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四 住在贵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47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6-30 17:35:50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30 17:35:50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住在贵州

走进贵州的山寨,特别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寨子,会发现他们的房子很有特色。层往往是傍坡而建,用石块砌起来。常常是半层地上,半层地下。靠坡这一面就挖进去一点,可以扩大空间,后面也许不必砌墙了。里面不住人,是猪、牛、马和其它家畜的家。常用的农具,柴草杂物等等也放在里面。这一层顶上的地板是厚厚的方子,非常结实。地板中间有一扇活门,往上一提,下面有走下去的梯子。下去喂猪,喂牛,取物十分方便。这二层是宽敞的堂屋,中间是个火塘。靠后面一角是厨房,那里有大铁锅,炒菜,烧洗脸水,煮猪食都用它。厨房里面有一口大水缸,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起水桶到井边挑水,把水缸灌满。左右两边是用木板隔好的厢房,当作卧室。

再往上一层有木梯可以走上去。一般储存粮食,杂物,也有隔好的小间当卧室。从这里走到外面,是一个宽大的露天晒台。无论是晒谷子,晒烟叶,晒辣椒,还是晾衣服,乘凉喝茶,都非常方便,实用。屋顶上一般盖的是瓦,穷人家也有盖草的,另有盖树皮的,甚至还有盖石头片的。那是当地的特产,有一种片石,厚薄均匀,敲打成大小相当的形状,铺成的屋顶美观实用,还不必花钱。

在堂屋的正中地上,有石头砌成的火塘贵州湿冷天气多,春冬时分一家人可以聚在火塘边烤火。男人摆龙门阵喝茶,女人缝缝补补,叽叽喳喳说笑,姑娘们不是编斗笠,就是做鞋垫,其乐融融。到了该吃饭的时候,就在火塘里放一个三脚架,架上铁锅,将菜放入,就是火锅,众人端起碗,围着铁锅就吃起来啦。要是还有菜,都放在地上,酒碗也放地上。人呢,就蹲着,或坐在稻草编成的蒲团上。即使今天你到贵州山寨里去,还能见到这样的情景。

1969年春,我们四个男生,三个女生,来到这样一个离开上海2000多公里极为偏远的贵州山寨里。那第一个夜晚,我们永生难忘。记得到生产队的当天,队长安排我们暂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一眼望去,便吓了一跳。这个房子竟然歪了足有十几度,还好侧面用原木撑着,不至于马上倒下来。但我心中隐隐不安,要是半夜里房子倒下来,将我们全都压在下面,那可怎么办呢?

记得晚饭是在仓库外面的打谷场上吃的。摆了许多桌,大概寨子里所有的人都来吃一顿吧。不过,对他们来说,更要紧的是来看看上海人到底是个啥样?这里的乡亲们,贵阳基本上一辈子也没去过,很多人甚至连独山县城也没到过。所以上海人在他们心目中简直就是外国人,不,是外星人啦!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我们除了埋头吃饭,就只好傻笑。让我们震惊的是所有的菜都在一个铁锅里,所有的碗,筷都放在地上!但肚子确实饿了,管不了许多,赶快吃饭吧,天也快要黑了。

饭后,准备休息,这一天累得够呛。我们考虑女生理应照顾住楼上,男生住楼下。于是忙碌了好一阵,待一切安顿好,已是哈欠连天。正要上床,突然之间,刮起狂风,暴雨骤降,打在屋瓦上,像是机枪扫射,砰,砰,呯,噼里啪啦直响。不一会儿,忽然女生们尖叫着冲下楼来,躲进我们的房间。原来她们在楼上不仅可听见房子因狂风暴雨而不堪重负发出的可怕的吱吱嘎嘎声,还可觉察到楼板的微微摇动。而且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因为瓦片下面没有阻挡,蒙蒙的雨雾直接就下来了。所以吓得几位花容失色,居然闯入男生宿舍。这样一来,想要睡觉是不可能了,跑出仓库外面也不现实,大家只好干瞪眼坐在床上等天亮吧。就这样,怀着惊恐的心情,大家在床上坐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经我们强烈要求,队长总算同意我们搬出了这恐怖的仓库。男生被安排住到妇女队长家楼上,女生被接到一位寡妇家去住了。两位房东都是好心肠,我们没有交给她们一分钱,而麻烦倒给她们添了一大堆她们毫无怨言,真心诚意地照顾我们,我们实在是欠了她们许多情啊!

可是就这样住了两年后,天有不测风云,村里竟然发生火灾我们的住处离得远,平安无事可女生住的寡妇家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幸亏邻队男知青立刻赶来,抢救及时,女同胞们没受什么损失,哭了半天,仅丢了一,二双破鞋。可后来上级因此补助她们,倒发了点小财。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

李庆霖事件后,听说国家要拨款为我们盖新房,我们可高兴了!可等啊等,什么动静也没有。一打听,据说款还未落实。那就耐心等吧,这一等又是两年。等到我们都差不多忘记了这件事时,突然得到通知,建房款终于拨下来了。这一天终于到啦!我们终于要有自己的新房了,大家自是欢天喜地。

我是唯一全程参与建造新房的知青。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私底下有个念头:我要好好监督他们,谁要乱搞可不行。接下来,我终于全面领教了他们建房的“独特”工艺。先用石灰在宅基地上划线,在线里需要砌墙处浅浅地刨开地面,砌下一溜石块水泥舍不得用,用石灰加稻草代替,就算是打好了地基。难怪后来因沉降不均而导致房子倾斜。幸亏贵州很少地震,要不然,住这样的房子,地震一来,不被压死才是奇迹呢。老乡们从山上伐下树来,做成架子因木头未干透,接头处后来免不了松松垮垮,也是隐患。尽管办事如此马虎,但上樑是大事,要披红放鞭炮,还要招待大家吃喝一顿。这一切全由上级政府拨下来的建房款负担于是大家乐开了花,全寨子的人正好有个正当理由杀猪解解馋。

吃喝完了,架子立起来了,樑也架上了,接下来应该是砌墙吧可墙根本不用砖砌。乡亲们挑来黄泥,稻草石灰拌好,堆在一边。然后,下得几块门板,在砌墙处架起来做成模板,将拌好的泥料倒入其中,用粗木棍使劲实。于是好几天咚咚之声不绝于耳。因为是自己的房子,我干得格外卖力。心想,如果墙没做好,倒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圈泥墙冲成后,将模板上升,再放泥,再筑实。这方法与如今的水泥滑模板建房无异。待泥墙升到平胸,就算成了,以上部分不再用泥。取而代之,以编好的竹排,一块一块装好。我大为不满:如此透风,夏天犹可,冬天岂不把人冻死?老乡们笑而不答,却到牛棚里弄来一筐筐新鲜牛粪,将此秽物糊在竹排上!我的愤怒如火山爆发,大声吼道:谁能住在这种臭气熏天的屋子里?但强烈@被淹没在一片哄笑

几天过去,说也怪,牛粪干了,居然也闻不到什么味了。虽如此,心里毕竟感到恶心。于是在牛粪上糊上一层报纸,再刷上一层石灰。这一下,至少看起来白白的,清清爽爽的,才算放了心。房子内部间隔也都如此,竹排装到一人多高便罢,上面却是空的,看不到隔壁就行。这样的房子真是通透,住在里面和睡在外面有多大区别呢?恐怕冬天的日子不好过呢!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最后是盖瓦,结果又是大失所望。因为买来的屋瓦是烧得半青半红的次品瓦,价格低,强度差,估计能坚持一年就差不多了。没办法,只好央求他们不要铺得过稀而完全挡不了雨。地是泥地,我知道要水泥铺地是妄想。好说歹说,他们勉强同意把土刨松了撒点石灰再重新冲结实打平总算比泥地要强了些。五间的架子,到后来只装了两间因为女生来一看,死也不愿搬来住如此通透,难怪她们害怕。我当然很不满意,说要去告他们。可老乡们安慰我说,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住在这里?也许过个一,两年,你们就远走高飞啦!我想想这话也对,于是就妥协了,随它去吧。

我第一个搬进新屋可后来证明,女生们的害怕是有道理的。那年冬天,我想省下回家的车费,和贫下中农们一起过年,也好独自享用这五间房。结果悲剧发生了。一天晚上回家,发现大门洞开,我的重要家当皮箱不翼而飞,里面有我妈妈刚寄来的路费和宝贝收音机。这样的地方还能住吗?让人产生严重的心理障碍是必然的吧。

半年后,这个案子居然破了!原来那个贼是本寨子的贫农,没有抓他。有人来告诉我,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他因为可怜我,天气太冷,所以没抱走我的被子,免得我挨冻。不错,记得看见我的被子从床上转移到桌子上,我当时也感到纳闷。原来他还是心善啊!钱呢?当然用光了。收音机呢?偷偷卖掉了。那么我的皮箱呢?很好的牛皮皮箱。实在不好处理,没什么用,放着恐怕要露馅,又不能卖,最后放在灶里烧!但我想他说的是实话,就放他一马。队里有人气不过,想替我讨回公道,马上跑去他家看看,也许抓他的猪,抬他的柜子来抵也成。可没料到,他比抗战时抵抗鬼子用的坚壁清野还彻底,值一点钱的东西早就转移了,搞了个家徒四壁。于是大家只好不了了之。可我却因此有了心理障碍,再也不想住在这个房子里了只好搬出我辛辛苦苦亲手造的房子,直到我77年离开农村,再也没回去过。

2001年,即离开生产队24年后,受我学生的邀请,参加他们毕业20周年聚会,终于重返贵州,故地重游。当然必须回到寨子里看看的。结果发现,歪歪斜斜的仓库竟然还在,打谷场还是老样子,可旁边的五间知青房不见踪影乡亲们告诉我,那房早就拆了,甚至连地基也没留下痕迹。原想去拍一张照片留念,却办不到了。于是就去妇女队长家,拍下了当年的栖身之处。也算了了一个心愿。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