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建斌

  母亲之歌(组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诗歌 
  发布者:苏建斌 |  浏览(1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3-25 18:18:3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3-25 18:18:32  
  本作品所属分类:原创诗歌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母亲之歌(组诗)

丨母亲

竭力丰富的饭菜 
依然是最为疼爱的表达方式 
火苗不时从炉膛里 
窜出来,老屋弥漫着薄薄的青烟 
母亲的手似柴禾 
这餐饭,须吃得有滋有味 

丨回家

我看到了家的门楣 
沧桑的砖瓦,对联已褪色 
仿佛那些忧伤的往事在无声地隐去 
庭院中的枣树伸出不屈的枝条 
坚守着一年到头的孤单与铁的颜色 
我能感觉到彻世的寒冷 
和一个家族血脉的春夏秋冬 
前世今生 

年龄大了,眼泪就来得容易 
前些年父亲走的时候 
我还觉得看淡了生老病死,富贵 
如今,母亲孤单的身影与挪移 
就像老屋一日三餐的炊烟 
挥之不去 

常回家看看,看一次 
就少一次。家中的安宁总会让 
浮躁的尘世缓缓沉寂 
许多事情来不及想就变得遥不可及 
而院落中的砖瓦
仿佛承载了太多的沧桑 
沉默不语 

 丨回家

家凝固在时光里 
院落、场圃和寻常的植物 
靠近一生的母亲 
母亲比前些年少了许多精神 
再也不能领受她的赞美和呵斥了
眼下的形容 ,更像
一尊菩萨 

我找不到任何理由 
宽慰这份衰老 。只能在不停的劳作中 
让母亲慈祥的目光
在时间中消逝 

丨家

风雨太多了
灰黄的土墙勉强直立
院落,柴禾,偶尔飞过的鸟雀
院中的桃花开的灿烂
斫过的枝柯留存了儿女无奈的温热
院落中央,白发苍苍的母亲
歪歪斜斜地呆坐着
从清晨坐到黄昏
从鸡鸣坐到日落
她似乎要把一生的期待
坐成一尊雕像

丨母亲住院的这些日子

母亲病情缓解
让我零乱的日子重新找到了秩序 
年迈而孱弱的母亲 
每次来自母亲的讯息 
都让我心惊肉跳 

24小时不关机 
这是近年来的习惯 
我害怕夜深人静时的电话铃声 
就像害怕一颗流星 
在视线中消失 

感谢兄弟姐妹的照顾 
这微弱的人世,他们才是最亲的人 
他们日夜陪侍在母亲的床头 
揪心着一个风烛残年的生命 
如何离骨肉越来越远 

我是母亲的儿子 
母亲活着,那个残破的家
便是心头的念想与家国
母亲住院的这些日子里 
仿佛尘世所有的恩怨是非
均与我无关 

丨弟弟打来电话

连日里给母亲请安的电话无人接听 
心中忐忑。21时许,弟弟说母亲住院了 
惊出我满头大汗。仿佛这春天里
一天暖似一天的微风,要把母亲吹灭
要把一颗迟到的孝敬之心,吹灭
而母亲似乎用最后的声音对她的儿子请求 
她想回家,她要回家 

血脉是相通的
近日总有莫名的烦躁与惶惑,令我
坐卧不宁。越是担心的事情仿佛越会发生
我多么不情愿她此刻的沉重 
而我的忧虑是徒劳的,孝敬也是 

丨在母亲灵堂 

母亲离开的那天晚上 
她躺在棺椁内,她的儿子躺在灵堂 
仰望悲怆的夜空 
身体下面是木板 
木板下面是祖宗的荣耀与败落 
一块块坚硬如铁的青砖 

母亲再也不会惊忧他的儿子了 
再也不会劳顿他的儿子了 
再也不用千叮咛万嘱咐身前身后事了 
最后的日子里,她一反常态地决绝
她说要走了,她要回家 

泪水是流给活着的日子的 
在灵堂,在母亲冰冷的身体旁边 
那晩,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睁开眼,夜空清澈地冷 
闭上眼,皆是虚空 

丨降旗

母亲走了 
苦难的一生好比漫长的祖国 

我将血色的旗帜 
全部降下,且永不升起 

丨母亲节忆母亲

一生一世没听过你的歌声 
最多的还是你晨起的忙碌,黄昏的疲惫 
不咸不淡的日子被你过成了 
儿孙满堂,满院期冀 

你为子女年迈衰老 
榨干你的,是你朝思暮想的儿女 
你的儿女是祖国的部分,是鸡肋
是你全部的悲喜 

你把可能的喜悦给予子女 
在你的最后一刻,你不喊疼 
只见你大汗淋漓的额头,由红变白 
你说,快带你回家 

丨我,总是无能为力

母亲最后的时光 
跟往常的日子一模一样 
老加上疾病,夺走了她生命中最为光华的部分 
爱已难以启齿。所有的情绪 
都被艰难的喘息摄取 

这是儿女最为无奈的时刻 
痛加上软弱,将生命中幻想的波涛 
全部打灭。仿佛一场无法逆转的大火 
大火过后的景象!群峰淹没落日

爱过的远了。悲壮的事物
构成了母亲一生的命运。山河不可能铭记 
我记下了尘世的遍体鳞伤 

丨告母亲

母亲,百日里我想您数百次了 
想您的美丽与苦命,想您万贯家财也不能拯救
一生与自己拚搏,把所有的日子 
都过成了与命运抗争的一口气 

母亲,我也只剩下了一口气 
想念您,顾念您的俩个孙女恍如隔世 
还是您幼小的时代,或者更烂更坏 
我的爱也越来越小,仿佛您把最后一点气力 
留给了弥留时的孱弱与无奈 

斑驳的院落,影壁还在。你印在上面的身影还在 
您走后,昼夜的思念已经替代了泪水 
在您还能支撑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哀求
您把声音留下来

丨忧伤已经过去

忧伤已经过去 
大面积的夏天里,田里的庄稼自生自灭
仿佛任何动荡与腐烂与它们无关
事实上也与它们无关。固守的品质
让我的爱落下泪来 

母亲葬在苞米丛中。那天
妹妹哭得很伤心,弟弟也很伤心 

我呆望着隆起的坟头 
凄凉在风中颤抖。爱那么柔弱,渺小 
仿佛我眼里的植物会在眨眼间 
衰老成一阵风一团火,灰飞烟灭 

丨家书

亲爱的爸爸妈妈
你们好吗。我在地球上的一个点
想你们。想你们劳累的一生
谨小慎微的一生,草木的一生
光一样干净

我干净地想着你们
给予我的干净。干净的女儿
干净的爱人

亲爱的爸爸妈妈
我很好,是你们期望的,那种好
你们也要好好的

丨娘亲

一日三餐都是你的味道
白天黑夜都是你无声的话语。这阴晴冷暖
都是你殷切的叮嘱。妈妈,没走

丨清明

在墓地
我埋头只烧纸钱,一言不发
近一年了我没有跟老母亲说过一句话
话到嘴边又咽下。生怕张开口
得不到应答

丨母亲周年祭

阴历三月初四是母亲的祭日
去岁,母亲在她的土炕上溘然长世
至今我也琢磨不透母亲是如何闭上双眼
如何将牵肠挂肚的万千叮嘱
咽下,没有忧伤,无声无息

昨天,初春的天气格外和暖
杨柳绿了,母亲墓畔的野蒜也绿了
我劝弟妺不要哭,不要哭
说着说着,我却泣不成声了

丨母亲

那年,父亲骑自行车
从乡下走了10公里到小城来看孙女
闲谈中对我说"你母亲拌不动醋了"
那时,忽然有断奶的感觉
忽然感觉到母子间被切断了什么

在家乡,母亲那代人
都会酿醋,家家户户如此
酿醋是件累活,细活
要持续几个月,忽冷忽热会坏掉
穷日子就是这么过的

丨都失败了

父亲当过兵
也就是说他曾拿起武器
保卫分来的财产
母亲富裕的家族
在父亲握住枪杆子的时候
开始破败了
直至被清算的
一干二净

后来母亲嫁给了父亲
后来有了我们
后来我们各自花钱
买回被土改去的田地
七十年使用权
后来父母去世了
再后来我们老去

再后来,我们的儿女
继续我们的轮回

苏建斌17.3.25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