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冬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9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05 09:37:29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05 09:37:2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过去冬瓜只有夏季才有得卖的,现在是一年四季都有,但我只在夏季才吃冬瓜,我总觉得冬瓜是解暑的,这也许和我过去的生活有关。

小的时候,每到夏季来临时,菜场里就有冬瓜卖的了。那时的冬瓜比现在的要大多了,新鲜的冬瓜外皮上还沾着一层浅浅的白粉。那时卖冬瓜不像现在是切成片卖的,那时常常是一买就得半个,一般人家通常是一买就买一个;吃的时候用菜刀顺着切片,吃一顿切一片,这样一只冬瓜可以吃好多顿。

那时冬瓜的吃法也是多样的,大多人家是用来烧汤喝的,而冬瓜通常是和海带一起烧汤,也叫冬瓜海带汤。条件好一点的人家会在冬瓜海带汤里放一点开洋或火腿和咸肉,这样吃起来味道会变得更加鲜美。

冬瓜还有一种吃法,是用酱油(南京也叫“秋油”)红烧,也可以搁一点肉片一起烧。这道菜在夏季吃来是很下饭的。

我家那时烧冬瓜海带汤一烧就是一大锅,一顿吃不完也不要紧,第二顿可以继续吃,晾凉了还可以当冷饮吃。记得上小学时下午放学回家,肚子觉得有点饿了,就拿碗在锅里舀一碗冬瓜海带汤,“咕噜咕噜”一口气吃下去,不仅解渴,而且抵饱。

过去的冬瓜不仅大,而且瓤子多,冬瓜籽也多。我小的时候还收集过冬瓜籽。

我挎着小竹篮到夫子庙菜场,在卖冬瓜的摊点边上等候,见有一次买半个冬瓜的叔叔阿姨或爷爷奶奶,我就迎上去,嘴里甜甜地叫一声,在征得对方同意后,就把冬瓜里的瓤子连籽一起掏出来,回到家后把瓤子和籽分离,再把冬瓜籽用自来水洗净,然后摊铺在洗衣板上,放在太阳底下曝晒,一直到晒干了为止。这时,我就会把晒干了的冬瓜籽用布袋子装起来,拿到淮清桥附近的一家中药房里,那里收购冬瓜籽。一小袋冬瓜籽可以卖好几角钱,而这些钱我用来买零食吃,有时也用它去小人书店看几本小人书。

还有,那时一般人家冬瓜皮也是不扔掉的,把冬瓜皮切成丝,用盐“码”一下,挤去水分,和新鲜的红辣椒在一起清炒,一盘冬瓜皮炒红辣椒端上桌,青红相间,诱人食欲。这道菜又好吃,又下饭,一顿至少可以比平时多吃半碗饭。

我还想起,当年上高一时,一次参加全校军训,在一次晚会上拉歌时,我们的教官,一个部队的连长,用他那“带拐弯”的苏北方言,领着我们向另一个年级的同学集体喊话:“冬瓜皮,西瓜皮,三连不要耍赖皮!一二三,快快快,我们实在等不及!”目的是催促他们赶快接着我们唱歌,那欢乐的场面真令人心潮激荡,而那打头的“冬瓜皮”久久地留存在我的记忆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