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鸡年试笔(15):杜甫:我的诗兄叫李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43)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7-06-20 10:09:4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20 10:10:54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杜甫:我的诗兄叫李白

天宝三载(744年),我在洛阳遇到了一个天神一级的人物,写得一手绝顶好诗,被人唤作“谪仙人”。即使我是如何自信“诗是吾家事”,还是迷上他了。

那年他四十四岁,我三十三岁。这样的年龄和年龄上的这个距离,正好可以让我骚动起一番崇拜甚至膜拜之心。之前遇上他,我会视为师;以后遇上他,我会视为友;唯有这个时候遇上他,我会发自内心地将他认作诗兄。后世的人们一定可以理解,这是我能够祭出的最高待遇。倾整个诗唐,能够让我服膺而称兄的,只能是他一人了。

他的名字叫李白。四川人。后来有幸与他,后来又加入一个河北人叫高适的,一起去游了梁宋与齐鲁,也就是后来河南山东一带。无官疏狂之身,诗酒会心之友,那两度周游,在我的人生旅途中,一定构成着莫大的事体,以至于让我在二十几年后还在绵绵回味。766年,我先后写下两首诗,对高李相偕之游反复涵咏。

《昔游》说及登单父台,思古而叹今:

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寒芜际碣石,万里风云来。

桑柘叶如雨,飞藿共徘徊。清霜大泽冻,禽兽有馀哀。

是时仓廪实,洞达寰区开。猛士思灭胡,将帅望三台。

君王无所惜,驾驭英雄材。幽燕盛用武,供给亦劳哉!

吴门转粟帛,泛海陵蓬莱。肉食三十万,猎射起黄埃。

隔河忆长眺,青岁已摧颓。不及少年日,无复故人杯。

赋诗独流涕,乱世想贤才。有能市骏骨,莫恨少龙媒:

商山议得失,蜀主脱嫌猜。吕尚封国邑,傅说已盐梅。

景晏楚山深,水鹤去低回。庞公任本性,携子卧苍苔。

《遣怀》言及登吹台,抚今而追昔:

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名今陈留亚,剧则贝魏俱。

邑中九万家,高栋照通衢。舟车半天下,主客多欢娱。

白刃雠不义,黄金倾有无。杀人红尘里,报答在斯须。

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

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芒砀云一去,雁鹜空相呼。

先帝正好武,寰海未凋枯。猛将收西域,长戟破林胡。

百万攻一城,献捷不云输。组练弃如泥,尺土负百夫。

拓境功未已,元和辞大炉。乱离朋友尽,合沓岁月徂。

吾衰将焉托,存殁再呜呼。萧条益堪愧,独在天一隅。

乘黄已去矣,凡马徒区区。不复见颜鲍,系舟卧荆巫。

临餐吐更食,常恐违抚孤。

坊间造谣说我自李白死后没有挽诗,这两首难道不够深情?

744年相逢,745年分手,此生再未相见。当年我们同游,互有三首酬赠之诗,大可氤氲我们唐诗双子座之间的诗情画意。

初见时,李白笑我瘦。《戏赠杜甫》一派大哥对于小弟的亲昵: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沙丘城下寄杜甫》是在我们短暂分手时写给我的: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齐鲁之游后,李白郑重地写下他的赠别诗《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相对而言,我的三首更有实际内容。第一首《赠李白》,我深感梁宋之游比东都的生活更有质量:

二年客东都,所历厌机巧。野人对膻腥,蔬食常不饱。

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

李侯金闺彦,脱身事幽讨。亦有梁宋游,方期拾瑶草。

第二首《赠李白》,我一方面觉得如仙岁月煞是美好,可我功名未取,总是欠了李白兄长的那分跋扈: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是回应《戏赠杜甫》的。大家日久生情,出语必然会更随兴自然些。后世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快,应是想多了。“似阴铿”说我是在置疑李兄,那更滑稽。未见前句有“佳句”做引后句有“东蒙”为衬么: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

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不论簪笏,悠悠沧海。这该是多么惬意的江海之游啊。可惜那美好,转瞬即逝。后来他去了安陆、金陵、皖南,而我循长安而次天水、巴蜀,纵是我诗艺大进到可以称圣的境界,却少了一个诗界高手可以切磋铺排,真是苦啊。不免会时时忆起这位诗兄,并一次次写诗,隔空投赠。宋人洪迈《容斋随笔》谓:“以杜集考之,其称太白及怀赠之作,凡十四五篇。” 是焉。

春天里,女人在怀春,我在想李白。《春日忆李白》写在分手的第二年(746年),我又品出了他诗中庾信和鲍照的情韵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与李诗兄分手的第三年(747),我们共同的好友要回江东,我托他转去了我深深的问候。《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实写巢父,却无一字不是在记挂着李白:

巢父掉头不肯住,东将入海随烟雾。 

诗卷长留天地间,钓竿欲拂珊瑚树。 

深山大泽龙蛇远,春寒野阴风景暮。 

蓬莱织女回云车,指点虚无是征路。 

自是君前有仙骨,世人哪得知其故? 

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贵何如草头露。 

蔡侯静者意有余,清夜置酒临前除。 

罢琴惆怅月照席,几岁寄我空中书。 

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讯今何如?

我写李白的诗中,最快活俏皮并近于李白诗风的,莫过于《饮中八仙歌》。试与诗兄的《将进酒》里“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相论短长,竟是谁优谁劣?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

衔杯乐圣称世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

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冬天里,别人在烤火,我在想李白。《冬日有怀李白》都可以视为我的单相思了吧:

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 更寻嘉树传,不忘角弓诗。

短褐风霜入,还丹日月迟。 未因乘兴去,空有鹿门期。

漂泊在远方,我用诗来想李白。《天末怀李白》里,我惦记着李白在江湖上的坎坷: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安史乱后,李白的命运多舛,我也是漂泊流离。这个时候思念起老友来,竟有几分宿命在笔端心头。我写于759年的《寄李十二白二十韵》被后世的人们认为是一篇出于杜子手笔的《李白评传》: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 

文彩承殊渥,流传必绝伦。 

龙舟移棹晚,兽锦夺袍新。 

白日来深殿,青云满后尘。 

乞归优诏许,遇我宿心亲。 

未负幽栖志,兼全宠辱身。 

剧谈怜野逸,嗜酒见天真。 

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 

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 

处士祢衡俊,诸生原宪贫。 

稻粱求未足,薏苡谤何频。 

五岭炎蒸地,三危放逐臣。 

几年遭鵩鸟,独泣向麒麟。 

苏武先还汉,黄公岂事秦。 

楚筵辞醴日,梁狱上书辰。 

已用当时法,谁将此义陈。 

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滨。 

莫怪恩波隔,乘槎与问津。

“才高心不展,道屈善无邻。”是在说李白么?也是在说我杜甫吧。 

人越老,便越容易想起前半生里最得意的事、最青睐的人。760年,我的梦中,排解不去的是对李白的思念,恰似白日里对他的诗钻研的镜像。大唐光景,歌诗盈野。最让我叹惋不已的,不是什么“孤篇横绝”的《春江花月夜》——它有我的《丽人行》好么?也不是什么“崔颢题诗在上头”的《黄鹤楼》——它比我的《登高》有意境么?更别提什么“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它有我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爽么? 李白才是我的镜子,没有之一。

《梦李白》一写就是两首,一叹他今日的“罗网”,二怀他当年的“京华”,当真是造化弄人!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声,魂返关塞黑。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告归常局促,苦道来不易: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当孔子的梦中没有了周公,他的学问更高了,他的气势却更馁了。到了761年,也就是李白兄醉入采石的前一年,我的心中生出许多不祥的预感,担心着他会出什么事: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

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话说一个诗人混到“世人皆欲杀”的境界,这该是如何的天妒英才啊。越是他毁誉漫天时,我越愿意与他不醉不归。这李白,就是我此生的冤家!生而得遇李白,是我的大幸与大不幸——气量小的周瑜,会说既生瑜何生亮,那是因为“武无第二”;气度好的我会一写再写一思再思一叹再叹,那是因为“文无第一”。唐诗之有李白,诗的仙气无匹;唐诗之有杜甫,诗之儒味冲天。李白之有杜甫,可添诗之雅;杜甫之有李白,能增诗之骚。雅骚并蒂,正是诗的根义啊。

白居易一定同意我的意见。他在《读李杜诗集因题卷后》已经堂而皇之地“李杜”并称:

翰林江左日,员外剑南时。

不得高官职,仍逢苦乱离。

暮年逋客恨,浮世谪仙悲。

吟咏流千古,声名动四夷。

文场供秀句,乐府待新词。

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

辛弃疾的《忆李白》也认可了李杜并出:

当年宫殿赋昭阳,岂信人间过夜郎。

明月入江依旧好,青山埋骨至今香。

不寻饭颗山头伴,却趁汨罗江上狂。

定要骑鲸归汗漫,故来濯足戏沧浪。

知道陆游的诗为何那么好么?因为我与李白频频在梦中耳提面命也。有其《记梦》诗为据:

夜梦有客短褐袍,示我文章杂诗骚。

措辞磊落格力高,浩如怒风驾秋涛。

起伏奔蹴何其豪,势尽东注浮千艘。

李白杜甫生不遭,英气死岂埋蓬蒿?

晚唐诸人战虽鏖,眼暗头白真徒劳!

何许老将拥弓刀,遇敌可使空壁逃。

肃然起敬竖发毛,伏读百过声嘈嘈。

惜未终卷鸡已号,追写尚足惊儿曹。

中唐以后,类如“李白杜甫谁为第一”的无谓争论此起彼伏。“千家注杜”的文化盛况也似在论证秦观的主观判断:“子美者,穷高妙之路,极豪逸之气,包冲淡之趣,兼峻洁之姿,备藻丽之态,而诸家之作所不及焉。”一千三百多年以后,更有好事者如王兆鹏玩起了大数据,推出所谓的唐诗百首名篇排行榜、十大诗人排行榜。他的结论是:“李、杜在中国诗歌史上一直双雄并峙,但从名篇的数量来看,李白稍逊于杜甫。他俩创作的名篇数量之多亦分别居前一、二名。在百首名篇中,杜甫有16首,其次是李白,为13首。从三百首名篇来看,也是杜甫和李白最多,二人分别为52首和38首。”“名篇”谁定的?让我来看,李白杜甫篇篇都是名篇,一笑。

在我的心中,我只有一个诗兄。他的名字叫李白。 

2017616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代言之作,去年写了屈原,今年写了杜甫。

发布者 :李胜良 (2017-06-20 10:10:16)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