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五  行在贵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54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03 10:10:4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03 10:10:43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行在贵州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平,人无三分银,这个说法常常被人们用来形容贵州的情况。第一句在我下乡时已不是事实虽然贵州有阴雨绵绵的时节,洗好的衣服多少天也干不了,可毕竟不多。却也有大旱,几十天不下雨,地里都裂开了大口子,庄稼干得一点就着的情况也有。第三句50年前是事实,但现在也应该改了以前贵州人太穷,穷到没钱买盐巴,特别是在农村。据说他们用一根绳子捆上一块盐巴,放到锅里转一圈即提起,算是加了盐时间长了人都没了力气,是真有其事。可如今,如果你到贵阳街上走一走,那儿人们的生活和沿海大城市基本没有区别。就是到偏远的农村山寨,草房已很少见,取而代之的是大瓦房,甚至外墙贴瓷砖装饰的人家也不少。几乎家家都有电视,寨寨都有接收卫星信号的碟形天线。然而唯有中间一句,那是自然形成,恐怕难以改变。贵州老乡说,出门走路,不是上坡,就是下,上上下下走起来才有劲。要是老走平路,在他们看来反倒容易累,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当时我们出行,基本就靠两条腿。贵州人个子小,精瘦精瘦的,但爬起山来像是猴子,灵活无比,力气又大得惊人。他们的担子是高挑,两个筐不用绳子垂在下面,而是以扁担从中穿过去扁担两头翘,筐里装了重物,挑在肩上,扁担就被压平了,走的时候一闪一闪的,给人一种充满韵律节奏的美感。高挑最方便,爬坡下坎不挡脚,也不挡视线,山路看得一清二楚好下脚。可是掌握不了窍门的人,比如我们知青,刚刚开始用高挑的时候,洋相出得可不少。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将重担放到肩膀上去老乡们自有妙法,像耍杂技一般,几个动作一做,担子就“自动”爬到肩膀上去了。而我们只好让别人把担子提起来,自己弯下腰,用肩膀接住才行。更糟糕的是由于扁担往上翘,导致重心不稳,一不小心担子就翻过来,把筐里的东西洒得到处都是,惹来一片哄笑。不过,这些问题不久都不成问题了,随着我们天天锻炼,力气也练出来了,成了挑担的好手。虽然如此,我们爬山却比贵州老乡差得远,毕竟他们从小练就的本领,不是几个月就能轻易学得成的。

去望登的经历让我永世难忘。望登是个水电站,用水发电靠的是水的落差,所以电站的地势必定陡峭。第一次去望登,看到下山的路不禁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根本看不清路!那所谓路是贴在约70度陡坡上的小道,仅有容得下一个脚掌横过来放的坎坎从上往下看,深不见底!虽说是盛夏,可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要是掉下去,肯定没命。我当时年轻气盛,不肯轻易认输,只好壮着胆,倒过来,面向着陡坡,一步一步倒退着,手拉着旁边的树,慢慢地往下挪步。老乡好心叫我别往下看,可我忍不住往下瞄了一眼,吓得我赶紧收回目光。定定神,踩稳了,慢慢走。等我哆哆嗦嗦爬到底下,浑身的衣服全都湿透了,紧张的汗水还在一个劲地往下淌。我当然是空着手,可是老乡却挑着担子为了让我放心,他先下,让我跟着,万一出问题,他可以帮我。不知怎么搞的,老乡下得飞快,这样的陡坡像是走平路一般,简直让我叹为观止,佩服万分!到过一次就够了,再也不想去冒险!

想想要是打仗,在这种地方,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要打赢贵州人,实在是痴心妄想。难怪当年日本人打到贵州独山,再也不能前进半步只能知难而退乱世当地多强人土匪,派去进剿的部队往往无功而返。我插队的寨子里就有一人,据说当年他趁大批难民逃亡经过此地,看上一对夫妇,将男的砍了,把女的抢了当老婆因为这事他在文革时被斗了几次,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毕竟过去了几十年,也没人来指控他,还能怎样?

在贵州的崇山峻岭修路,工程浩大。我插队时修湘黔铁路,也有不少知青参加,遇到隧道内塌方,滑坡和泥石流,放炮等等事故,死伤不少,据说每修一公里铁路得死好几个人呢。但是比比当年修滇缅公路,滇越铁路的情况,还不算太差,那时说到了最艰难的路段,每铺设一根枕木就得死一个人!贵州的老公路一般依山而建,盘山公路之险峻,让一些老司机都头皮发麻。记得毛主席逝世那回,所有知青都被要求坐了大卡车到一个微波站去看电视转播微波站当然建在一座高山的顶上,汽车从山脚开到山顶用了一个小时,几乎180度的急转弯有99个之多!看完后下山时每过一道弯就听到车上一片尖叫声,等到下完坡,大家都如释重负,好久还是惊魂未定,两手冰凉!那时的路都是沙石路,用黄土掺碎石铺成,汽车开过,后面是一团尘土爬上卡车,站在后面的人,不一会儿头发就全沾满黄土了。遇到下雨,黄泥被水冲走,路上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水塘,车子只能慢慢爬,绕过这些大坑,车子上的人被颠簸得简直受不了。有一回,公社拖拉机司机发善心,让我搭他的拖拉机去县城。让我好一阵高兴爬上拖拉机,坐在后轮挡板上,原以为可以舒舒服服地到县城,可是刚刚坐了三公里左右,就再也受不了了,只好转移到后面的拖车里,才勉强熬到目的地。原来拖拉机没有避震弹簧,只有司机座位下有,我坐的地方“硬碰硬”,谁吃得消?

如今贵州修了不少高速公路,比如贵新,夏蓉高速。建设的标准很高,每公里造价超亿也很常见。路直多了,花的代价是遇山挖隧道,遇谷修高架桥。一条路,隧道和高架桥的长度往往是全长的一半以上因此投资惊人。那里高速铁路也一样,到昆明,重庆,广西,广东方便多了比如从上海到贵阳,坐车只要26小时。但高速铁路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够了,令人感叹!我喜欢坐火车优势可以观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嘛。

当年我们出门只能靠铁脚板一小时最快7公里,一般速度6公里可如今的人,一小时能行5公里就了不起啦。我那时的最高纪录,是一气走了40公里,还挑大概4、50斤重的东西。那干嘛不坐车呢?道理很简单:公路上行驶的班车太少,要买到票几乎不可能。也许女生能拦车,男生绝对没戏。还是死心塌地走路痛快。

有一回,我打破纪录,有一段路上一小时才走了不到2公里那是和寨子里的几个年轻人去一个偏远的地方接新娘。大家兴高采烈说说笑笑走着,突然走在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大家在附近找一些细棍子,或者细竹子,人手一根。据说前面路上有蛇,还是毒蛇呢!必须用棍子探路,免得被蛇咬。果然,在接下来的1公里多的路上,到处是蛇,吓得我们胆战心惊,硬着头皮用棍子探了半天才敢往前跨几步。可说来也怪,过了这一段,蛇忽然没了,大家又可以放心大胆大步向前了。待回来后,不要说我,连老乡们都说,下回打死我也再不去那么恐怖的地方了。

那时我们上山,不是割草,就是砍柴辛苦是辛苦,但倒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事情。晚上老乡们爱摆龙门阵,最恐怖的就是摆“撞鬼”,或者“鬼打墙”的经历。所谓鬼打墙”,是指一个人到了山上,忽然莫名其妙迷路了,一直在本来熟悉的山里打转,就是出不来,还钻到荆棘丛里,把衣服撕得稀烂,最后依然是莫名其妙摆脱了“鬼”的纠缠,跌跌撞撞回到家,已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我有几次在山上走夜路,前面有人提着马灯,借着那幽暗摇曳的火光,心里不禁涌现出种种恐怖的想象来四周的黑暗里似乎有什么在监视我,伺机要向我扑来,心里扑腾得厉害,可终究什么也没有发生,平安回来

最让人害怕的是有一次看见一位农妇被人抬下山。原来她被毒蛇咬了,动不了,一起上山的孩子跑下山报信等到大家赶到山上,将她抬到家里,她已经奄奄一息,终于不治身亡,真是悲惨!好在这样的事不多,回想起我们常常在竹林乱跑,忙着挖竹笋,根本没想到有毒蛇,真感到后怕不已!

曾经有一段时间,生产队的柴油机和碾米机被搬到铁路边的一个寨子里面,我被安排去开碾米机和收款(知青总是受到大家的信任的。),于是就住在那里。白天机器轰鸣,忙忙碌碌。到了晚上,睡在稻草铺上,总是听见来往列车的声响。不远处是个据说全国第二高的陡坡,凡是重车上坡必有两台机车前拉后推,才能勉强上去。听熟了,也能听出来一点点门道。往往是半夜三更时分,下着蒙蒙细雨,路滑难行。听着两台机车发出沉重的喘息声,车轮不时打滑,上不去就倒车,然后重新往上冲。有时候成功了,但也有时候结果挣扎半天,还是失败了。我真为他们着急!怎么办呢?过了半小时光景,遥远处传来了汽笛声,原来是增援部队来了!这回三台机车一起发力,终于度过难关,列车到达了前方车站。

这一折腾,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睡不着,就躺在铺上想,自己前途茫茫,虽然努力,但出路在何方?我也像列车一样,有两部机车的力量都不够,那么,我的第三部机车又在哪里呢?黎明时分,才沉沉进入梦乡。在梦中,我成了第三部机车的司机,费尽千辛万苦,可就是上不去!那个急呀!于是就急醒了,满脑门的汗水浸湿了枕巾。这个梦后来还做过多次,魂牵梦绕到底是为什么?直到最后离开农村,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