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长城主题系列(六十七)——穿越经典的时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宁肃 |  浏览(40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12 08:41:3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8 20:41:30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城主题系列(六十七)——穿越经典的时空

 

34日,河北涞源珠串般敌楼继续接龙,孟良城至浮图峪段长城穿越,复拍沙飞抗战老照片。”我料到虫虫的这则贴子会火,但没想到竟火到“三辆大客,137人”参加。

穿越长城,实地观摩,缅怀先烈,复拍得瑟,其多重吸引力叠加复合,自然强劲。俺是俗人,当然无法抗拒。不过,俺不想复拍,只想全程穿越。
1020分,三辆大客到达河北涞源南屯镇亚家庄村,稍事整装,集体合影。随后,一百多人便扑向了不远处的古长城。

据有关资料,1940年秋,在八路军百团大战第二阶段——涞(源)灵(丘)战役中,涞源县东团堡歼灭战最为激烈。战斗于922日晚8时打响,八路军第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三团(团长丘蔚)对东团堡之敌发动攻击。

为便于靠前指挥, 杨成武率分区指挥机关前进到三甲村、浮图峪长城沿线, 并在三甲村南离孟良城1公里的古长城烽火台上设立了指挥所。当晚,杨成武司令员下达涞灵战役涞源区战斗开始的命令时,晋察冀军区新闻摄影科科长沙飞就和他一起站在孟良城附近长城烽火台上。

战斗空前惨烈,日寇甚至施放毒气。战斗进行了两天一夜,“三团的指战员们戴着浸过水的口罩,前仆后继勇猛冲击,阵亡和负伤人员源源不断被送下来。参战的民兵将重伤员送往乌龙沟。国际友人柯华和巴苏华率领印度援华医疗队在那里设立了急救站,他们以高超的技术和满腔热忱抢救了不少生命垂危的战士。”最后时刻,“日寇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队长甲田率26名残兵投火自焚。战至25日夜,日军除1名朝鲜籍翻译最后投降外,其余全数被歼,无一漏网。”

    消息传来,人心振奋。东团堡战役胜利后的第二日,经杨成武司令员批准,沙飞带领一个排的战士登上孟良城南的长城,选择了三个地点拍摄下“战斗在古长城上”、“东团堡大捷欢呼”、“战后总结会”等三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并发表在当年的《晋察冀画报》上。1995年我国发行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纪念邮票,经专家辨认,其中20分的一枚邮票“涞源东团堡”正是以这幅照片为背景。



 
    墙迷们,大多知道那几张“战斗在古长城上”的抗战老照片。所以,大家冲上长城,纷纷抢占“机枪阵地”、“欢呼楼”、“总结楼”,模仿当年八路军的姿势留影。为增强复拍的逼真性,有的驴友网购了八路军剧服和道具枪支,甚至是军旗。不过,军旗是“中国工农红军”滴。




 
作为摄影爱好者,我知道广东有个叫李××的摄影师用兵偶复制的方式复拍了沙飞的这几幅作品,并在第52界世界新闻摄影大赛中,以一组《战地摄影经典作品》获荷赛肖像类三等奖。对此,我表示愤慨。驴友们得瑟得瑟,全无功利之图,权当过家家嘛。而以兵偶复制,甚至“原来照片上的两个战士变成了三个,多出一个拿刺刀步枪、吹冲锋号的战士。原本相片中架机枪和持驳壳枪的战士,在李××的创作下身姿也多了点猛虎下山的气势。”这不仅是篡改,简直就是亵渎。
    所以,当驴友们沉浸于角色荣光和复拍趣味之中,我招呼小支向前走了。我以为,当年沙飞冒着生命危险拍来的经典之作,我们只应该致敬!庄严地致敬!


 
走着,走着,我想起了王雁,沙飞的女儿,我曾经的博友。眼前,跳出了她在博客发表的沙飞更多的遗作,比如《插箭岭战斗》(又名《八路军指挥所》)、《八路军攻克平型关》(又名《长驱出击》)、《八路军骑兵挺进敌后》等作品,甚至跳动着沙飞的诗句:
 

我有二只拳头就要抵抗/不怕你有锋利的武器、凶狠与猖狂/我决不再忍辱、退让,虽然头颅已被你打伤。

虽然头颅已被你打伤/但我决不像那无耻的、在屠刀下呻吟的牛羊/我要为争取生存而流出最后的一滴热血/我决奋斗到底、誓不妥协、宁愿战死沙场。

我决奋斗到底、誓不妥协、宁愿战死沙场/我没有刀枪,只有二只拳头和一颗自信的心/但是自信心就可以粉碎你所有的力量/我未必会死在沙场的,虽然我愿战死沙场。

 
沙飞,原名司徒传,广东开平人,191255出生。幼年就读于广州,1936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抗日战争爆发,这个热血书生投笔从戎。1937年底,沙飞在晋察冀正式参加八路军。他走上了沙场,但他的武器是照相机。他冒着枪林弹雨拍摄了八路军百团大战,特别是战斗在古长城、打击侵略者的照片,日寇扫荡实施“三光”暴行的照片,聂荣臻与日本小姑娘的照片,国际反法西斯战士白求恩抢救伤员的照片,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将士、人民生产生活、青年踊跃参军的照片,还拍摄了在国际友人和反战同盟的工作与活动照片,甚至是抗战胜利后张家口工厂恢复生产的照片。而这之前,他还拍摄了《我最后见到鲁迅先生的一天》及《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这些照片,无疑已成经典,任谁也无法复制,也无法超越,壮哉!

沙飞,是中国革命军事史上第一位专职摄影记者,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新闻摄影机构的第一任领导者,他和他的战友们创办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份新闻摄影画报(《晋察冀画报》),拍摄和保存了中国革命战争时期最完整的照片档案,并建立和发展了中国革命摄影队伍。

可是,走上沙场,并自信“我未必会死在沙场的,虽然我愿战死沙场”的沙飞,真的没有死在沙场,竟然是死在了战友的枪口之下,悲乎!

这个在中国摄影史乃至世界摄影史上都称得上“划时代的人物”,竟然因患“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枪杀日本医生,被判处其死刑而执行枪决,终年38岁。

据说,执行命令的士兵,在枪口对准沙飞之前,先给他敬了一个的军礼。这,该是一个多么令人心碎的画面呀。

后经复审查明,“沙飞是在患有精神病的情况下作案,其行为不能自控。”1986519,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判决:撤消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决。但人死不能复生,这个仅用十来年的时间就制造了那么多经典的经典人物,真是“生得传奇,死得离奇”。

经典相片无法复制,无法复制的,当然还有人生。

经典依然在,沙飞已走远,几乎消失在了历史的最深处。

沙飞走了,驴们走来……
 
没多久,就走到了宁静安城。

 
    据有关资料,相传,北宋大将孟良、焦赞曾在这一带驻兵打仗。因为怀念,当地百姓称宁静安城为“孟良城”。宁静安城南一山崖下起有石砌城墙,延绵于较平缓的山梁之上,至宁静安城有四个砖砌敌楼,全部残破只存部分箭窗和门。宁静安城堡,围墙亦为石砌,今大部尚好。据《畿辅通志》载:明景泰三年(公元1452)筑城置戍。城堡现存一座砖砌券拱南门,门额上原嵌有石匾,据说上刻天险二字,今门匾已无。

 
在此午餐小憩,然后继续行走。不过,整个穿越过程中,我很少拍照。不是因为地形,不是因为行程。其实,本次穿越强度不大,“穿越孟良城至浮图峪段古长城,全程13公里,上升600米,下降700米,最高海拔1175米。”

或许,那天的行程里,我的内心更偏重于一种祭奠。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向革命先烈;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向中国革命军事摄影的奠基人。

    经典,就是经典。无可复制。我,只想穿越其中……

 
敬礼,沙飞!

敬礼,长城!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