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回家(杂谈)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谈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170) 评论 (10)  | 发布时间:2017-06-20 10:22:2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23 05:02:4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回家

 

 

 


去年,一天午休,刚躺下心窝痛得紧,压榨性疼痛,下意识的自个儿搓揉疼痛部位,使劲大喘,这好像并没什么作用。过了一阵子、痛的感觉渐渐缓解、以至平复。甚至刚才因心绞痛而产生的联想、与之俱来的焦虑、也渐渐离去。

总要知道这究竟怎么回事的。不再休息了,我当即起身去医院。

 

我没去大医院。大医院离我家远,到最近的大医院公交车也得至少10个站点,而且要经过俗称“英雄难过”的关口莲花路口以及湖滨南路与湖滨中路交会路口,我不喜欢折腾,一般都就近看病。

我家最近的被称作医院的是莲花医院,一所地段医院,好像是已经是二甲了,里头的设施,就我所知道的,X光机有的,我曾经在该医院做过脚部踝关节透视,印象中该医院还有B超室好像还有彩超室?有以上这些设施、我想、心电图机也应该会有。

排队挂号后、等到叫号,我简要叙述了情况后,医生开单叫我去做心电图。上了二楼找到心电图室,我规规矩矩在指定的病床上躺下,年轻护士拿来器械忙活了一阵,然后、我脚边靠墙办公桌上的机器滋滋滋的响。护士随之解除了刚才附着在我身上的器械、说“好了”,并走到桌子前拿起打印的纸张看了看、愣了一下,说声“等等”就出门了。

我随之也跟着出门,在走廊随意看那些挂在墙上的医学常识有关的文字及图片。一会儿那位年轻护士从另一个房间出来,和她走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中年医生,也是女生,这位中年医生看着我,似乎在斟酌着怎么说、显得有点儿拘谨。我瞥见我的心电图单上写着“心梗”字样,便笑了笑,中年医生也笑了笑说:也许没多大的事。你到一楼内科找那位年老医生,他比较在行,你这个带去。说着便将我的心电图诊疗单递给我。

一楼内科那位年老的医生看完最后一位排队的患者,站着后面的我走了过去。

认真看了我的心电图,医生沉吟着说:有点问题。我给你开些药,有什么情况、你再来医院找我。

 

那一阵子我想到了死的无情来临,自个儿生命的终结,事情来了,又似乎暂时的过去了。当然对老迈的我来说也许很快又再来的,总要来的。

 

回家路上,看到这条路两旁数月前还盛开着火红花儿的凤凰木正在落叶,多不胜数的小叶纷乱的飘落在地,带状微弯呈镰刀形扁平荚果无规则的挂在树上、有的已经在青绿中微微泛黄。无规则、正是规则。

路人不多、因而这条不太宽的路显得有点儿空阔,他们有的走得匆忙,有的若无其事状,有的忧心状,有的则显得闲散,有的大概是是遇到老熟人、站在那里交谈。看到有路人老人带着她的孙辈慢慢走着。看着看着、觉得温馨、很温馨,又想起我已故母亲、以及曾经和我母亲衣衣一起的我幼年女儿,我女儿一生出来就由我母亲带着。带婴儿幼儿相当艰辛。

 

经过有些噪杂的菜市场,不由自主的就想进去、也就进去了,当然是买菜。

这是我很熟悉的社区菜市场。二十年前这个菜市场很大,业主后来将原先的三分之二转让了出去。

关系民生的商业版图在不断变化中,尽管我国有数不清的经济专业人士,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沉下来关注这个问题,当然这又关联到我国“一卷定终身”教育体制等等问题。我在80年代看过外文杂志,知道在一些先进国家、有的甚至还大学在读、就已经有人进入社会关注并研究各种层面的问题如社会热点社会症结等等。

这个二十年不变显得破旧的老菜市侧身于高档装修的专卖店、医药连锁店旁边,显得局促,而且难免的潮湿、从总是不干的地面到略显潮湿的空气,有点阴暗的空间里大白天也亮着节能灯、有的摊贩在自己的摊位上又吊着一个LED灯泡。由于最初就是用作菜市场设计的,通风还是可以的。

顾客对这里的环境不一定很挑剔,可是对想购买的菜蔬副食品等等的品质以及价格难免的会认真。漫步而行的顾客们个个都肩负着她(或他)对她(他)家庭的责任,也于是凡是菜市场都难免噪杂。这里是社区菜市,顾客多是附近居民、也大多是常来常往的老顾客。走了多次市场,认识了一些摊贩,知道他们就是那些小本小利的辛苦小商贩,有了知道,有了理解,只要找对了人,买菜不必问价钱大概也不会有啥出入,即便比以往贵了一些也知道这是行情。顾客看好品质就行。招呼买卖、点头问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皆大欢喜,两不相欠。

 

想象着今天晚餐的青蔬、以及正在阅读的一本书等着我,想想,活着真好!

 

小人物我已然老了,而对“生”的顾念依然存有,尽管有些淡了。——刚才在医院那位中年医生的谨慎与斟酌、以及老医生的话中话,一时间又让我对我不怎么乐观的的身体状况忧虑了起来。

70多岁了,要走也正常,不过这次,跟以往我所设想的死又有不一样。油尽灯枯,排除比如交通事故等突发状态、我的死、应该在临死前还有个弥留过程、弥留之前还必须拥有属于我的至少数小时时间,还来得及看看我的亲人,以及回顾一下自己这70多年生命过程、检讨还有什么未尽义务、甚至更奢侈一些、可以最后看看陪伴了我一辈子的外面天空。

生和死之间也就隔着一张脆弱的纸,就像刚才跟“死亡”差不多都撞上了。——要是刚才我一下子缓不过气来、就这么突然的猝死,连最后一眼都来不及看看、不免遗憾!——不过真要如此,也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一位乡下老人癌症晚期被医院告之不治,家人抬回乡下家里,并告知亲朋好友。她一位外地亲戚赶到,看到她简陋农家客厅已经用木板加两张条凳临时搭起一个床铺,这位50多岁老人躺在这临时架起的简易床铺上。那是在夏天,有一只苍蝇在她的脸上“营营”的飞旋,她正抬起手驱赶苍蝇,看到远道来的亲戚、她高兴地问候,并问:“饭吃了没有?”便挣扎着起身要去做饭给客人吃。

看去大概她已经饿了有些时间了,第二天一早听到她在喊饿、央求给一碗稀饭吃。她的一位晚辈端来一碗稀饭,她三口两口喝完后也不好意思再要了、便再躺下。

——在我那朋友叙述的时候,我试图想象“等死”时她的心境、她之所思之所想。当然这是徒劳的,我不知道她的境遇经历她的信仰,差不多一无所知。——不过我现在想,至少她还有时间自由思想并回顾、环顾她的家、告别她的亲人,她还是幸运的,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命如草如木,个性而坚强、自由且自在!即便繁华落尽、凋零枯萎、回归大地,也顺其自然、无拘无束、保有自我。

任何人不论天南地北、贫贱富贵,只要他有情感有思想,都无一例外的拥有自己那一片完全属于他(她)自个儿的精神家园,他(她)的外在躯体没了,可是属于他(她)本人的精神家园永远存在着、永远不会寂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在乎”(他)她。包括那位辗转于简陋病榻等死的老年农妇,她也同样有着属于她个人的小宇宙、那是她留在世上的生命轨迹,那是不灭的。生活在十二世纪的词人李清照就深切感受到公元前人物项羽的精神家园:“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李清照《夏日绝句》)。

以前曾经买了一本“名人遗嘱”的书,好奇心甚重的小可我想知道那些名人在临死前说些什么。这本书我还没怎么读就被人借走了,至今也许连借书的人都忘记了这事吧。如今、最值钱的是金钱权位以及“关系”,最不值钱的就是“良心、善行、公道”以及书、书籍了,由此看来,借书的人忘记了借书的事不怎么将之当一回事儿、也是正常的。可我以后再买不到这书了,可是想想,这名人遗嘱里头也未必都是可靠的,而且其范围都是那些名人其中包括郭沫若那类型,不看也罢。其实我更愿意阅读如同小民我一样平民百姓相关的真实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状态包括他们的遗嘱。

以前读书时知道英国、英伦三岛的村,设有一个建筑、专门纪念为国战亡的本村子弟,无关其人身份地位。纪念、也瞻仰、永远保存着的历史记忆,直到这个国家不再存续!而不用过度担心的是,具有国族意识的无数普通人不朽英灵守护的英国这样国家应该是永远不会被灭亡的。

阅读过莎士比亚《哈姆雷特(The Tragedy of Hamlet, Prince of Denmark)》,凑巧的是、“hamlet”在英文里还有“村镇”的意思。我不由的无端的联想起我读小学时我的语文老师马梦球老师曾经介绍过,意思是,印度是英国女王王冠上的明珠,而英国首相丘吉尔说,英国宁可失去印度、也不能失去莎士比亚!——我这联想很“跳跃”也许很无稽。就正于大家。

和英国等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中国两千多年来始终在朝代更迭中、而且有两次被亡国甚至是深度亡国、连华夏传统文化都被血腥地粗暴地重构(refactor)!经历了蒙元满清部族政权长达300多年残酷的专制统治、国人不敢不具有朝代意识、而鲜有“国族意识”、即便有也被一些人看做另类、或者其“国族意识”其实就是“朝代意识”。长期以来、了解这个被孙中山先生称作“一盘散沙”的国人的个人存在及其意识、成了“不务正业”的我持续兴趣所在。

 

看金庸《倚天屠龙记》里头有“生又何欢!死又何苦!”句,人一出生便无一例外的开始了走向死亡的数十年漫长历程,凡是生命、其必然归宿就是死亡,回归大自然、完成轮回。从惜命角度看,确实是“生又何欢”。从芸芸众生角度看,生老病死、必须经受多少磨难?而更大更多的磨难在于自身、如“见思、尘沙、无明三惑”……,而且又难免的遇到华盖运、“树欲静而风不止”、作为弱者就不得不经受人世间互斗与相残、欺诈谎言……等等磨难,古话所说的“自在不做人,做人不自在”。也因此,当你如同小可我这般衰老了,什么罪都受够了,也就想走了。

活在当下,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当奉之为人生之圭臬!欢欢喜喜过自己和自己小家庭的日子,而同时该做的事还是得去做,比如求知,比如求是,比如践行,比如善行。

 

而已垂垂老的我,想回家了,想跟我的父母相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要注意,随身带点硝酸甘油防着点,疼痛时可先服点丹参片

博主回复
谢 余老师善心善意!
发布者 :余小芳 (2017-06-23 20:00:35)  回复

常回家看看!

博主回复

忘记说明了,我的父母早已分别于六十三年前、二十八年前去世。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06-21 22:23:30)  回复
10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