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飞琴的博客
且行且歌  边走边唱
  我的高考故事(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周飞琴 |  浏览(647) 评论 (6)  | 发布时间:2017-06-07 11:41:3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7 12:12:14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3、1986,二进考场

 

我被录取在九江师范学校文史班,就读于修水分校。

一心想走出修水去看山外面世界的我,无论怎样努力,却还是在这山沟沟里转。多年的求学梦,与其说求学,不如说求“出走”,我想从一切熟悉封闭的环境出走,从现状里出走,寻求生命的另一种可能。然而,“山也还是那座山,梁也还是那道梁”。九江师范把武宁、修水、瑞昌三县的新生,安置在修水一个叫药坑的山洼洼里。

1978年8月,我去漫江知青点打点行装办理迁移手续,我把孝子祠的一间房给了房东玉梅婶婶。我在那孝子祠知青点没住过几天。我插队时,知青点的上海知青开始陆续离开,小王被推荐选拔去了江西医学院上学,一个小伙子学妇产科,但我们还是很羡慕;小史、英姑结为夫妻回上海,在城隍庙开了“夫妻店”;惠娟、伟萍是一对表姐妹最后返城回沪,他们不在时,我去公社卫生院建杏姐的宿舍同住。

公社让我把组织关系转到学校,1976年公社党委讨论通过吸纳我为中共预备党员,1977年因病休在家没有转正, 可我说不要了。当时对“政治”极其“厌恶”,觉得几年的“抓革命”“以阶级斗争为纲”很无聊,有被欺骗、被愚弄之感,于是乎,天真幼稚的我,要与过往一刀两断,党组织关系我没有转,在学校却还是以共青团员的政治面貌出现。

与乡亲们分别时的场景,催人泪下。玉梅婶的一双儿女,明明和红红,抱着我的腿,嚎啕大哭,不放我走;乡亲们在我的旅行袋塞满煮熟的鸡蛋,茶叶。菊花,炒熟的芝麻、黄豆、萝卜干(泡菊花茶的佐料);姐妹朋友送我亲手纳的鞋垫……

在孝子祠门口乘船渡到对岸,在沙洲我一步一回头,看着乡亲们伫立着向我招手,久久不肯离去,我们都泪眼模糊。

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在九江市一所中学任教。

开始,人事局要分配我在市教育局搞团的工作,被我婉拒。我在农村插队当过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极左年代参与政治,整天开会说大话,的确是“假大空”,上级说啥你说啥,当老师最起码能说回自己的话,作自己的主人。当时很多人不都不理解,为我惋惜。但我认准,在男性主导的社会,女人的政治生活永远只是配角,万一遇到有权有势的色狼你还得“全副武装”斗智斗勇与之周旋,多累啊!我只想做个老师,认为与孩子们打交道,单纯、快乐。

然而,世间没有真空地带,纯粹的一方净土子虚乌有。

80年9月的一天,我携带着被子等简单日用品,怀着兴奋与期待,不带有一丝离愁别绪,从实习的马坳中学赶往县城,登上修水至九江的班车。爸妈从杭口来车站送我,只记得他们对我就说了一句话:“大毛你离开修水,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们商量。”似乎想把我挽留又无能为力,很不情愿长女一个人到人生地不熟的九江工作,那语气、那目光,我当时迷糊懵懂,直到我的女儿离家读大学时才能领会,才听懂。  

我爸妈认为九江人很“调皮捣蛋”,在修水下乡插队的九江知青,偷鸡摸狗,打架滋事比上海知青干得更多。

爸爸多次讲到一次遇到九江知青被“打劫”的事。妈妈生小妹后,在山口医院结扎做节育手术,爸爸提着鸡汤赶去山口,途径一段偏僻山路时,被几个九江知青拦住,要爸爸把吃的给他们。行武出身,练过气功的父亲说,“想喝这鸡汤,能在我手里拿去就喝吧!”他们气势汹汹围过来,父亲一转身,用胳膊一推挡,几个愣头小子跌跌撞撞,领教了什么叫“功夫”,知青小伙子们知道遇到“真人,高手”,于是马上道歉还拜父亲为师傅。我们那里称九江人为“九剥皮”,“上有九头鸟,下有湖北佬,九个湖北佬,顶不过一个九江佬”。爸妈担心我在九江被人欺负。修水离九江路途遥远,500多里山路,当时要一天的车程。

我拿着工作介绍信到学校报到时,G校长和办公室的几位领导,见我不是九江市区人,带着行李要安排住宿,不欢迎的神情不单在脸上,我还分明听见他们用九江话话说:“外地的,还是个中专生,我们不要,退回去……”

“她一定是有关系和后台,能退回去吗?”想到这层,G校长马上换上一副笑脸对我了。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个孤单无依靠的外地女孩,在异地无论你内心多么骄傲、自信,被当地人轻视欺负的事实是明摆着的,比如,学校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给领导提意见,与我毫不相干的事,竟然有人拿我当“砖头”砸人;一位上司,有妇之夫对我图谋不轨没有得逞,怀恨在心,借故当众对我辱骂,恶语相向......

我对“人性”很是悲观,对社会交往失去兴趣,对学校“文明的摇篮”越来越怀疑。我很快结婚了,一门心思居家过日子,学烹饪、织毛衣,装饰房间,有了女儿后,一心扑在孩子身上,对 “事业”毫无进取心。

但是,我丈夫当时单位行情不景气,无所事事,常被人邀去打麻将,孩子、家务全扔给我。一个家,两个大人正值青春年华,就这样耗着?这不是我要的生活,不是我所寄予的充满温馨爱意积极的家庭生活。老公在当时,大男子主义思想极其严重,我做家务带小孩,教学科任繁重还当班主任,满腹委屈,常有怨言,他就一句话:“你觉得累,那你就不要去上班,别教书了,就在家带小孩,我能养活你。”他常说:“在日本,男的专心工作,女的多在家做专职主妇,这很好。”

1986年上半年,女儿两岁多了,老公单位分了一套两居室新房,经一年的装饰,打理得舒适美观,墙壁用涂料印刷成竹叶图案的淡绿色,配上蜜月旅行在北京买的同样竹叶图案窗帘;地面用我们在青岛购得,两人抬着途经上海,一路折腾扛回来的草编地毯;墙上挂着油画,床头摆着吉他。同事朋友来家玩,都啧啧称赞,“你们家这么漂亮舒适,你怎么愿意早出晚归去学校上班啊!要我就赖在家不出门。”

我认为,一个家舒不舒适,开不开心,仅有漂亮的房子远远不够,温馨来自心灵的沟通与关爱。

我多次提出要他帮做家务,我想进修学历,不少同事都在函授读电大,他说,“什么年龄做什么事,你想当大学生该在结婚前当的呀!”

有一次,我和丈夫发生争执,我很伤心失望,我认为无非是你的学历比我高,就轻视我,就该我放弃工作在家伺候你大爷?!第二天,我擦干眼泪立刻就去报名参加成人高考。

丈夫说,“你去考试?你不怕丢脸?不考你还是教学骨干;一考,把屎渣子都露出来了。”

我不理他,报名后,我每天把家务干完把孩子哄睡着后,就复习功课,但半个月,要按考试大纲把高中数学、政治、语文、历史、地理都啃下来很难,于是,我不管不顾,向学校请了两周病假,因为是临时决定,考纲等复习课本都没准备,很感谢同事钟庆海老师,他往返多次帮我到其他报考老师那,把那几本复习书借来又送回,和他们共用。

我是憋着一肚子的气,卯足了劲,非要考给你看看,我是不是“屎渣子”!

由于持续看书太累,到考试的前三天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因为我的眼睛一接触书本,就发花,发晕,头胀痛难忍。

考场设在九江第十一中学,试题感觉有一定难度,硬着头皮坚持考完。

接到分数的那一刻印象很深,我们几个参加考试的同事在学校门房对面办公室等电话,市局有人电话通知我们的考分。我不敢去门房听电话,是同事去接听的,当他悄悄告诉我说比其他考生高出100多分,我以为开玩笑。

老公这次不说我“屎渣子”,也不说让我结婚前就该读好大学,他觉得很有面子,比我还得意 。

虽然,考了个教育学院,我们自称“杂牌军”戏称“野鸡大学”,但能脱产学习两年,当了老师做了妈妈后,又当回纯粹的学生,也是一大快事。何况,录取的比率很小,汉语言文学专业,九江市区仅录取两人,后来上学才知道,我们中文系仅录取两名女生,很是自豪骄傲了一阵子滴。

(待续)





入学后参加教育学院和市团委组织的演讲比赛讲稿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真不容易呀。

发布者 :宁肃 (2017-06-14 14:56:00)  回复

好有个性哈哈哈哈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06-12 17:17:23)  回复

周老师,您的钢笔字写的很漂亮啊。

博主回复
谢谢江老师关注!这同学钢板蜡纸刻字,用油墨印刷。我的的字没这么漂亮。对不起,我忘了注明。
发布者 :江瑾 (2017-06-08 10:43:20)  回复

周老师,您的钢笔字写的很漂亮啊。

发布者 :江瑾 (2017-06-08 10:42:52)  回复

周老师,您的钢笔字写的很漂亮啊。

发布者 :江瑾 (2017-06-08 10:42:51)  回复
6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