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大姨  平谷  桃花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51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15 08:45:05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09 17:24:22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野游趣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1  甜甜的蜜桃我最爱

小时候,家乡以粮这纲。于是,我和发小们,以地瓜当苹果,以高梁杆玉米杆当甘蔗了。当然,那也只能是小偷的干活,被大人抓住要挨揍的。我知道,还有比地瓜更甜又不瘊嗓子的东西,比如桃子。一咬,满嘴流汁,那叫一个甜蜜。

那时,常想念大姨。我问娘,“俺大姨还不来串亲呢?”娘不吭声,她知道我又馋桃子了。她还知道,大姨一年来一回,都会带来桃子,那种薄皮肉厚脆生生的大蜜桃。

那时候,乡里串亲总要带些吃食作为见面礼。条件好的人家串亲,会到小卖部买些点心和糖果;条件差些的,就从内部挖潜,一般会用白面烹炸些散子或蒸个花糕,再不济也会带上花馍。如果连馒头也带不出门,那只好硬着头皮不去串亲了。

大姨家在许疃,她孩子多、拖累大,吃饭都是大问题。所以,大姨很少串亲。不过,她每年秋天会来一趟,带的礼物很高级,半筐甚至一筐桃子。原来,她们村有片桃林。到桃子下筐的时节,每家会分到一堆。我想,大姨是把个大、无伤的新鲜桃子挑出来带出来串亲的,剩下那些伤的烂的小的生的,才让我那表哥表姐们解馋吧。

桃子,大概是我吃的第一种水果,迄今为止也是最爱。当然,这是在走出家乡吃过若干水果有了比较之后。很可能,那种甜蜜感就在小时候随着村风乡情注入了血液和骨髓,对后来的其他水果比较“认生”。或许,“先入为主”,也适于人的胃口吧。其实,更适于人的感情。

 

2  一年一度十里桃花

后来,联产承包了;再后来,土地入户了。改革开放,让农民富裕了起来,让经济作物也丰富了起来。于是,各种果园如雨后春笋,吃桃子吃苹果比过去吃地瓜还稀松平常。那时候,清明回老家,到处桃花香桃花艳;秋天回老家,走到哪吃到哪,也没觉新鲜。可是,果园红火没几年,果树又都刨了。因为,病虫害严重起来,田间管理又麻烦,费时费力不闹钱。从此,家乡不再见桃花。虽然,桃子还是有的吃,但都是集上买的,总感觉差点味儿。

四五十年过去,我依然老土。平时并不在意水果,但还是钟情桃子。而且,玩上摄影后,又格外关注、欣赏和喜爱拍摄桃花。尽管,拍花为影圈所不齿,桃花更为人们所玩笑。人就那么虚荣,想“桃花运”却要避桃花嫌。于是,每到春暖时节,俺还是冒着嫌疑跑好远路去亲近桃花。
城里的桃花,多是观赏桃只开花不结果。不过,花朵再稠密再鲜艳再光彩夺目,也不及乡野大田的。

 
    所以,几乎每年的“五一”前后都要东渡平谷桃花源。我喜欢那十里桃花谷,以及那桃花海里的小山村。

 
北京平谷国际桃花节每每盛况,近年来更是升级为国际桃花音乐节,活动期间推出桃花大舞台、轩辕公祭大典、徒步大赛等十几项活动。观花就观花嘛,还有摇滚乐狂欢,太闹!于是,去到那里,俺就沿着桃花谷的徒步大道开走。
春末夏初,天高气爽,蓝天白云,绿树红花。登高望远,有花如海,如诗如画。


 
    索性弃车下海,与桃花面对面零距离地亲近一番。




 
    毫无疑问,桃林深处,是影人的天堂。

 
    应该说,几年来,俺观赏了不少地方的桃花,但这里的食用桃之花生自然天成,生机盎然,绝非那植物园里专门的观赏桃花所能比!

 
3  战友情与桃花缘

那天,按计划去平谷赏花。在东直门银座门口上车,我被人一把拉住,“老虎!”先已落座的竟是原来一个单位转业后几年再没见过一面的的老战友。并肩而坐后,聊呵!哪能不聊呢?要知道,外号老虎的虎哥曾在老兵很难的时候曾经伸过手。尽管,后来没有帮我成功,但虎哥主动相助和仗心之举无疑让我铭记一生。一晃几年过去了,我和虎哥都是知天命的人了,却都走进了绿野行列。并且,竟然在一辆开往平谷桃花源的车上相遇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缘吗?

    车入花海,老哥俩随众下车也还形影不离,边走边聊边拍着。虎哥可是宣传处长出身,又曾在平谷这地儿上工作过。看得出,他很喜欢摄影也很热爱土地,俺也是呢。缘份呵!于是,他给俺拍俺给他拍,也都抓些田间的花呀人的,还不时地互相欣赏吹捧一番。




 
    那天,在一片桃园,见一位老嫂正给桃树整枝。看她一把一把往下掠桃花,咔嚓咔嚓地往下剪枝条,俺很心疼。虎哥说,枝条多了不挂果,花太多了桃长不大。一枝上顶多留四五朵花长三四个桃就行啦!善于沟通的虎哥还和那老嫂开聊,竟聊得老嫂笑意满满,连连说,“秋天你们来,蜜桃管你够,白吃不要钱。”


 
桃花,竟让俺和虎哥两个大老爷们儿相聚啦!是不是个笑话?

 

4  桃花源里可耕田

人老了,怀旧爱做梦。于是,桃源耕田成为我久有的梦想。那天,顺着桃花谷徒步到了小峪子村西通向老象峰的谷口。驴友们大概得瑟够了,纷纷上树捋茉莉芽了,我则爬上旁边的高地一通狂拍,将那蓝天、白云、群山和桃花丛中若隐若现的村庄尽收于镜。

    雨后的田间,显得格外清爽而寂静。和村东侧的百里画廊相比,西边的山谷里片片桃园色彩斑斓。远远望去,只有几个老者在默默劳作,三三两两的游人在乡间小路上悠然漫步,不时听得远处村庄里传来几声狗叫,好一幅桃园油画。


 
    走近崖下,有一正在刨地的老哥。看他刨着,和他聊着,不时地拍张他劳动的镜头。由于有了桃花节及全方位的包装宣传,这里的水果特别是桃子收入不错,地里便少有其他作物了,所以才有了这漫山遍野的桃园。他家去年的收成还好,去掉投资成本还有八九万,他很知足。我说很羡慕他们这里的空气和环境,他说你退休了来这里养老吧,有不少城里人在这里买房,一个五间房的小院也就二十万。我心想,这价格真不错,俺也只够在这里买房的收入,可这都是小产权房,一旦将来产生房产纠纷,可没有保障,再想买也不行呀!


 
看到太阳要落山了,便告别了老哥,走了很远,回头看,他还在崖上不紧不慢地刨着。这种休闲式的劳作,也是老兵将来退休后的梦想,可是老兵在老家没有地啦!
前边又遇一个正在打田埂的老兄,他的自行车还很原始,车座上别着的一把铁锹,那正是老兵当年在老家骑车下田常用的招式。来一张!一不小心,把自己捎进去了。

 
    下得坡来,看见一老嫂正在刨地,不好意思上前拍照,便把人家使劲拉进镜头。纯属偷拍,不是狗仔!

 
    沿谷侧小路返回,看见路边有一对边说笑边锄地的夫妻,见我打招呼,便停下来。我说,“别停呀,田间劳动的镜头多美呀。”那媳妇不好意思地又开始锄着,而老公却不听我话,站在一旁看着,但看着看着,还是动作起来,一招一式比那媳妇利落多了。

 
    我留下了,那一幅幅乡耕图;我记下了,这个有点桃源味道的沙峪子口村。

 
于是,心中有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
平谷,不是故乡,但有故乡一样的泥土芳香,一样的桃花芬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