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皖赣边地(六)——触摸李坑,那柔软的人伦温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人伦  李坑  婺源  皖赣边地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45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12 08:41:58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9 09:52:36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走西看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皖赣边地(六)——触摸李坑,那柔软的人伦温情

 

    毫无疑问,李坑山清水秀,风光秀美。

 
    过去,李坑像皖赣边地的众多徽派村落一样,处子深闺人不识。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越来越多的访者游客走进了这里。

 
    地处皖赣边地,正值清明前夕的李坑,黄花盛开,风清气爽,即使多云间阴,那一派小桥、流水、人家的画卷,也已足够赏心悦目的了。何况,还有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和底蕴深厚的徽派文化。一切,都那么古老古朴,那么成色十足,那么原汁原味,却又那么自然和谐。甚至,那古塔就像长在油菜花田里的一棵老树,一样有明晰的年轮;那老树就像长在小桥人家里的一把天伞,遮蔽着小镇的风雨。而那一道道老墙呢?一匹匹原本纯白的幕布上,滤淀了太多的年代留迹,就像一位位耄耋,历尽沧桑,昭示着深沉、厚重和安静、祥和,那种特殊的年代素养和历史神韵。



 
    于是,李坑人杰地灵。据载,“自宋至清,仕官富贾达百人,村里的文人留下传世著作达29部。南宋年间,出了一位武状元,名叫李知诚。这座大宅院,正是著名的武状元府。

 
    虽然,这个以李姓聚居为主的古村落,如今也已商业化,进村买票,商铺满街,但我并非特别抵触。



 
“文化搭台,商业唱戏”嘛,但毕竟有的文化可看。
首先,我被街边的磨砚所吸引。虽然,这里不是歙县,但歙砚的砚石却产于婺源县龙尾山,故又名“龙尾砚”。作为砚石产地的婺源,砚业自然发达。据北宋唐枳《婺源砚谱》载,始于唐开元中,到南唐时,设置砚务,专门为朝廷督制石砚。我是掏不起名砚那动辄上万的价格的,却也出手购得两方,管它是否“石质坚韧、润密,纹理美丽,敲击时有清越金属声,贮水不耗,历寒不冰,呵气可研,发墨如油,不伤毫,雕刻精细,浑朴大方”呢?喜欢而买得起,才是硬道理。

 
    小小竹雕,虽然谈不上什么艺术,甚至谈不上精致,但匠人的那份认真,还是令人驻足。起码,我喜欢这种真实的传统,甚至是笨拙的刀功。就像这里的人们,善良而淳厚,阳春白雪是一种生活,下里巴也是。


大概,出身农门的缘故吧,我被这种下里巴的生活所迷醉。看到了他们,就好象回到了我的童年,我的故乡。莫名地,我就喜欢。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吃摊位,一位看不出是奶奶还是母亲的妇人。她的面容不知是羞赧,还是愁苦,只是当客人递钱时才抬一下头,也只盯的是对方的手。而她旁边,是一男一女的两个小孩儿,顶多上小学的年纪,他俩在玩拍手的游戏。镜头拉近,我看清了,他们的脸上洋溢的笑该是发自内心的。或许,这就是幸福,在母亲或者奶奶身边,享受着无忧无虑的快乐。


 
    穿过街道,驻足村口,这里有大片的油菜花。虽然,光线不足,黄花的明丽有些低调,但不失一道靓亮的风景。而这道风景中,恰好有两个小孩儿。这次,不是姐弟,而是兄妹吧。不知是家长有明确要求,还是性格原因,他俩没有加入街道上小朋友们的各种游戏,只是远远地看着。或许,他俩没有游戏中孩子的那种鲜明的快乐,但家门口的孩子,妹妹跟着哥哥,起码有一种可靠,有一种温暖吧。于是,我想到了我的姐姐,已经六十多了。我的童年,是在姐姐的背上长大的。

 
    尔后,我的镜头偏移。我忽略了更多的古宅和特色的傩舞,也顾不上馋人李坑炙肉、花菇石鸡、清焖荷包鲤和李坑糯米酒等各色美味,而是重点聚焦李坑人的孩子、老人,也包括工作着的壮年,他们最为真切的容颜和他们的生活。于是,我离开了热闹的街道,钻进了更狭窄的巷子。

 
我边走边拍,边感动着。我以为,这就是李坑的人伦温情。
这是爷爷在锯樟木,厚度不足一厘米的樟木片,十个一摞,有的三元,有的五元,据说放在卧室里,会释放的樟木的清香。爷爷锯着,小孙儿用手接锯末。我有些担心,但爷爷的眼神很坦然。

 
    老奶奶领着不知是孙儿还是重孙儿,出来逛逛。其实是拎着,大概小家伙走路不稳,又怕摔着碰着。有谁还记得,谁这样扶着拎着领着过自已呢?我也有这样一个奶奶,可是她老人家早在十几年前就走了。

 
    这又是一位奶奶,不过不是领着而是背着。很是发福的奶奶走路有些摇晃,我生怕她走不稳,当然这种担心多余。此时,我想到了“摇篮”。奶奶的背,不正是婴儿的另一个摇篮吗?

 
    这又是一个天伦之乐,老人往孩子碗里捡菜,妈妈往孩子嘴里递饭。也许,你会说,别这样惯孩子呀!不过,浸润这个镜头的是亲情,是爱意。有人疼,不是最普通也最实惠的天伦之福吗?

 
    这也是吃饭的镜头,只是夫妻两个。丈夫看似吃完了,在惬意地剔牙,并说着什么,而妻子只是吃着听着。亲人间的絮叨与聆听,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这对看不出是夫妻还是父女,正忙着收拾一只开膛破肚的鸭或鹅吧,头几乎抵在了一起。这里,没有饭菜的滋味与香气,以及饭后的舒适与惬意,甚至多了难闻的腥臭,但他们的那份专注,那份默契,那份为生活而劳作的态度,不令人尊敬甚至是羡慕吗?

 
其实,天伦不只限于家庭。孟子·滕文公上》中,有“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广义的天伦,说的是礼教所规定的人与人的关系,比如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及各种尊卑长幼之间。比如邻里,甚至是发小们。
    看这俩洗衣的妇女,该是边洗边聊的。一位洗完了,还舍不得离去,再站着聊会儿,聊五毛钱滴。

 
    妇女有要好的姐们儿,孩子们更是。他们没有城里孩子丰富的文化生活,甚至是廉价的玩具,但只要他们凑在一起,一起皆有乐趣。

 
    不过,并不是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随心玩耍,这个懂事的女孩儿就知道帮助哪怕只是陪伴妈妈。玩耍,固然可以快乐,陪伴呢?除了学习技能早当家,不也有幸福吗?

 
    这就是一个早当家的孩子,但那眼神里分明失了应有的幸福快乐感。大概,是因为身边没有妈妈在吧?别说孩子,就是大人,有谁能抵得了孤独感呢?

 
    这个小女孩儿,也有点小孤独吧。不过,她自有自己的小开心,她会跟狗对话。刚才还对着我们狂吠的狗,很听小女孩儿的话,顿时安静啦。

 
    不过,我看到,巷子另一侧,有个上点年纪的男人不时地探出头来打望着小女孩儿。这种默默地关注和牵挂,不也正是天伦的体现吗?

 
    他的目光,还会偶尔瞄一眼同侧不远的另一个摊位,那是位耄耋级别的老者,她本该坐享天伦之乐。不过,这也是生活,只要健康,就不坐吃干等死,也是天伦的另一个侧面吧。

 
    与这位老者相比,油菜花地里的老人,或许正具幸福感吧。如此千里之遥,沉浸于古韵与花海,还有女儿陪伴。他们是,我呢?

 
    于是,我想起了那个“关于幸福的网上调查”,我们怎么就忽视了我们自己身边那么多幸福呢?在这一点上,人不见得比鹅聪明。

 
    所以,我们有理由充分珍惜和享受眼下的幸福,可以领略普通的明丽与芬芳,也可以体味经典的理性与神性。

 
    幸福与否,都只是人的感觉。感觉,不可能永恒,但总有味道其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