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明青的博客
原创为主。止2015年底,点击数突破600万,据说是河东第一博。
标签
闲聊  |  调侃  |  庭审  |  旅游  |  电视  |  朋友  |  读书  |  出书
更多标签>>
  我玩伴的蹊跷之死 (冯明青)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冯明青 |  浏览(94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05 08:08:55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5 08:08:55  
  本作品所属分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玩伴的蹊跷之死
(冯明青)
 
我童年生活过的村子叫梁家庄。
我在梁家庄长到12岁,然后去皇甫读完小,然后去县城上中学,然后当兵走了。这一走就是20年。在部队回家较少,一年一回。转业二十多年来,我经常回梁家庄。因为在那片不大的土地上,生活着我的亲人,遗留我儿时的印迹,倾注着我的情感。如今,象征着衰老的皱纹越来越多地爬上我的额头,在无声无息中迎来了了自己的64岁生日。我在想,命是什么?命是无奈,命是机遇,命是缘分,命是聪明人不得不糊涂时的最好托辞,命是自我解嘲。命即是无,悲凄,苍凉,无助而又无可奈何。因为村子里的过去和现在发生的许多事,我没法理解,也说不明白。
我儿时的一个玩伴是招赘的女婿,原来姓啥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招赘后姓周,与我同住一条小巷——周家巷。
他虽然比我大七八岁,但我们老在一起玩。他喜欢拉二胡,我喜欢吹笛子,晚上经常在一起“合奏”。刚开始像杀鸡,到后来还像模像样。那年月没电视,更没智能手机,农村更是没啥娱乐,便招来好多邻居欣赏,乡亲们一边聊天,一边听我俩演奏。他家院子有两亩大,种了不少棵果树,桑葚、苹果、梨、桃、杏。那年月这也是最吸引我和乡邻的地方。记得每每麦熟杏黄时,他的妻子和老爸先摘来一大盘子各色熟杏放在炕沿,吃一会我俩演奏一会,惬意极了。
在这期间,文革开始了,不知为啥他被关在大队部。后来才听说,是他担任林业队会计时怀疑有贪污被关的。他被关我便无所事事,一天晚上,我在大队部一个窗口看见他,顺口问他喝不喝水,倒了一碗水端过去了。谁知被大队治保主任看到,便将我也关了起来,问我为啥和他“私通”,直到天亮后妈妈的求情才被释放。时年,我12岁。
我当兵20年,每回乡探亲,都会去他家看他。后来,三中全会开了,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部分进城了,他和老婆一起在运城开了个窗帘店,据说生意还不错。我在驻运城陆军83师任宣传科长及转业后在运城地区电视台当副台长时,与他一直多有来往。
但好景不长,不久出事了。他老婆孩子一大推,却恋上一个女人,据说是他们夫妻店里雇的员工。不久他原配便离奇死亡,据穿寿衣的人说其身上青紫,但他老婆的亲爸不报案,乡邻更是不管,男方顺利与小三再婚。说来离奇,前些年,男方不知为啥也死了。蹊跷之余,我回村参加了发小的隆重葬礼。死个人就这般轻巧?我不明白,村里人的生命就真的轻如鸿毛?
之后多年,我的老爸去世。念于我与发小的关系,我对同巷为邻我很敬重的他的老爸说:“我家祖坟在你承包的地里,明天要在你的地里打墓了。”他说:“打吧打吧。”可转过脸他和嫁在同村的一个孙女串通一气,以孙女不同意为由,坚决不让进地。无奈,只好将老爸埋在了我家承包的地里,距祖坟不到二百米。这位老人也年过90,在火化还没有进入中国农村的今天,你死后是否也不准备进自家祖坟?像这种有违千年民俗的事,在土地承包的农村屡见不鲜。
我无言了。歌颂故乡的话我不想说,也没得说。如今乡村的衰败,文化的没落,道德的式微,以及精神上的无所寄托……所有的一切都令人触目惊心。乡村在加速衰落下去。村容村貌既没有走向城镇化,父老乡亲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淳朴和善良。我在反思,是什么造成了故乡的面目全非?被改造的乡村是不是仍有许多东西可以保存?
回望还并未远去的历史,我们究竟付出了怎样无可挽回的沉重代价?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