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的博客
那些歌声,慢声细语地
轻轻巧巧
落在我的肩头

挥手一弹,落在纸上
成了诗句

深夜它们肩并肩,坐在窗台上
回望我......
  其他:给格木的信(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萧澍 |  浏览(5358) 评论 (8)  | 发布时间:2017-07-04 16:01:4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04 16:01:41  
  本作品所属分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其他:给格木的信(六)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资源





格木你好,收到信很多天了,虽然我一字没写回信,但其实每天我只要稍微有点空闲时间,我就会不由得想:办狗舍是怎么样的一番经历呢?需要去哪里找一个很了解狗狗的工作人员呢?甚至是几个!又应该去哪里找兽医来?狗狗都会生什么样的传染病?需要提前打什么疫苗,哪些病是打了疫苗就可以防治的,哪些是没有疫苗可以防治的,但对办狗舍业务又是毁灭性的呢?我想象不出来这需要多少工作量,会把一个人忙成什么样,哪怕他只是一个狗舍名义上的主人。

再想想这个主人,他同时还要办一个琴行,这行当他以前从未涉及过,一把吉他该用什么样的木头好,一把小提琴又该用什么样的木头好,吉他需要的湿度是多少,小提琴需要的湿度是多少,乃至不同的乐器需要不同的琴键和琴弦,又各自应该从哪里进货,又有哪些调音师好都需要做到心中有数,这些想一想也繁杂的很,好像一扇很普通的门后,是一个复杂的庭院,这里一个长廊通向后花园,那里一条小溪把人带入一个湖心亭,让人觉得这座院子大到从一个省到了另一个省了一般,这乐器行对我来说,简直意味着走入了迷宫。

但你却有本事,不仅仅要同时做这样两件复杂的事,你还要办一个禅修中心,这个想法顿时让我觉得手中的手机也轻轻飘飘的像纸,我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没有禅修中心的一面小旗子重,它在我心里像是金属做成的,完全不会有机会随着风飘扬一会儿的。修禅对我来说是多么艰难的事,对蒙尘的心灵来说,从愚昧走向清明,无非是隔着一层纱,可是对我来说,贴在麻布上的纱想要揭下来,那是何其难啊,那难道不需要平心静气吗?我眼前的麻布不是只有一尺,而是有一大卷,要把这些麻布卷上的纱布都撕下来,或许用完一生也做不到吧?不过谁知道呢,或许做事越多的,从心智上来说越通透,他越有机会总结出大的规律,看清楚更多的人,从而对理解关乎人类普遍规律的道理更容易吧。我是老了,做不了那么多事了,事实上,我一直都不喜欢做事情,若不是为了糊口,我宁愿找个地方天天发呆,现在我的心是一朵飞在春风里的柳絮,如果有人在这片柳絮上放一根针,这片柳絮大概就飞不起来了,像格木那样,几乎就是在这片柳絮上压了一个井盖!

做上面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对我来说都是重若压在柳絮上的井盖,更何况,你在做这三件事的时候,你还要同时管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这种规模的饭店或许是最需要费心的吧,人、财、物,哪一样不够别人晚睡早起呢?希望格木是个运气特别好的人,小蛮想着都可怕的事,格木做起来却毫不费力,自有一帮朋友会来帮你,我于经商是完全不懂的,会做许多事的格木在小蛮的眼中几乎是个巨人。

你不要问我,你想做就做吧,我现在的心思是事情越少越好,在体力上已经在走下坡路。我最怕的事就是跌跤,以至于想问题的节奏慢,生活的节奏慢,说话的节奏也慢,仅有的一点快节奏也是别人推着我才有的。我每天都在照镜子,以为自己没变化,其实不知不觉就老了,今年和去年相比,我脸上的肉又松弛了不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舢板,只是偶尔在岸上晒了几天,就周身看上去旧了许多。就算在水上飘着,也是由别人主宰着往前冲,要么翻了,要么到岸了,只是没有赢的时候。手上有余钱的时候,我就拿两个出来,买点儿油漆啊、帆布啊,补补这小帆船上的洞洞,有时候洞洞在船板上,有时候洞洞在船帆上。但大多数的时候我舍不得花钱,只能让它那么破下去,想着下一次赚大钱的时候,直接补个大的。

我之所以给你回复晚了,另外有一个原因是我在四月初做了一个小手术,是妇科上的。我母亲这支的女人大多妇科不好,所以我在这上面就特别上心,有一点点小毛病都会往医院跑,这次自然也是这样,所以手术切下来的组织活检后都是良性的,这就让我们很放心了,格木也不用为我担心这事,到了更年期,女人这些方面大大小小是会遇到一点麻烦的,多跑医院就不大会酿成大事件。只是我因为这事静卧了几天,除了看看书,其他事都没有做。

这个月假期也多,动不动就放假了,可惜一到放假就是我最忙的,毛头需要接回家,从早到晚我需要给他做三顿饭,一顿都不能少。还需要变着花样做,他嘴巴挑剔,每顿饭都要荤素搭配,最后一晚上送他去学校的时候,我和他爸爸都松了口气。可是从周一到周五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我还没做什么,就又要把他接回来了。我现在盼着他去上大学呢,这样我才能每安稳地做我自己的事。到时候格木也快要出来了吧?有时候心里想,格木现在与小蛮交流的很顺畅,等格木一出来,格木怕是忙得没空和小蛮说这许多话,所以小蛮应该珍惜能和格木无话不谈的时光,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没有人与我说话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潜伏在黑夜之中,他们静悄悄地不发出一丝声音,我们俩是仅存的还在说话的两个人。

以前写诗的朋友至今还有联系的没有几个,除了喊我师父的那几个孩子,和我一般大的,竟然互相不知所踪。公子也不知近况如何,自从我解散了我自己的QQ群,基本再没和他说过话,其他人就更不用提。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为诗好不好,为别人喜欢不喜欢自己的诗而产生的那些困惑还真是好笑,哪儿需要别人喜欢不喜欢呢?写诗真的是自己的事,对我来说,我之所以孜孜不倦,只是想自己写的诗看上去有点模样吧。

本来想发给你看看我写的《琴键》系列,可又因为这组诗写了太长时间且没有写完而不好意思给你读,就随信附上两首短的,算是与你交流,我知道你是用灵魂读诗的人,诗里哪怕最细微的变化,于你来说都是那么清晰可见,是能触动你的。

在春天里问好格木,希望格木一切都好,也希望格木仍然爱小岛,不管你们以后的结局如何,也不管你有没有权力爱她,只是为了你爱着一个女人,我就敬你。

 

            2017-5-2 小蛮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格木真的存在吗?神一般.

博主回复
真的存在呢谢谢牟老师。
发布者 :牟树华 (2017-07-17 15:16:03)  回复

小蛮更年期了?我说话风都变了呢。

博主回复
坏淫,怎么这么赤裸裸呢? 小蛮今年47啦,再三年就要步入广场舞大妈的行列了,多遭人嫌弃呀!
发布者 :宁肃 (2017-07-13 17:36:58)  回复

偶现在照镜子就好像是站在照妖镜前哈哈哈哈哈

博主回复
珠儿这句说的神,小蛮也同样的感觉啊,常觉得若不打扮就出门,能免费吓死一街的人!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07-06 06:04:31)  回复

读到补船补帆的片段,我都忍不住笑了,小蛮形容得如此形象生动,令人叫绝!我们相识的几年时光倏忽而过,那时的激情现在想想都难忘。我就是你说的黑暗中潜藏起来的人吧,其实,心,一直在。

博主回复
嗯,有时候回头一想,都有数不清到底过去几年的感觉了呢。小蛮也都还记得阿若来兰州那年咱们俩笑得半死的事呢。
发布者 :鈡晓莉 (2017-07-04 23:22:13)  回复
8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