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马度糠王
我有佳构映奎野 
自种稻粱在道中
  春天的刀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旭 |  浏览(64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3-30 17:17:10 最后更新时间:2017-04-01 04:02:00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春天的刀客

1

 

眼看着老虎和老鹰都没了

眼看着扛枪的人一起没了

狼群只有成精成妖才能飞黄腾达地活下来

 

眼看着伪装禽兽的人成了精成了神

野兽都变成魔兽

没有一支枪再能将冬天打下来

春天就到了

 

所有的猎枪都是非法的

惟一枪口伸出繁殖的春景和丰收的秋季

 

 

2

 

这是生殖器飞舞蹭脸的春天

要播种在人间言语里的叫春


这是什么样的枪露着阴敞开黑毛暴起青筋

这是哪来的枪鼓荡着肉欲直抵着大地母亲的面容

这是何种的枪高挑着无边的欲望和野心随时要当众喷射进母性的口中

摁倒开始饥饿的母性按进马桶逼着要将它们当众拉下的屎作为食粮

一条条枪露出原形指点着光天化日勃起大地的春宫


地下冒出成群结队的社会

在春天工厂的大堂里支锅,烧烤鼎沸

 

生产者罩在永恒的零度以下

像冰花里的劳动和经营

 

生产永远不能尝还黑暗的利息

劳动永远不能抵押从冬天发芽出来的代价

银行和它影子轰鸣着吞噬万物的盘剥器

印刷机有一万种汹涌,惟独对你涸辙

一张画皮描绘多少倍的“羊羔利息”,多么庞大的海市蜃楼的画卷!

 

地上奔驰成群结队的社会

拥有从枪口到核爆炸的一阶阶森严的密码与狂欢

 

 

3

 

这是远离地铁和飞机场安检的一把水果小刀

遭遇生殖器贴着母亲的面容吼叫的春天

 

水果小刀     不停地在抽屉鸣叫

以母亲的名义,以生产者的名义呼喊着儿子

呼喊着青春的气脉贲张

 

小刀是一面即将被削掉的望远镜

另一面是柳叶在窗外飞舞

 

一种铁突然从机器的零部件中还魂

像柳叶从枝头复苏,它长成了一把不起眼的小刀

 

水果小刀挟裹着热血的青春

飞起来

在黑暗的人影中鸣叫着鲜血

在黑暗的毛影中轰鸣着血口子

 

切割掉所有的季节

刺向所有在场的恶果

——没有果实会长成人形,长出人性

水果小刀鲜血淋漓,畅饮久违的热血水泊

 

奴役,牢狱,死亡

都是膝盖中还遗留一把水果刀的铁质

它在飞舞它在唤醒枪管的含铁质

枪听不见就流满鲜血在密室里尖叫

 

一把把小刀在呼唤着刀客

在云集驶离魔掌的刀锋

 

 

哦,一切都不过一头头猪的原形

哪里才是一匹冰马一头野狼

法律不过是无数纸扎的戏法     在小刀的春天

小刀刻划了自己的春秋,出土   以及考古低吟

春天是株苦楝树,非砍去三茬不能成为季节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