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梨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74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7-06-17 09:30:0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17 09:30:03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时候,一到夏天,我们贡院街上的人家就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水果,像西瓜、香瓜、甘蔗、桃子、苹果、梨子等。我最喜欢啃甘蔗,还喜欢吃桃子和梨子。

那时梨子好像就有两种品种,一种是“秋巴梨”,一种是天津鸭梨。“秋巴梨”不中看,皮是暗褐色的,但肉质很细,水分也足。天津鸭梨既好看,又好吃,就是价格比较贵,一般人家是很少去买的。

小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就听我爸爸讲过“孔融让梨”的故事。我爸爸说:“梨子可以让着吃,但是不能分着吃。”问他为什么,他说:“分梨,分梨,分梨就是分离,不是梨子的梨,而是离别的离。”

从小到大,我爸爸从来没有和我分过梨,但在197412月,我却和他分离了,那年,我高中毕业,到红卫林场去插场了。

到林场最先干的活就是给梨树追肥,在一株梨树的四周,分别挖四个长方形的坑,再挑来粪肥倒入坑里,然后用土填埋。这活一直干了大约一个多月才结束。我的手上被铁锹、铁铲、铁镐磨出了血泡,肩膀上也被扁担磨出了嫩茧,脸被刺骨的寒风吹得都皴了,变得又黑又丑,记得那时都不敢照镜子。

春天来了,桃花开过以后,就是梨花开放了。在学校时就读过岑参的边塞诗《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对里面“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一句印象特别深,那时心里就想:在我们林场能见到这种景象吗?

没想到我真的见到了。几乎是一夜之间,漫山遍野的梨花全开放了,像雪,像洁白的雪,在春风里摇曳,在阳光下闪耀,壮观极了,美丽极了,真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那时,我们天天穿行在梨树林里,有时给梨树浇浇水,培培土,有时给梨树喷洒农药灭虫。我们看着梨花结出了小小的果子,又看着小小的果子在一天天长大,最终长成了梨子。

我们七里岗队的梨子品种主要有三种,最多的是南京蜜梨;其次是苹果梨,是由梨子和苹果嫁接而成的;最后是康德梨,是洋品种,据说这是由米丘林研制出来的。三种梨子品种中,口感最好的要数南京蜜梨,肉质细腻,甜津津的,还有一种清香。苹果梨也很好吃,外形像苹果,吃起来却混合着梨子和苹果的味道。康德梨肉质也很细腻,就是比较酸,甜味不足,也许洋人喜欢。

梨子渐渐成熟时,我们男知青的任务就是“看青”了,也就是夜间看护梨树林,以防外人偷梨子。“看青”一般分为两班倒,一班值上半夜,另一班值下半夜;两班都要熬夜,一样的苦。我们班的男生几乎都在梨树林里看过青,我想,看青时那种夜风彻骨,蚊虫叮咬的滋味,会让我们记住一辈子的。我们班的童继光最能吃苦,他有时连续两班、两班地看青。如今我每次见到他,就会想起他在林场时,手里拿着哨棒,脚上穿着高筒胶靴,兴冲冲地喊一声:“哦,看青去咯!”

在我们日以继夜的看护下,梨子终于成熟了,到了采摘的时节。就像采摘桃子一样,那时节,梨树林里全是采摘梨子的知青,以女知青为主。她们笑语喧喧,欢乐飞扬,看到她们,我就会不由得想到朝鲜电影《摘苹果的时候》里,那欢乐的摘苹果的劳动场面。

梨子大丰收了,我们天天吃,几乎每天都吃得饱饱的。梨子太多了,吃不过来,最后连食堂都用梨子来做菜了,像梨子菜秧汤,肉片炒梨子,梨子、毛栗子红烧肉等。味道虽然都很好,只是我们吃不惯。

梨子丰收季节,也是我最得意的时候。每次回南京探家,我都背着一大网兜的梨子,回家孝敬我父母,让我哥哥妹妹品尝。我如数家珍似的向家人讲述我在林场梨树林里的劳动生活,讲述在那里的喜怒哀乐。梨子,让我亲近了土地和劳动,也让家人亲近并了解了我。

梨子的滋味是甜的,这滋味是我们用劳动的汗水换来的。一直到现在,我都喜欢吃梨子,只是,我再也吃不到我们林场的南京蜜梨了,也吃不到苹果梨和康德梨了,因为那里的梨树林早已不存在了,唯一存在的就是我们当年住过的知青宿舍,和离宿舍不远处的那个曾经“听取蛙声一片”的小池塘。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梨子我也很爱吃。

发布者 :江瑾 (2017-06-17 21:40:07)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