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飞琴的博客
且行且歌  边走边唱
  我的高考故事(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周飞琴 |  浏览(548)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7-06-07 11:40:27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7 12:10: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 1978 一进考场

一封情书把我挡在77年高考考场门外,听故事的读者朋友刘民问,“那小子会后悔的,只是周老师放弃高考也要后悔?”

悔否?当无怨无悔。

然而,怎一个“悔”字,道得清说得明呢?!

考场临阵“脱逃”,掉头返杭,非一封情书使然,那个“一见钟情”的“蔡国庆”是左右不了我在“大是大非”面前的决断的。

其根本原因,是自己这时对上不上大学已抱定无所谓的态度。

现在想来,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77年高考,我们县出事了。

倘若我去参加了考试的话,说不定我被卷入到当年的“试卷泄密”事件中去。

77年高考,我县教育局H局长的二女儿、三女儿报考了,不知是局长指使,还是保管试卷的人所为,一份语文试卷被泄露,具体过程不详,但后来的处理结果众所周知,H局长承担主要责任,他的两个女儿被取消当年考试成绩,局长被撤职,在全国通报。

H局长的大女儿是我的好朋友,同是漫江的知青,她75年就被推荐选拨上了浙江大学。我在75、76年都是贫下中农推荐上大学的对象,但因没找关系都无功而返,名落孙山。

H局长亲口对我说过,“下一年,一定要让你上大学,你年龄还小,先别跟人争”。

早在73年我读中学时,H局长曾经去我就读的中学视察工作,他翻阅过我的作业,对我有印象。学校的宣传栏有连载《我怎样写作文》的专题,他称赞我是一块读书的料。后来和他女儿同在漫江插队,每次回杭口探亲,途径县城我经常在他家歇脚吃饭留宿。

据说考试头一天,H局长在四处找我,或许是要告诉我考题?他待我情同父女,希望我能考上大学。他的两个参加考试的女儿,成绩很好,如果不发生这样的事,77年她们都能考上大学。等到第二年,小女儿考上了中山医科大,是县里的高考状元;二女儿也考上省城学校。

77年,如果我去考试,也许会被告知考题,卷入“作弊案”。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情况,若介入丑闻,将羞愧难当,抱恨终身;也许得知考题会当场退出考试,惹不起总归躲得起,当时十八九岁的我,还挺“正气凛然”的。

但是,没有也许……

上不上大学真的无所谓,对推荐上大学的不公正待遇,我由“悲愤”转变为“不屑”。一场大病,改变了我许多观念,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甚至性格。这期间在家养病,妈妈的好友,杭口的上海知青,送来了几部当时还是“禁书”的外国小说,有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雨果的《悲惨世界》、卢梭的《忏悔录》等,对我影响很大。雨果的许多名言一直镌刻在我心中——

我宁愿靠自己的力量,打开我的前途,而不愿求有力者垂青。

脚步不能到达的地方,眼光可以到达;眼光不能到达的地方,精神可以飞到!

我大病痊愈,喜获新生,几部名著,开启视野。我一改往日的偏执、狂热;放下了所有虚幻、妄想;卸下“民兵连长”的不堪重负。从“反常”恢复到“常态”,由“高大全”式的“铁姑娘”还我本来面目,轻松愉快回知青点,到漫江中学任教。其实,73年高中毕业后,就有不少学校请我去代课,我插队落户的生产队,乡亲们多次对我说:“你还是去学校教书,当我们娃儿的老师合适。”但是我为了争取突出表现,早日得到贫下中农的推荐,执意要在生产第一线吃大苦、耐大劳、流大汗,就如我父亲说的,“大毛啊!你别太天真,你不让找关系,想靠表现,你就是用头在地下犁也白搭!”当然,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始终认为吃点苦值,有人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教一年书,胜读三年书啊!” 我淡然一笑,“现在也不晚嘛!”

77年下半年的学期末,我中途接手初二数学课,78年春季开学正式担任毕业班班主任兼数学课。

彩虹总在风雨后,这是一段开心快乐又健康的日子。白天和孩子们一道解答数学题,晚上在公社文艺宣传队排练节目,到各村庄演出。记得是宣传“新时期的总任务”,还排演了三句半,舞蹈《沁园春·雪》,苦练“只识弯弓射大雕”那个高难度动作。演出时,在村民搭建的舞台上,当两盏“汽灯”在“咝呼咝呼”充气发出光明高悬时,当锣鼓喧天民乐奏响时,我们尽情的朗诵,舞蹈,歌唱。

突然有一天,接到母校山口中学的来信,让我速回学校报名参加高考,到了报名截止日期怎不见我报名,问何故?

我乐不思蜀,压根儿没想起要去报考。能做个山村教师我很知足,哪也懒得去。张步霞老师托人带信来力劝我报考,说她女儿燕燕和其他老师的孩子都报名了,可以来学校一起复习。我对考试的确没信心,丢下4年多的功课一时半活儿哪能补上。所谓高中毕业我中学只读三年半,充其量是个初中水平,哪能考大学?但是,为了不拒绝老师的一番好心,就答应让张老师帮我报考个中专。

离考试只剩半个多月的时间,漫江到山口中学有几十里山路,不通班车,我又正带毕业班,没办法去学校补习功课,只在考前的一个周末,我到学校听了谢功文老师两节政治复习课。

谢老师是文革前江西师大政治系毕业的,课讲得非常好,能把哲学理论阐述得简明生动,通俗易懂;时事政治归纳得条分缕析易懂好记,深感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读中学时他就教我们政治,基础打得扎实。有一次,我父亲见到他说,“谢老师,你们让我女儿跳级,我怕她跟不上,压力太大啊!”谢老师伸出大拇指风趣地说,“放心,又是‘红桃尖’呢!”“亲其师,则信其道。”功课成绩优劣与老师的教导有莫大的关系,我很庆幸自己在中学遇到一批优秀的教师,我后来的每次考试都能顺利过关,对恩师永远心存感激。

我把有限的空余时间放在物理化学两门功课的复习上,数学我在教课,问题不大,语文也不打算怎么复习,我们晚上还经常有宣传队的演出活动,结果物理化学连课本都没翻阅完,就仓促去赶考了。

去县城考试的事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搭乘到一辆手扶拖拉机,先赶往山口,拖拉机沿着河边山路,“突突突~~”,车子颠簸得厉害,没法看书,我就默记谢老师帮我们归纳的政治常识,其中有两道题第二天果然就考到了。

到了山口,忘了是搭什么车去的县城,晚上,我住在漫江园艺场的知青好友万长菊家,各公社乡下来赶考的考生,统一在修水县委党校膳宿,我没在党校住,但在那搭膳。第一天考政治,我一大早起床从长菊家赶到党校早餐,吃饭时,还默记了关于“三大革命一起抓”的问答,结果,考试真有这道题。

考场设在修水县一中,门口横幅“1978年江西省大中专学校统一招生考试考场”赫然在目。

我独自一人,没有一个熟悉的同伴和同学,满脑子的政治题陪我踏进考场。当我拿到政治试卷,觉得没有不会做的题,于是,我把卷面写得很规整,字也写得流利端正,监考老师多次走到我跟前露出赞许的神色,我提前交了卷。

下午的数学也考得还算顺利。

第二天上午考语文。我出了个马大哈笑话。进考场时,发现自己忘记带准考证,监考老师让我赶紧回去拿,开考15分钟后不能进考场,考场离我住的西摆王土岭长菊家可有一段路啊!来回跑步也不止一刻钟,我有些想要放弃考试了,但监考老师说,你昨天考得真不错,一定要考完,还来得及,还有半个小时,赶快去!

等我拿着准考证,心急火燎进入教室,已经开考了10几分钟,当考试结束铃声响起,我把没写完的作文匆忙收尾,无奈地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

理化是一张试卷,各50分,很多题似曾相识,但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估计很难考及格,但我觉得考试不难啊,心里盘算,复习一年,明年来考大学。

分数公布后,我比省下达的录取分数线四科总分240分高出了57分。但只能录取师范,全省统一规定,凡有教民办经历的考生,无论分数高低,一律录取在师范类学校。我想放弃录取,明年再考,但我父母说,一年比一年难啊,你跟应届生比,很难考过他们的。

也是,那就这样吧。

(待续未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师范不错呀。

发布者 :宁肃 (2017-06-14 14:50:11)  回复

年轻人就是想得简单。我喜欢!至今依然。哈哈哈哈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06-12 17:15:20)  回复

好故事!

发布者 :苗怀敬 (2017-06-11 11:38:36)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