来越秀丽

你越来越柔,越来越胆怯

 

离北方越远越好,你在大海之滨

咫尺之中将自己的行程拓展一千里

比鲑鱼将自己交配的地方抛远二千里不算什么

 

 

这最长的历史为什么在豆腐之地

如此静悄悄,情愿让自己洗尽铅华

沉掉一个个南朝

 

俯身受难,甘愿自己赤身裸体面对北方

将柔弱的山丘挡在身后就成了金陵,金山

 

不蹂躏。不逞强。对泥土对村庄对马蹄

自愿作俘不穿越,不杀生

不越过一棵稻草的头顶

 

在这样丰盛的平原,连一匹马都想踏平建立自己朝代

惟有你

大海里娲娲地痛哭吐满泥土,海岸下

不声不响地延伸大陆的脚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