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长城主题系列(七十三)——我的样边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庙港  样边  长城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5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15 08:47:3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12 14:24:06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野游趣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城主题系列(七十三)——我的样边

   

知道样边,源于李晓宁博友的一张获奖相片——《天问样边》。后来,在同事老张的嘴里也多次听到过这个地名,以及相关长城夕照的美妙描述。

于是,向往样边。

于是,结缘样边。每年都去,甚至一年两遍。

 

样边de春。
201354,天行户外队。

 
    青年节的这天,一帮青年及伪青年们快乐出发,主题是样边长城怀古与赏海棠休闲摄影一日游。但是,来得早了,海棠尚且未开。这里地处京冀交界,太行与燕山交衔的深山,时节比京城的要晚。

 
那里,充沛着荒凉和野寂。于是,初走样边,便嗅到了浓重的肃穆与幽深的神秘。那种莫名的气息逼人,令我想起小蛮的《空地》。
除了放松身心、拥抱自然,怀古、明耻,也是绿野的驴们行走长城的动力。
留个影吧!

 
但那次只登上了样边中间的一段,根本没到李晓宁博友《天问样边》的“大问号”。遗憾!

 

2014419,同事三人行。

周五老张说,“今年没有倒春寒,花开花落都早,再不去怀来,杏花长城可没戏啦。”“走!风雨无阻!”结果,与谷雨之雨不期而遇。不过,从东花园刚下道,天气瞬间转晴。老张说,“今儿,有戏!”

经庙港进山,沿一条弯弯曲曲的村道,老张硬把小奇瑞开上了山顶。当时,让一帮张家口的车友都看傻了,他们可辆辆都是悍马、牧马人、切诺基,正宗的越野吉普。

上得长城,确有云海,但有点儿远。杏花也有,大多谢了。甚至,海棠花也很少了。
老张说,“晚了半小时呵!”他说的是云。

 
    我说,“花谢了也好。长城本是爷们儿,穿得花花绿绿的不好。”我说的是花。

 
    雷哥说,“这就够美的,比公园强多啦。”说着,六十岁的他早跑到前面去了。

 
那天,我才知道,“样边,不是地名。边,为古边塞,长城最为典型。说俗点儿,样边就是长城的样板工程。”接着,老张又说,“样边长城,其实在庙港,就是西边山脚下的那个小村庄。按长城的一般叫法,样边长城该称庙港长城。”

据考证,明代修筑长城时把庙港段作为样板,供负责修筑长城的人参观采样,所以说这段长城是明长城修建时的试点和典型。

有关资料记载,明开国大将徐达修筑居庸关长城时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为保证工程质量,先选择部分险要地段修建长城“样板”,以此来标定长城的质量和规格(也有一说是戚继光和戚继祖修建的这段长城)。在修这一带长城时,样板工程选在了庙港一带。
样边长城,长约3000米,由整齐的石条砌成,城基宽55米、顶宽4米左右、高度在48米之间。其料取之山石,一石到顶,格规一统;其工细致精湛,堆砌整齐,线条圆浑;其形张驰有度,遒劲有力,一如京西农民般的朴实、厚实和坚实。可以说,的确是山石的作品,山石的性格。所以,庙港长城无愧“样边”。

 
第二次到样边,当然要好生看看。这一看,就发现,“样边真牛!”
除了其规格之高、质量上乘和保存完好,我和老张发现,“样边属牛的”,雄浑、质朴、宽厚、敦实、彪悍、强劲。细看样边的不同部位,我们可以领略牛蹄抓地、牛背前弓、牛胯摆甩、牛头回转和牛角抵架的力道。

 
牛,可以朴实无华,但持久、坚韧。

牛,可以老实厚道,但倔强、不屈。

行走样边,收获的或许有美图,但必须劲儿足。更重要的,是生灵的秉性和精神。
这,就是著名的“大问号”。

 
我俩还天真地以为,“长城,像十二生肖一样有属性,不同地段长城的属性不同”,这才是本次样边之行的最大收获。比如,“金山岭属鸡”、“八达岭属马”、“箭扣属虎”、“旺泉峪属龙”、“大营盘属蛇”。
其实,摄影还在其次,片刻的遥望、凝视和矗立或许更令人心动、欢喜。

 
太阳越来越低,山色越来越红。但由于暮霭太重,没有拍到样边墙体的通红。

天黑了,下山吧。

 

    2016417,影友小分队。

约好景和老师等三位影友前往蔚县摄影,路上想到前一天的石峡关至陈家堡穿越途中杏花正旺,于是建议顺路前往庙港,看看鲜花盛开的长城。
本来,下午出发前,蓝天白云,但上得山来,发现刚才还开开心心的老天爷阴下了脸。

 
    西北,乌云漫卷。而且,云随风势,老天爷的脸变得真快。

 
失望之际,我独自向样边长城的南段攀爬,想看看样边与水头的结合部如何成色。“反正也拍不了什么,爬山玩吧!”
不过,一路上也没闲着,不时地东张西望,也瞅冷子打上一枪。

 
    天色,越来越阴。真切切,就看见雨线在相隔的东面一个山头,我急吼吼地直催大家不要再拍,下山快走。

 
急匆匆,一身汗,终于上车。雨没淋上,花没拍上,白跑一趟。那也记一笔,样边杏花先欠着,早晚得补上。

 

样边de秋。

20151017,同事老张。

这是个重度雾霾天,京城一派模糊,甚至有些许焦糊的味道。下午出城,京藏高速,东花园下道,便雾霾消散。向南向西再向南,十八家、石洞、庙港,羊肠小道上山,虽无白云,但有蓝天。

本是来赏长城红叶的,叶倒红着,但大多落了,“晚啦!”

    不过,背风向的山谷里,还很有些秋的成色。叶虽落了,色虽重了,但深秋的样边别有一番味道。

 
    老迈残疾的长城,配着深黄铁红的叶子,厚实发枯的蒿草,很符合长城的年轮与命运。蜿蜒逶迤,苍茫野寂,一派国画大写意。

 
    样边上人很少,只有几个影人,听口音是张宣一带的,说话常带“是不是呀”(发“似不似”音)。虽然他们算当地人,也是东奔西跑玩摄影的,但到样边好像是首次。一是被样边的气势感动得够呛,都快要流泪的状态;二是走过“大问号”就挪不动步了,选了个高岗等着拍夕阳。我想,“这才哪到哪呀?”

 
    按说,他们所选拍夕阳的地点不错,但时间尚早,俺无那般耐心,便和老张继续向西。

 
    天气还不是太好,不及落山,太阳便钻进雾霭,若隐若现。俺再拍张全景,便说声,“样边,再见!”

 
样边de冬。
20151219长城游击队
 那一段时间,京城雾霾频发。发布为期4天的雾霾红色预警时,驴们已从容得多淡然得多了。所以。当孙队相邀周六前往样边得瑟时,我当即痛快地答应了。这次出动的驴友,几乎全部是从老营地出走京城的原先同学、同事,以及家属们,都是老熟人老朋友却平时极少见,算得上个亲友团吧。

 
    几番样边,冬天还是首次光临,沉浸于黑白分明的世界里,感觉大不同,甚至有点恍然如梦。梦总会醒来,才想起此次的任务主要是为亲们拍照,那就耍起来,拍起来,一定要玩嗨!

 
    该蹦蹦,该跳跳,不逗不耍不热闹。

 
    下山喽!俺再全一张!

 
样边de夏。

2017429家人自驾

    “五一”小长假,一想到人山人海,就失了兴致。于是,还往张家口农村扎吧!第一站水头,第二站样边。

    天气不错,就是真热。但再热,也有人自虐。看来,老外也盯上了样边。

 
    我一向不喜夏季,单调地让人没有情绪。但这次不同,没有了明确的目的,甚至动机,没有影友也没有驴友,这近黄昏的山色倒也入眼,第一次感觉到纯绿背景里的长城,可以别有韵味。

 
    塞上的季节,就是如此飘摇。四年前的那个五四如冬,今年的四月底却夏意盎然。

 
    同一段长城,在不同的人的眼里注同不同。那就好生观观。对面,就是去年夏天咱去的大营盘。

 
    我最喜的样边,是冬天,一场雪后。那女人呢?

 
    太阳落山,还是没等来样边镀金或者浴血的极致。有如此的成色,该知足了。本来,就是休闲嘛。

 
    往回走吧!长城的前方就是笔架山。绕了半天,离镇边城没多远。

 
    光线越来越暗,加快脚步下山。

 
“样边,再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