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苹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1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16 09:13:0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16 09:13:03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妈妈最喜欢苹果了,一是喜欢吃,二是喜欢用苹果来作清供。

在我小的时候,苹果可是果品中的“贵族”,价格和桃子、梨子相比,要贵不少,一般人家是很少去买的。在贡院街上的“绿宝”水果店里,苹果也大多是作为摆设,放在显眼处,招徕着生意。

那时,苹果的种类很少,我所见到的大致只有四种,一种是“国光”,皮是嫩红色的,有点像现在的烟台苹果和富士苹果;一种是“黄帅”,皮是蛋黄色的;还有一种是“金帅”,色泽比黄帅要深一些,“黄帅”和“金帅”好像是同一类的苹果;另一种是“青蕉”,皮是淡青色的,有点像没有熟的青香蕉。四种苹果从外型上看都是椭圆形的,但各自的香气却不尽相同,有的是甜甜的,有的是雅雅的,还有的是淡淡的。从口感上来说,“国光”苹果是脆脆的,清甜清甜的,“黄帅”和“金帅”面面的,不是很甜,“青蕉”有点涩嘴,但很脆。

我妈妈常常会同时买四个苹果,“国光”、“黄帅”、“金帅”、“青蕉”各一个,摆放在一个瓷盘里,作为案头清供。四个苹果,色泽不同,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幅雅致的图案,就像是油画中的静物画一样,好看极了,耐看极了。我有时会把鼻子贴在苹果上面,闻苹果的香味。我爸爸见到,就会半开玩笑地说我:“你贴那么近干什么?不怕把鼻子贴扁了?”我妈妈这时就会护着我,说我爸爸:“这有什么关系,他不把鼻子贴近,能闻到苹果的香味吗?”我妈妈这一说,我们就一起笑开了。

我家作清供的苹果能摆放上好几个月,一直到外皮都起皱的时候,才会被我妈妈用新买的新鲜的苹果来替换。那淘汰下来的四个皮皱皱的苹果大多是不能吃了,有的还有一点水分,虽然也能吃,但吃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味儿了。

在我家,苹果虽然多数是用来做清供的,但我妈妈有时也会在发工资,南京话也叫“关饷”时,买一些苹果回来,给我们几个孩子解解馋。我们都知道苹果价格比较贵,所以,每次吃苹果都知道不能浪费,一定要吃到吃不起来为止,而且,连削下来的苹果皮也舍不得扔掉,每次都是先把苹果皮吃了,然后再吃苹果。拿我来说,有时甚至连苹果核子都嚼碎了吃下肚。我们小孩儿最喜欢吃苹果了,“国光”甜、脆,“黄帅”、“金帅”香、面,“青蕉”虽然有点涩,但特别脆。我妈妈为了省钱,有时也会买一些挖过的苹果来给我们吃,我们也不管是不是挖过的,只要是苹果一概喜欢吃。

大约在1972年,电影院里放映了一部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我们在曙光电影院观看过,里面苹果丰收的场面很动人,插曲也非常好听。有一个片段特别有趣:有一位胖姑娘是个劳动模范,因为胖,找不到对象。一次,她去相亲,对方小伙子嫌她胖,不太愿意,小伙子的爸爸就对小伙子说:“胖有什么呀?她一年能挣600个工分呀!”我们看了,哈哈大笑。

回到学校后,我们几个同学在宿舍里就开始模仿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相说道:胖有啥关系?她一年可是挣600个工分呀!于是,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接着,我们就一起唱电影里的插曲了。我记得开头的歌词是:翠绿的山岗一望无边,枝头的果实沉甸甸。满枝的果实摘呀摘不完,丰收的歌儿在果园里飘荡。

高中毕业后到红卫林场去插场了,成天和果树打交道,想来和苹果会有不解之缘了,可我们七里岗队恰恰没有种植苹果树,只有梨树和桃树。好在小三英班所在的山涧队里种植了不少苹果树,也算是间接地圆了我的苹果梦,因为我们毕竟是同一个林场的。

每年的夏秋季节是我们林场果实丰收的季节,那时,我们几乎天天吃梨子,嘴里全是梨子的甜味。当时,山涧队的苹果在我们林场是“一果难求”,一般人是吃不到的,据说大多供应给南京市果品公司,有的极好的苹果,还出口到阿尔巴利亚了。

我的老同学沈君在场部科室里办公,我经常晚间到他的办公室里,和他一起吟诗诵词,风雅一番。有一天,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摸出几个苹果,说:“这是下面队里送来的,是给场部机关干部品尝的,我也弄了几个,我们一起尝尝吧。”苹果是青色的,味道不是很甜,有一种青涩的味道,估计是没有完全熟透的缘故,但肉质细腻,脆生生的。我和沈君一人吃了两个,都说,还是我们林场的苹果好吃,味道就是不一般。

后来,我听到了“小虎队”演唱的歌曲《青苹果乐园》,马上就会想起那天晚上,我的老同学沈君请我吃的青苹果来。那是我们的“青苹果乐园”。

如今,苹果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之物了,超市里的水果柜台上,各种各样的苹果琳琅满目。我小时候熟悉的“国光”、“黄帅”、“金帅”和“青蕉”,已经很难看到了,常见的是“红富士”、“金冠”、“红玉”等,还有“嘎啦”、“美国蛇果”等洋品种。

尽管现在的苹果味道比过去不知好多少倍,但我还是怀念小时候我妈妈买给我们吃的精贵的苹果,和挖过的苹果,怀念我在林场时吃的青涩的青苹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